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三十一節豐收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619字

謝清形容不出此時他心中的想法,他只是獃獃地看著唐天,唐天的臉上,如同陽光般燦爛,目光和表情根本沒有半點作偽。。

周圍人都失聲,每個人都被唐天這句話擊中。

巨爵座聖寶,劍聖封聖之劍,還有無數封存的秘寶,當黑衣女子說起來時,在場每個人都不自禁摒住呼吸,怦然心動。大家都是天路級武者,都是從廝殺中闖蕩出來,他們很清楚,任何一件星辰秘寶,都有可能引起一場廝殺戰鬥。

沒有哪名武者,能夠抵擋星辰秘寶的誘惑。

而像這樣的寶藏,傳出去必然是一場軒然大波。無數武者,都會蜂擁而至,哪怕為之頭破血流丟掉性命,也在所不惜。

誰也沒有想到,唐天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如果換一個人,大家肯定會以為一定是別有所圖,但是唐天那張稜角分明卻帶著幾分稚氣的臉龐,那理所當然的語氣,卻讓在場每個人都沒有半點懷疑這句話的真誠。

也正是因為如此,這句話給大家的衝擊,才會如此劇烈。

異常的安靜,讓唐天有些撓頭:「咦,你們幹嘛這個表情看著我?我說得不對嗎?所謂朋友,不就是在危難之中相互幫助,尊重彼此的信念和理想嗎?」

朋友……

謝清的眼眶一下子紅了。

「沒錯!」凌旭猛地向前一步,神色昂揚,白袍如風獵獵:「正義!英雄當如此!別的不說,能夠堅持數輩,謝家了不起!」

唐天一臉讚賞地點點頭,一本正經道:「其實你的重點,是想說的是自己是英雄吧。」

凌旭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,勃然大怒,刷地槍尖直指唐天:「混蛋!想打架嗎?來吧!決一死戰!」

唐天嘿嘿嘻笑著撥開凌旭的銀槍,他轉過臉看向伍光:「伍叔叔,你怎麼說?」

伍叔叔……

伍光的表情僵在臉上,過了一會,他才強擠笑容:「你我還是很年輕的啊叫我伍大哥就好了,我們各交各的!」

砰砰砰,他揚起手中的破刀,拍著胸膛,發出一陣堅硬的金鐵撞擊聲,他傲然道:「唐兄弟放心,我們是職業刀客。既然唐兄弟義氣,我們絕不會做小人!我伍大出來混,就是靠一個義字。唐兄弟放下話來,誰要意圖不軌,就是和我們過不去,就是我們的錢……噢不,就是和我們的刀過不去!」

說到最後,伍光猶如出籠猛獸,兇悍恍如實質的殺意,轟然四散開來。

唐天的目光轉向鶴。

鶴很冷靜:「身為僱工,遵從僱主的意志,是職業操守。」

黑衣女子獃獃地看著這些人,這些傢伙到底怎麼想的?

偽裝!

他們一定是偽裝,放謝家人放鬆警惕,然後再趁機下手!

黑衣女子深吸一口所,她覺得自己一眼就看破了這些傢伙的策略。演得真像!她在心中冷笑,她見過那麼多道貌岸然的傢伙,但是沒有一個,有這些人演得這麼像。

她更加警惕,這些人的心機如此深沉,那就意味著自己的處境更加危險。

兵懶洋洋的聲音從天空虎內傳出來:「好了,你可以把面具摘下來!」

黑衣女子身體一顫,一咬牙,她摘下面具。

一張清麗秀美的臉,呈現在眾人面前。她的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,眼神靈動,帶著警惕,一頭短髮,在武者服的襯托下,看上去非常利索幹練。

「長得還馬馬虎虎。」兵評頭論足,旋即問:「怎麼辦?殺了嗎?小姑娘心思挺多,留著很麻煩,幹掉吧。」

黑衣女子一顫,緊緊抿住嘴唇。

唐天撓頭想了想:「我覺得我們需要一個嚮導。我們都不認路,哪怕有星圖,我們好像也很容易出問題。」

兵頓時訕訕,凌旭很識趣地閉嘴,鶴也一言不發。

三人集體被擊中軟肋。

唐天攤了攤手:「所以,我覺得如果單憑我們自己,是很難趕到南十字座,我們對這個天路的了解太少,我們需要一個會打探消息的人。」

黑衣女子心底微松。

既然她還有利用價值,那自己的安全,就沒有問題。

兵輕咳一聲開口:「好吧,你叫什麼名字?」

黑衣女子猶豫了一下,道:「叮鐺。」

枇杷沒有逃掉武魂契約,她沒有在這個問題糾結。她很清楚,如果自己不答應,肯定會被幹掉。

簽訂完武魂契約,大家都放鬆下來,武魂契約是無法違背的。

叮鐺猶豫了一下,道「那滴血……」

盲弦老人取出一支透明的水晶管,透明的水晶管里,飄浮著一滴血。鮮紅的血滴,夾雜著點點金光,看上去神秘異常。

叮鐺臉上浮現驚喜之色,她雙手小翼翼地接過水晶管。

大家沒有問這是什麼血,叮鐺有妹妹生病的事情,盲弦老人已經說過。

大戰結束,大家都打坐恢復真力,謝村村民則在清理戰場,一塊塊烏鴉金被挑了出來。

兩個時辰後,所有的烏鴉金全都挑選出來,得到的結果和唐天預期得差不多,大約五千公斤的烏鴉金,除此之外,還得到二十多塊烏鴉王金。

烏鴉王金都是從石砂獸王身上得到的,它的顏色更深,質地更加堅硬,表面布滿金星,煞是好看。謝氏村民也第一次見到烏鴉王金,個個嘖嘖稱奇。

五千公斤的烏鴉金聽上去很多,其實體積並沒有多大,唐天的銀寶瓶發揮了作用,一股腦都掃了進去。

一想到25億到手,唐天就如同打了雞血一般,亢奮起來。

「按原計劃!沖沖沖!」

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