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三十節魔封劍來歷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魔笛走了過來:「留他一命吧,他也是很辛苦的人。賽雷那裡也缺少一個鎮得住的人,不如讓他去鎮守,這樣一來,賽雷的安全也不需要擔心。我問過他,他願意簽訂武魂契約。」 唐天眼前一亮,能夠有一位天路榜的...

千鶴影返空殺!

鶴的心中如同掀起驚濤駭浪,雖然唐天幻化出的幻象只有四個,但是鶴一眼就認出來,千鶴影返空殺!這就是失傳多年的千鶴影返空殺,當年威震天下的千鶴影返空殺!

很多人以為,千鶴影是為了迷惑敵人,但是鶴卻知道,千鶴影的那些幻象分身,全都是為了最後這一記殺招而準備。

可是,這記殺招,卻悄無聲息卻消失不見,除了留下這個名字,沒有其他任何線索。

返空殺,到底如何返空,沒有人清楚。

鶴身勁都沒有找到,千鶴影如鏡花水月,誰會去想到,只留下一個名字的殺招?

鶴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,這一招竟然會在這一個和鶴派完全沒什麼關係的傢伙手上出現,而這個傢伙,竟然只是看到他用出了千鶴影而已。

這個傢伙……

鶴獃獃地看著唐天。

「哇哦,這一招好厲害1唐天的驚呼響起,他一臉詫異地看著自己手指,自言自語:「不過,真力的消耗也真夠大的!哎呀,我的真力只夠用一次,啊啊啊啊,又是這種大消耗的殺招,好煩啊1

好煩……

鶴的眼角抽動,領悟了千鶴影返空殺,竟然還說好煩。

第一次,溫和寧靜的鶴心中生出提劍殺人的衝動!

唐天渾不在意,看著自己的手掌,嘴裡嘀咕著:「要是有真力消耗小,又容易學,威力又大的殺招就好了。鬼王火流螢的真力消耗也很大,哎呀,真力只夠用一種啊,啊啊啊,好愁人1

其他人的眼角,齊齊抽動,大家的表情,立即變得不那麼友善。

這是什麼?飽漢不知餓漢飢?站著說話不腰疼?

殺招是多麼不容易啊,誰的殺招不是無數汗水無數枯燥的日日夜夜換來的?能領悟一招就不錯了,竟然還有人因為領悟殺招太多而說「好煩」……

還說什麼真力消耗孝容易學、威力大的殺招……

每個人都恨得牙痒痒,想衝上去把這個該死的混蛋狠狠揍一頓。

突然唐天反應過來,一下子跳了起來:「哎呀,我們要抓緊時間!快快快1

時間就是金錢!

唐天立即把殺招什麼的都拋腦後,返身殺入石砂獸群之中。接下來的戰鬥,沒有太多的懸念,盲弦老人投降,石砂獸群亂成一團,而魔笛的笛音,讓石砂獸群開始自相殘殺。

戰鬥整整持續了六個小時。

當十萬石砂獸,全都倒下時,場面之壯觀,讓人終生難忘。早在一旁守候的謝氏劍村的村民,連忙開始清理戰場,收集烏鴉金。

「這些傢伙怎麼辦?」兵瞥了一眼盲弦老人,問唐天。

盲弦老人一臉虔誠地向魔笛請教音武技。

唐天也有些犯難了,這些傢伙留也不是,殺了吧唐天又有些下不了手。

魔笛注意到兩人的對話,忽然低聲對盲弦老人說了什麼,盲弦老人連連點頭。隨即魔笛走了過來:「留他一命吧,他也是很辛苦的人。賽雷那裡也缺少一個鎮得住的人,不如讓他去鎮守,這樣一來,賽雷的安全也不需要擔心。我問過他,他願意簽訂武魂契約。」

唐天眼前一亮,能夠有一位天路榜的武者坐陣,那賽雷的機關武甲店,確實高枕無憂。

到時候再想辦法把伍光拐去,這樣的話,一般人絕對不敢在店裡鬧事。

賽雷現在可是會下金蛋的母雞,寶貴無比。唐天已經見識過,賽雷的機關武甲是多好賣,以後賺錢什麼的,看來還是指望賽雷。

想到一個煩惱的問題可以得到解決,唐天非常高興。

唐天的目光,忽然落到黑衣女子身上,不禁咦地一聲:「哎,這傢伙的不是我們上次遇到的黑魂馬嗎?」

「是的,關於寶劍的消息,便是她查到的。她雖然實力不高,但是打探消息的水平非常不錯。她有個妹妹,生下來就重病纏身,她需要一些特殊的血脈,來為她妹妹治玻」盲弦老人沒有隱瞞。

黑衣女子其實剛剛就醒轉過來,但是裝作昏迷的模樣。

「哦,你和井豪上次遇到的那個?」伍光隨口道:「幹掉好了!黑魂沒一個好東西!就不知道她的等階怎麼樣,幹掉黑魂的人,在會裡可以得到積分哦。」

「還有這事?」唐天聽得目瞪口呆,他終於知道光明武會和黑魂之間的仇怨有多大。

「是啊,等階越高,積分就越多。」伍光解釋道:「會裡很多人和黑魂有死仇,他們會發布懸賞。專門去找黑魂武者太費事,也很危險,不過順手幹掉,去領一筆積分,倒是非常划算。所以你要小心,黑魂裡面這樣的懸賞,也很多。當然,絕大多數人還是很正常,雖然大家很敵視。」

黑衣女子聽到這,再也忍不住,坐了起來:「不要殺我1

刷,所有人的目光,齊齊彙集在她身上。

「為什麼不殺你?」兵有些玩味道。

「我能夠給你們提供情報,你們需要的任何情報和消息,我都能給你們找到。」黑衣女子硬著頭皮道。

「好吧,我們先說說,關於寶劍的消息。」兵十分老到,這傢伙老兵油子的品質開始發揮作用。

謝清的耳朵立即豎了起來,他只知道他們是守劍人,但是守的是什麼劍,無人知曉。

黑衣女子知道這是第一關,不敢有絲毫保留:「寶劍是巨爵座聖寶,魔封劍!就像巨爵座的黯淡不引人注意一般,魔封劍同樣罕有人知曉。這把劍,當年落到一位名為於歌的少年手中。」

「於歌1謝清身軀一震,他知道這個名字。

「於歌這個名字知道的人很少,但是他的另一個名字,大家應該很熟悉。」黑衣女子緩緩吐出三個字:「隱劍聖。」

「隱劍聖1

魔笛、盲弦老人、謝清等人失聲驚呼,滿臉駭然。

隱劍聖,這個名字他們當然聽過,如雷貫耳!任何一位修鍊劍法的武者,對這個名字都不會陌生。現在還在流傳的隱劍流,便一直聲稱,隱劍流的開山宗師,便是隱劍聖。

傳說中,隱劍聖的劍,永遠在你看不見的死角,他的劍,就像隱身了一般。

他是那個時代最傑出的劍聖之一。

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,但是能夠封聖的強者,在任何時代,都是站在那個時代巔峰的人。

隱劍聖手中的劍,竟然是魔封劍!

謝清完全呆住,他們守護的,竟然一代劍聖傳承之物。

「隱劍聖一生低調,不為人知。他生前收過一位弟子,如今的隱劍流,便從此人流傳延續下來。他有一個兒子,名為於清。魔封劍便留給他的兒子。弟子覬覦這把封聖之劍,想方設法謀害於清。到最後,於清身旁只剩下僕人謝心武。而此時於清已經身負重傷,山窮水盡之下,謝心武便帶著魔封劍硬闖,引開敵人。」

所有人聽得都十分入神,謝清不自主地握緊拳頭,謝心武正是他的祖輩。

「謝心武之父謝雄,是於歌同村玩伴,一直跟隨於歌左右。謝心武從小和於清一起長大,情同手足。於歌對其也視同己出,悉心教導。謝心武一身實力也非常強悍,竟然被他一路殺了出來。待他回頭尋找於清時,於清已經不知蹤影。謝心武便背著魔封劍,四下尋找於清,一找就是四十年,一無所獲。到了晚年,謝心武便把自己一族遷到此處,自稱守劍人。」

唐天他們的目光,不自主地投向謝清,謝氏一向自稱守劍人,原來如此。

謝清驀地抬頭,他的眼中,布滿血絲:「於清的後人,可還活著?」

「不知道,沒有出現過。」黑衣女子搖頭,道:「我查了很久,沒有他後人的消息。」

「魔封劍在石劍峰里?」謝清沉聲問。

「沒錯。」黑衣女子點點頭:「魔封劍最強於的地方,便在於它能夠封住星辰秘寶。隱劍聖雖然低調,但是戰績依然驚人,這把劍內,封存了許多秘寶。最重要的是,它還封存了隱劍聖的傳承,真正的隱劍流!這也是為何當初隱劍聖的弟子為了此劍不惜對於清下毒手的原因。」

「可是我從小到大,石劍峰每個角落都走遍,根本沒有發現什麼魔封劍1謝清緊緊盯著黑衣女子的眼睛。

「這是因為魔封劍裡面還留著隱劍聖的烙櫻」黑衣女子道:「魔封劍自隱劍聖死後,便無人能再用,包括他的兒子於清,你的祖輩謝心武,都無法使用。不過,哪怕是劍聖,這麼多年過去了,就算有烙印,也衰落孱弱。我有辦法,可以破除烙印1

所有人怦然心動,劍聖之劍,星座聖寶,必然是黃金階。再想想裡面封存的那些秘寶,如何不讓人心動?

驀地一個不解的聲音響起。

「為什麼要破除烙印?」唐天一臉奇怪。

黑衣女子一愣:「難道你不想要魔封劍?不想要魔封劍裡面的秘寶嗎?」

唐天更加奇怪道:「因為這是謝清和他族人守護的東西啊,朋友不是應該幫助他嗎?而且,為了一個信念,堅持了幾百年,值得尊敬呢。」

謝清驀地抬頭,他獃獃地看著唐天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:明天三更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