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二十九節千鶴影返空殺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650字

尖亢入雲霄的劍鳴,壓下震天的廝殺聲。

一道挾著筆直白色霧氣的劍芒,撕裂空氣,犀利尖銳的劍芒瞬間洞穿啞仆手掌布滿的火紅真力,啞仆的臉色驟然劇變,手如同觸電般往回縮。

盲弦老人雖然眼盲,卻有如看到啞仆的危險,手中胡弓驟然一拉,一聲極難聽的聲音,驟然響起。

然而此時鶴周身的真力鼓盪到極致,那股音波,衝到他周圍,漾起一層透明的波紋。

音武者的軟肋此時體現得淋漓盡致,音武技雖然範圍大,但是單體的破壞力卻無法和其他武技相比。

但是他這一騷擾,卻給啞仆爭取了一絲緩衝的機會。

啞仆左掌豎起如刀,朝鶴推去,一抹火紅的掌芒,如同揚起的火紅刀芒,呼嘯向鶴斬去!

面對那道驚世駭俗的筆直白色劍芒,啞仆恍若未見,用上了以命搏命的打法。

鶴的眼中閃過一絲凜冽的光芒,劍身一盪,腳步看似雜亂無章地倒踩。只見鶴的身影,一分二,二分四,四分八……

轉眼前,啞仆眼前人影幢幢,場內竟然出現幾十個一模一樣的鶴。

這是……

啞仆瞳孔驟然擴張,眼前十六個一模一樣的鶴,他竟然一時間分不出真偽。

同樣是失傳已久的鶴派絕學,在沒有鶴身勁的時候,千鶴影最多只能幻化成雙重人影,實戰性低得可憐。如今鶴卻能一口氣幻化出十六個身影,這一招的威力驟然爆發!

密密麻麻一模一樣的鶴出現在面前,啞仆的眼中終於出現慌亂之色。

哪一個是真的?

該怎麼辦?

突然間,他有些手足無措,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

忽然,他身體一僵,劍鞘鞘尖抵住他後背脊柱,只要對方真力一吐,他的脊柱節節崩碎,他的實力再強也沒有半點用處。

「我們投降,不要殺他。」盲弦老人聲音沙啞,他忽然開口。咚,手中的二胡和胡弓,丟到地上。

投降?

謝清、伊天、胡興三人幾乎懷疑他們的耳朵聽錯了,盲弦老人投降了!

等等……

他們忽然發現,鶴以一己之力,竟然……竟然打敗了盲弦老人和啞仆兩人。他們如同被閃電劈中,呆立原地,目瞪口呆地看著鶴。

謝清眼中只有崇拜,同樣是修鍊劍法的,鶴的強悍幾乎達到他能夠想像的極限!好強,真的好強……

伊天和胡興兩人面面相覷,兩人望向鶴的目光,充滿了敬畏。戰鬥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,就已經結束,他們甚至還沒有機會出招。

從哪裡冒出來,這麼一位絕世劍客?

他們彷彿看到一個傳奇,正在他們面前上演。

盲弦老人,悲傷的盲弦,這樣一位天路榜上的高手,竟然在數招之間落敗。

「能問一下嗎,這是哪一派武技?」盲弦老人臉上的神情平靜,哪怕決定投降,也讓人不得不佩服,他的氣度。

「天鶴座鶴派武技。」鶴緩緩道,他神色平靜,後背卻已經全都被汗水濕透,千鶴影的威力果然強勁,但是對他真力的消耗,也同樣巨大,他體內雄渾的真力,竟然直接見底。

這次的狀況實在有些危險,若是千鶴影沒有打敗敵人,那自己的處境就危險了。

不過,鶴的臉上沒有半點波動,他緩緩地收回古劍。

「鶴派?」盲弦老人有些詫異,他旋即點點頭:「我有所耳聞,不過據說凋零已有數百年,看來,天鶴座,要重新崛起了。」

伊天胡興他們臉上驚訝更深。

天鶴座同樣是個小星座,甚至比起烏鴉座,地位都更低。在許多人眼中,封閉而落後的天鶴座,幾乎和那些邊緣星球沒什麼區別。

整個天路,等階森然。

黃道十二宮,是最強大的星座,哪怕那些凋零的星座,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絕對的龐然大物,而那如日中天的星座,比如獅子座,更是擁有憑藉一己之力,攪動整個天路的恐怖力量。

其次便是赤道十殿。鯨魚座、麒麟座、巨蛇座、天鷹座,這樣的強大星座,無一不是一方之霸。而蛇夫座這樣,曾經的黃道霸主,雖然沒落,但也依然在赤道十殿中,獲得一席之地。

再往下,是極地五域,小熊座、大熊座、仙王座、仙后座、天龍座。這五個星座,實力雖然比赤道十殿弱一籌,但無一不是強大的星座。仙王座和仙后座聯合而成的仙武,更是讓它們一躍成為,堪比黃道十二宮的怪胎。

北天十九洲,是整個天路的中堅力量,武仙座、鹿豹座領銜的十九個星座。英仙座也赫然在其中,雖然是墊底。這些年對於英仙座的北天資格,一直存在巨大的爭議,因為英仙座沒落得太厲害。

南天四十二宿,蘊含星座最多,水平良莠不齊,有強大不弱於北天者,也有弱小凋零到和邊緣星球差不多的地步。

黃道十二宮、赤道十殿、極地五域、北天十九洲、南天四十二宿,構成一個等級森然的天路八十八星座。

這便是當今的星座,而歷史上曾經出現過,如今卻消失的星座,更是多如牛毛。比如著名的大雲座和小雲座,比如當年以嗜殺殘暴而聞名的地獄犬座等等。

天鶴座,在南天四十二宿中排名墊底,早就淡出人們的視野。伊天胡興當然聽說過,但是,他們對於天鶴座的印象,少得可憐。

天鶴座會有這麼厲害的猛人?

天路榜的強者,以鶴剛才的表現,絕對實打實的天路榜強者!

看來天鶴座要鹹魚翻身了,兩人不約而同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