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二十八節鶴唳九天【第三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天只是一味地用舉著一個盾牌,像皮球一樣被石砂獸打來打去,而沒有一次像樣的反擊。 它不再猶豫,決定出擊! 悄無聲息中,它在石砂獸之間遊走,狡猾無比。 在一隻石砂獸揮舞巨大的岩石拳...

砰砰砰!

唐天手忙腳亂地抵擋著石砂獸的攻擊,普通的石砂獸攻擊,對他而言,並沒有太多的威脅,但是血沖盾每一次抵擋住攻擊,都會一股熱流散入他的身體。

這絕對不是什麼好的體驗,滾燙、刺痛的感覺,一遍遍地沖刷著他每一塊肌肉、骨骼。他不知道蛇夫兵團的刀盾兵會是什麼樣,但是忍痛能力,顯然要相當出色才行!

唐天咬牙堅持。

昨天晚上給兵的那暴爽一拍,簡直讓他沉迷萬分。他不自主地開始想要再來一下,他很懷疑,當年蛇夫兵團的那些刀盾兵是不是沉迷於這種奇怪的快感之中。

好吧,不去想什麼蛇夫兵團……

連續挨了幾十下,但是唐天發現,還沒有到達臨界點。

這群石砂獸的石砂獸王早就注意到唐天,一開始時候,它相當的謹慎。但是當它發現,唐天只是一味地用舉著一個盾牌,像皮球一樣被石砂獸打來打去,而沒有一次像樣的反擊。

它不再猶豫,決定出擊!

悄無聲息中,它在石砂獸之間遊走,狡猾無比。

在一隻石砂獸揮舞巨大的岩石拳頭擊中血沖盾的瞬間,它發動了攻擊,它的速度其快無比,帶著金屬斑點的拳頭,瞬間出現在唐天的背後。

它這一拳沒有半點風聲,手臂就像麵條般柔軟,沒有半點徵兆出現在唐天的後背。它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狡猾的得意,雖然它的實力遠比其他石砂獸強得多,可是為什麼要正面去梗

無數次敵人都倒在它的腳下,它的族群,也比其他族群更大,這是因為它更聰明。那些一味相信武力的傢伙,哪裡懂得智慧的奧妙?唔,我是絕不會告訴它們的!

石砂獸王得意洋洋的目光陡然凝固,一面釋放淡淡血光的盾牌,忽然出現在它的拳頭前面。

砰!

它感覺自己這一拳,就像打一塊堅硬的岩石上,不,比岩石還堅硬!

唐天一直在暗自戒備,他的直覺提升到最大,他爛到渣的盾防武技,想要發揮血沖盾的威力,必須通過直覺才能發揮作用。

看上去他手忙腳亂狼狽不堪,那只是因為他不懂盾防武技而已。

不過,昨天和兵折騰那麼良久,他還是琢磨出一點東西,他的基礎太紮實了。良好的基礎,再加上豐富的戰鬥經驗,以及一名優秀的陪練,讓唐天小有成果。

雖然他的格擋動作依然不夠標準,一點都不漂亮,但是卻能夠十分好地擋住石砂獸的攻擊,而且動作相當的穩。他出色的基礎武技,到此時依然發揮著作用,哪怕是盾防武技這種他完全不熟悉的武技,也讓他能夠勉強應付。

當石砂獸王悄悄掩殺到他身後的時候,唐天便已經察覺到它的存在。

他立即提高警惕,擋下石砂獸那一拳時,唐天就特意留了幾分力,以防石砂獸王偷襲。

沒想到這隻石砂獸王還真的偷襲了!

一股大力從盾身上傳來,唐天的身形一晃,石砂獸王果然不愧是石砂獸王,這一拳的力量,遠不是普通石砂獸可比。

散得唐天身體的熱流,驟然強大數倍,嘶,唐天抽一口冷氣,痛得呲牙咧嘴。

石砂獸王對於自己志在必得的偷襲竟然落空,有些生氣,不過它生性狡猾謹慎,哪怕攻擊唐天,它始終留有幾分餘力。

唐天只能繼續用盾格擋。

然而很快,石砂獸王就發現,這個敵人雖然很皮實,但是只挨打不還手。它的膽子漸漸就大了起來,攻擊開始變得猛烈起來。

砰砰砰!

唐天看上去比剛才更狼狽,但是石砂獸王沒有注意到,血沖盾後面的唐天,苦苦支撐的臉上,卻沒有半分點慌張。

轟!

唐天的身體微微一震,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樣的感覺,無數細流如同萬流歸宗般,瞬間充盈唐天全身!

唐天的眼睛驟然亮起。

石砂獸王忽然發現自己面前的敵人憑空消失,咦……

砰!

一面盾牌,狠狠地拍在石砂獸王的腦門上。

像熟透的西瓜驟然被鐵板拍中,石砂獸王的腦袋,頓時崩碎化作無數泥沙飛濺。

爆爽一拍!

能夠把兵控制的天空虎拍得像炮彈一樣飛出去,這一拍的力量之恐怖,絕對驚人。而今天,有經驗了的唐天,這一拍更是痛快淋漓,更加結結實實。

遠處的夏羽恰好目光掃過,目睹如此驚世駭俗的一幕,整個人當場呆住,有如雕塑。過了片刻,他的嘴唇才動了動,失去焦距的眼睛,慢慢回來神來。

這傢伙到底……到底是什麼人?

他驚恐無比地看著唐天,那一拍簡直沒有半點章法。動作變形、不合理、拿勢很業餘……

可是……可是……

那充滿視覺衝擊性的一幕,有如夢魘般,在他面前浮現。石砂獸王整個腦袋,直接被拍飛成一蓬沙子!他看不到技巧,看不到武技的變化,只有力量,野蠻毫不講理的力量!

哪怕現在,石砂獸王腦袋的無頭身體僵在原地,一動不動。

夏羽好久年,沒有受到這樣的驚嚇。

野蠻人!

這絕對是野蠻人!

天啊,自己簡直瘋掉了,之前竟然答應郭冬,去與這樣的傢伙為敵?

夏羽腦海中浮現自己的腦袋被一面冒著血光的盾牌直接拍成一蓬……

好可怕!

夏羽一個哆嗦,身上許多黑色羽毛像受驚般飛散到空中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走1盲弦老人到此時,也顧不得其他,沙啞的聲音充滿了緊張。

走?黑衣女子呆了呆,下意識脫口而出:「大人……」

盲弦老人此時哪裡管得了她?他已經察覺到幾股危險的氣息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向這邊靠近,強烈的危險感,籠罩他全身。

有史以來最強烈的危險感!

盲弦老人知道這意味著什麼,所以他毫不猶豫準備逃命。

直到此時,黑衣女子才發現,幾道身影已經衝到他們跟前,對方身上強大危險的氣息,瞬間令她動彈不得。

鶴瞥了一眼黑衣女子,他的眼角微不可察地抖了抖,又撞衫了……

他手上的動作更快,握著劍柄,劍也不出鞘,驀地一抖,在空中劃出一個白色圓形光圈。光圈嘶地尖嘯,朝黑衣女子飛去。

黑衣女子臉色煞白,她只覺整個視野完全被光圈罩住,更讓她感到駭然的是,她動不了!她渾身上下,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。

這……這是什麼劍法?

光圈倏地擊中她。

她渾身一麻,直接昏迷過去。

盲弦老人知道到了性命攸關的時候,右手的胡弓猛地一拉二胡的琴弦,錚!

一道無形勁氣,轟然擴散。

伊天和胡興腦袋嗡地一下,手上動作不由一滯。

謝清心中一跳,手中長劍一震,劍鳴在他心中響起,才堪堪抵消這聲音波。

就在三人被盲弦老人這一擊逼退的時候,一道黑色身影,卻驟然破空而至。

鶴的神情肅然,手中古劍連鞘刺去,一聲清亮的鶴唳,驟然從劍身傳出!

方圓五丈內的空氣,彷彿都被鶴這一劍帶動,無數氣流朝鶴手中的古劍涌去,帶狀的氣流隱約可見,飛身出劍的鶴,儼然有如一隻黑色大鶴,振翅高吭!

鶴派絕學,!

鶴本身的實力就極強,唐天在鶴身勁上亦沒有半點留私,鶴本來就只差一層窗戶紙,如今捅破之後,豁然開朗,許多以前不明所以的地方,現在瞬間領悟。

這幾日他又重新把鶴派的武技,重新梳理一遍,領悟日深。

和唐天不同,他對鶴派的其他武技,全都非常熟悉,只差了鶴身勁,這一把關鍵的鑰匙。如今最關鍵的一把鑰匙補上,整個鶴派武技,在他眼中,前所未有的清晰明了。

直到此時,他才深深明白,鶴派武技的博大精深。以前許多看上去華而不實的武技,此時卻宛如脫胎換骨一般,變得美麗而致命。

鶴舞,便是其中之一。

鶴舞姿勢瀟洒而優美,往往作入門所學。不過大家都以為,鶴舞這些優美的動作,只不過是為了鍛煉筋骨之用,直到此時,在鶴手上,在鶴身勁之下,鶴舞才煥發出它真正的威力!

鶴舞能夠融入任何一種鶴派武技,這些靈動優美的姿勢,能夠讓鶴派武技,變得威力更強,更難以琢磨。

鶴的這一劍,便用上了鶴舞。

盲弦老人驟然色變,這一劍的破空聲,清亮直入人心!他甚至從鶴的衣袂飄動聲之中,仿若看到一隻黑鶴舞動翅膀,力量雄渾靈動!

高手!

啞仆臉色亦變,此時顧不得逃命,蒲扇般的手掌一翻,手掌瞬間布滿火焰,便朝鶴這一劍拍去。火焰緊緊貼著啞仆的手掌,然而周圍的空氣,瞬間變得熾紅。

鶴的神色沒有絲毫動容,只有那雙眸子,亮得讓人無法直視。

他的內心亦是激動無比,自己現在用出來的,才是真正的鶴派武技,才是真正完整的鶴派武技!

從今往後,鶴派重拾榮光!

今天這一戰,是鶴派找回自己榮耀的第一戰!

內心激蕩無比的鶴,體內的鶴身勁鼓盪到極致,手中帶鞘古劍一顫,驟然發出一聲高亢直入雲霄的劍鳴!

鶴唳九天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還有兩個三更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