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二十八節鶴唳九天【第三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717字

砰砰砰!

唐天手忙腳亂地抵擋著石砂獸的攻擊,普通的石砂獸攻擊,對他而言,並沒有太多的威脅,但是血沖盾每一次抵擋住攻擊,都會一股熱流散入他的身體。

這絕對不是什麼好的體驗,滾燙、刺痛的感覺,一遍遍地沖刷著他每一塊肌肉、骨骼。他不知道蛇夫兵團的刀盾兵會是什麼樣,但是忍痛能力,顯然要相當出色才行!

唐天咬牙堅持。

昨天晚上給兵的那暴爽一拍,簡直讓他沉迷萬分。他不自主地開始想要再來一下,他很懷疑,當年蛇夫兵團的那些刀盾兵是不是沉迷於這種奇怪的快感之中。

好吧,不去想什麼蛇夫兵團……

連續挨了幾十下,但是唐天發現,還沒有到達臨界點。

這群石砂獸的石砂獸王早就注意到唐天,一開始時候,它相當的謹慎。但是當它發現,唐天只是一味地用舉著一個盾牌,像皮球一樣被石砂獸打來打去,而沒有一次像樣的反擊。

它不再猶豫,決定出擊!

悄無聲息中,它在石砂獸之間遊走,狡猾無比。

在一隻石砂獸揮舞巨大的岩石拳頭擊中血沖盾的瞬間,它發動了攻擊,它的速度其快無比,帶著金屬斑點的拳頭,瞬間出現在唐天的背後。

它這一拳沒有半點風聲,手臂就像麵條般柔軟,沒有半點徵兆出現在唐天的後背。它的眼睛裡閃過一絲狡猾的得意,雖然它的實力遠比其他石砂獸強得多,可是為什麼要正面去攻擊敵人?

無數次敵人都倒在它的腳下,它的族群,也比其他族群更大,這是因為它更聰明。那些一味相信武力的傢伙,哪裡懂得智慧的奧妙?唔,我是絕不會告訴它們的!

石砂獸王得意洋洋的目光陡然凝固,一面釋放淡淡血光的盾牌,忽然出現在它的拳頭前面。

砰!

它感覺自己這一拳,就像打一塊堅硬的岩石上,不,比岩石還堅硬!

唐天一直在暗自戒備,他的直覺提升到最大,他爛到渣的盾防武技,想要發揮血沖盾的威力,必須通過直覺才能發揮作用。

看上去他手忙腳亂狼狽不堪,那只是因為他不懂盾防武技而已。

不過,昨天和兵折騰那麼良久,他還是琢磨出一點東西,他的基礎太紮實了。良好的基礎,再加上豐富的戰鬥經驗,以及一名優秀的陪練,讓唐天小有成果。

雖然他的格擋動作依然不夠標準,一點都不漂亮,但是卻能夠十分好地擋住石砂獸的攻擊,而且動作相當的穩。他出色的基礎武技,到此時依然發揮著作用,哪怕是盾防武技這種他完全不熟悉的武技,也讓他能夠勉強應付。

當石砂獸王悄悄掩殺到他身後的時候,唐天便已經察覺到它的存在。

他立即提高警惕,擋下石砂獸那一拳時,唐天就特意留了幾分力,以防石砂獸王偷襲。

沒想到這隻石砂獸王還真的偷襲了!

一股大力從盾身上傳來,唐天的身形一晃,石砂獸王果然不愧是石砂獸王,這一拳的力量,遠不是普通石砂獸可比。

散得唐天身體的熱流,驟然強大數倍,嘶,唐天抽一口冷氣,痛得呲牙咧嘴。

石砂獸王對於自己志在必得的偷襲竟然落空,有些生氣,不過它生性狡猾謹慎,哪怕攻擊唐天,它始終留有幾分餘力。

唐天只能繼續用盾格擋。

然而很快,石砂獸王就發現,這個敵人雖然很皮實,但是只挨打不還手。它的膽子漸漸就大了起來,攻擊開始變得猛烈起來。

砰砰砰!

唐天看上去比剛才更狼狽,但是石砂獸王沒有注意到,血沖盾後面的唐天,苦苦支撐的臉上,卻沒有半分點慌張。

轟!

唐天的身體微微一震,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樣的感覺,無數細流如同萬流歸宗般,瞬間充盈唐天全身!

唐天的眼睛驟然亮起。

石砂獸王忽然發現自己面前的敵人憑空消失,咦……

砰!

一面盾牌,狠狠地拍在石砂獸王的腦門上。

嘭!

像熟透的西瓜驟然被鐵板拍中,石砂獸王的腦袋,頓時崩碎化作無數泥沙飛濺。

爆爽一拍!

能夠把兵控制的天空虎拍得像炮彈一樣飛出去,這一拍的力量之恐怖,絕對驚人。而今天,有經驗了的唐天,這一拍更是痛快淋漓,更加結結實實。

遠處的夏羽恰好目光掃過,目睹如此驚世駭俗的一幕,整個人當場呆住,有如雕塑。過了片刻,他的嘴唇才動了動,失去焦距的眼睛,慢慢回來神來。

這傢伙到底……到底是什麼人?

他驚恐無比地看著唐天,那一拍簡直沒有半點章法。動作變形、不合理、拿盾的姿勢很業餘……

可是……可是……

那充滿視覺衝擊性的一幕,有如夢魘般,在他面前浮現。石砂獸王整個腦袋,直接被拍飛成一蓬沙子!他看不到技巧,看不到武技的變化,只有力量,野蠻毫不講理的力量!

哪怕現在,石砂獸王腦袋的無頭身體僵在原地,一動不動。

夏羽好久年,沒有受到這樣的驚嚇。

野蠻人!

這絕對是野蠻人!

天啊,自己簡直瘋掉了,之前竟然答應郭冬,去與這樣的傢伙為敵?

夏羽腦海中浮現自己的腦袋被一面冒著血光的盾牌直接拍成一蓬……

好可怕!

夏羽一個哆嗦,身上許多黑色羽毛像受驚般飛散到空中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