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二十一節打劫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就十億星幣吧!別說你們公子,比不上兩個女人1 秦風裝作苦笑:「朋友別玩我們了,誰會在身上帶十億星幣?那五億星幣公子只不過是試探之語。」 公子聽到這句話,終於反應過來,連忙道:「我真的只...

秦風對公子的奇特嗜好相當難以理解,不過,他嘟囔了兩句,便閉上嘴巴。那賽雷的模樣雖然漂亮,但對他這樣的武痴來說,也就那麼回事。

要他說,可以生撕虎豹的女人才夠勁啊!

「怎麼?難道風叔在懷念阿木朵?」公子調侃道。

其他護衛轟然大笑,阿木朵可是護衛團里有名的女武者,實力強大,據說頗為鍾情於秦風。

秦風老臉一紅,也不生氣:「屬下可沒公子的品味,還是皮實點的女人比較好1

有人起鬨:「就不知道風叔皮不皮實啊1

這下連公子都不由哈哈大笑,阿木朵的實力強悍,但是脾氣也極其暴躁。若論護衛團內的排名,阿木朵尚在秦風之上。

秦風也跟著哈哈大笑,就在此時,他的心頭警兆忽生。

「小心1

秦風猛地大喝,呼,一塊桌子大小的岩石,突然從路邊飛出,速度奇快,帶著凜冽的呼嘯,目標直指公子!

岩石的速度快如閃電,加上體形巨大,帶起的風聲極其可怖。

公子完全驚得呆祝

秦風眼中浮起一抹凶光,他好不容易在公子身邊當差,竟然有人敢偷襲,他心中頓時暴怒。肩膀一晃,魁梧雄壯的身體,帶起一抹殘影,突然出現在岩石前方。

「找死1

一團花色光芒,籠罩他的拳頭,他悍然一拳朝岩石轟去!

轟!

岩石瞬間四分五裂,碎石塊四下飛濺,秦風的身形紋絲不動。

然而秦風眼前一花,一個身影瞬間沖近到他的懷裡。

不好!

秦風心中一跳,這個可惡的偷襲者,竟然吸附在岩石背面。

好陰險的傢伙!

秦風膝蓋上揚,一個標準的膝撞,這一下若撞結實了,對方不死也殘。

但是偷襲者遠比他想象得更滑溜,秦風只覺腹部一痛,膝撞一下子變得綿軟無力,然後偷襲者的背部,就貼上他的胸膛。

一股強大無比的崩勁瞬間爆發,他如同被星魂獸狠狠撞上,身體再也不受控制,倏地向後倒飛。

秦風本來是擋在公子面前,此時倒飛,便朝公子飛去!

公子只看到秦風擋在他面前,一拳把岩石打碎,卻突然悶哼一聲,向後倒飛。公子的實力不弱,但是實戰經驗太少,每天又是花天酒地,身子早就被掏空,見秦風朝自己飛來,頓時慌了手腳。

秦風的經驗豐富,經歷了被偷襲初期的忙亂,立即意識對方的目標。

不好!

對方的目標是公子!

秦風的臉色瞬間大變。

但是偷襲者的動作比他的反應更快,五指如爪,閃電般的幾爪抓在他身上,猶如被幾根鋼錐刺中,渾身勁氣頓時一泄。

當他發現,懷內一空,失去對方的蹤影,頓時臉色煞白。

砰,他硬挺挺地摔在地上。

他顧不疼痛,眼角的餘光,瞥見公子落到對方手中,萬念俱灰。

公子的喉嚨被對方的五指牢牢掐住,對方的手指就像五根鋼爪,公子幾乎喘不過氣來。對方的手臂伸直,公子不得不踮起腳尖。

面前的大猩猩面具映入眼帘,公子大腦一片空白。

自己……自己竟然被人制篆…

漸漸回過神來的公子,視野慢慢恢復焦距,大猩猩面具逐漸變得清晰。面具上大猩猩臉上粗糙無比的線條,在見慣了各種名家畫作的公子眼中,此時卻是如此纖毫畢現如此猙獰!

其他護衛獃獃地看著眼前這一幕,他們的大腦一片空白。

「大膽!你竟然敢……」

「住手1

……

護衛們驚慌失措的怒吼,頓時鬧哄哄一片,每個臉上都是滿滿的驚懼之色。若是公子出了一點意外,在場的人,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。

「都給閉嘴1

秦風的怒吼如同雷霆般橫掃全場,所有人護衛受到驚嚇,下識到閉上嘴巴。秦風緩緩從地上爬起來,他胸前好幾個血洞,都在汨汨往外冒鮮血,秦風卻渾不在意,他的目光緊緊盯著戴著面具的神秘人。

「朋友,不知我們哪裡得罪了你?」

「得罪?」沙啞低沉的聲音從面具後面傳來:「星幣得罪了我!你說,我實力這麼強,卻這麼窮,是不是很不合理?」

這話唐天絕對是發自真心。

秦風心頭微鬆一口氣,聽上去對方是為求財而來。

「是很不合理。」秦風違心道:「星幣好說,朋友請先把我家公子放下來,公子的身體不好,受了驚嚇,朋友的星幣就要落空了。」

「1面具人的笑聲十分詭異:「你們那麼多人,我好怕的。」

秦風強忍破口大罵的衝動,你會怕?你會怕就不會做這種事!

但他卻不敢觸怒對方,他沉聲道:「那朋友要怎樣才肯定放過我家公子?」

「星幣!當然是星幣1唐天壓著嗓子裝模作樣道:「剛才你們肯為一個女人開出五億星幣,說吧,你家公子值多少星幣?」

秦風心念轉動,看來是剛才公子出手闊綽,惹來對方的覬覦。

「不如朋友說個數吧。」秦風沉聲道。

「喔喔喔,果然是爽快人1唐天獅子大開口:「那就十億星幣吧!別說你們公子,比不上兩個女人1

秦風裝作苦笑:「朋友別玩我們了,誰會在身上帶十億星幣?那五億星幣公子只不過是試探之語。」

公子聽到這句話,終於反應過來,連忙道:「我真的只是說說,不信你搜1

話一出口,公子猛地反應過來,心中暗叫糟糕。

「搜?」唐天歪頭想了想,點頭道:「這倒是個好主意,來吧,先把水瓶武拒之類的玩意交出來。」

「我沒有……」公子哥眼珠亂轉。

唐天懶得廢話,手指驀地一緊,公子哥的眼珠驀地凸出來,臉上的表情就像瀕死的魚。

「朋友1秦風的心驀地一緊,連忙道:「我們給我們給1

足足過了十五秒,唐天才鬆了勁,公子哥兩眼都一陣發白,一陣猛咳。唐天如今的指力,非常恐怖,一萬塊鐵砧磨下來,這功夫絕對不是白費。哪怕不用真力,唐天的五指可以輕鬆洞穿五厘米的鋼板。而灌注真力之後,插鋼板就像插豆腐一般。

公子哥眼中儘是深深的恐懼,從來沒有過,像剛才那樣,死亡離自己是如此之近!強烈的窒息感,讓他幾乎以為,自己已經要死了。

所有的財富、權勢、美色,在死亡面前,都是如此可笑如此沒有意義。

他哆哆嗦嗦地取出自己寶瓶。

一個巴掌大的小銀瓶,唐天眼前一亮,忍不住吹了個口哨:「喲,高級貨啊1

確實是高級貨,這個銀色小瓶,名叫銀寶瓶,是水瓶座星辰秘寶中比較高級的秘寶,它的容量,要比水瓶武櫃要大得多,就是一座小型倉庫。

「把烙印抹掉1

耳邊的沙啞聲音,冰冷得像刀鋒,語氣不容置疑。

公子哥眼中閃過一絲異色,十分配合把銀寶瓶烙印抹掉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鐺鐺鐺!

急促的警鐘敲響,營地里的武者個個呆立當場,臉上露出驚容,但是很快,整個營地一片混亂。

一名年輕的武者,臉色鐵青,出現在營地門口。

他一身具裝,閃耀著驚人的光芒,恍如戰神,手中提著一把戰斧,怒吼一聲:「阿木朵,莫林、鬼狐、肖大、肖二1

幾道身影,挾著驚人的聲勢,從營地各個角落,呼嘯掠至,落到年輕武者面前。

「公子出事了1

年輕武者眼中浮現怒火,金黃色的頭髮,如同一團烈火燃燒。其他幾人,臉色齊變,尤其是阿木朵,臉上露出擔憂之色。

「出發1

金髮年輕武者一馬當先,其他幾人也不敢怠慢,緊隨其後。

「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阿木朵忍不住問:「秦風不是在跟著公子一起去的嗎?」

金髮年輕人神色冷峻:「公子的銀寶瓶烙印被抹掉了1

出於安全的考慮,世家子弟的銀寶瓶,往往都做過手腳。一旦出現意外,家族會在第一時間察覺。甚至有些銀寶瓶,還有定位的功能。

「啊1

眾人不由齊聲驚呼,銀寶瓶的烙印被抹掉,這絕對是最壞的結果。要不然,是公子死了,要不然,是公子被俘虜了。無論哪一種,都不是好事。

忽然,金髮年輕人臉色微變:「不好,公子銀寶瓶上的所有痕,都被抹掉了1

其他人聞言,同時色變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喜滋滋地接過銀寶瓶,正準備留下自己的烙印,忽然體內武魂一跳,他心念一動,用武魂光芒細細看去,立即發現銀寶瓶上,有一些極微小的痕。

若不是他仔細看,根本無法發現這些細小到極致的痕。

果然在玄虛!

唐天心中冷笑,他索性把銀寶瓶,丟進武魂銀焰里。

滋滋滋!

銀寶瓶瓶身忽然亮起淡淡的光芒,阻擋唐天的武魂銀焰,但是白銀武魂的強大,很快體現無遺。銀寶瓶瓶身的光芒,越來越黯淡,十幾息之後,銀寶瓶瓶身所有的光芒,全都消失不見。

唐天檢查了一遍,確認無誤,這才留下自己的烙櫻

公子哥獃獃地看著唐天,原本平靜下來的臉龐,驟然如同見鬼一般,露出驚駭絕倫的表情。

剛剛一瞬間,寶銀瓶和那絲若有若無的聯繫,徹底消失。

怎……怎麼可能……

那可是……那可是……長老們親自動手的礙…

在公子哥驚駭絕倫的目光中,唐天開啟了銀寶瓶。

唐天的呼吸陡然粗重起來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感謝綰綰,加一個三更,還有4個三更。

今天三更。

新的一周,紅票啊,少年們!!!月票啊,少年們!!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