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一十八節巨爵座魔封劍【第二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郭冬點頭道:「巨爵座是最黯淡的星座,世人所知極少,它的最強秘寶,亦少有人知。魔封劍,黃金階,巨爵座聖寶。」 夏羽很快恢復鎮定:「莫非郭兄此次便是因此劍而起?」 「沒錯1郭冬點頭:「敝村...

「閣下請進,家主恭候多時1門衛緩緩推開厚重的青銅大門,青銅大門轟隆之聲,遠遠傳開。

神色蒼白的郭冬,肩上扛著昏迷不醒的郭宇。

此時的郭冬,沒有半點傳中的火鴉劊子手的風采,他神色憔悴,鬍子拉茬,火紅的眸子此時黯淡無光。好似一夜之間,蒼老了幾十歲。

他緩緩走進大廳。

一個身影,出現在大廳正中央,那個高大的背影映入視野,郭冬心中一顫。前方這個背影,周身無數細小的黑色羽毛在空中飄福

對方轉身看清郭冬的模樣,臉上浮現吃驚之色:「郭兄怎會如此?」

寬額濃眉,方正臉形,他轉過身體。儘管不是第一次見到夏羽的身體,但是郭冬心中還是一跳。濃密的黑色羽毛,覆蓋他的胸膛,讓他看上去像鳥人。他周身的黑色羽毛,就是從胸膛濃密的黑色羽毛中飛出來,飄浮在空中。

夏羽,天路榜排名第9915名,比郭冬的排名要高13名。

郭冬對夏羽的實力很了解,夏羽的實力,絕對比其排名更加強大。夏羽一向閉門不出,外界對他的實力,了解甚少。

「這次栽了個大跟頭1郭冬聲音就像漏風一般,他臉上浮現苦笑之色。

「對方是誰?」夏羽神色凝重,能夠讓郭冬如此狼狽,絕對是超過郭冬是兩百名以上的強者。

哪位強者光顧烏鴉座?

「夏兄沒有看最近一期的仙武消息?」郭冬臉上苦色更重。

夏羽搖頭:「我很久沒有關注仙武消息了,難道最近出了什麼厲害的新人?」

「唐天。」郭冬自嘲道:「一個新得不能再新的新人,以前連候補名單都沒有進過。不知道從哪裡跳出來的。」

「什麼來頭?」夏羽不敢小覷。

「不知道。武技倒是像光明武會的火鐮鬼爪,但是威力要更強一些。身家豐厚,有寶器,還有具裝。」郭冬輕嘆道。

「郭兄大意了。」夏羽輕聲道。

光明武會、寶器、具裝,這三點每一點,都說明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新人,來頭不簡單。三點齊聚一人身上,不用想也是個大麻煩埃

「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埃」郭冬苦笑:「出來的不僅僅是我,盲弦老人也出現了。」

「盲弦老人1夏羽的瞳孔一縮。

聽到這,夏羽就知道,此事絕不簡單。

「此次前來,是想向夏兄求一滴黑羽血。」郭冬鄭重道。

夏羽一愣:「黑羽血我倒沒有捨不得,我亦知道郭兄是給這位小朋友用,不過,郭兄可要考慮好,像我這副模樣,以後就難以出門了。」

夏羽指著胸口濃密的黑羽毛,平靜地看著郭冬。

郭冬死死咬著嘴唇,眼中閃過一絲痛苦之色:「我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死。」

「好1夏羽痛快地答應下來,走到郭宇面前,手指忽然凝出一滴血。血滴之中,一片極微小的黑色羽毛飄浮其中。

黑羽血落入郭宇的嘴內,郭宇的身體立即浮現一層黑色霧氣。

「大概需要二十天,貴侄就能醒轉。」夏羽道。

「多謝夏兄1郭冬感激一抱拳。

「小事,不值一提。」夏羽揮揮手,不以為意。

「在下身無長物,能夠讓夏兄看得上的,大概只中有這魔封劍的秘密了1郭冬道。

「魔封劍1一直保持平靜的夏羽驀雙目圓睜:「可是巨爵魔封劍?」

「夏兄果然博識1郭冬點頭道:「巨爵座是最黯淡的星座,世人所知極少,它的最強秘寶,亦少有人知。魔封劍,黃金階,巨爵座聖寶。」

夏羽很快恢復鎮定:「莫非郭兄此次便是因此劍而起?」

「沒錯1郭冬點頭:「敝村附近有一個小劍村,叫謝氏劍村,便此劍的守劍一族。在下亦是在一次無意中得知,魔封劍便在謝氏劍村後面的石劍峰。我前去無數次,卻一無所獲。本來我並不打算就此動手,沒想到,盲弦老人不知道從哪得到消息,竟然也被他找來,無奈之下,我只好顯身,卻遇到唐天一夥,栽了個大大的跟頭。」

夏羽此時已經冷靜下來:「聖寶沒有人不心動,但是我亦非我等能夠消受。巨爵座再小,也是一個星座,星座聖寶,到手並非幸事。」

夏羽說得沒有錯,天路浩瀚,星球無數,但是能稱為星座的,只有88個,每個星座只有一件聖寶。聖寶的威力未必強過其他星座的秘寶,比如傳言在上官千惠手中的英仙王冠,如今也不過白銀階。

但是,在英仙座系列秘寶中,它卻永遠是最強。它從黃金階跌到白銀階,所有的英仙秘寶,實力全都全面下降。

聖寶的強大與否,關係到一個星座的強大與否。

但是,作為一個星座最強大的秘寶,聖寶會有著許多特殊之處。所以,一旦出現聖寶,必然是一陣血雨腥風。

因為聖寶的數量太少。

88件聖寶,又有多少塵湮在歷史之中,誰也不知道,現在還有多少聖寶。

對夏羽他們來說,聖寶不是不好,是太好了,好到了極其遙遠的地步,好到了想都不敢想的地步。

「巨爵座如今黯淡得幾乎沒有半點生機,這魔封劍的威力,還剩多少,難說得很,這是其一。」郭冬沉聲道:「夏兄對魔封劍既然有所知,應該知道,當年被魔封劍封住的秘寶無數,其中不乏精品,這些秘寶全都隨魔封劍而消失。夏兄覺得魔封劍不現實的話,但是這些秘寶,若能得到一二件,也賺大發了。」

夏羽聞言,大為心動,他看著郭冬:「郭兄此次前來,看來是作說客的。」

「我有自己的私心。」郭冬坦然道:「唐天一夥實力強悍,又有謝氏相助,自然希望最大。盲弦老人有備而來,他那啞仆,也有候補的實力。我和小宇受傷,若沒有夏兄相助,必然折翼而歸,這是利。這次敗在對方手上,我並不服氣,這口氣也難咽下去,這是氣。所以我來找夏兄。這件事,對夏兄亦是有利,我想夏兄是不會嫌自己多一兩件秘寶。」

夏羽沉默片刻:「你和他們的戰鬥,我會自由選擇動手還是旁觀。」

「沒問題1郭冬爽快點頭,他想到唐天,眼中殺機一閃而逝,道:「這口氣,我本來就想自己找回來1

夏羽下定決心,便爽朗一笑:「那我就聽郭兄的指揮了。」

郭冬亦笑道:「我們讓盲弦老人先打打頭陣1

兩人相視一笑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一大早,唐天就跑來找鶴,詢問天青丹鶴的事。

鶴聞言沉吟道:「天青丹鶴是天鶴座的寶器,它的作用,是能夠開闢出一個類似丹田一般的存在,你可以叫他鶴丹田。你應該能感受到它的存在,不過,它的運作方式,丹田不太一樣。」

「怎麼不一樣?」

「它相當于丹田,用起來和丹田也沒什麼區別。但是它無法擴大,另外,一旦鶴丹田內的真力消耗完,它補充是十分緩慢的。它無法經過經脈來補充,它只能自行補充,這個過程非常緩慢。」鶴解釋道。

「有多緩慢?」唐天連忙問。

「大概需要十五天吧。」鶴仔細回憶:「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也就意味著,十五天才能用一次。它雖然看上去像丹田,但實際上依然是秘寶。」

「十五天才能用一次?」唐天有些失望,但是轉念想了想,又很滿足了。

畢竟多了一個丹田,鶴丹田比他自己的六階丹田池還要大,足足是六階丹田池的三倍大校

也就是說,唐天現在的真力,立即提升到以前的四倍!

這已經可以媲美一般普通的七階武者。

雖然補充起來很緩慢,但是一想到如此澎湃的真力,唐天就一陣暗爽。

「原來是這樣1唐天一臉恍然大悟,旋即認真地問:「難道沒什麼其他忌諱或者需要注意的地方?」

鶴仔細地想了半點,搖頭:「沒有。」

「真的沒有?」唐天不死心地問。

「沒有1鶴很確定地點頭。

「很好1唐天心滿意足地抬起頭,一揮手:「好了,你可以去幹活了1

鶴沒有想到唐天變臉如此之快,愣在當場:「幹活?」

「沒錯啊,你不是以工代酬嗎?從今天起,食物補給,衛生清理,三餐伙食,以及以後路上的駕車,還有路上安全問題,全都交給你了1唐天一本正經道:「你要記住,能力越大,責任越大哦!可別偷懶啊1

鶴呆若木雞,過了片刻,才茫然道:「我不會駕車。」

「學啊1唐天一臉理所當然:「我們有車夫啊,你跟他學就是了!少年,鶴身勁我教給你沒打折扣,你工作也不能偷懶哦。」

英俊的鶴,一臉茫然。在門派里,他一直過著飯來張口,衣來伸手的生活,如今竟然……

他忽然覺得,未來三年的生活,一片黑暗。

唐天揚了揚拳頭,打氣道:「鶴少年,加油哦1

說罷,便揚長而去。

還沒走出院子,謝清便急匆匆而來,他的臉色很糟糕。看到唐天,劈頭便道:「大人,不好了!不好了1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