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一十六節兵的建議【第三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器?罷罷罷,那就星幣吧1 就在鶴微鬆一口氣的時候,唐天揚了揚眉毛:「不過,你可別用區區幾百萬星幣來糊弄我1 鶴整個人就像被一道閃電劈中。 區區幾百萬星幣……還只是糊弄……...

「這個好說。」唐天一臉人畜無害的模樣,滿臉陽光燦爛的笑容:「先說說你有什麼。這樣我們才好商量著,怎麼交易的問題。」

魔笛目瞪口呆地看著滿臉陽光燦爛的唐天,這滿臉的陽光,也半點不像作偽!

忽然,他有點懷疑之前自己的推論。

魔笛一直認為,唐天能夠不受心魔干擾,就是因為他的心地純凈,像陽光一樣的純凈。可是,入目所及,唐天滿臉的陽光,卻是令魔笛不禁打了個寒顫。

難道,這傢伙連宰人起來,也是那麼心靈純凈……

受到驚嚇的魔笛,不動聲色地挪開腳步,遠離了唐天幾步。他充滿同情地看著鶴,多好一個年輕人啊,可惜即將落入魔掌……

魔笛對於鶴,非常欣賞。

他一眼便看出來,鶴有著良好的出身,絕非小門小戶能夠培養出來的。舉手投足的展現出優雅和高貴,騙不了人。他甚至可以猜出來,鶴有著一位優秀的母親,這位高貴的母親才是培養出這位傑出年輕人的真正英雄。

同樣的氣質,令同樣世家出身的魔笛感到很親切。

不過……

他很識趣地閉上嘴巴,放棄了拯救這位可憐羔羊的想法。如果只有唐少年一個人還好辦,旁邊還有撲克臉虎視眈眈,可憐的美少年,是絕對無法掙脫這兩人的魔掌。

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。

唐少年不好說,撲克臉這樣的老兵油子,絕對不會和他善罷甘休的。

請自求多福吧,美少年。

鶴面對唐天燦爛陽光的笑臉,果然沒有防備。他甚至收回剛才的偏見,剛才那個滿臉鼻涕和眼淚的泥腿子,其實是一個相當不錯的開朗少年埃

面對唐天踢過來的皮球,鶴菜鳥本性立即暴露出來,他露出苦笑:「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可以交易埃」

這是他的真心話。

鶴劍是鶴派傳承聖物,是絕對不能拿來換的。天鶴座三大寶器,唯一出現的天青丹鶴,也出現在對方手上。

鶴忽然發現,他這麼來找唐天,實在有點傻。人找到了,自己居然找不到可以換回鶴身勁的東西。

「寶器?有沒有?鶴派也是個大派啊1唐天放慢語氣,一副為對方考慮的模樣:「寶器怎麼也會有幾件吧。」

鶴苦笑,老老實實道:「天鶴座三大寶器,唯一出現的一件,就是您的天青丹鶴。」

唐天心中一動,原來那件青銅小鶴,是什麼天青丹鶴,唐天正愁不知道這玩意的來歷和用法,沒想到鶴送上門來。

不過唐天不動聲色,雖然他的算術爛到一塌糟糕,但是這並不妨礙他擁有成為一名奸商的天賦。

唐天故作為難的皺了皺眉頭:「寶器沒有,這有點傷腦筋了。難不成只有星幣?我還是更喜歡寶器啊,星幣多了也沒什麼太大的用處。什麼?你真的沒有寶器?罷罷罷,那就星幣吧1

就在鶴微鬆一口氣的時候,唐天揚了揚眉毛:「不過,你可別用區區幾百萬星幣來糊弄我1

鶴整個人就像被一道閃電劈中。

區區幾百萬星幣……還只是糊弄……

他臉色終於白了。

鶴派雖然占著天鶴座,但是天鶴座只是個沒落的小星座,鶴派的家底本來就少得可憐。而且由於鶴派的沒落,鶴派與外界的交流基本處於隔絕狀態。天鶴座內流通的都是本地的貨幣,星幣幾乎沒人用。別說幾百萬星幣,就是丟出去幾十萬星幣,派里的那些長老們,絕對就像紅了眼睛的狼狗,一窩蜂衝上去了!

罪過罪過,用狼狗來形容長老們,實在不妥……

幾百萬星幣,門派是絕對拿不出來。

這筆巨款,唯一的可能,便是去求母親或者大姨。但是……

鶴臉上的苦笑更重了幾分,他暗自搖頭,把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,拋之腦後。

「我沒有那麼多錢。」鶴老實道。

這下唐天的眉頭真的皺了起來,寶器什麼的,他純粹說說。他的目標,就是星幣!神一樣的少年,也缺錢啊!他的錢,全都投入賽雷機關武甲那個無底洞里去了,現在身無分文。

看鶴這一手裝扮,他以為肯定非富即貴,這樣的人身上什麼都沒有,但絕對不會沒有錢。

「沒事,你讓你家人送也成,我們可以等你幾天。」兵忽然接了一句。

唐天恍然大悟,精神重振,沒錯,現金!這傢伙肯定是現金不夠!果然薑是老的辣啊,撲克大叔出馬,一個頂倆。

鶴輕嘆一聲:「敝派拿不出這麼多錢。」

唐天的臉垮下來,發財大計泡湯,他的心情頓時糟糕起來:「那怎麼辦?先說好,鶴身勁我肯定不會白白告訴你的。我也費了力氣才琢磨出來,哪能白白告訴你?」

鶴苦笑,唐天的話,從道理上完全無可辯駁。

歷代鶴派弟子都沒悟出來的鶴身勁,在他想來,必然複雜無比,唐天也定然花費了無數心力,才琢磨出來。

這樣的武技真傳,人家願意交易,就已經是天大的人情。

想要別人白送?連鶴自己也覺得說不過去。

沉默的鶴眸子黯淡下來。

兵忽然開口道:「既沒有寶器,也沒有錢,看來,只有一個辦法了。」

鶴如同抓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,猛地抬頭,激動道:「什麼辦法?」

「以工代酬。」藍色的天空虎攤了攤金屬雙臂,兵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:「喏,除了這個還有什麼辦法?」

唐天脫口而出:「這傢伙做工?」

他反而來勸說兵:「喂,大叔,像這樣中看不中用的傢伙,實力一般都不怎麼樣的。」

忽然唐天的目光看到不遠處的魔笛,語氣連忙一轉:「當然,笛大叔這樣有實力的大叔,還是很少見的。」

魔笛僵硬地笑了笑,擺了擺手,示意自己不在意。

「我願意以工代酬。」鶴忽然沉聲道。

為了鶴派的復興,為了父親的遺願,做工在鶴眼中,根本不算什麼。

「我可不願意路上帶一個拖油瓶。」顯然掉進錢眼裡的唐少年,只時心中強烈的不滿:「喂,大叔,你提的建議,那你來考核。實力有個差不多,才有以工代酬的資格。」

鶴向前一步,扶劍而立,白衣勝雪,神色肅然莊重,微一躬身:「請出手1

兵對於這個突然從天空中掉下來的傢伙,也非常感興趣,見狀也不客氣,沉聲道:「那我來了1

說罷,天空虎的身形驟然消失不見。

鶴神色鎮定從容,手中的古劍並不出鞘,連鞘朝右刺去!

嗤!

一道白色劍芒,呼嘯而出。

天空虎模糊的身影,恰好出現在劍芒前。

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沒有。

唐天臉上的不爽消失不見,他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。鶴的這一劍,委實精妙,白色劍芒帶著淡淡的白霧,像山間飄動的白色雲霧,竟然有幾分不食人間煙火的脫俗之意。

唐天看得出來,這一劍是典型的鶴派劍芒,裡面有鶴舞的意蘊。

更關鍵的是,他竟然能夠準確地捕捉到兵的身影!

天空虎的速度奇快,而兵又是一個能把這一點利用得淋漓盡致的優秀機關武者,很少會有人能夠第一個照面下,第一次出手,便能夠準確地捕捉到兵的身影。

這傢伙,有幾把刷子啊!

唐天能看得出來的東西,魔笛自然也看得出來。

兵也些驚訝,天空虎翎翼微張,速度猛然暴增。

鶴的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,手中的古劍似乎也變得沉重起來,動作遲緩了許多,但是依然沒有出鞘。

劍芒破空聲,也變得更加清晰響亮。

白茫茫的劍芒,鶴影隱現。

漸漸,鶴的額頭浮現一層細密的汗珠,他噴出的白氣凝而不散,他神色變得更加凝重,出劍更加遲緩。

他心中震驚無比。

好強!

機關武者竟然能夠強到如此恐怖的地步!

鶴派沒有一名弟子的實力能夠超過他,便是門派內那些苦修了幾十年的長老,能夠超出他的也屈指可數。

除了他本身的天賦出色和刻苦之外,這和他另有傳承有關。母親一系的傳承,比起鶴派,要強大得太多。

他從小就兼修鶴派武技和母親一系的傳承,第一次遇到今天這麼狼狽的情況。

偏偏又是關於鶴身勁的問題,他絕對不會退縮。

對方的速度,快得他根本難以捕捉,而且越來越飄忽。

可是……絕對不能放棄!

這是唯一的機會啊!

鶴汗如雨下,渾身霧氣蒸騰,咬牙苦撐。

忽然,天空虎的身形驟然靜止,一個平淡的聲音從裡面傳來:「好了,你通過了。三年時間,你需要三年時間為他服務,換得鶴身勁。」

鶴渾身險些脫力,但他心中儘是欣喜,他深吸一口氣,毅然點頭:「好1

唐天屁顛屁顛跑過來,丟出他的殺手:「武魂契約1

見識了鶴的實力,唐天知道這次賺大了!

他已經開始考慮,要不要推出天路級武者雇傭服務,而自己只需要收錢。三年,這該能賺多少錢啊!

唐天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算不過來,但是,肯定是好多好多。

忽然,一聲呻吟在眾人耳邊響起。

唐天一愣,旋即無比驚喜:「小旭旭!你醒了1

他立即把鶴丟到一旁,飛奔到凌旭身邊。

凌旭緩緩睜開的眼睛,橘瞳中頑強的鬥志就像烈焰般,無聲地燃燒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