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一十五節送上門來的鶴【第二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:「雪鶴翅1 他背上驀地多了一雙雪白的鶴翅,墜勢陡然一滯。 轟! 他單膝微蹲,雙腿重重落在地面,落地的瞬間,身形紋絲不動,圓形氣浪轟然向周圍橫掃。 氣浪中間,白衣勝雪的...

盲弦老人專註地傾聽,直至笛音消失。

他輕嘆一聲:「真是充滿魔力的笛音啊,讓我想起了已故去的魔笛前輩。沒想到,竟然能聽到這等天籟之音,這次沒有白來。」

黑衣女子大急:「大人……」

如果盲弦老人突然改變主意,那她這次的目的,也必然落空。

盲弦老人揚起手掌,阻止了黑衣女子繼續說下去,他自顧自道:「這笛音里,有離別的淡淡哀傷,有像陽光一樣的祝福,還有時間,知道時間么?是歲月的痕,這是一位飽經滄桑的智者,我不如他。」

「走吧。」盲弦老人淡淡道:「沖著這曲笛樂,今天不動兵戈1

黑衣女子面具臉的臉龐,露出掙扎之色,但是她咬緊嘴唇,沒有出聲反對。事實上,她也知道自己沒有出聲反對的權力。

就在他們轉身欲離去時,忽然天空亮起一道金色的光線。

金光大開,化作一作星門。

「這是……」黑衣女子呆若木雞,她的嘴唇顫抖兩下,剩下的話,卻怎麼也說不出來。

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星門震撼到。

有什麼比頭頂天空忽然出現一座星門更加震撼人心?

每個人都獃獃地仰臉看著天空忽然出現的星門,震撼得說不出話來。星門洞開的瞬間,一股陌生的氣息,瞬間恍如實質般籠罩全常

星門!

所有人又是震駭,又是好奇地注視著星門,星門會出現的是什麼?

一隻腳從天空中的星門中伸出來。

是個人!

大家精神一振,就連目不視物的盲弦老人,也歪著頭,雙耳微微顫動,顯然在仔細傾聽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鶴的一隻腳跨過星門。

他的心情激動無比,終於快要見到自己的目標了!這麼久的四下打聽,和大海撈針沒什麼兩樣,結果也是沒有意外的一無所獲。

不過,鶴沒有想到的是,對方竟然得到天青丹鶴!

那可是失傳多年,天鶴座三大白銀寶器之一。每個星座的星辰秘寶,都是一個龐大的系列,它們的數目眾多,以青銅、白銀、黃金來劃分。

但是其中,會有一些特殊的存在,比如寶器,比如具裝。

所謂寶器,便是指此星座中每一階秘寶中的精品秘寶。這些精品秘寶,威力比起同階普通秘寶,威力要強大得多。

而具裝,則同樣非常特殊,泛著能夠籠罩全身的鎧甲類秘寶。具裝的成形,遠比其他秘寶要艱難得多,因此它的威力,也要比一般秘寶強得多。

天青丹鶴是天鶴座的白銀寶器,亦是整個天鶴座最強大的秘寶之一。天鶴座只是個小星座,唯一一件黃金秘寶,便是鶴劍。三大白銀寶器,自然是整個天鶴座秘寶的頂尖存在。

若不是天青丹鶴,鶴劍也不會感應如此強烈。

能夠激活天青丹鶴,必需在鶴身勁上有極深的造詣,這才是為什麼鶴會毫不猶豫利用鶴劍的力量,開啟星門。

當鶴跨出星門,他表情凝固。

這視野有點不太對勁,好像有點高礙…

等等!

他陡然反應過來,臉色大變,自己在高空,很高的高空!

他就像一塊石頭般,迅速往下墜,強勁的氣流吹得他幾乎睜不開眼睛。

不過,他沒有半點驚慌,很快平靜下來,在快接近地面的時候,手扶腰間的鶴劍,清喝一聲:「雪鶴翅1

他背上驀地多了一雙雪白的鶴翅,墜勢陡然一滯。

轟!

他單膝微蹲,雙腿重重落在地面,落地的瞬間,身形紋絲不動,圓形氣浪轟然向周圍橫掃。

氣浪中間,白衣勝雪的鶴,纖塵不染。

一片鴉雀無聲中,鶴的目光,緩緩在眾人身上掃過。

他的目光,最終落在唐天身上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對從天而降的鶴,看都沒看一眼,他還沉浸在鬼爪消失的悲傷之中,剛剛嚎啕大哭的他坐在地上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嗚嗚地抽動。

哭完了的唐天,開始恢復勇氣。

「鬼爪,嗚嗚嗚……」

「我一定會加油1

「神一樣的少年,一定會加油的1

唐天自言自語,聲音越來越大,語氣也越來越堅定。

不哭了,神一樣的少年怎麼可以流眼淚呢,真丟人!

唐天抹了把眼淚,他的眼睛重新恢復堅定,正準備爬起來。忽然,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他視野。

唐天一愣,他連忙又抹了一把眼睛,眼前的人影更加清晰了。

唐天呆了一呆,脫口而出:「小旭旭,快來看啊,你雙胞胎兄弟1

天空虎湊了過來,兵大驚小叫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:「哎呀,還真有點像啊1

啪嗒啪嗒,一陣碎步聲在眾人身後響起,卻是火烈鳥馱著昏迷的凌旭跑了過來。

唐天大驚失色,一下子跳了起來:「小旭旭1

凌旭雙目緊閉,身體蜷縮成一團,微微顫抖。

魔笛開口道:「他中了心魔。」

「心魔?」唐天驀地抬頭。

「嗯。」魔笛溫和的聲音帶著一絲肅然:「音武者最常用的手段,便是喚醒心魔。音樂天生便有感染人心的能力,而音武者更勝一籌,他們能夠喚醒人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心魔。心魔幾乎每個人都有,有的是執念,有的是情感,形形色色。平時人們都會處在冷靜理智的狀態,心魔往往被壓制。但壓制卻不代表能夠消滅,心魔很難消滅。一旦心魔覺醒,若是不能從中掙脫,那就相當危險1

唐天忽然想起上次和魔笛交手的時候情景,恍然大悟:「難道上次你用的也是心魔?」

「沒錯。」魔笛眼中閃過一絲異色,點頭道:「不過,似乎對你沒有效。」

魔笛還有一些話沒有說出來,心魔不是對唐天沒有效,唐天當時已經陷入心魔之中。但是讓魔笛沒有想到的是,唐天的心魔,和所有人都不一樣。

每個人的心魔,都必然是陰晦、暴戾、兇惡等等,這也是為什麼心魔如此可怕。

可是唐天的心魔卻非常奇怪,他的心魔也有悲傷、寂寞,但是卻像他一樣,充滿陽光。

唐天不是自己掙脫心魔,而是他的心魔,本身就在不斷地消除那些負面的情緒。

好奇怪的心魔,好奇怪的少年!

魔笛若有所思。

若是在平時,唐天肯定會很臭屁得意洋洋地贊自我讚美幾聲,但是此時,他卻一臉焦急:「有什麼辦法能幫助小旭旭嗎?」

「沒有1魔笛很乾脆地搖頭:「每個人的心魔,只有每個人自己,才能掙扎出來。」

「那個可惡的二胡老頭1唐天怒氣勃發:「下次要被我撞上,我一定要把他打得滿地找牙1

不過,遠處的斷崖,空無一人,盲弦老人已經離開。

隨即他對昏迷不醒的凌旭舞動拳頭,大聲道:「小旭旭!一定要勇敢啊!什麼心魔,那都是狗屁胡說,統統把他們打倒!用一本正經刺……」

忽然,一個溫潤有禮貌的聲音插了進來:「您好,請問,您是修鍊了鶴身勁嗎?」

「啊1唐天反應過來,他轉過臉,看著鶴,好奇地問:「你是小旭旭的哥哥,還是弟弟?」

在他看來,兩人簡直太像了。

同樣的銀髮披肩,同樣的白衣勝雪,同樣的娘炮!

唐天的字典里,沒有英俊這兩個字,就算有,那也只能是給他自己用的。

只有神一樣的少年,才有資格有英俊帥氣這樣的字眼啊,其他人,統統都是娘炮!

鶴瞥了一眼昏迷中的凌旭,眼中閃過一絲意外,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和自己裝扮如此相像的傢伙。

但他很快收回目光,面對唐天,搖頭道:「很抱歉,我和他沒有關係。請問,您是修鍊了鶴身勁嗎?」

「咦,你想幹嘛?」唐天一臉警惕地看著鶴。

「我是鶴派弟子,您可以稱呼我鶴。」鶴依然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,十分有禮貌道。

「啊,你是鶴派弟子1唐天一愣之下,旋即兩眼放光:「你有沒有六階的鶴氣訣魂將卡?七階的呢?」

鶴歉意地搖頭:「很抱歉,敝派沒落已久,六階和六階以上的鶴氣訣,已經失傳了。」

唐天頓時大失所望,嘟囔道:「那你有什麼用?」

我有什麼用……

鶴表情一滯。

唐天揮了揮手,大大咧咧道:「好吧,你來找我什麼事?」

鶴回過神,連忙認真一躬,誠懇道:「敝派的鶴身勁已經失傳,我想從閣下這裡,找回敝派的真傳!請閣下一定成全1

「你們連鶴身勁都不會?」唐天一愣,心中更加失望,他領悟鶴身勁已經是很早以前的事。他從來沒覺得鶴身勁是什麼高級貨,沒想到,偌大的鶴派,竟然連鶴身勁都不會,唐天一下子意興闌珊了。

連鶴身勁都不會的鶴派,哪還會有什麼高級貨?

這幫鶴派弟子真是不爭氣!

心中不爽的唐天瞪了一眼鶴,怎麼看怎麼不順眼。這傢伙竟然長得和凌旭一樣娘炮,娘炮什麼的,最不討人喜歡了。

唐天腹誹不斷,神情散漫道:「鶴身勁教你也不是不行,但這是我辛辛苦苦領悟出來的,你拿什麼東西來換?」

「您請說1鶴正色肅容道:「只要鶴擁有,或者能做到,絕沒有問題1

看上去,是個肥羊啊!唐天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。

看上去,是個菜鳥啊!天空虎里的兵,那張撲克臉,也一下子舒展開來。

「呵呵1

「嘿嘿1

心念想通的唐天和兵,十分默契地同時發出純良無害的笑聲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感謝彩虹糖的夢,加一個三更!!

PS:今晚還有一更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