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一十四節綻放吧,鬼王火流螢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930字

光門後,鬼爪變得淡薄的身形飄浮在空中。

他怔怔地看著,看著唐天怒吼,看著唐天的火鐮手套,看著唐天手中的耀眼熾目的光團,看著唐天就像撲火的飛蛾,迎面向從天而降的烏光衝殺而去。

耀眼的銀光,從唐天的十指綻放,十點熾目的光團,就像十顆閃亮的星辰。

那是……火鐮鬼爪么……

鬼爪怔怔地看著。

時間彷彿凝固,眼前閃亮的星辰,那些噴涌的火花。比起他摩擦空氣產生的火花,威能強得多,哪怕隔得老遠,他依然能夠感受到唐天手掌上跳動那些火花驚人的氣息。

強……真的要強很多啊……

原來……真力燃燒才是火鐮鬼爪的奧義啊!

這才是真正的火鐮鬼爪啊!

唐天,幹得不錯!

鬼爪的嘴角忽然露出一絲乾澀的笑容,漸漸,笑容有如漣漪般蔓延擴散,直至變成爽朗無比的大笑。

「哈哈哈哈!」

他猛地收聲,枯瘦如鐵的手指啪地緊握成拳,木然的臉龐儘是由衷的喜悅開心,他對著光門,重重道:「唐天,幹得好!」

他如同煥發了新生,滿臉的陰晦和木然消失不見,皺紋舒展開來,佝僂的背也挺直,

少年,我都看見了呢……

神一樣的少年,謝謝你!

少年,真的很感謝你呢……

鬼爪枯瘦的臉龐,露出溫暖的笑容,所有的心結和執念,全都消失不見。他心裡只有無以倫比的滿足和前所未有的釋然。

少年,以後我不能和你並肩作戰了。

但是請不要悲傷,我這殘缺的魂魄,已經無比的滿足啊。

少年,謝謝你,真的很感謝你。

請收我最後的禮物。

雖然我的武魂已經黯淡無光,雖然我的執念已消,雖然我馬上就要消散成霧氣和風,雖然我得到徹底的解脫要重新進入生命的輪迴。

但是少年,在沒有消散前,請接受我最後一絲力量吧。

在唐天的怒吼聲中,在火鐮手套亮起的耀眼光芒中,在火鴉鍘刀令人可怖的顫動中,鬼爪平靜地走到光門背後。

光門背後,一張張金色的卡片,排列整齊。

閃拳、小崩拳、譚腿、漩渦散手……

唐天每修習一種武技,領悟殺招,這種武技便化在光門背面,化作一張金色的卡片。如今,整個光門後的卡片,數目不少。

但是唯一令人遺憾的是,這些武技,沒有一種頂尖的武技。

鬼爪的目光,落在剛剛浮現的卡片。兵說起過光門,光門背面以前是武技牆,整個兵團的武技,全都在上面。但是現在,這些武技全都消失了。這也是為什麼,他想教唐天武技,都沒有辦法,而只能開展科目修鍊。

兵還說起過光門的另一個作用,推衍武技。

當年的武技牆上布滿武技,武技卡之間的融合,形成許多全新的武技。但是這種融合,需要有武魂來介入。

看著光門背後的武技牆,鬼爪揚起手指,摸上那張的卡片。

鬼爪稀薄的身影,亮起濛濛光芒,光芒順著他的指尖,沒入那張中。

光芒中,鬼爪的身影,迅速地變淡,變得更加稀薄。

鬼爪臉上忽然露出一絲不舍,他驀地大喝:「神一樣的少年,一定要加油啊!」

鬼爪的身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,直至虛無。

光門後,空無一人。

武技牆上的卡片,多了一層淡淡的光芒。

「神一樣的少年,一定要加油啊!」

裊裊餘音,在空中飄蕩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瞪大眼睛,風聲在耳邊呼嘯,他的眼中,只有那道從天而降的火鴉鍘刀!

洶湧真力在指尖肆意燃燒,體內的鶴真力鼓盪到極致,垂在身側的手掌五指虛張。每要手指都包裹著一點熾亮的火紅光團。

每一顆火紅光團就像一顆紅色星辰,張開的十指,猶如十顆星辰。

真力不斷地湧入光團,不斷地劇烈燃燒。

不行!

還是不夠!

唐天滿臉的猙獰兇狠,瞪大的眼睛裡布滿血絲,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。

一定、一定要讓鬼爪看見!

看見火鐮鬼爪的光芒!

一定啊!

唐天就像野獸一般怒吼,全身真力瘋狂地注入到十指之中,他已經完全不考慮這有可能會對身體造成什麼損傷。

真力,真力,所有的真力!

不夠,不夠,還不夠!

忽然,唐天的瞳孔猛地收縮,體內的真力,竟然在這麼關鍵的時候,點滴不剩!

一怔之後,唐天立即陷入暴怒。

不!

他更加瘋狂地催動鶴氣訣,真力,他需要更多的真力!

但是乾涸的經脈,卻沒有點滴真力。

火鴉鍘刀越來越近,唐天心中的絕望,越來越強烈,他知道自己這一招一定可以打敗對方,但前提是真力足夠!

越多的真力燃燒,這一招的威力就會越強!

唐天死死咬緊嘴唇,他的目光緊緊盯著越來越近的烏刀,臉上沒有半點退縮,他繼續拚命地催動鶴氣訣!

水瓶武櫃一個被人遺忘的角落,一隻青銅小鶴,忽然亮起濛濛光芒。那是唐天在三魂城得到的青銅小鶴。

青銅小鶴化作一道青色的光芒,沒入唐天體內。

唐天如同被箭射中,身體一僵,瞳孔驟然擴張,這是……

排山倒海的真力,毫無徵兆從丹田爆發。猶如奔騰的洪水,摧枯拉朽般,沿著他體內的經脈,呼嘯前進。

經脈就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