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一十三節火鐮鬼爪的光芒【第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手上,用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同。 尤其是唐天剛剛悟出的那種閃亮的手套,和鬼爪的火鐮鬼爪,已經有明顯的區別。 郭冬不會覺得詫異,這才是正常。對於一般的武者,修鍊同一種武技,或許會非常相近,但...

唐天喘著粗氣,瞪大眼睛,狠狠地盯著郭冬。他雙手自然垂在身側,十根手指就像十根煙花一般,不斷冒著耀眼的火花。

郭冬不能置信地看著唐天冒著火花的十指。

這傢伙……竟然……竟然攻破了火網……

不可能!

這不可能!

郭冬幾乎失聲驚呼,剛剛的交鋒,他已經把唐天的實力摸了一遍。以唐天的實力,絕對不可能攻破自己的火網。

這傢伙……怎麼做到的!

唐天喘著粗氣,體內的真力,滾燙無比。紅著眼睛,他就像憤怒的公牛,盯著郭冬。

鬼爪,火鐮鬼爪一定能打敗他們!

唐天腦海中只有這一個念頭,冒著火花的十指他渾然未覺。滾燙的鶴真力,注入到他的十根手指,不斷地滋生著火花。

噴涌的火花,緩緩收斂、凝實,轉眼前,一層細密的火花,組成一張火花細網,籠罩著唐天的手掌。

閃亮的火花手套,美麗得令人窒息。

火鐮鬼爪,這是屬於自己的火鐮鬼爪!

唐天喘著粗氣,剛才拚命攻擊火網的時候,體內的真力運行突破了一個臨界值,鶴身勁便生出奇妙的反應,細碎的鶴真力噴涌而出,在火鐮鬼爪的路線催動下,形成無數火花。

唐天發現這些由真力燃燒而成的火花,威力比起摩擦空氣產生的火花,要強得多。

但是真力燃燒,對真力的消耗太大,唐天控制真力燃燒的速度,形成這麼一個火花手套。

以後這一招,就叫!

唐天體內的鶴身勁,奔流不息,彷彿有一隻雄壯的白鶴,在不斷扇動翅膀,澎湃的真力激蕩不休。

耀眼的火花手套,閃爍不定。

唐天的心中,浮現鬼爪落寞的枯瘦佝僂背影。那人把自己一生的驕傲、榮耀和對生命所有的熱忱,都寄托在這門武技上的男人!

那個未曾把這門武技完善到讓自己滿意而連死都不甘心的男人!

鬼爪,不要灰心!

唐天在心裡大聲地喊,不知為何,他覺得很難過。在他心中,鬼爪亦師亦友,就像自己的親人,而並不僅僅只是一名魂將。

唐天知道,說什麼等階下降、元氣未恢復、武魂殘缺不齊,對於鬼爪來說,並沒有任何意義。這個驕傲冷漠的男人,無法容忍任何失敗。

可是……一旦失去希望,本來就殘缺不齊的武魂,就會面臨消亡,徹底的消亡。

唐天不願意鬼爪消亡,一點也不願意啊!

鬼爪,就讓我來證明火鐮鬼爪的強大吧!

無論如何……

鬼爪,一定不要失去希望啊!

唐天的心倏地平靜下來,通紅的眼睛恢復冷靜,那冰冷的光芒,滲著駭人的鋒芒。

他直視郭冬,挺直腰板,開始有條不紊地穿戴著鐮血貓刃。平日里修鍊,唐天都是徒手,沒有穿戴任何爪具。

但是此時,他取出了鐮血貓刃。

郭冬瞳孔一縮,沉聲道:「鐮血貓刃!天貓座的白銀寶器1

他旋即輕笑一聲:「此劍名為凜火鴉劍,烏鴉座白銀寶器。寶器對寶器,公平得很1

唐天一言不發,火鐮手套重新浮現在鐮血貓刃上。

錚!

一聲輕鳴,爪刃交錯銳音,猶如黑夜中野貓眼瞳睜開露出的那一絲血色暗紅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郭宇獃獃地看著面前毫髮未傷的天空虎。

剛才自己的那一劍,竟然被眼前的機關武者,擋了下來!

兵看著郭宇,心情複雜。剛才郭宇那驚艷無比的一斬,便是他,也覺得驚艷,但是他沒有想到,那一劍,竟然直接打得鬼爪身形消失。

他知道,這對鬼爪的打擊之大,是超乎想象的。

鬼爪的武魂殘缺不齊,按理說,殘缺如此嚴重的武魂,是根本不可能顯形的。但是鬼爪的武魂中,有強烈的執念和不甘,才讓他重新幻化成形。

如此嚴重的打擊,鬼爪能不能恢復過來,他亦不確定。

兵心中殺機瀰漫。他知道鬼爪素來驕傲,所以兵也從來不會插手鬼爪的戰鬥。

但是……

為什麼會有自己戰友陣亡的感覺?

兵低垂眼睛,天空虎展開藍色翎翅。

他驟然發動。

呼!

郭宇只覺眼前一花,天空虎瞬間衝到他面前,頓時心中駭然,好快!

想也不想,怒吼一手,手中透明長劍籠罩著暗紅火焰,一劍盪去!

一道暗紅色的火芒,攔腰朝天空虎斬去。

雙方距離太近,這一斬,天空虎根本無法躲避,挨了個結結實實。

郭宇心中大喜。

忽然,背後的風聲,讓他臉上的笑容驟然凝固,幾乎同時,面前被斬中的天空虎漸漸淡了下去。

不好!殘影!

郭宇顧不得細想,猛地朝前撲去。

呼!

拳風擦著他的後腦掃過,他的後腦一麻,心中更是駭然。

沒有等他起身,連環攻擊接踵而至。

頓時郭宇有如突然置身狂風暴雨之中,四面八方都是敵人的攻擊,根本喘不過氣來。

好強!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和郭冬戰況極其激烈。

穿戴了鐮血貓刃之後,火鐮手套威力暴漲。鐮血貓刃果然不愧是天貓座白銀寶器,自帶血鐮效果,每一爪必然都有血鐮。

火鐮和血鐮交織在一起,唐天每一爪,聲勢都駭然至極。

郭冬也不示弱,凜火鴉劍上自帶的凜火,陰損詭異,讓人防不勝防,而他在火鴉劍上的造詣極深,舉手投足間的威力,都相當驚人。

若以實力論,哪怕唐天剛剛領悟了火鐮手套,也無法和天路榜排名9928名的郭冬抗衡,但是再加上孔雀白銀具裝和兩種血脈的威能,唐天竟然硬生生擋住郭冬的攻擊。

郭冬心中的震撼,是何等強烈。

唐天一身裝備,看得他直流口水。他簡直想不明白,唐天從哪裡弄來這麼多的寶貝。想到自己花費那麼多的力氣,才得到一把凜火鴉劍。再看看唐天,鐮血貓刃是天貓座寶器,更讓他覺得無法想象的是那一身銀色具裝。

具裝,一種被稱為秘寶中的秘寶,比起寶器,它亦毫不遜色。

白銀具裝!

這一身堪稱豪華的裝備,郭冬不眼紅是不可能的。

郭冬自然能看得出來,唐天和鬼爪用的是同一種武技。不過,同一種武技在不同的人手上,用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同。

尤其是唐天剛剛悟出的那種閃亮的手套,和鬼爪的火鐮鬼爪,已經有明顯的區別。

郭冬不會覺得詫異,這才是正常。對於一般的武者,修鍊同一種武技,或許會非常相近,但是對於真正的高手,同一種武技,理解和詮釋,都會截然不同。

他把火鴉劍傳授給郭宇,而郭宇的領悟出的,和他就完全不同。

火鐮手套,說明唐天對於火鐮鬼爪,已經有自己的領悟。

但儘管如此,他還是很快壓制信唐天,而且是全面壓制。郭冬的真力達到七階,面對剛剛突破六階不久的唐天有著絕對的優勢。他在劍法上浸淫數十年,比起唐天在爪功上的造詣,要深厚得多。

他壓制唐天,並不奇怪。

讓他真正感到詫異的是,從劍端傳來的反抗力量,正在不斷地變強!

這種變強的幅度並不大,但是在一場戰鬥發生,在郭冬豐富的戰鬥生涯中,從未見過。

這傢伙……在進步!

郭冬心中駭然,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怪胎,能夠在一場戰鬥中,如此迅猛地進步!

真是可怕的……傢伙!

郭冬深吸一口氣,他已經不確定,繼續壓制下去,能不能把唐天壓垮。

唐天零星的反擊,開始讓他覺得危險。

速戰速決!

這個念頭一冒出來,便無法遏制地佔據了他的腦海。

那就速戰速決吧!

郭冬亦是果決之人,一旦下定決心,便不再猶豫,手中的凜火鴉劍驀地火焰暴漲,陡然竄起的凜火,就像張開翅膀的火鴉,卻又奇寒無比。

郭冬神色肅穆,手腕一抖,呼,凜火脫劍直飛衝天,有如火鴉展翅!

郭冬劍身隨即下壓,直指唐天,口中低喝:「殺1

凜火在天空劃出一道弧線,倏地俯衝,凜火獵獵,火光中,一隻黑色紅眼火鴉若隱若現,紅色冰冷的眸子,冰冷得令人心悸,張開的翅膀,泛著冰冷的鋒芒,如同黑色的鍘刀!

火鴉劊子手震懾群雄的最強殺招

——!

天空彷彿一下子暗了下來。

嗡!

懾人心魄的低沉顫音遍布全場,就連魔笛的笛聲,也被壓制。腳下地面在劇烈地顫抖,可怖的無形波動從火鴉鍘刀散逸開來。

所有人不禁駭人抬頭,看著從天而降的那道可怖烏光!

唐天也抬起頭,揚著臉龐。

但是他的臉上,沒有半點畏懼。

他的眼睛,亮得彷彿能直刺進人心中。

他手中的鐮血貓刃不被人察覺地輕顫,像夜貓無聲呲嘴,饑渴難耐。

終於要來了嗎……

唐天仰起的臉龐堅硬得像岩石,眉間的桀驁帶著瘋狂。洶湧真力,毫無保留從指尖噴涌而出,瞬間如同亮起一個個小小的火花噴泉。

熾目的光芒在十指醞釀、彙集!

無聲吶喊在唐天心中激蕩。

鬼爪,你一定要看見啊!

一定要看見!

看見,火鐮鬼爪的光芒!

那是你從沒有放棄過的驕傲啊!

怒吼一聲,眼睛通紅的唐天面目猙獰,悍不畏死迎著那道窒息的烏光,猱身而上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