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一十節火鴉凜冬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724字

凌旭的舉動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。

整個戰場,都被凌旭的這個行為打亂。石砂獸王怒吼一聲,便要撲向凌旭,但是謝清立即明白凌旭的意圖,手中長劍劍鳴驟響,劍光暴漲,死死纏住石砂獸王。

轟然的爆音,瞬間響徹全場,氣浪比剛才強烈數倍,如同風暴般橫掃。

周圍的石砂獸被氣浪的餘波掃中,都有如被一把重錘擊中,萎頓倒地,迅速化作一灘泥沙。

凌旭就像一道紅銀交織的刀,划過豆腐。

全力狂奔的火烈鳥,猶如一團狂野怒放的火焰風,而它身上的凌旭,卻有如同火焰上冰冷鋒利的刀鋒。

那些體形龐大的石砂獸,在他們面前,脆弱猶如紙糊。

紅銀流光,筆直如刀!

忽然,凌旭劇烈抖動的視野,露出幾個身形,他瞳孔驀地一縮。

找到你們了!

十幾米的斷崖上,那個坐在輪椅上的老者,空洞的眼眶,還有嘴角露出的玩味笑容。

「火烈鳥,上!」

凌旭的怒吼,在風中回蕩。

火烈鳥眼中亮起一抹光華,原本就如同風一般的速度,驟然再度提升,鳥背上的凌旭只覺得眼中飛快倒退的景色,變成模糊不清的線條。

迎面的風,驟然變得充滿壓迫感,令人窒息。耳邊的呼嘯聲,轟隆如雷,他什麼都聽不見。

但是凌旭不僅沒有半點畏懼,反而覺得血脈賁張,戰意熾烈到燃燒的地步!

他能夠看得出,對方的實力比他更強,甚至會強不少。

對方的氣息就像深不可測的寒潭,幽深冰冷,凌旭竟然生出無處下手之感。這麼多年的流浪,摸爬滾打,凌旭的眼光毒辣無比,經驗亦極其老到。什麼人能惹,什麼人不能惹,他很清楚。他脾氣暴躁,但是絕對不會去招惹那些不能招惹的對手,這是他能夠活到現在的原因。

眼前這位盲人老頭,是絕對不能惹的對象,如果是以前,他絕對掉頭便走。

然而,洶湧澎湃戰意充斥他的心。

是啊,你不是他的對手。

可是……

凌旭,你害怕嗎?

你畏懼嗎?

你懦弱不前嗎?

你手中的槍在顫抖嗎?

你心中的意志還那樣堅硬嗎?

你的理想還在閃耀著光輝嗎?

耳畔的轟鳴氣流,如雷電之音,把外面的一切都隔絕開來,卻又讓他心中的聲音,愈發清晰。

彷彿感受到凌旭的意志,身下火烈鳥驀地一聲尖吭,如同刀鋒般的銳音直入雲端,決絕得令人心顫!

火烈鳥,你也在渴望衝鋒嗎?

火烈鳥,你也在渴望戰鬥嗎?

火烈鳥,你也永遠勇敢無畏嗎?

高速奔跑而帶來劇烈抖動的視野是如此模糊,但是凌旭臉上,卻忽然露出洒然的笑容。笑容如陽光,如烈火,少年狂野豪邁,少年堅毅如鐵。

火烈鳥借著沖勢,枯瘦堅硬的鳥爪,五指張張,狠狠扎進泥土,火紅的身影驀地拔地而起,如同一抹肆意的怒焰,帶著銀髮少年,悍然朝崖壁上輪椅上的那個老人撲去。

銀髮狂舞,槍出如龍,厲嘯貫空!

漫天銀光化作一點熾亮刺目的光點,忽倏而至。

天地黯然失色,唯橘瞳澄澈。

那一槍,名叫

——正義本心刺!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沒有注意戰場,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面前的兩個人身上。他能聽到小旭旭的怒吼,但是,他的心神並沒有因之而有任何分神。

戰鬥中的唐天是最可怕的。

他就像老練的獵手,盯著面前的獵物,心中飛快地盤算,尋找下手的機會。

兩名敵人的絕非弱手,但自己兵和鬼爪作幫手,可惜魔笛不在,否則的話勝算更大。不過唐天對此倒沒有太在意。

唐天的目光落在那個臉色蒼白的少年身上,看起來,病少年是個不錯的突破對象。

「大叔,你和鬼爪,幹掉那個小的,大概要多久?」唐天問。

有了天空虎的兵大叔,如虎添翼,實力更進一步。加上的鬼爪,幹掉病少年,應該沒有問題。

現在的問題是,兩人聯手需要多少時間,才能幹掉病少年。

唐天知道自己的實力絕對不如那個看上去得很兇狠的傢伙。兵和鬼爪需要花多少時間幹掉病少年,自己就需要纏住對方多久。

「五分鐘。」兵想了想,道。

他沒有反駁唐天的戰鬥計劃,因為這個計劃看上去還是十分靠譜。以唐天現在的實力,作一名終結者,還是相當困難。但是這傢伙強悍無雙的直覺,讓他成為纏鬥的不二人選。

而且……

想到即將到來的戰鬥,兵心中充滿期待。上次與金剛那一戰,讓他有些意猶未盡。他行伍出身,對戰鬥的熱衷,是普通武者根本無法想像。

而且如今有這樣利器,他的戰鬥慾望更加強烈。

五分鐘……

唐天的目光,牢牢盯著那個披著黑披風的中年人,披風上的火鴉表明了對方的身份。

火鴉劊子手,郭冬,天路榜第9928名!

天路榜上的強者,光想想,就讓唐天充滿興奮。能夠和這樣的強者交手,就能夠知道自己的實力,就能夠知道自己的實力究竟到什麼地步吧!

這是他遇到的第一位上榜的強者。

天路榜,第9928名!

來吧,讓我看看,你究竟有多強!

唐天的戰意沸騰,眼睛升上一抹血色,驀地沖了出去。

唐天衝過來的瞬間,郭冬驀然察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