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零九節火烈鳥,衝鋒!【第二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。 信念! 老師,小旭現在還做不到像您那樣,但小旭一定會追隨您的腳步,努力地走下去! 那個和藹溫和的背影,浮現在凌旭的心頭,溫暖親切的目光,如同照在他的背上。 凌旭,沖...

一處高地。

郭冬注視著遠處混亂的戰場,他的神色漠然,瘦削的下巴布滿堅硬的胡茬,讓人不由想起戰場尖銳的鹿角,充滿了侵略性。

黑色的披風被風吹起,披風上著的暗紅色火鴉,宛如活過來一般。

他身邊,一位少年肅手而立。少年一如郭冬般的穿著,臉色呈現出病態的蒼白,眼睛黑亮,雙手瘦而長。

「來者不善埃」郭冬的聲音就像他披風上的那隻火鴉,冰冷而妖異:「沒想到,石劍峰的秘密,終還是被人察覺了。」

他的輕嘆在風中飄揚。

少年好奇地問:「難道阿叔你早就發現了?」

「我也是無意中知道。」郭冬望向少年的目光,柔和而溫暖。這是他的親侄子,亦是這些年他沉寂在劍村的唯一原因。

他一生未娶,唯一的侄子和他親生兒子沒有半點區別。這些年,忍受著劍村的寂寞,就是為了小宇。

不過,小宇沒有辜負他的期望,在郭冬悉心培養下,小宇的實力,已經和他非常接近。

而小宇,現在才十九歲,便是那些仙武消息上聲名頗著的天才少年,小宇也絲毫不遜色。

「這座石劍峰,這些年我來過無數次,但依然沒有找到那把寶劍。」郭冬重新把目光投向激烈的戰場,輕嘆道:「謝家人好像也不知道寶劍的位置,所以,我很好奇,這次這群人會用什麼辦法來找出寶劍。」

「阿叔,到底是什麼寶劍啊?」郭宇兩顆靈動的眼睛充滿好奇。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郭冬莞爾,旋即恢復冷酷:「但是值得謝家守護七百年的,絕對是一件了不得的寶劍。」

「哦。」郭宇有些失望,不過他馬上想到另外一個疑問:「阿叔,來的是誰呢?好厲害,他居然能夠馭使石砂獸!他要進攻咱們村子,咱們也攔不住埃」

郭冬眼中浮起一抹殺機,下巴的胡茬動了一下,聲音變得肅殺冷酷:「他叫。」

「悲傷的……盲弦……」郭宇睜大眼睛,結結巴巴道,他病態蒼白的臉上,露出驚駭絕倫之色:「盲弦老人,他怎麼來了?」

,天路榜排名第9900名!

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,大家都稱其為盲弦老人。關於他的消息很少,而他殺入天路榜的時間,比郭冬還早。

人們只知道,他從小雙眼皆盲,但是修鍊天賦卻十分出眾,精通音律。直到他一次無意中聽到低沉沙啞的二胡,立即喜歡上這種樂器。

他的弦音,充滿悲傷,令人無法自拔。

他的性情乖張冷酷,殺人如麻。他最著名的事,便是曾經轟動一時的悲傷血夜。當年他路過一個城市,恰巧當地正在舉辦的比武大會,高手雲集。

他不知為何,拉動胡弦。

濃濃的悲傷,籠罩全城,那一晚,有一百零九人自殺而亡,其中包括近二十名實力超過六階的參賽武者。

他極少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之中,戰跡亦罕為人知。但是,他的排名,卻從未跌過天路榜,實力強勁,可見一斑。

「不知道。」郭冬搖頭:「他有他的渠道吧。不過,像這樣的辦法,只有他能做到吧。你以後要小心,音武者的很多手段,都匪夷所思。」

「那我們……」郭宇有些信心不足。

「不用擔心。」郭冬冷酷的臉龐露出一絲笑容:「他的弱點很少有人知道,不過阿叔恰巧是知道的人之一。」

「那郭林他們?」郭宇看了一眼戰場上苦苦掙扎、遍體鱗傷的郭林,忍不住問。

「村子會照顧好他的家人。」郭冬冷冷道。

忽然,他的目光一凝。

郭宇注意到郭冬神色變化,順著郭冬的目光看去,不由驚呼:「那是誰?」

一道火紅和銀白交織的身影,如同一道犀利無匹的槍,刺進石砂獸群之中!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感受著身下火烈鳥澎湃的力量,凌旭心中激動無比。槍法從戰場而來,古代槍法大多都用於徵戰沙場,而非個人比武。

他的槍尖海,歷史悠久,依然保留著大量古槍法的特點。

槍尖海裡面有好幾招,都是需要座騎。可是自從學會之後,凌旭就幾乎沒有使用的機會。他四處流浪,飽一頓餓一頓,餐風宿露,哪有錢去買座騎?

身下的機關獸,製作之精良,絕對是他生平僅見。

沒有半點臃腫,反而精巧得像藝術品,但是力量卻異常的強大,奔跑起來,就像一陣狂野的火風。

風吹在臉龐,在耳邊呼嘯,胸中萬丈豪情!

古代的騎士們,就是這樣端著槍,無所畏懼在號角聲中,向前方的敵人踐踏而去吧!

銀色的長發飄揚,橘紅色的眸子,烈火如燃。

忽然老師那本舊上的文字在他心中流淌,在風聲中,他情不自禁高聲念誦。

「……我發誓善待弱者,我發誓勇敢地對抗強暴,我發誓抗擊一切錯誤,我發誓為手無寸鐵的人戰鬥……」

「……我發誓幫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,我發誓不傷害任何婦人……」

「……我發誓幫助我的兄弟,我發誓真誠地對待我的朋友,我發誓將對所愛至死不渝……」

溫暖的氣息,從心中升騰而起。它就像老師身上的氣味,凌旭一直覺得老師身上有著獨特的味道,而到現在,他終於知道老師的味道是什麼。

信念!

老師,小旭現在還做不到像您那樣,但小旭一定會追隨您的腳步,努力地走下去!

那個和藹溫和的背影,浮現在凌旭的心頭,溫暖親切的目光,如同照在他的背上。

凌旭,衝鋒!

凌旭驀地伏地身體,火烈鳥彷彿感受到他的意志,猛地加速,掠過一道肆意狂野的火紅!

視野的景色劇烈地抖動,凌旭卻不為所動。

幾乎瞬間,凌旭就衝到土牆下。

火烈鳥細瘦的鳥腿一彎,鋒利的鳥爪深深陷進泥土裡。

啪,火烈鳥騰空而起,凌旭眼前的視野驟然開闊,整個戰場盡收眼底,難以言喻的豪情如同烈焰般炙燒他身體的每個部分,他用力地握緊手中銀槍。

所有人都被突然殺出來的凌旭驚得呆祝

天空中的凌旭,如踏烈焰而至,銀髮披散,橫槍睥睨天下,霸氣絕倫!

轟!

火烈鳥重重落在地面,小而纖瘦的身形,落在地面的聲勢卻極為駭人。猶如一記重鼓敲在人們心底,心神俱是一顫。

眼前俱是飛濺揚起的泥土,但是凌旭絲毫不受影響,身形伏低,銀槍端平,舌綻春雷:「殺1

火烈鳥頓時化作一道熾烈狂爆的火影,倏地朝前疾沖。

手腕一抖,借著前沖的力量,槍尖毫不費力地沒入一隻石砂獸體內。火烈鳥沒有半點停留,如同一陣熾烈的火風,從石砂獸身邊掠過。

當凌旭手中的銀槍洞穿第三隻石砂獸,第一隻石砂獸才轟然倒地。

有火烈鳥之後,凌旭發現一切似乎都變得簡單起來,他只需要不斷抽槍、出槍,輕鬆無比。如此高速突進中的準確地刺槍,對於一般的武者來說,或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,但是對於凌旭,卻沒有半點難度。

反而因為高速突進的強大衝擊力,同樣的出槍,威力暴增數倍!

所過之處,石砂獸就像割麥子一樣倒下。

前所未有的酣暢淋漓,讓凌旭體內的戰意徹底點燃。心念一動,高速奔跑的火烈鳥身形一折,朝土牆返身衝殺而去!

火紅和銀色交織的絢麗光影,美麗得令人窒息,也危險得令人窒息!

光影貼著土牆掠過,就像一隻筆,飽蘸著紅銀交織的發光顏料,沿著土牆抹過。

眼前的石砂獸以驚人的頻率出現,凌旭的注意高度集中,手中長槍永遠只有一個動作,刺!

沒有任何花哨,沒有任何多餘動作的刺!

狂野和簡潔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混雜在一起,卻如此危險如此致命!

謝氏村民只覺得一陣火紅的風從身邊掠過,面前的石砂獸轟然倒地。

凌旭幾個起落間,土牆周圍的石砂獸便被清空。

與石砂獸王正在激戰的謝清定下心來,兩位大人終是出手了!凌旭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,比起上次更加驚人。

有凌旭的相助,局勢立即穩定下來。

凌旭所向披靡,來回衝殺幾次,村民們的壓力頓時大減。

而此時,凌旭心中卻升起一個極其大膽的想法。

藏在幕後的那些混蛋,一定就藏在這些石砂獸身後,如果自己洞穿對方的防線,那一定可以逼出對方的身形!

酣暢淋漓痛快無比的衝殺,讓凌旭體內的戰意飆升到極致,他只覺得全身猶如一團火焰包裹,渾然無懼。

目光投向漫無邊際的石砂獸後方,橘紅色的眸子,戰意涌動。

他的左掌輕輕地摩挲著火烈鳥的腦袋。

你叫火烈鳥么?真是不錯的名字啊,那我們一起沖吧!

衝垮它們整條防線!

火烈鳥,衝鋒!

凌旭驀了伏低身形,手中銀槍橫在身後,火紅的長纓垂下,如同一團飄動的紅色怒焰。

火烈鳥同樣身形一低,深陷泥土裡的鳥爪驟然發力。

火紅和銀色交織的光影,再次亮起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