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零八節守心劍鳴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在她身旁,全位盲眼老人,坐在輪椅上,一位中年男子在後面推著輪椅。 老人枯瘦,眼睛雙盲,膝上放著一把老舊的二胡。 「謝村破了嗎?」老人忽然問,他的聲音沙啞乾癟,十分難聽。 枇杷一...

郭林嚇傻了,他到現在,也弄不清楚,為什麼這些謝氏劍村的人這麼悍不畏死。

忽然,遠處傳來一聲沙啞低沉的聲音。

所有人一下子安靜下來,郭林心中狂跳,難道是老祖來了?

就在此時,一名村民跌跌撞撞跑來,滿臉恐懼:「石砂獸!石砂獸來了1

話音未落,轟隆轟隆的聲音,由遠而近,地面像篩子一樣顫抖。

還沒有等大家反應過來,便聽到轟地一聲巨響,還未完工的土牆,瞬間四分五裂。幾隻個頭有如小山般的石砂獸,有如摧枯拉朽般,衝進的村子里。

石砂獸像潮水一般,令人頭皮發麻。

謝清的眼睛一下子紅了,嘶聲道:「謝家所有男人斷後!謝婉,帶著其他人,向後山撤1

終於……存在七百年的謝氏劍村,到了結束的一天嗎……

謝清心中莫名悲傷,但他知道此時不是悲傷的時候,他劍指郭林,沉聲道:「你們也一起上,如果你們能活下來,饒你們不死1

郭林臉色慘白,兩腳發白,可是謝清的劍尖指著他的喉嚨,那股逼人的寒意讓他瞬間清醒過來,他臉色變幻,一咬牙:「好1

他心中發狠,若是這次能活下來,謝氏劍村一個都不留。

謝氏劍村,所有能拿得起劍的男人,都紅著眼睛,怒吼返身朝石砂獸潮衝去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看著漫山遍野的石砂獸如同潮水般,湧進謝氏劍村,黑衣女子面具后的臉龐露出駭然之色。在她身旁,全位盲眼老人,坐在輪椅上,一位中年男子在後面推著輪椅。

老人枯瘦,眼睛雙盲,膝上放著一把老舊的二胡。

「謝村破了嗎?」老人忽然問,他的聲音沙啞乾癟,十分難聽。

枇杷一個激靈,連忙回答:「土牆已經破了,石砂獸已經進村了。」

「希望你的消息準確。」老人淡淡道。

黑衣女子的臉色微變,一股無形的壓力,驟然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。她勉強露出笑容:「盲老放心,黑魂馬的消息絕不會出錯。」

如果唐天看到這名黑衣女子,一定會認出來。這名少女就是他和井豪遇到的那位黑魂馬。

「聽說你找到了天琴寶庫?」老人忽然問。

黑衣女子恨恨道:「可惜遇到光明武會的人,泡湯了1

一想起上次的遭遇,她的心情就非常糟糕。她花費了無數精力,才找到天琴寶庫的線索,沒有想到卻是便宜那兩個混蛋!

「光明武會的人?」老人淡淡道:「你想吃獨食,怪不得別人。」

黑衣女子沉默不語,

「放心,如果真的能找到那把劍,那滴血就歸你。」老人淡淡道:「你妹妹能有你這個姐姐,命好。」

黑衣女子嬌軀一震,她的眼睛驀地睜圓,憤怒道:「你查我?」

「我為什麼不查?」老人反問。

黑衣女子啞然,她緊緊地咬住嘴唇,直咬得有些發白。

「為什麼要用石砂獸?」老人無視她的憤怒,徑直問道。

黑衣女子沉默片刻,方道:「石砂獸是土行星魂獸,可以在地下潛行無礙,雖然它們在地下的速度很慢。它們無法靠近的地方,就是寶劍所在的地方。」

她旋即解釋道:「幾百年的時間,寶劍周圍的泥土,會被寶劍的力量改變屬性,石砂獸無法靠近。」

「很巧妙的方法。」老人淡淡贊了一句。

黑衣女子咬著嘴唇,忽然道:「這裡是郭冬的地盤。」

「我知道他。」老人點頭,空洞的眼眶,像一片虛無,沙啞難聽的聲音,就像在虛無中飄蕩:「火鴉劊子手。呵呵。」

他忽然發出兩聲怪異的「呵呵」,讓黑衣女子嚇一跳。

黑衣女子不敢多說,面前這位老人,性情變化無常,可是真正的殺人不眨眼的魔頭。而且對方還調查了她,這也令她更加忌憚。

老人忽然發出一聲輕咦。

空洞的眼眶,投向謝氏劍村的方向。黑衣女子注意到老人的異樣,也連忙順著老人的目光望了過去。她今天剛剛抵達,老人雖然沒有明說,但她聽得出來,上次的行動並不順利。

一道矯健的身影,在石砂獸之中穿梭,每一劍必然伴隨著一隻石砂獸倒下。

劍聲輕鳴哪怕隔得如此之遠,亦能夠清晰無礙地聽到。

老人側耳傾聽,一直沒有什麼表情的臉上,露出讚歎之色:「真是美妙的劍吟!若是給他時間,前途不可限量。」

「你會給他時間?」黑衣女子反問。

老人搖頭,卻是很乾脆回答:「不會。」

他自顧自道:「上次遇到兩個也很出色的年輕人,這次居然沒有出現,真是奇怪。」

他像是感慨,又像是嘆息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謝清劍出如風,劍鳴之聲,如細潮不絕於耳。

忽然,叮,一隻鐵拳,擋住他的劍。

謝清瞳孔一縮,石砂獸王!這就是那天與唐天苦戰的那隻石砂獸王!剛剛突破的謝清夷然不懼,手腕一抖,長劍帶著嗡鳴之聲,一劍刺出!

石砂獸王褐色眼睛閃過一抹光芒,金屬拳頭挾著澎湃的土行真力,朝謝清轟至。

劍拳相交瞬間,一股無形波動,驟然爆發!

氣浪如同風暴,向四周轟然席拳。

那些有如小山般的石砂獸,被這股氣浪掃到,也個個東倒西歪。

石砂獸王靈智頗高,見前幾天還是自己手下敗將的謝清,竟然今天和自己平分秋分,頓時大怒,凶性大發。

怒吼連連,朝謝清撲去。

謝清凝神以待,手中的長劍,連續地顫動,劍鳴之音,不絕於耳。

土行真力和守心劍之間每一記碰撞,都有無數勁氣激蕩。

轟轟轟!

一道道圓形氣浪,以他們以為中心,不斷地閃現。

一場場勁氣形成的風暴,一遍遍橫掃戰常

兩道不斷碰撞的身影吸引整個戰場的目光,他們勢均力敵,旗鼓相當。但是戰場的天平,卻在迅速地向石砂獸這邊傾斜。謝氏劍村村民的力量,根本無法阻擋如同潮水一般的石砂獸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天馬銀車內,唐天一把拉住正準備衝出去的凌旭。

他們都從修鍊狀態被驚動。

「放開我1凌旭怒目而視:「你這個冷血的傢伙,你怎麼可以眼睜睜地看他們被石砂獸殺死?」

唐天翻了個白眼,就像在看白痴一樣看著凌旭:「你難道看不出來這群石砂獸後面有人嗎?」

「那我們眼睜睜地看著村民去死?」凌旭毫不客氣地反擊。

「當然不是1唐天一臉正義凜然道:「只要你一個人,就能夠幫他們穩住局勢!我在後面伺機而動,把這群石砂獸後面的混蛋揪出來。」

「那你拉住我幹嘛?」凌旭瞪大眼睛。

「聽說古代的槍法,都有專門配合座騎的,你會不會?」唐天問。

「咦,你怎麼知道?」凌旭有些驚訝,隨即道:「座騎沒你想的那麼簡單,而且那玩意很貴,玩不起。」

「嘿,對於神一樣的少年來說,座騎簡直就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問題。」唐天在凌旭狐疑的目光中,取出火烈鳥,很大方道:「送給你了1

凌旭一愣,但是他的目光立即被火烈鳥牢牢吸引。

唐天不識貨,他是識貨的。

「你今天生病了?」凌旭有些懷疑地看著唐天:「還是又在打什麼壞主意?」

唐天一臉無辜:「我是那種人嗎?」

「是1凌旭很肯定道。

唐天怒目而視:「那我就收回了1

凌旭哈哈一笑,翻身而上,催動火烈鳥,如同一陣旋風,衝出廂車。

兵忽然出現在唐天身邊:「你怎麼會想到座騎的?」

唐天一臉得意道:「神一樣的少年火眼金睛!你這樣的腦袋,是無法理解的1

兵:「……」

唐天在上次戰鬥中,就注意到凌旭的戰鬥方式。唐天的直覺敏銳無比,他察覺到凌旭的攻擊節奏,有一些遲滯。按理說,以小旭旭的實力,這樣的遲滯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。後來唐天才意識到,凌旭在那天用的槍法,和平時有著細微的區別。

細細推敲,唐天就意識到,凌旭這種攻擊方式的不連貫,就是因為缺少座騎。唐天第一時間想到由青銅機械鴕鳥改進而成的火烈鳥。

現在有天馬銀車,火烈鳥在他手上閑置,所以他今天才有這麼一問。

不過,這個問題很快被他拋到腦後,他有些疑惑地問兵:「大叔,你說指揮石砂獸的,會是什麼人?」

「很厲害的傢伙。」兵的撲克臉一臉深沉:「摸過去就知道了,他們肯定不會很遠。」

唐天躍躍欲試,信心爆棚:「這樣高難度的事情,只有交給神一樣的少年,才有可能完成啊1

說罷,他便從天馬銀車跳下來,從村子後面,悄悄溜出去。

為了避開石砂獸群,唐天從村子后出來,繞了一個大圈子裡,朝石砂獸群後方摸去。

沒過多久,忽然,幾個身影,映入他的視野。

唐天精神一振。

這些人就是罪魁禍首!

他心中殺機涌動,悄無聲息地摸過去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