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零六節劍令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622字

可憐的唐天沒有力氣找凌旭的麻煩,他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,才緩過勁來。這深深提醒了他,以他現在的真力,如此沒有節制地催動火鐮鬼爪,他的身體還吃不消。

他這才想起來,鬼爪看上去枯瘦的身體,卻蘊含著驚人的力量。

當唐天從床上爬起來,走出房間,看著一片狼籍的劍村,不由有些默然。

村後的孤峰聳立,投下影子,讓劍村彷彿籠罩一層悲傷。

距離那場驚心動魄的戰鬥,已經三天過去,但是對於劍村來說,這並沒有意味著結束。許多的房屋門口都掛著黑紗,唐天知道,那代表著這家人有人死亡。

人們的臉上,還殘留著悲傷,但是此時,大家卻顧不上悲傷,而是拚命地幹活。保護劍村的土牆有許多地方倒塌,村民們需要儘快地加固土牆,在下次石砂獸來的時候,才能夠有所依靠。

當唐天找到謝清時,他正赤著上身,扛著巨木,不斷地夯實土牆。

唐天的到來,讓村民一陣騷動,很快有人向謝清報告。謝清連忙跳了下來,有些不好意思道:「大人,您怎麼到這來了?這裡太髒亂了……」

「呃,我不是什麼大人,叫我阿天就好了。」唐天有些汗顏,他旋即好奇道:「你們建土牆,是為了抵抗石砂獸嗎?」

「不是。」謝清有些苦笑:「平時石砂獸幾乎從來不會攻擊村子,它們很笨的。土牆只為了防止一些野獸。」

「那這次?」唐天有些意外。

「是那隻石砂獸王。」謝清布滿風霜的臉龐,充滿擔憂:「石砂獸王十分少見,沒想到,這裡竟然會有一隻。沒有獸王,石砂獸只是一群蠢物,有了獸王,那就危險了。不過幸虧大人出手,要不然,村子這次凶多吉少了!」

「哈哈!舉手之勞!不必掛懷!」唐天雙手叉腰哈哈大笑謙虛,臉上卻是難抑得意之色。

謝清一巴掌拍了腦門:「對了,大人請跟我來。」

謝清帶著唐天,來到一處倉庫,打開倉庫,感激道:「這些烏鴉金都是上次清理出來,這些都是大人的戰利品。村子太窮了,沒有什麼東西能感謝大人,實在是……」

謝清說到這,老臉漲得通紅。

天路級武者出手一次,起碼幾十萬星幣,這是行情啊……

唐天壓根沒有想到收取報酬,而且他看得出,村子非常貧窮,這裡的房屋都很矮破。他的目光落在倉庫里一小堆金屬上,大感興趣:「這就是烏鴉金?」

烏鴉金是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金屬圓疙瘩,通體深灰,表面有一個個金色斑塊,入手感覺卻是異常的輕。

好輕的金屬!

謝清看唐天的神情,就知道唐天是第一次接觸烏鴉金,便笑著介紹道:「嗯。烏鴉金我們本地人沒什麼用,基本都被商人收購。據說機關師很喜歡,我們一般用來換糧食。這些烏鴉金的品質相當不錯,若是大人有機關師的朋友,或許能有些用。賣的話,不值什麼錢。」

機關師?

唐天第一個便想到賽雷,爽快道:「我正好有個機關師的朋友,那我就全拿去了。」

「本來就是大人的戰利品!」謝清郝然道:「實在是……」

「哈哈,不要在意!」唐天忽然有些好奇道:「你們為什麼不換個地方呢?我看這周圍的地勢很平坦,無險可守,好像也不在交通要道上。你們為什麼不搬到後面上山,我看那座山山勢險峻,易守難攻。」

謝清嘆息一聲:「這說來話長。我們謝氏一族,是守劍人。」

「守劍人?」唐天愣住了,他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。

謝清苦笑:「和大人剛剛提及的後山有關。」

「那座很險峻的山峰嗎?」唐天不禁訝然,那座山峰孤峰高聳,險峻無比,如同一把劍直指天空。

「是。」謝清解釋道:「那座山峰叫石劍峰,祖上一直流傳著,山下鎮壓著一把大有來歷的寶劍。而我謝氏一族的使命,便是看守這把寶劍。」

「聽上去很厲害的樣子!」唐天聽得兩眼放光。

謝清那張歷經風霜的臉,不由露出無奈的笑容:「可實際上,從來沒有人看到有什麼寶劍。我從小就在那座山上尋找寶劍,掘地三尺,也沒有找到半點蛛絲馬跡。祖上也從未有人看到過寶劍,我們都懷疑,流傳下來的這分職責,究竟是真是假。」

「呃,你們就是因為這個,而沒有搬走?」唐天忍不住道。

謝清臉上的笑容更苦了幾分,卻顯然是默認了。

就在此時,忽然一位村民跌跌撞撞闖了進來:「清大哥,不好了!不好了!」

「什麼事情?」謝清目光陡然銳利如劍:「可是石砂獸又來了?」

「不是…不是。」村民跑得太急,有些喘不過氣來,斷斷續續道:「劍令……清大哥你看這劍令……」

「劍令?」謝清目光驟然一凝。

一張銀色劍形的卡片,上面寫著一個「郭」字。

「郭氏劍令!」謝清臉色微變,不禁喃喃自語:「誰又惹了郭冬這個瘟神?」

他朝劍令中注入真力,一束光芒從劍令中投射出來,光芒中,一輛銀色華貴的廂車,一位銀髮少年和一個看上去邋遢無比的少年並肩站在車前。

謝清和那位村民的臉色大變,兩人的目光,不自主地投向唐天。

「咦,這就是我和小旭旭嗎?」唐天指著光束裡面的銀車和小人,兩眼放光,充滿驚喜。

就在此時,忽然一個殺氣四溢兇狠無比的聲音,從劍令中轟然響起。

「有見此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