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零五節武人當如斯【第二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,一碗涼水1 謝婉應了聲,連忙去準備。 風雨中,唐天跌跌撞撞而行,一路還摔了幾個跟頭,身上又是水又是泥。 這才是真正的武者啊! 謝清心中激動莫名。 當唐天衝到涼...

唐天盯著面前石砂獸,神色凝重起來,面前石砂獸王透著一股危險的氣息。

十八倍級的直覺,讓唐天對危險敏銳程度,遠非常人可及。從他落地到現在,普通的石砂獸在他手下猶如切瓜砍菜,沒有一隻石砂獸給他半點危險的氣息。

看上去,是個厲害的傢伙啊!

唐天眼中流露出興奮之色,胸中的戰意愈發熾烈。

能夠和厲害的傢伙交手,總會讓唐天不自主地興奮。

想也不想,唐天腳下發力,身形一矮,猶如離弦之箭,朝石砂獸王撲去。垂在身旁的五指掠過空氣,驀地他的指尖亮起一點猶如燒紅烙印的光芒,光芒急劇提升,啪,一溜火花在唐天的指尖綻放,火花迅速變得熾烈耀眼。

如風的身影,帶起一抹耀眼華麗的火花光帶!

石砂獸王褐色晶瑩的眼睛一抹光芒閃過,揚起右拳。

右拳黝黑的金屬手掌,在唐天的眼中,是如此清晰。唐天的瞳孔不禁一縮,全金屬手掌!

石砂獸王的拳頭,竟然全都金屬化!黑色的金屬手掌布滿星星點點的牛毛金星,看上去像夜停神秘而美麗。

火鐮鬼爪和石砂獸王的拳頭毫無花巧地撞上。

轟!

無數火花驟然從唐天的火鐮鬼爪中爆裂,就像點燃的煙花。而澎湃的土行真力,在石砂獸王的拳頭中驟然暴裂,堅硬的地面就像水波一般,一圈波紋向四周擴散。

唐天的五指一麻,澎湃的土行真力挾著巨大的力量,唐天感覺自己就像和一把重鎚拼了一記。

不過,對方顯然也不好過,唐天十分陰險地在剛猛暴烈的火鐮鬼爪中加了尖銳鋒利的鶴身勁。

本身爪功就擅長攻堅執銳以點破面,這一爪,石砂獸王的身形也不禁一晃。

唐天長嘯一聲,爪影如風,以快打快。

叮叮叮!

就好似燒紅的鐵爪不斷地擊打著重鎚,每一爪都是火花四濺,撞擊聲密集得讓人喘不過氣。

火花籠罩兩人的身影,謝清他們只能看得清楚火花中有兩團影子。

凌旭此時殺到。

唐天剛剛喊他的時候,他正在埋頭修鍊,此時他渾身還是一副大汗淋漓的模樣。凌旭掃了一眼,手中銀槍如毒龍出洞,嘶嘶嘶,長槍破空聲不絕於耳。

凌旭在外流浪的時間很長,戰鬥經驗非常老到,雖然第一次見到石砂獸,但是幾個來回,他便摸清了這些大塊頭的弱點。

他的身形矯健,來去如電,每一槍都從不落空。

槍法本就擅長戰場搏殺,他恍如殺神,所過之處,人仰馬翻。

「好厲害1謝婉看得呆住,她的目光被凌旭牢牢吸引。

槍若流星,紅纓烈火,銀髮披肩,金線白袍。

如此少年!

甫一出現,就把謝婉的目光吸引過去。

凌旭沿著劍村的土牆來回衝殺,幾個來回,搖搖欲墜的土牆頓時壓力頓消。

謝清神色駭然,他的目光,更多的被激戰中的唐天和石砂獸王吸引。一人一獸,激斗正酣,場面極其火爆。

連那些悍不畏死的石砂獸,都紛紛讓開,稍有不慎被圈入戰場,立即粉身碎骨。

唐天打得舒暢至極。

他完全沒有保留,事實上,以他現在在火鐮鬼爪上的造詣,他也無法保留。每一擊必全力以赴,戰鬥節奏快到他完全依靠本能。

但是……真是痛快啊!

唐天恨不得仰天長嘯,他已經記不得磨了多少天的鐵砧,枯燥到極點的修鍊,日復一日。壓抑的戰意,到此時完全爆發。

鬼爪沒有教唐天任何火鐮鬼爪的招式,唐天只懂怎麼和空氣擦出火花。但是唐天並沒有因此而有半點畏首畏尾,反而各種招式,沒頭沒腦地使出來。

他幾乎完全依靠他的直覺,這也令他的出招無跡可循。

暴烈的火花,變得捉摸不定起來。

石砂獸王只覺得壓力陡然增加。

忽然,遠方傳來一聲尖厲的長嘯,嘯音尖銳刺耳,讓唐天心神一個恍惚。面前的石砂獸王眼中亮起幽亮的光芒,猛地抽身疾退,看也不看唐天一眼,便朝遠處飛掠。

轟隆隆!

所有的石砂獸,猶如潮水般退去,留下滿地砂石。

地面在顫抖,聲勢駭人至極。

便是唐天和凌旭,也被如此驚人的聲勢震住,不過兩人都沒有追擊。唐天的目光緊緊盯著那隻石砂獸王,石砂獸王的身影很快便消失不見。

凌旭鬆一口氣,額頭的銀髮,完全被汗水打濕。

他本來體力就沒剩多少,這番拼殺,也累得直喘氣。

「退了1

「石砂獸退了1

……

村民的歡呼轟然爆發,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,在他嘴角綻放。

這種感覺,真好……

忽然,一隻柔荑遞來一塊手帕。

「謝謝你1

女孩的聲音溫柔如水,帶著一絲羞怯。

凌旭有些意外,他抬起頭,一張清秀可人的臉龐映入他的視野。謝婉觸及到凌旭的目光,頓時有些慌亂,手中的手帕往凌旭手上一塞,便轉身跑開了。

凌旭一臉納悶,他看了看雪白的手帕,再看看自己渾身汗水淋漓。

這麼一小塊,擦了也白擦……

凌旭心裡嘀咕了一句,胡亂塞入口袋,他決定呆會還是痛痛快快洗個澡比較乾脆一點。

他的目光撇向唐天,唐天依然注視著石砂獸王離開的方向,好像在出神。

凌旭扛著槍,走到唐天身邊:「喂,在看什麼呢?」

「我的身體動不了……」

唐天的表情就像憋大便一般。剛才打得太投入太忘我,唐天完全沒有半點保留。打的時候不覺得,這一打完,唐天就發現沒有留力的打法,固然痛快,但是對自己的身體還是有一定程度的損傷。

他身上的肌肉,緊繃如鐵,他竟然無法放鬆下來。

他就像雕塑般立在那,一動不動。

凌旭愣了一下,旋即爆笑:「哈哈哈哈1

他拍拍唐天的肩膀,語重心長道:「這裡風景挺不錯的,你好好欣賞欣賞1

「喂喂喂!小旭旭,你怎麼可以這樣1

「喂喂喂!你這個混蛋……」

……

凌旭在唐天破口大罵中十分瀟洒地轉身離開,走出十多丈,攔住正欲上前的謝清,一本正經道:「請不要打擾他,他正在思考很重要的事情。」

謝清聞言,忙不迭地點頭:「好的好的。」

謝清連忙囑咐村民,不要靠近打擾到唐天。

忽然,一陣風吹過,豆大的雨點啪落下,轉眼間,就變成瓢潑大雨。

可憐的唐天,立即變得落湯雞。

「小旭旭,你死定了1

唐天咬牙切齒的咒罵在雨中飄揚。

百丈外的一處涼亭,凌旭一臉微笑地接過謝婉遞上的熱茶,悠然品茗。剛剛洗完熱水澡,換上乾淨衣服,熱茶入喉,說不出的舒服享受。

謝清看了一眼大雨中的那個孤零零的身影,眼中儘是欽佩,由衷道:「唐前輩果然武心堅定,如此暴雨,悟道忘我,實在我輩楷模啊1

雨非常大,天地水茫茫一片,隔了百丈,暴雨中的那個身影,都有些模糊不清。若不是在座都是眼力驚人之輩,都很難看得到。

凌旭肚子都要笑得抽筋,臉上卻強自保持附和:「是啊,他就是這麼一個人。他一心向武,崇尚苦修。你們要給他準備食物的時候,一定要清湯寡水,尤其不能見一點油腥,不能有肉。半個饅頭,一碗涼水,便足矣。」

今天難得打個翻身仗,連凌旭都覺自己超水平發揮了。

這種壞事,不應該是兵做的么?果然近墨者黑礙…

謝清聳然動容:「如此磨礪意志,心志該何等堅毅,如此實力,還能如此自律苦修,太了不起了。」

凌旭一臉悲天憫人:「沒辦法,這就是他選擇的道路啊1

就在此時,忽然謝清婉注意到雨中那個身影一動,不由驚呼:「唐大人動了1

謝清連忙望去,果然,雨中那個孤零零的身影一顫,旋即跌跌撞撞地朝這走來。

撲通,大雨中的唐天摔了一跤。

此時的唐天看上去狼狽落魄,但是在謝清眼中,一個立志苦修胸懷遠大、放棄所有享受的孤獨武者身影,是如此鮮明,如此偉岸!

「武人當如斯1

謝清喃喃自語,他眼中儘是狂熱的崇拜。

他猛地回過神來,連忙吩咐下去:「小妹,快去準備食物!記住,半個饅頭,一碗涼水1

謝婉應了聲,連忙去準備。

風雨中,唐天跌跌撞撞而行,一路還摔了幾個跟頭,身上又是水又是泥。

這才是真正的武者啊!

謝清心中激動莫名。

當唐天衝到涼亭,一屁股坐在一個石凳上,拚命地喘著粗氣。全力催動火鐮鬼爪,持續如此高強度的戰鬥,對現在的唐天來說,還力有未逮。

唐天此時才意識,難怪火鐮鬼爪是七階武技!

他如今身上每根肌肉都在抖,體內經脈也全是暗傷密布,自己得花好幾天的時間,才能完全恢復。

就連臉上的肌肉,都不同程度受傷。

他狠狠地瞪著凌旭,雙目直欲噴火。

但是因為臉部肌肉受傷的緣故,他此時的表情,說不出的呆。

「大人,請用餐。」謝清畢恭畢敬道。

用餐!

唐天精神一振,好,等哥先吃飽,我們再好好算這筆帳!

唐天激動無比把目光投向面前的餐盒,餐盒華美異常,體積很大,謝清恭敬無比地打開盒蓋。

一碗涼水,半個饅頭。

唐天眼睛直了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