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零五節武人當如斯【第二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780字

唐天盯著面前石砂獸,神色凝重起來,面前石砂獸王透著一股危險的氣息。

十八倍級的直覺,讓唐天對危險敏銳程度,遠非常人可及。從他落地到現在,普通的石砂獸在他手下猶如切瓜砍菜,沒有一隻石砂獸給他半點危險的氣息。

看上去,是個厲害的傢伙啊!

唐天眼中流露出興奮之色,胸中的戰意愈發熾烈。

能夠和厲害的傢伙交手,總會讓唐天不自主地興奮。

想也不想,唐天腳下發力,身形一矮,猶如離弦之箭,朝石砂獸王撲去。垂在身旁的五指掠過空氣,驀地他的指尖亮起一點猶如燒紅烙印的光芒,光芒急劇提升,噼啪,一溜火花在唐天的指尖綻放,火花迅速變得熾烈耀眼。

如風的身影,帶起一抹耀眼華麗的火花光帶!

石砂獸王褐色晶瑩的眼睛一抹光芒閃過,揚起右拳。

右拳黝黑的金屬手掌,在唐天的眼中,是如此清晰。唐天的瞳孔不禁一縮,全金屬手掌!

石砂獸王的拳頭,竟然全都金屬化!黑色的金屬手掌布滿星星點點的牛毛金星,看上去像夜晚的星空,神秘而美麗。

火鐮鬼爪和石砂獸王的拳頭毫無花巧地撞上。

轟!

無數火花驟然從唐天的火鐮鬼爪中爆裂,就像點燃的煙花。而澎湃的土行真力,在石砂獸王的拳頭中驟然暴裂,堅硬的地面就像水波一般,一圈波紋向四周擴散。

唐天的五指一麻,澎湃的土行真力挾著巨大的力量,唐天感覺自己就像和一把重錘拼了一記。

不過,對方顯然也不好過,唐天十分陰險地在剛猛暴烈的火鐮鬼爪中加了尖銳鋒利的鶴身勁。

本身爪功就擅長攻堅執銳以點破面,這一爪,石砂獸王的身形也不禁一晃。

唐天長嘯一聲,爪影如風,以快打快。

叮叮叮!

就好似燒紅的鐵爪不斷地擊打著重錘,每一爪都是火花四濺,撞擊聲密集得讓人喘不過氣。

火花籠罩兩人的身影,謝清他們只能看得清楚火花中有兩團影子。

凌旭此時殺到。

唐天剛剛喊他的時候,他正在埋頭修鍊,此時他渾身還是一副大汗淋漓的模樣。凌旭掃了一眼,手中銀槍如毒龍出洞,嘶嘶嘶,長槍破空聲不絕於耳。

凌旭在外流浪的時間很長,戰鬥經驗非常老到,雖然第一次見到石砂獸,但是幾個來回,他便摸清了這些大塊頭的弱點。

他的身形矯健,來去如電,每一槍都從不落空。

槍法本就擅長戰場搏殺,他恍如殺神,所過之處,人仰馬翻。

「好厲害!」謝婉看得呆住,她的目光被凌旭牢牢吸引。

槍若流星,紅纓烈火,銀髮披肩,金線白袍。

如此少年!

甫一出現,就把謝婉的目光吸引過去。

凌旭沿著劍村的土牆來回衝殺,幾個來回,搖搖欲墜的土牆頓時壓力頓消。

謝清神色駭然,他的目光,更多的被激戰中的唐天和石砂獸王吸引。一人一獸,激斗正酣,場面極其火爆。

連那些悍不畏死的石砂獸,都紛紛讓開,稍有不慎被圈入戰場,立即粉身碎骨。

唐天打得舒暢至極。

他完全沒有保留,事實上,以他現在在火鐮鬼爪上的造詣,他也無法保留。每一擊必全力以赴,戰鬥節奏快到他完全依靠本能。

但是……真是痛快啊!

唐天恨不得仰天長嘯,他已經記不得磨了多少天的鐵砧,枯燥到極點的修鍊,日復一日。壓抑的戰意,到此時完全爆發。

鬼爪沒有教唐天任何火鐮鬼爪的招式,唐天只懂怎麼和空氣擦出火花。但是唐天並沒有因此而有半點畏首畏尾,反而各種招式,沒頭沒腦地使出來。

他幾乎完全依靠他的直覺,這也令他的出招無跡可循。

暴烈的火花,變得捉摸不定起來。

石砂獸王只覺得壓力陡然增加。

忽然,遠方傳來一聲尖厲的長嘯,嘯音尖銳刺耳,讓唐天心神一個恍惚。面前的石砂獸王眼中亮起幽亮的光芒,猛地抽身疾退,看也不看唐天一眼,便朝遠處飛掠。

轟隆隆!

所有的石砂獸,猶如潮水般退去,留下滿地砂石。

地面在顫抖,聲勢駭人至極。

便是唐天和凌旭,也被如此驚人的聲勢震住,不過兩人都沒有追擊。唐天的目光緊緊盯著那隻石砂獸王,石砂獸王的身影很快便消失不見。

凌旭鬆一口氣,額頭的銀髮,完全被汗水打濕。

他本來體力就沒剩多少,這番拼殺,也累得直喘氣。

「退了!」

「石砂獸退了!」

……

村民的歡呼轟然爆發,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,在他嘴角綻放。

這種感覺,真好……

忽然,一隻柔荑遞來一塊手帕。

「謝謝你!」

女孩的聲音溫柔如水,帶著一絲羞怯。

凌旭有些意外,他抬起頭,一張清秀可人的臉龐映入他的視野。謝婉觸及到凌旭的目光,頓時有些慌亂,手中的手帕往凌旭手上一塞,便轉身跑開了。

凌旭一臉納悶,他看了看雪白的手帕,再看看自己渾身汗水淋漓。

這麼一小塊,擦了也白擦……

凌旭心裡嘀咕了一句,胡亂塞入口袋,他決定呆會還是痛痛快快洗個澡比較乾脆一點。

他的目光撇向唐天,唐天依然注視著石砂獸王離開的方向,好像在出神。

凌旭扛著槍,走到唐天身邊:「喂,在看什麼呢?」

「我的身體動不了……」

唐天的表情就像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