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九十六節天空虎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540字

唐天就彷彿是一隻小白兔,突然天空下起胡蘿卜雨,他一下子被砸暈了。

生活一下子變得美妙起來。

不過,這並沒有改變他的作息。他在武侯府停留三天,這三天,他也依然投入到修鍊之中。依然是堅持不懈的磨鐵砧,唐天是個死腦筋,一旦做出決定,那他無論如何也要把一萬個鐵砧全都磨穿。

修鍊是枯燥乏味而且辛苦至極的,沒日沒夜,不知飽飢,進入修鍊狀態的唐天,瘋狂無比。

兵忽然對鬼爪道:「讓這傢伙休息一天。」

鬼爪冷冷地看著兵,不為所動。

兵有些傷腦筋,怎麼這幫傢伙個個都是難說話的主?他只好解釋道:「這裡武魂殿可以開啟,我和他去一趟三魂城的基地,別到時賽雷那個瘋女人餓死了,我們還得給她收屍。」

鬼爪盯著兵看了半天,看得兵心裡有些發毛,才冷冰冰開口:「一天。」

「沒問題!一天的時間肯定夠了!」兵連忙拍著胸脯答應下來,鬼爪現在越來越難纏了。這貨簡直就像換了一個人,現在脾氣大得很,動不動就打打殺殺,搞得誰怕他一樣!哼,身為兵團首席教官,不和這樣的小屁屁一般見識。

兵在心裡拚命地自我安慰。

唐天被兵從修鍊中拖了出來,他臉上神情茫然,顯然還沒有回過神來。兵也懶得和他廢話,提著他就往武魂殿里走。

進入熟悉的三魂城,唐天才漸漸回過神來:「咦,武魂殿可以開啟了啊!太好了!我們這是去找賽雷嗎?」

「沒錯!」兵語氣在帶著濃濃的懷疑:「這瘋女人不知道餓死了沒有。」

當兩人進入基地,頓時傻眼了。

基地裡面大換樣,裡面種滿了鮮花,各種青銅噴溉的龍頭,不時地噴洒出水花,澆灌鮮花。青銅甬道,變成一條鮮花甬道。

「這女人瘋了嗎?」兵滿臉怒色,雙目直欲噴火。

這個基地,可是兵團遺留下來的,那些熟悉的場景,代表著他的回憶。而現在這些東西,全都消失不見。

沒多時,兩人便看到了賽雷。

賽雷穿著圍裙,在認真地打理著鮮花。在黑暗中盛開的藍焰花,怒放的花朵就像一朵朵藍色的火焰,美不勝收。

「瘋女人,誰允許你擅自改動這個基地?」兵一看到賽雷,劈頭便怒聲責罵。

賽雷嚇一跳,當抬頭看清兩人,眼中立即閃過濃濃的驚喜。但是很快,憤怒便取代了驚喜,一個箭步沖了過來,手中的澆水壺指著兩人破口大罵:「你們兩個混蛋,跑到哪裡去鬼混了?竟然把我一個女人,丟到這麼一個黑不隆咚的地方,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!」

兵神情一窒。

唐天縮了縮腦袋。

「要不是我自己找點樂子,在這個鬼地方早就悶死了!」賽雷越說越氣:「這裡什麼都沒有,我又不敢回三魂城,怕被別人發現這個基地,嗚嗚嗚……」

賽雷眼淚嘩啦嘩啦流下來。

唐天和兵頓時慌了手腳,唐天朝兵一瞪,無聲地變幻嘴型:「都是你惹的!」

兵也覺得剛才自己的話太過份,便放緩聲音道:「我不是那個意思……」

「那你是什麼意思?」賽雷臉上哭得像大花貓:「我把機關武甲都研究完了,突然發現你們都不在了。這也沒什麼,然後,你們一直沒聲息。我連乾糧都吃完了,嗚嗚嗚……」

兩人頓時更加內疚。

「對不起!」唐天老老實實道歉:「我們不小心到了一個很不穩定的星球,通往這裡的入口打開不了。」

「哼!」賽雷停止哭泣,瞪大又紅又腫的眼睛:「吃的!我餓了!」

唐天連忙手腳亂地掏出乾糧遞了過去。

看著賽雷狼吞虎咽,兩人心中內疚翻倍。把一個小姑娘,餓成這樣,無論是什麼原因,也確實不應該。

賽雷心滿意足的吃完,哼了一聲起身,傲氣十足道:「你們跟我來。」

兩人乖乖地跟在後面。

然後兩人看到極其震驚的一幕,之前擺放一排排機關武甲的地方,如今竟然沒一個都沒有。滿地的零件,看上去就像一個廢品中心。

兵顫聲問:「機關武甲呢?」

賽雷頭也不回道:「都被我拆了。」

無論唐天還是兵,都險些一頭栽在地上。一架南十字兵團的機關武甲,在外面可以賣到兩百萬星幣,而這裡的機關武甲數目之多,起碼上千架,天吶,那是多少星幣?唐天糟糕的算術,根本算不過來,但他知道,那個數字一定很大很大。

「切,小氣鬼。」賽雷不以為然地鄙視了一句,旋即大大喇喇道:「放心,你們沒有虧!用那這些破銅爛鐵,換回一個大師級的機關師!你們賺大了!」

破銅爛鐵……

唐天心中一陣抽痛。

「看吧,我最新的作品!」賽雷驕傲十足地向兩人宣布。

兩人一愣,抬起頭,目光立即被場內安靜而立的一具機關武甲牢牢吸引。

那是一架天藍色的機關武甲。

「我改變了青銅配方,發明一種全新的金屬,我把它叫做天藍晶銅,它的性能比起兵團的青銅更加出色。對於具體機關武甲型號的選擇,我參考的是劍齒虎,在它的基礎上,做了大量的優化。最重要的是,我給它加了一個大腦,記得上次的魂珠吧,它裡面的武魂相當強大,很適合用來做核心。在武技方面,我給它配了三個卡槽,你可以插三張六階武技卡,或者一張七階武技卡。」

賽雷美艷不可方物的臉龐,此時煥發著驚人的光芒,那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