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九十四節鬼爪的回答【第一更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567字

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

恍如雕塑的眾人,耳邊飄蕩著唐天充滿節奏感的呼嚕聲,遠近可聞。場內正中央,唐天仰面沉睡,張大著嘴巴,嘴角流著口水。

夏安像燒焦的雕塑,一動不動,他的胸前,五個貫穿的洞口,可怖至極。他的眼睛睜得老大,氣息全無。

鬼爪神色漠然地站直,灰白的眸子,比往日多了一絲銳利,就像銹跡斑斑的刀,磨去外面層層鐵鏽,露出裡面的崢嶸。

他轉身向唐天走去,撲通,夏安倒地聲在身後傳來。

鬼爪腳步沒有絲毫停留,平靜的臉龐下,內心翻騰不休。

天空下當年的畫面顏色還未褪去……風中昔日的誓言猶在耳畔……你還要努力活著……你還要拼盡一切地戰鬥……

鬼爪,你可願意?

哪怕你殘缺不齊,哪怕你已老鈍暮年,哪怕一切都有如鏡花水月模糊不清遙不可及,哪怕到頭來一場空?

鬼爪,你說,你可願意?

你說……你說啊……你大聲說啊……

對著你記憶中的天空,對著埋藏你的大地,對你自己的那顆已經殘缺不齊沉寂已死的心說

——大聲說!

徐步向唐天而行的鬼爪,胸膛像有團火焰在燃燒,燒得他感覺呼吸有些困難,不,自己怎麼可能會有呼吸?

鬼爪扯了扯僵硬臉龐,不過,這種感覺,真是美好啊!

我還活著……

實實在在的活著……

他驀地站定,捲起的風撞上他的背,轟然四溢,沙啞而僵硬兩個字順著這些激蕩四溢的氣流,決然猶如戰書般,傳給天空傳給大地傳給自己心中的每個角落。

「來吧!」

他沒有理會旁人震撼的目光,他沒有理會風中那裊裊的餘音,激蕩的火焰倏地歸於平靜,他重新邁開步伐。

鬼爪,你的戰爭開始了。

你畏懼嗎?害怕嗎?怯懦嗎?

默然無言,一片死寂中,鬼爪走到唐天身邊,轉身,環顧全場。凜冽的目光是那烈酒灑落刀鋒,猶如當年那般震懾群雄。

他閉上眼睛,低垂目眉,寒刀入鞘。

場內竟然響起一片鬆一口氣的聲音。鬼爪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,那股無形壓力,竟然有如實質般壓得他們每個人心頭都有些喘不過氣來。

武候明候兩位長老,臉色如常,心中卻亦同樣駭然。

大師級武技!

剛才那個枯瘦的老頭,用的絕對是大師級武技。武侯和明侯兩人都是天路級武者,而兩位長老實力更加深不可測,但即使如此,四人竟然沒有一人練成大師級武技。

大師級的武技,天賦和勤奮缺一不可,因此練成大師級武技的人,少之又少。每一個能夠練成大師級武技的人,都是天才中的天才。

「像不像光明武會的火鐮鬼爪?」雲長老壓低聲音問林長老。

林長老先是點頭後來又搖頭:「看上去很像。不過,火鐮鬼爪在光明武會五階爪功中排第三,你覺得這像五階爪功嗎?」

「不像!」雲長老斷然地搖頭:「五階爪功絕不可能有這樣的威力!哪怕鬼爪親至,也絕對不可能把五階武技,用到這地步!」

「嗯,我也覺得不像。」林長老低聲道:「這門爪功起碼六階,我懷疑甚至可能七階,但絕不可能五階,我不相信光明武會會犯這樣的錯誤。」

「那個拿著銅笛的,我總覺得應該在哪來見過,但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。」雲長老眼神不時地瞟向魔笛。

「你不說也罷,一說我好像也有點印象。」林長老的面色凝重:「這麼看來,拿銅笛的魂將,應該也不是無名之輩。」

「那架具機關武甲應該是南十字兵團的青銅武甲,他們竟然能弄到這樣的東西,手段真是通天,背景很深啊。」雲長老心生同感,他忽然覺得問題有些棘手。

黑魂內部的派系多如牛毛,比起光明武會更加誇張,還有很多隱秘的派系,就連黑魂內部的人,往往也弄不清楚。

黑魂魚龍混雜,人員來歷十分複雜,內部的競爭,遠比外部更加激烈。這和黑魂的生存哲學有關,黑魂崇尚競爭,比光明武會更崇尚。而且黑魂的歷史悠久無比,長久以來,黑魂更多地生存在黑暗和陰影之中。

只有天興星群這樣的偏僻角落,黑魂才會傾注心力,把它當作一個低階的基地。

黑魂的影響力,更多地隱藏在黑暗和陰影之中。他們通過一張張無形而龐大的網,攫取驚人的財富,他們的身影,幾乎在每一件歷史大事件都隱約可見。

他們的組織看似鬆散,實際上,卻異常嚴密。

這也是他們為什麼能夠和光明武會抗衡,為什麼能夠在如此漫長的歲月中,一直存活下來。沒有人知道,黑魂的總部在哪,沒有人知道,黑魂的核心人物是誰。黑魂本身就是層層迷霧。

實際的地盤,對黑魂並沒有太大的意義。

天興星群這樣的基地,即使被對頭髮現,對黑魂而言,損失也少得可憐。對長老們而言,損失就更少,站的位置越高,知道得越多,對這個世界就越發忌憚和謹慎。

兩位長老,摸不清楚唐天的來歷,愈發謹慎。

他們可是知道,黑魂有多大,世界有多大。他們到這裡來,只是任務,他們完成任務,得到積分報酬。若不是這個任務的報酬不錯,又沒有什麼危險性,他們誰願意來這麼一個偏僻無人知曉的角落?

即使天興星群毀滅了,對他們而言,也不過任務失敗,犯不著去得罪一個可能有著深厚背景的傢伙。因為那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