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九十一節英武少年和流浪漢【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872字

「老師在搞什麼啊?」小姑娘的小嘴巴翹得老高:「二十多天都鎖在房間里,難道他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嗎?」

青鸞頓時不悅,略帶責備道:「小姐,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唐師?」

「本來就是嘛!」小姑娘嘴嘟得更高:「哪有這樣的老師,一連二十天都不見人影,把學生一個人丟在這裡,那還當什麼老師啊……」

小姑娘的抱怨戛然而止,她瞪大眼睛,獃獃地看著剛剛從房間里出來的唐天。

唐天此時的模樣看上去糟糕透頂,他的頭髮蓬亂,眼睛裡全是血絲,身上的衣服一個個砂眼大小的洞,眼尖的小姑娘,甚至還看到不斷有砂子一樣的東西,從唐天身上掉下來,落在那華貴精美價值連城的地毯上。

地毯……一個又一個烏黑的腳印……

唐天看到餐桌上擺放的食物,原本無神的兩眼陡然放出綠幽幽的光芒,惡虎撲食般撲到桌子。雙手便要去拿吃的,大夥這才發現,唐天的十指腫得像十根肥厚的胡蘿卜。

唐天烏黑的爪子剛剛碰到一盤肉肘,哎喲慘叫一聲,雙手像觸電一樣縮了回來。肉肘被他這一碰,骨碌一滾,從盤子里滑落,眼看就要掉到毛毯上。

忽然一道人影一閃,肉肘消失不見。

兩眼放光的唐天,就像奔跑中的野獸,張開他血盆大口,準確叼住肉肘。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,唐天動作利落乾脆得無可挑剔。

肥美的肉肘、火候十足的鹵汁,淌進唐天的嘴裡,唐天徹底瘋狂了。

目瞪口呆的小姑娘青鸞他們,目睹了有史以來最兇殘的進餐畫面。

咔嚓!

一口咬下去,肉肘中間堅硬如鐵的骨頭,當場粉碎。肉汁與骨末橫飛,口水共盤子一色。

掃蕩,唐天以難以想像的掃蕩效率,把整個餐桌上所有的東西,一掃而空,就連水果、茶水全都沒有話過,桌子乾淨得就像洗過。整個過程,他就沒有用過手。

唐天的肚子滾圓,癱在椅子上一動不想動。

「老師……您這是怎麼了?」小姑娘小心翼翼地問,她滿臉緊張。老師在房間里呆了二十天,怎麼出來就是這般模樣?

等了半天,沒有反應,她抬頭一看,唐天呼呼睡得正香。

唐天真的累到極致,這外面的時間,是連續二十天,而意味著在新兵營,他修鍊了整整六十天。

以前唐天的苦修,是五天開啟一輪,一輪十天,時差是一比二。

而現在新兵營一個又一個科目不斷開啟,時差達到一比三,而且不需要苦修模式,時間更為自由。

不過,對唐天來說,沒有差別。

在新兵營的六十天,加上現實中的二十天,連續八十天的修鍊,他已經疲倦到極點。

每天只是枯燥地磨鐵砧,雖然有真力的保護,唐天的十根指頭,依然腫得蘿卜一樣。他又找到了當年光門後為了修鍊武技殺招,幾十萬次幾十萬次的修鍊。

他不得不每天花費一定的時間,用真力給胡蘿卜手指消腫,但是效果也相當不錯。八十天的時間,從一開始的三天磨穿一塊鐵砧,到第十天的一天三塊鐵砧。而到了第三十天,他已經一天能磨穿五塊鐵砧。到了第八十天,這個數字漲到每天十塊鐵砧。

這個數字在很長的時間內不會被打破。

一天十塊鐵砧的效率,連鬼爪被震撼到,唐天的進步超出他的想像。

唐天十指,就像十根無堅不摧的挫子,在鐵砧上擦過,必定火花四濺,他身上的衣服,全都是被熾熱的鐵砂燒穿的。

太累了。

這是純粹的苦力活,唐天覺得自己就像是鐵匠鋪里的苦力,沒日沒夜地磨著鐵砧。

他很奇怪,鬼爪為什麼會想到磨鐵砧這麼古怪的方法?

鬼爪本來想讓唐天腫起來的手指泡藥水,沒想到唐天的手指,無論腫得多快,用真力運轉一會,第二天必然會消腫。

這讓一直沒有什麼表情的鬼爪,再次驚訝了很長的時間。

最後歸結為唐天的體質有點特殊,關於兵的野獸派理論,鬼爪不置可否,但是唐天的身體素質,在他看來,那絕對是野獸級的。

唐天這一覺,睡了整整五個時辰,睡得極沉。

小姑娘好奇地捏著鼻子湊了過去,拈起一粒唐天渾身隨處可見的砂子,仔細端詳了半天,也看不明白。

後來還是翟橫戰分辨出來:「這是鐵砂!」

「難道老師在練鐵砂掌?」小姑娘第一反應便這個。

「不像。」翟橫戰搖頭:「練鐵砂掌的鐵砂要比這個的顆粒更大一些。而且鐵砂掌才四階武技,唐師怎麼會去練一門四階武技。」

「說得也是啊。」小姑娘歪頭想了半天:「可是還有什麼武技,需要這麼多鐵砂呢?」

「不知道。」翟橫戰搖頭:「天下武技不知道有多少種,需要用到鐵砂的,這個很難統計吧。」

「好奇怪……」小姑娘一臉好奇。

當唐天重新睜開眼睛,看到的便是小姑娘好奇的臉。小姑娘沒有想到唐天會睜開眼睛,頓時嚇得尖叫一聲,跳到一邊。

唐天一臉茫然。

「老師,你這是怎麼回事?」驚魂甫定的小姑娘連忙問。

「我?」唐天聞言一愣,低頭看了一眼自己,哦了一聲:「修鍊啊。」

「難道老師你二十多天都在修鍊?」小姑娘問。

二十多天?我自己記得是八十多天……

唐天一下子反應過來,點頭道:「嗯,沒錯。」

青鸞和翟橫戰肅然起敬,連旅途中的時間,都不放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