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九十節鄉下的修鍊法【第一更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煉方法……」 「閉嘴1鬼爪不耐煩道:「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聒噪?」 兵勃然大怒,正欲開口,唐天喘著氣道:「接下來是什麼修鍊?」 這塊鐵砧,他磨了整整三天。 「照舊。」鬼...

回去的消息,早就傳到武候府,武侯立即派來一輛極盡奢華的廂車。本來武侯還竭力邀請顧雪去武候府做客,但是顧雪此時需要穩定境界。剛剛到手的王不相思斬,也要花大量時間參悟,只好婉拒。

不周山裡,眾人果然找到礦脈。這條礦脈歸顧家所有,翟橫戰、青鸞和明珠公主都將分享它的利潤。幾人打算縮小份額,繼承了王不相思斬的顧雪,註定要成為天路級武者,與顧雪交好更重要。不過顧雪依然堅持之前商議好的方案,她並沒有把礦脈看得太重。

「阿雪,我走了1唐天跳上廂車,揮舞著手臂,大聲道:「阿雪,要努力啊!以後我還會找你玩1

顧雪臉上露出笑容,認真而堅決地點頭:「嗯1

她一隻手扶著寬大的王不相思斬,天藍色的長裙和黑色長發在空中飄揚。她踮起腳尖,揚右皓腕,拚命向唐天揮手。看著廂車在遠去,看著那個身影在遠去。

溫暖的陽光,照著青翠的遠山,蔚藍的天空,少女很快收拾心中的失落和傷感。抬起頭的少女,臉上洋溢著溫暖和堅強。

雪白素腕啪地捏成拳頭。

模仿著唐天的口吻,顧雪脆生生地大聲喊。

「神一樣的少女,加油1

她被自己的舉動逗樂了,嘻嘻一笑,眼睛彎得像月牙,像貓咪愜意的表情。

阿雪一定要加油,再見到他的時候,一定要嚇他一跳哦……

眯著眼睛,淺笑盈盈的顧雪在心裡輕輕地對自己說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廂車在空中飛馳,這次為了防止出意外,星主和四大執事團,沿途小心翼翼守護。

廂車非常豪華,空間也很大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。小姑娘本來準備旅途,好好求老師把英俊的魔笛大叔放出來,哪知道唐天一進房間,就再也沒出門過。

南十字兵團新兵營。

兵、鬼爪、魔笛三人並排而立,注視著正在修鍊火鐮鬼爪的唐天。

「六階學有點早吧。」兵一臉資深人士的嘴臉,裝模作樣道:「根據我多年的經驗,拔苗助長可不是件好事。」

鬼爪冷冷道:「你不是一直在做這種事嗎?」

兵啞口無言,的確,他給唐天的設計的修鍊,全都遠超過唐天的真力等階。

魔笛饒有興趣地觀戰,他對兩人都充滿了興趣。尤其是兵,南十字兵團時期的魂將,竟然存活至今,他非常吃驚。鬼爪的來歷雖然沒有兵那麼顯赫,但是能夠自創出大師級的爪法,也不是一般水平。

但是最讓他好奇的,還是這個神奇的駐地。魔笛能夠清晰地感覺到,他的力量在悄然恢復,雖然速度很慢,但是依然讓他驚喜無比。這麼多年來,他的力量始終在不斷地流失,他對此束手無策。當他的力量流失殆盡,便是他消散的那天,對於任何一名魂將來說,這都是必然的結果。

沒想到,這世上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所在……

開始融入駐地生活的魔笛,很快找到的新的樂趣,那就是兵和鬼爪折磨唐天。

他對唐天同樣十分好奇,不受笛聲慢影響的少年,可真是少見埃光這一點,就非同尋常。

很快,他的興趣變得更加濃厚。

一個有趣而且潛力無限的少年,在兩個強大的老師折騰之下,會變成什麼樣子呢?

唐天正在進行一種非常枯燥的修鍊,他面前是一塊厚實無比的鐵砧,他十指灌注真力,不斷地在鐵砧上來回摩擦。

唐天滿頭大汗,鼓大眼睛,使出吃奶的力,十指不斷地磨著鐵砧,火花四濺,鐵砂與汗水橫飛。

「這就是你的火鐮鬼爪?」兵有些不屑:「喂,我可是把小唐唐寶貴的修鍊時間交給你,你要負責埃別找一些不著調的鄉下修鍊法,浪費大家的時間。」

「我就是鄉下人。」鬼爪冷聲道。

兵噎住,恰在此時,唐天已經把面前的鐵砧磨穿,他雙手十指感覺幾乎都不屬於自己的了。用十個指頭,把厚度達到二十厘米的厚鐵砧磨穿,這樣無聊的事情,自己居然也做成了。

唐天喘著粗氣,十指弓得像雞爪,舒展不開。

「幹得漂亮1兵用力鼓掌,斜著眼睛大聲稱讚:「這樣沒有技術含量的修鍊,實在不配神一樣的少年。只有像我這樣南十字兵團首席教官,深諳正統修鍊方法……」

「閉嘴1鬼爪不耐煩道:「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聒噪?」

兵勃然大怒,正欲開口,唐天喘著氣道:「接下來是什麼修鍊?」

這塊鐵砧,他磨了整整三天。

「照舊。」鬼爪道。

「照舊?」唐天一愣,看著已經被他磨穿的鐵砧:「我已經磨完了啊1

「磨完?這才剛開始。」鬼爪冷聲道。

咚咚咚!

無數砧鐵如同雨點般,從天而降,布滿整個房間。密密麻麻,整整齊齊,一眼望去,竟然讓唐天生出暈眩之感,他顫聲道:「總共要磨多……多少塊?」

「一萬塊。」鬼爪淡淡道。

唐天險些昏厥過去,磨穿一萬塊鐵砧……

「如果你想修鍊出大師級火鐮鬼爪,磨穿這一萬塊砧鐵,以你的資質,應該就沒有什麼問題。」鬼爪平靜道。

「一萬塊,三天一塊,那就是三萬天,再加六千五百塊,就可以練十年了!哪怕後面速度加快,打個折扣,五年吧。」兵反唇相譏:「五年練一門七階大師級爪法,腦袋被門夾了嗎?」

「方法我已經教給你了,練不了練,是你自己的選擇。」鬼爪沒理兵,徑直對唐天道。

一萬塊鐵砧……

饒是唐天,也不禁有些望而生畏。

唐天深吸一口氣,沉聲道:「我練1

不就是一萬塊鐵砧嗎?比起當年的基礎武技修鍊,數量要差得遠。所有的武技,都沒有捷徑可以尋。他想起不周山那用劍開鑿出來的石梯,想到山洞密密麻麻的劍痕,每一條通往大師級武技道路,必定艱難無比。

更何況,自己有新兵營,光時間上,比別人就要多得多。

二話不說,唐天開始了艱難的磨鐵砧漫漫長途。

時間一點點流逝。

唐天很快找到竅門,白銀武魂強大的直覺,讓他對真力的流動,有著異乎尋常的敏銳,而踏入六階之後,真力擴展到許多以前到達不了的角落,他對身體的控制力,也有著明顯的加強。

唐天很快發現,整個手掌全都灌入真力,效果反而不好。而如果在指肚上附上一層薄薄的真力,不僅能夠大幅度地減小真力消耗,還能夠提高摩擦的效果。

唐天的十指就像十根鐵棍,在鐵砧上來回摩擦,火花飛濺。

「唐天很聰明埃」魔笛有些驚嘆,唐天的效率飛快地增加,從三天一塊,很快到一天一塊,再到一天三塊,只不過用了十天的時間。

「聰明?」兵一臉詫異地看著魔笛:「你居然會覺得他聰明,說實話,我沒有見過比他更笨的人,一百以內的算術,來十次錯十次。估計他當年的老師,肯定被氣死過很多次吧。」

魔笛想起唐天平時的表現,頓時不禁笑道:「他平時確實不是太機靈。」

「不是太機靈?」兵哈哈大笑:「他會二,會蠢,腦筋根本不會轉彎,這樣的傢伙,你居然只用了一句不是太機靈,你這人太虛偽了。」

「你現在和唐天也差不多。」鬼爪冷不丁地冒出一句。

兵大怒:「你這是在侮辱我嗎?」

「是。」鬼爪點頭。

一看兩人又要吵起來,魔笛連忙岔開話題:「但是我看他修鍊很快埃」

兵果然被轉移注意力:「在修鍊方面,這傢伙是不折不扣的天才。不過,一定不能用學院派的那種理論式,這傢伙智商低得接近零,那些複雜的理論,他絕對搞不懂。但如果你把他丟到一個絕境,你就會發現,最後活著出來的,一定是他。」

兵沉吟道:「這樣的新兵,我以前也遇到過,我叫他們野獸派。他們就像野獸一樣,並不聰明,卻擁有驚人的直覺,修鍊武技起來,上手很快。重要的是,野獸派的傢伙,往往擁有純粹的心靈,還有異乎尋常的執著。當這兩者結合起來,他們就像爆發出耀眼的光芒。」

「確實如此。」魔笛頷首贊同。

「野獸派如果在學院里,會很慘,他們總是不擅長理論,他們是天生的野路子,實戰派。實戰、絕境,才是最他們最適合的修鍊所在。」兵道。

魔笛有些好奇:「你以前有培養出來很厲害的野獸派嗎?」

兵點點頭:「有,但是野獸派往往是最容易陣亡的,實戰能夠讓人進步,但是實戰的淘汰率亦比其他的修鍊方式高得多,很容易死。很多有天賦的野獸派,死得都很早。」

鬼爪沒有說話,只是專註地盯著揮汗如雨的唐天擦出的一道道火花。

他的眼睛,閃動一抹微不可察的光芒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