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八十九節相思是彩虹【第二更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王不相思斬的,便是阿雪姑娘。」 「阿雪,你要小心。」唐天收拾笑臉,神色凝重叮囑,他認真道:「如果有什麼不對勁,馬上就退出來!那把破劍要是敢對你不利,哼,我把它拍碎1 他並沒有阻止顧雪,...

「那你就去吧。」唐天一臉鼓勵,他歪著腦袋:「說不定,它就適合你呢。咦,突然想起來,你的血脈是雪虹,和相思幕的顏色蠻像的啊1

「雪虹血脈?」魔笛有些訝異,上下打量了顧雪兩眼,這才點頭:「我明白了。請過去吧,說不定,它還真的屬於你呢。」

魔笛的藍眼睛深邃得彷彿看得透世情。

「喂,你這人,怎麼說話只說一半?」唐天一臉不爽指著魔笛的鼻子破口大罵:「最討厭你這樣說話說一半的人,話不說全會死嗎?知道什麼就說出來嘛,好兄弟講義氣,以後我們都混一個團的,你懂的……」

說到最後,唐天已經變成一臉諂媚。

魔笛輕笑一聲:「請不要生氣,我對於雪虹血脈的了解並不多,但是我覺得,我們這些人之中,最有可能拔出王不相思斬的,便是阿雪姑娘。」

「阿雪,你要小心。」唐天收拾笑臉,神色凝重叮囑,他認真道:「如果有什麼不對勁,馬上就退出來!那把破劍要是敢對你不利,哼,我把它拍碎1

他並沒有阻止顧雪,他知道阿雪自己站出來,那一定是有原因。他相信阿雪。

「嗯,放心吧。」顧雪柔聲道:「我覺得它不會傷害我。」

說罷,顧雪便轉身朝相思幕走去,當她走到相思幕前方,盈盈一禮:「弟子顧雪,想得到王不相思斬,還請前輩准允。」

她舉步朝相思幕走去,當她靠近相思幕時,忽然她的身體周圍亮起一道道有如彩虹般的光段,層層分明。

雪虹血脈自發地激活。

一直沒有變化的相思幕,驀地抖動,光芒流轉。

斑斕的色彩,向顧雪的位置涌去,顧雪身邊環繞的七彩虹光,和相思幕融為一體。顧雪只覺得眼前景物斗轉星移。

她看到自己與唐天見面的那天。

她看到唐天抱著她躲過齊亞的那一刻。

她看到廢墟雪夜中絕望的時候唐天出現的剎那。

她看到紅眼石人圍攻時她被唐天扔飛時視野中唐天離自己越來越遠。

……

一聲滄桑的輕嘆,在她心中響起。這一聲輕嘆中,包含太多的相思,太多的煎熬,太多的孤寂,太多太多!

此生陷相思。

相思王不斬!

非不能,是不舍。

恍然間,顧雪一下子明白,為什麼這把劍,會選擇自己。原來連它,也看出來,自己註定是一輩子承受相思的人呢。

顧雪並沒有太多的悲傷,相反,她的心中充滿坦然和滿足。

「早知如此絆人心,還如當初不相識。」

剛剛聽到魔笛吟唱這句,她在心中就暗自搖頭。唐天給她的人生帶來了光明,帶來了幸運,帶來的自由,她還能自己悄悄留下一份相思。

一個本來要沉淪地獄的女孩,得到了這麼多,還有什麼值得遺憾的呢?

相思是最好的禮物,有它自己一生才不寂寞埃

顧雪的臉上,露出由衷的微笑,她的眼睛,像黑夜裡的珍珠,散發著迷人的光芒。

忽然,劍旁端坐的斬劍魔化作飛灰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消失不見。斑斕七彩的相思幕,陡然化一束七彩光芒,投入她的眼睛,她的眼睛蒙上一層七彩虹光。

插在地上的劍,一聲龍吟,化作一道流光,朝顧雪飛來。

一道人影突然憑空出現,便朝王不相思斬撲去。

「早就防備你了1

唐天興奮的怒吼,如同滾雷般響起,他一下子擋住齊亞。連續幾道譚腿刀,在空中劃出犀利的光芒,交錯朝齊亞彈去。

啪啪啪!

幾道譚腿刀,毫無花巧地擊中對方。

不對!

唐天一個激靈,察覺不對勁,齊亞怎麼會如此輕易被擊中?

幾乎同時,一個幽靈般的身影出現王不相思斬旁,手已經摸上劍。眼看齊亞就要得手,忽然劍身亮起耀眼的七彩虹光。

「啊1齊亞慘叫一聲,就像摸到燒紅的烙鐵一般,一下子鬆手。

王不相思斬如同一抹虹光,飛入顧雪的手中。

劍一入手,那濃濃的相思和眷戀之意,險些讓顧雪掉淚。她能夠清晰地感受到,王永和他的妻子之間真摯的情感,和幾十年如一日的思念。

王永注入到在這把劍里,都是柔軟的感情。

縱使他孤僻一生,桀驁不合群,深山終老,這份感情,卻也未曾有絲毫改變。有痛苦,有寂廖,有暴躁,有憤怒,有哀傷,有煎熬,但是這所有的所有,都像一塊塊小木牌,系在一根七彩的繩帶上。

這根七彩的繩帶,就是相思。

相思是彩虹的顏色。

彩虹是美好的顏色。

有相思的人生,也是美好的埃

顧雪的臉上露出笑容,這是一把大劍。劍柄很寬,她需要雙手合握才能握得住,劍柄上纏滿象徵著吉祥如意的七彩編繩,繩結的尾端,墜著一串紅豆。劍鍔形如海燕的翅膀,劍身寬闊,七條筆直而又顏色各異的彩色條紋並排,從劍柄直至劍尖,於劍尖處彙集。

她的虹瞳亮了起來,一股濃濃的情緒,從劍柄沒入她體內,直擊她的心扉。

彷彿有個聲音在她心中輕輕地說:像揮動彩虹一樣揮動這把劍!

像揮動彩虹一樣揮動這把劍……

顧雪想也沒想揮動手中的大劍,和她想象中的沉重不同,揮動時,劍就真的像一截彩虹一樣,輕若無力。

一道斑斕絢爛卻又柔美如彩虹般的劍光,脫劍而出。

整個世界彷彿在這一劍面前都安靜下來,一道輕柔曼妙的彩虹,不帶一絲煙火氣息,輕飄飄地掠過。

沒有呼嘯,沒有地動山搖,就像風一樣。

彩虹沒入齊亞的胸膛。

齊亞的身體陡然僵住,他不能置信地看著揮劍的顧雪,他的胸膛嵌著一道薄薄的彩虹。

王不相思斬……這一招就是王不相思斬么……

為什麼我不會覺得痛?

齊亞的視野被一片眩目的斑斕色彩充斥,他想喊,但是發不出任何聲音。他的身體,開始化作一片片斑斕的光斑,消失在空氣里。

所有人都這一劍驚得呆住!

唐天獃獃地看著那個揮劍一斬長發飛揚的少女,英姿颯爽得耀眼。

沒有人見過如此不帶煙火氣息的一斬,他們個個呆若木雞,震撼當常

「王不相思斬……這就是王不相思斬啊,猶如彩虹般絢爛短暫的王不相思斬。」魔笛喃喃自語:「何人能躲得過相思?斬劍魔,這個魔字,低看你了,王永。」

安靜若死。

整個大廳,安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。

天不怕地不怕的凌旭,橘紅色的眼睛第一次流露出駭然驚懼之色。這一劍,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這就是超出大師級的一劍么……武技,竟然能夠強到如此地步!

齊亞,那可是齊亞,竟然被顧雪一劍斬殺……

王不相思斬……好恐怖的王不相思斬!

他猛地狠狠攥緊手中的銀槍。大師級,以前這一直是他的目標,他日思夜想的便是要把槍尖海練到大師級。今天,他才知道自己的孤陋寡聞。

原來,大師級之上,武技還有更高境界。

槍尖海若是超過大師級,那會是什麼?凌旭一下子興奮起來,那個叛徒的槍尖海是大師級,那隻要自己把槍尖海修鍊到超越大師級的境界,就一定能夠打敗那個混蛋!

小姑娘瞪大眼睛,她第一個反應過來,她回去之後一定要告訴父親。顧家會變得很強,新一代顧家家主,會很強很強!

不,她現在已經很強很強!

她沒有想到,自己的探險,竟然成全了顧雪。忽然,她覺得慶幸無比,幸虧自己有這位老師。以老師和顧雪的關係,只要她和老師的師生關係還在,顧雪便一定會站在武候府這一方。

顧雪必然會成為天路級武者,這種預感前所未有的強烈。

青鸞臉白得沒有一絲血色,她一直對自己的扶搖劍翼相當自傲,但這今天這記王不相思斬,甚至讓她生不出半點爭勝之心。

光門后,兵對著鬼爪跌足唉嘆:「哎呀呀,這白富美,現在都變得白富美強了!虧大了,虧大了1

鬼爪自然沒有說話。

「哎,小唐唐不喜歡吃軟飯,真讓人捉急。多好的軟飯啊,要是我當年……」兵碎碎念著,他不經意抬頭,忽然看到鬼爪的眼睛,頓時愣祝

鬼爪的眼睛深處,亮起一抹熾目的光芒。

兵一下子反應過來,撲克臉認真起來:「怦然心動了?你的火鐮鬼爪,也是大師級的,不知道你有想過大師級之上嗎?」

兵其實只是習慣性地自說自話,然而,一個枯澀的聲音忽然響起。

「有。」

兵獃獃地看著鬼爪,嘴巴成圈,表情就像真的見到鬼一樣。

鬼爪說話了……

「你你你你……會說話?」兵指鬼爪,顫聲問。忽然想到自己對著一個會說話會思考的傢伙,天天嘰哩呱哩說一大堆,兵頓時覺得人生好黑暗。

太丟人了!

堂堂南十字兵團首席教官……

「會。」鬼爪的聲音十分枯澀沙啞,他說得很費力。

「那那那那……你為什麼不說?」兵一臉驚惶地問。

「累。」鬼爪一臉木然道。

「啊啊啊啊啊1兵捂著臉慘叫連連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