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八十八節王不相思斬【第一更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。星辰石的問題一直困擾著他,口袋早就癟了。他都作好了大賺一場的準備,沒想到還沒到最後,這個希望已經落空。 唐天黑著臉,調頭就往回走:「走!我們回去1 小姑娘頓時叫了起來:「為什麼回去?...

「這是什麼?」唐天把玩著手上東西,這是一件銀爪,是他剛剛從銅箱里取出來的。

「天貓座白銀秘寶,名叫鐮血貓刃。」魔笛溫潤的聲音如同春風般吹進大家的心間:「天貓座秘寶之中,最多的便是瞳類和爪類。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,鐮血貓刃在當時很有名。白銀級的十大貓爪,這把排名第七,是一件寶器哦。」

鐮血貓刃就像一個貓掌形的手套,露出爪刃。爪刃內卷,刃口帶著一抹鐮刀形的血痕。

「這麼厲害1唐天兩眼放光,他嘗試著把鐮血貓刃穿戴在手上,沒想到極為合手。嘗試著揮動兩下,爪刃劃過空氣,劃出森然銀痕。

雖然戴在手上,但是一點都不影響手掌的活動。唐天握拳,竟然也沒有一點障礙,果然好東西!

看來自己得開始學習火鐮鬼爪,唐天躍躍欲試。

兵饒有興趣:「居然還是寶器,嘖嘖,小子你賺大了。鐮血貓刃和火鐮鬼爪,一聽名字就是絕配啊1

凌旭一看是貓爪,頓時興緻缺缺。

其他人也輪流試戴了一番,其他人都不感興趣,只有小姑娘很喜歡,但是被唐天直接無視,據為己有。

不過小姑娘很快把興趣轉移到魔笛身上,膩在魔笛身邊,纏著問東問西,魔笛一點也不嫌煩,耐心而溫和,直把一旁的青鸞看得滿臉花痴。

唐天心滿意足,收穫一件白銀寶器,還得到一位天路級的魂將,雖然魔笛的實力受損嚴重,但是依然強悍無比。魔笛自始至終都是以考驗為主,若是真正的戰鬥,唐天很懷疑自己能夠堅持多久。

果然不愧是天路級武者,哪怕實力不全,出手依然不凡。

忽然想到齊亞的事,唐天不由問魔笛:「笛大叔,這裡面還有一個人,您知道嗎?」

笛大叔……

正在和小姑娘一臉笑容的魔笛身體頓時僵住,過了片刻,一臉僵硬地轉過臉:「其實我並不是很老。你叫我笛就好了。」

「你說的那個人,我知道。」

魔笛的話頓時吸引大家。

「好幾年前他就來了。」魔笛露出回憶之色:「他不知道從哪裡弄到王永當年的信物,在這裡面可以來去自如。不過,他的目的,應該是那把劍。」

「那把劍?」所有人立即瞪大眼睛,像一群好奇寶寶,異口同聲地問。

「嗯,王永是一個天才,不過他的命卻不是太好。」魔笛露出回憶之色:「三十歲的時候喪妻,性格大變,開始發奮,四十歲練成。在外面闖蕩了大概十年,回到不周山。他性格孤僻怪異,別人都不喜歡,再加上思念他的亡妻,日日沉浸在悲傷孤寂之中。在他臨死前的半個月,他每天夢到亡妻,創出了這一招,取名為1

魔笛喟嘆:「他終是性格太怪,明明悟於相思,卻取名。他是個天才,花了十年在這裡練了成王斬劍。大師級的斬劍,而這一招,更是強悍無比,超過他之前所有的斬劍。他悟成的時候,我就在一旁。那一斬,真是無法形容……」

說起,魔笛臉上不可遏制地流露出震撼之色。

大家無不動容,心生嚮往。能夠讓天路級強者,流露出這樣神色的,該是多麼驚艷的一斬啊!

魔笛拉回思緒,神情也恢復平靜:「他悟出的沒過幾天,就去世了。他沒有選擇成為魂將,而是選擇了死亡,他死的時候很平靜,甚至有些喜悅。」

「他的劍也是寶器嗎?」小姑娘好奇地問,她有些奇怪,魔笛說了這麼久,居然沒有說到劍上面。

「不是,王永的劍,是當時的天燕座秘寶,白銀級,叫,但不是秘寶。王永的斬劍,獨辟蹊蹺,一般的寶劍不適合他。這把天燕悲歌雖然不是寶器,但是卻非常適合他的斬劍。不過那名外來者看上的,卻不是天燕悲歌1

大家被魔笛說得迷糊了。

「那把天燕悲歌,卻因為王永領悟而蛻變,從而脫離了天燕座。王永去世前兩個時辰,這把劍蛻變完成,被王永命名為,踏入寶器之列!王永撫劍而暝,屍首不腐。那名外來者的目標,應該是那把王不相思斬。而且,只有得到那把劍,才能領悟真正的王不相思斬1

所有人都是一臉震撼,魔笛的敘述,遠比小姑娘的敘述,更讓人感到震撼。一把劍,竟然因為一招斬劍而蛻變成寶器,這樣的事情,若不是魔笛親口所講,大家一定不相信。

啪啪啪!

一陣掌聲在遠處響起,一個戴著面具的身影,出現在另一端的山洞口。

「看來,我沒有先闖關,是一個錯誤的選擇。」齊亞的聲音飄忽如同煙霧,明明立在那,但在大家的感知里,那裡卻空蕩蕩。

魔笛溫聲道:「你闖不過笛聲慢。」

「那可未必。」齊亞不以為然道:「不過若是知道這一關是大名鼎鼎的魔笛公子守關,我無論如何,也要試試。」

魔笛微笑致意:「不勝榮幸。」

「哈哈,齊亞,你終於出來了!來吧,我們好好打一場1唐天刷地手指直指齊亞,鬥志燃燒。

齊亞幽幽輕笑一聲。

「想和我打,到最後一關來吧。」

說罷他的身形,就像煙霧一般消失。

「最後一關?」唐天轉過頭問魔笛:「笛大叔,那是什麼?」

笛大叔……

魔笛自動濾過這三個字,臉色凝重道:「是那把劍1

「哦。」唐天歪頭想了想:「王前輩的寶藏多不多?」

「寶藏?」魔笛一愣,一臉奇怪道:「他有什麼寶藏?他一身孤老,他回到不周山的時候,隻身孤劍,可沒有什麼寶貝。」

唐天眼前一暗,險些一頭栽倒,轉過臉瞪大眼睛怒聲對小姑娘咆哮:「你不是說他有很多寶藏嗎?」

「書上是這麼說埃」小姑娘一臉無辜地攤了攤手。

唐天的心情頓時從天堂落入地獄。星辰石的問題一直困擾著他,口袋早就癟了。他都作好了大賺一場的準備,沒想到還沒到最後,這個希望已經落空。

唐天黑著臉,調頭就往回走:「走!我們回去1

小姑娘頓時叫了起來:「為什麼回去?還有一關啊1

「那把破劍要它幹嘛?」唐天瞪大眼睛:「我們這些人只有青鸞是修鍊劍法的,其他人要那把劍幹嘛?還要為那把劍打死打活的,多不值得。」

「不行1小姑娘毫不示弱地睜大眼睛瞪著唐天:「你說好的,要陪我完成這次的探險,這最後一關怎麼可以不去?」

唐天一窒,撓頭起來,把這茬給忘了。

小姑娘神色一緩,旋即道:「再說了,王不相思斬,可是寶器啊!還能領悟如此強大的一斬,這樣的東西,怎麼會賣不出一個好價錢呢?再把王前輩的故事說一說,賣不出好價錢太沒有道理了1

有道理!

唐天頓時來勁了,這麼好的東西,怎麼會賣不出一個好價錢?

光是,大師級的斬劍,肯定可以賣個好價錢。而更強的,當然更貴了!

唐天看到了無數星幣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「這就是那把劍?」唐天喃喃自語,他心中震撼無比。不光是他,其他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說不出話來。

一把劍孤零零插在大廳正中央,它的一旁,端坐著一名老者。劍身散發出七彩的光芒,這些光芒像穹頂一般,籠罩著大半個大廳。

劍身斑斕,彷彿無數色彩在流動,光罩就像一個大號的肥皂泡,上面不時變幻著色彩。

「那是斬劍魔前輩嗎?」唐天好奇地問。

「嗯。」魔笛解釋道:「王不相思斬的力量護著他的肉身。」

唐天哦地一聲,湊到光幕前端詳起來。

「小心,不要碰光幕。」魔笛連忙提醒眾人:「剛才那人,就是沾染了相思幕,元氣大傷。」

眾人恍然大悟,難怪齊亞這些年實力下降,原來是沾染了這層光幕。

不過所有人心中亦是凜然。

齊亞以前可是天路級武者的實力,竟然只不過沾染上相思幕,實力竟然跌得如此之厲害!這光幕好厲害!

唐天向小姑娘一攤手:「這個我可沒辦法。」

唐天不是故意推脫,這層光幕給他極其強烈的危險感,他幾乎懷疑面前的光幕,其實是一種罕見的劇毒。哪怕只是站在光幕面前,他都一陣心驚肉跳。

好危險的東西!

唐天雖然想賺星幣,但那是為了修鍊,可不是嗜財如命。

誰也沒有注意到,顧雪的表情很奇怪。

「想思幕,一旦沾染上,終生便會陷入無盡的相思之苦。」魔笛忽然曼聲吟道:「入我相思門,知我相思苦。長相思兮長相憶,短相思兮無窮極。早知如此絆人心,還如當初不相識。」

顧雪嬌軀微震,她注視著七彩斑斕變幻的相思幕。

那裡面,彷彿有個聲音在呼喚她,她不僅沒有感覺到危險,反而覺得光幕散發一陣陣暖意。

忽然,她抬起頭,鼓起勇氣道:「我感覺它在呼喚我。」

刷,周圍安靜下來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