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七十九節突破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星幣,真希望天天有架打1 顧雪沒有再提錢,她很清楚,她就算說,阿天也不會要。雖然阿天一直以來,看上去又傻又二,但是他心裡卻是什麼明白。 「是啊,兩百萬星幣,阿天賺大了1顧雪捂嘴輕笑,星...

如此結束的戰鬥,讓每個人都覺得怪異無比。人們才注意到這個七八歲卻又異常早熟的小姑娘,她表現出來的氣度和青鸞對她的態度,可以看出來路非凡。而那些心思靈動之輩,隱約猜到小姑娘的來路,雖然臉上竭力保持平靜,但是眼中的驚駭之色,卻怎麼也遮掩不祝

等等……老師!

他們猛然想起,剛才小姑娘對唐天的稱呼,神情再也無法保持鎮定。

顧雪呆若木雞地看著唐天,她雖然對唐天的來歷有著諸多的猜測,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,唐天竟然是明珠公主的老師!

難怪……阿天這麼厲害……

無論在哪,老師是絕對不能亂認的。無論是傳統的師生傳承,還是現在的學院傳承,老師都是一個極其嚴肅的稱呼。

但是旋即顧雪心頭泛起幾分怪異之感,阿天的年紀也年輕得過份了點。她腦海中忽然浮現唐天一本正經搖頭晃腦指點明珠公主的場面,不由撲哧一笑。

等等,不對,阿天說過不是黑魂的人呀,顧雪徹底迷糊了。但她很快便把這個問題拋到腦後,她注意到另一個細節,阿天好像缺錢了……

她不由暗自懊惱,自己這些天,竟然都沒有問過阿天。

「小姐……」青鸞眼中泛著霧氣,一臉委屈。

小姑娘柔聲道:「他總歸是我的老師,你們若是鬧得太僵,我會很煩惱的。」

青鸞扁著嘴巴,泫然欲泣,她和公主雖然名為主僕,但實際上情同姐妹。

翟橫戰瞥了一眼遠處歡天喜地的唐天,壓低聲音道:「他很危險。」

見青鸞還是一副不服氣的表情,翟橫戰輕嘆一聲,低聲道:「他剛剛已經動了殺機,你要小心,不要去招惹他。」

青鸞瞪大眼睛,不能置通道:「難道他敢殺我?」

翟橫戰沒有閃避青鸞的目光,他淡淡道:「他為什麼不敢?」

青鸞被震懾到了,她並不算嬌蠻,只不過因為公主受了委屈,那口氣堵在胸口。翟橫戰和她不一樣,翟橫戰有過前線戰鬥的經歷,戰功頗著。在府上,翟橫戰非常受人敬重。

小姑娘有些意味深長道:「我忽然覺得,他或許是一個不錯的老師呢。」

顧雪找到唐天,劈頭就問:「阿天,你是不是缺錢了?」

唐天得意洋洋道:「哈哈,現在不缺了!哇哇,兩百萬星幣呢,打一架就有兩百萬星幣,真希望天天有架打1

顧雪沒有再提錢,她很清楚,她就算說,阿天也不會要。雖然阿天一直以來,看上去又傻又二,但是他心裡卻是什麼明白。

「是啊,兩百萬星幣,阿天賺大了1顧雪捂嘴輕笑,星幣阿天是不會收的,不過可以送東西嘛。

顧家恢復風平浪靜,各路家主也紛紛趕至。明珠公主聰慧無比,見慣大場面,沒有絲毫拘謹。顧雪開啟了雪虹血脈,前途一片光明,重要的是,她有唐天這麼一個厲害的朋友。

明珠公主不露痕地捧顧家,顧家的影響力,直線上升。各家家主都知道,今後的顧家一定會是菲林星最重要的勢力之一。

有唐天這層關係在,顧家和武侯府的關係,會異常親密。

這些本土豪強們,在星主面前或許還有幾分傲氣,但是誰也不敢在明珠公主面前,擺任何架子。星主只不過武候麾下一員,明珠公主卻是武候的掌上明珠,在武侯府面前,他們就像一螻蟻般的存在。

為了向顧家示好,於家成為所有人排擠的對象。於老頭愚蠢的行為,給於家招來滅門之禍,於家各地的產業,不斷地受到攻擊,迅速地萎縮。於家豢養的武者紛紛逃離,而於家弟子總是會受到莫名的攻擊。

大概連顧雪也沒有想到,在三個月後,曾顯赫一時的於家,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這些談笑晏晏的家主們,沒有半點手下留情。

不過,公主那位神秘的老師,卻一直沒有露面。那位擁有白銀具裝的年輕強者,這些家主們都錯過了那場戰鬥。

但是,沒有人會有任何不服。

白銀具裝,雙血脈,光憑這兩點,就足以笑傲菲林星。更何況,唐天還非常的年輕,他的未來必然光明無比。

被唐天幹掉的那個傢伙,身上的金蛇血脈,賣了一百萬星幣。唐天把全部財產,通過顧家的渠道購買了兩百顆六階星辰石。顧雪聽到唐天需要星辰石,二話不說送給了唐天一百顆六階星辰石。

轉眼間,唐天手上就有三百顆六階星辰。

唐天開始了地獄式的修鍊。

飢餓谷上空,唐天的慘嚎就沒有停止過,每天都像地獄一般。他沒有浪費一點時間,全身心地投入修鍊,便是一向對修鍊十分嚴苛的兵,也挑不出半點毛玻

唐天丹田和經脈的吸力越來越大,他吸收能量的效率不斷地上升。而解決了星辰石這個後顧之憂,唐天進步非常迅速。

入定中的唐天,丹田和經脈就像漩渦,擁有強大的吸力,周圍濃郁的能量,以驚人的速度被他吸入體內。

而此時的唐天,正在不斷地衝擊通往六階的壁壘。

體內的經脈內流淌著精純而充沛的真力,它們就像一隻軍隊,在唐天催動下,不斷沿著天梯,逆流而上,不斷地衝擊著丹田壁壘。

那便是圓滿之壁。

唐天現在手上沒有六階心法,他用了另一個辦法。

然而這層無形的壁壘,卻是異常的堅韌,無論唐天怎麼催動真力,它都巍然不動。

力量不夠!

唐天心中暗動,因為沒有六階心法,他只能用五階真力來破開這層壁壘。一張六階心法的魂將卡,價格非常昂貴。唐天現在窮得叮鐺響,自然是買不起。而且他非常清楚心法的重要性,比如鶴氣訣的鶴身勁,四天龍的天龍勁,都是他重要的攻擊手段。

青鸞血脈和武技的組合,也給他極大的啟發。

如果心法、血脈、武技和具裝能有一個完美的組合,那他的實力會大幅度提升。唐天抱著寧缺毋濫的想法,不過,先突破到六階,同樣能夠讓他的實力,有一個不小的飛躍。

這些天的進步極大,體內真力空前的強大,這也給唐天帶來極大的信心。

一定可以衝破壁壘!

但是讓唐天沒有想到的是,他的真力變強了,壁壘同樣也變強。無論他怎麼衝擊,壁壘都紋絲不動。

力量不夠!

唐天忽然心中一動,他想起鶴身勁。他似乎在真力上,一直比較處於下風,但是鶴身勁卻能讓他的攻擊,衝擊力更強。

唐天對鶴身勁的操控,近乎本能。心念一動,只見真力緩緩調動,層層推進。唐天體內所有的真力,全都堆在壁壘前。

驀地,看似鬆緩的真力,驟然發動,真力層層疊疊,鬆散的真力,瞬間形如鶴喙,狠狠啄在壁壘上。

鐺!

唐天心頭一震,然而之前紋絲不動的壁壘,卻驀地一顫。

這個辦法有效!

受到鼓勵的唐天,二話不說,繼續用鶴身勁來催動真力。

鐺鐺鐺!

每一啄,壁壘都是一陣劇烈的顫動。

啄擊的頻率越來越密集,壁壘搖晃的頻率也越來越劇烈。

忽然,乒,恍如玻璃粉碎的聲音,洶湧的真力,轟然逆流而上。

成功了!

唐天來不及欣喜,忽然全身一震,腦袋轟然。

幾乎在同時,始終密切關注唐天的兵,二話不說,捏碎了整整二十顆六階星辰石。整個房間的能量濃郁得幾乎有如實質。

濃郁的能量,瘋狂地湧入唐天的體內,沿著天梯,逆流而上!

一個更加龐大,更加廣闊的丹田池,就像乾涸見度的湖泊,等待雨水的注入。如果說,五階的丹田池,只是一個池塘的話,那麼六階的丹田池,就像一個小型的湖泊。

真力迅速地注入六階丹田池,滋養著六階丹田池。

六階丹田池一點點被填滿,受到滋養的新生丹田池,開始煥發出勃勃生機。和六階丹田池相連通的經脈,開始有真力的注入,難以言喻的舒適感,讓唐天險些呻吟出來。

唐天就彷彿感覺自己的身體,就像枯萎的樹木,被雨水滋潤,它在歡呼。

突破了嗎?

這就是六階嗎?

世界彷彿又變得有些不一樣,雖然變化沒有唐天那次煉成白銀武魂時的感覺那麼強烈,但是新的變化,亦是如此清晰而迷人。

生機!

沒有什麼比生機,更讓人感動。

武魂讓他對這個世界的了解更入微,而真力卻讓他對自己的身體,控制力進一步上升。真力沿著經脈,流入全身各個角落,以前那些乾涸、不為人知的角落,一點點被激活,一點點煥發生機。

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力量,有一個明顯的提升,甚至連力量,都出現了一個小幅度的增長。

恍然間,唐天心中升起一股明悟。

真力修鍊,就是一個不斷開發、激活自己的過程。

當身體每個角落,被真力不斷喚醒、激活,肉體亦會不斷地瑧至完美!

唐天睜開眼睛,儘是感動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