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七十五節不戰而屈人之兵【第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道,罵人可以罵到如此驚人的地步。 「不戰而屈人之兵,這才是兵法的最高境界埃我終於悟了1光門后,兵抱臂而立,仰面望天,一臉深沉蕭索低吟:「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。」 「找死1那名老者勃然...

凌旭從葯桶里起來,走到鏡子前。鏡子里那張英氣勃勃的臉龐,帶著一絲迷茫,他的目光落在頭上耀眼的銀髮。

銀色蔓延的速度很快。

小的時候,和老師的一些對話,浮現在他心頭。

「旭,如果有一天,你的槍尖海開始登堂入室,你的身體有可能會發生變化。」

「老師,是變強壯嗎?」

「不是,是銀化。」

「銀化?身體變成白銀嗎?」

「嗯,槍尖海能讓修鍊者的身體變得更強壯,這種銀化會從毛髮開始,然後滲透到骨肉,再滲透到骨骼。完全銀化體,非常可怕1

「哇,那一定很厲害!太好了!我也要銀化1

「不,旭,你一定不能銀化!你的骨骼結構已經定形,當銀化滲透進你的骨骼,會讓你的痛苦倍增,沒有人能夠忍受那種痛苦。」

凌旭到現在也記老師當時充滿擔憂的表情。

他忽然對著鏡子里的自己輕笑一聲,銀髮讓他本來就英氣俊逸的臉龐,更加帥氣。眼中的迷茫一掃而空,橘紅的眸子,像一團寧靜的火焰。

「也許痛苦就是小旭的道路,但是老師,小旭是不會放棄的。」

凌旭輕聲呢喃。

他的心底浮現一個銀色肅殺的背影,他從未見過這個人,但是這個身影在他的心中卻如此清晰。

既然你的目標是南十字座,那我就一定會找到你!

我要親手解決你!

你這個叛徒!

凌旭的拳頭驟然握緊,神色猙獰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對於那場艱苦的戰鬥心有餘悸,但是很快,他就把這件事拋到腦後。阿雪是好朋友,去想讓阿雪感到尷尬的事情,是不對的。

唐天的性情本來就單純,雖然當時確實讓他很尷尬。

顧雪雖然見到唐天時還會尷尬,但是也開始恢復平靜。開啟了雪虹血脈的顧雪,立即轟動顧家,顧家上下喜氣洋洋。而那些住在顧家的各方武者,紛紛上來祝賀。

如今的顧家,再也沒有人敢打主意。

每一位開啟了雪虹血脈的顧家武者,無一不是威震一方的強者。那些對之前於老壓欺壓顧家之事沒有反對的武者,更是紛紛前來示好。許長天的態度,近乎諂媚。

所有的謎題,很快便揭開。

星主親自駕臨顧家,這個消息以驚人的速度傳播開來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沉浸在修鍊之中,他手上的星辰石,在以驚人的速度消耗。就像一個節儉的人,一開始大手大手花錢,總會倍感肉痛。但是當他花錢花習慣之後,也就沒有那麼肉痛,更讓唐天感到驚喜的是,他的真力進步神速。

兵所說的還需要一百顆六階星辰石,這個數值頗為精確。

星幣!

可惜現在又進不了武魂殿,否則的話,進入魂區找到賽雷,賣幾架機關武甲,就可以賺來這筆錢。

想了半天,唐天也沒有什麼好辦法想,他也索性把這個問題拋到腦後,認真修鍊。

忽然,一個穆雷神色匆匆地趕過來,他臉上浮現很怪異的表情。

「穆叔,出什麼事了嗎?」唐天有些奇怪。

穆雷臉上露出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表情,聲音中透著緊張:「星主來了,小姐正在招待,阿天少爺,小姐請你過去。」

「星主?」唐天沱來幹嘛?」

「不知道。」穆雷臉上滿是擔憂,星主突然駕臨,整個顧家上下,全都緊張無比。

唐天看到穆雷緊張的神情,連忙道:「我這就去看看,穆叔放心,有我在呢1

唐天一副自信滿滿。

顧家的大廳,經過重新修繕,完好如初,此時偌大的大廳,坐滿了人,卻異常的安靜。唐天心中暗自咋舌,這星主好大的威勢!但是很快,唐天就有些疑惑,這些人都很陌生,他沒有見過。

顧雪第一個注意到唐天,眼前一亮:「阿天1

所有人的目光,刷地投唐天。

這些目光中有驚訝、讚歎、嫉妒、質疑、審視、打量,其中幾道目光恍如實質,極具壓迫感。

本來有些沒正形的唐天身形一頓,眼中光芒暴漲,他邁開步伐。

在場眾人頓時生出一股錯覺,緩步而行的唐天,就像一團光團,耀眼得讓人無法直視。眾人心中無不凜然。

而那幾道充滿壓迫感的實力,戰意更加飆升。

唐天卻夷然不懼,向那幾道目光望去。

其中幾人,肅立在星主身側,許長天也在其中,唐天心中明了,那就是星主麾下的四大執事。不過,另一道帶著濃濃敵意的目光,引起唐天的注意。

唐天轉過臉,發現是一位容貌古樸削瘦的老者,雙眼狹長,一臉上不善地盯著唐天。唐天看了他一會,不認識,便轉過臉。

唐天挪開目光的時候,忽然目光一凝。

那名老者身旁,他居然看到於老頭,他頓時明白過來。

唐天咧嘴一笑,忽然邁開步子,朝於老頭走去,嘴上道:「喂,於老頭,你居然還沒走?看樣子少年上次沒有把你打痛啊,教訓不夠深刻啊1

唐天一邊走,一邊把拳頭捏得嘎響,滿臉桀驁,儼然一副街頭滋事的不良少年。

安靜異常的大廳,更是安靜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見,大夥張大嘴巴,獃獃地看著唐天。

這傢伙瘋了么?

難道他不知道星主在場嗎?

星主身旁的幾名執事臉露怒容,許長天有些苦笑,這傢伙果然就是二。就在幾名執事要開口的時候,星主忽然揚起手掌。幾名執事一怔,但是齊齊剎住身形。

於老臉上青紅交加,他沒有想到,唐天竟然會當著星主的面,當著所有人的面,如此毫無顧忌肆意羞辱他。

「放肆1

一聲清冷肅殺的聲音驟然響起,卻是於老身旁的老者,他眯著眼睛,細聲細氣道:「哪裡跑出來沒有教養的阿貓阿狗?看顧家可憐,於老好心照拂,你們以怨報德。於老德高望重,不和你一般計較。顧家是出息了,把當年顧家的規矩都給扔了,看來我得替顧家當年幾位好友好好管教管教你們這些小輩了。自以為有點水平,就不知道天高地厚1

最後那句「不知道天高地厚」讓大廳的溫度驟然下降。

顧雪臉上的神情驟然冷下來,其他顧家人無不滿臉怒容。

唐天卻半點也不生氣,咧嘴一笑:「不就是要打架么?說那麼多廢話?別急,一個個來,你先候著,於老頭,怎麼?你慫了?縮頭烏龜?你是不是男人?是男人就出來打一場再說1

於老本來上次受的傷就沒好,現在被唐天用語言擠兌,臉上一陣青一陣白。

「哦,我懂了,你太老了,男人什麼的離你遠去了……」

唐天的語言之惡毒,讓在場眾人齊齊感受到強烈的惡意,以後千萬不能得罪這傢伙。

「再加把勁1兵在唐天心中振奮無比地高呼,一連串的惡毒話就像機關槍一般:「老就老了唄,老了還跑出來丟人現眼,嘖嘖,你看看,這人丟大了吧,以後你還怎麼混啊,放心,你今天的慫態大家一定會印象深刻、廣為傳播,以後於家的一代又一代,一定深深地記住這一天……」

唐天集中精神複述,才勉強跟得上兵的語速。

噗!

於老頭突然吐出一口鮮血,直挺挺仰面而倒,他面色金紙,氣若遊絲。

唐天有些目瞪口呆,他第一次知道,罵人可以罵到如此驚人的地步。

「不戰而屈人之兵,這才是兵法的最高境界埃我終於悟了1光門后,兵抱臂而立,仰面望天,一臉深沉蕭索低吟:「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。」

「找死1那名老者勃然大怒,一躍而起,如鷹隼撲擊!

回過神來的唐天,臉上神情一冷,他早就對這個傢伙看不順眼,對方動手,正合他意!

當下沉腰立馬,腳下紋絲不動,迎著對方的撲擊,一拳揮出!

轟!

雙方毫無花巧碰了一記。

唐天腳下青石盡碎,腳掌噗地一沉,但身形巍然不動。而老者感覺自己擊中一堵銅牆鐵壁,巨大的反震之力傳來,他身形向後倒飛,空中連續翻動,身形停在大廳高處的橫樑。

唐天恰恰吐出口中濁氣,冷冷道:「口氣那麼大,要管教這要管教那,我還以為有多厲害?就這點水平,給我滾出顧家1

兵在唐天心中大為稱讚:「罵得好!少年,現在有幾分我的風範啊1

老者氣極反笑,殺氣騰騰:「既然你找死,那就怨不得我1

他正欲撲擊,忽然一個低沉的聲音在眾人耳中響起。

「夠了1

一直沉默的星主開口,老者臉色一僵,他從大梁飄落,惡狠狠地對唐天道:「今天看在星主的面子上,放你一馬1

唐天朝老者做了鬼臉,拚命吐舌頭,引來一陣輕笑。

老者的臉刷地綠了。

正欲開口的星主,聽到一旁女子的輕笑,立即閉嘴,也附合著呵呵笑了兩聲:「此子倒是赤子之心。」

唐天聽到女子輕笑,有些意外,便朝上座望去。

當他看清坐在主座上的女子,整個人身體僵住,魂飛魄散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