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六十九節勝利【第二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 於老頭此時已經完全進入戰鬥狀態,他眼中光芒暴漲,神色威猛凜然,手中多了一把淡藍色的扇子。 刷,扇子打開,上面寫著「波江」二字。 波江扇,波江座青銅秘寶。 於老頭手掌一翻,扇面...

唐天體內彷彿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力量。

看著緩步走來的於老頭,他心中沒有半點緊張,相反,他躍躍欲試,他想看看剛剛得到吸收的侏儒血和羽人血,究竟有多強大。

如果依照兵的理論,現在此時的唐天,並不適合挑釁於老頭,因為他還沒有消化剛剛得到的力量。但是唐天卻管不了那麼多,剛剛吸收的力量,在他體內蠢蠢欲動,它們也似乎感受到唐天對於老頭的厭惡和憎恨。

而且,這個老混蛋,罪無可恕!

唐天可沒有讓別人先出手的習慣,他率先發動。

腳尖一點,唐天的身形就刷地消失。

好快!

瞪大眼睛圍觀的武者們,只覺眼前一花,便失去唐天的蹤影。只有燕夏烏南屈指可數的幾人,能夠捕捉到唐天的身影,燕夏還好,烏南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。唐天的速度,遠勝他!

快如閃電!

唐天的速度本來就不慢,而侏儒血不僅能夠增強力量,同樣對速度也有著極大的增強,而羽人血更是大幅度地增強唐天的速度,兩者一疊加,唐天現在的速度,比起全盛時的華容要更強。

於老頭此時已經完全進入戰鬥狀態,他眼中光芒暴漲,神色威猛凜然,手中多了一把淡藍色的扇子。

刷,扇子打開,上面寫著「波江」二字。

波江扇,波江座青銅秘寶。

於老頭手掌一翻,扇面一抖,呼,一泓碧波陡然在唐天眼中出現,仿如海天一線。扇芒如浪,並不洶湧,就像風吹起的碧波,看上去沒有半點破壞力。

唐天心中警兆忽生。

看似風和日麗微波蕩漾的招式,他卻嗅到一絲極危險的氣息。

唐天對自己的直覺,沒有半點懷疑,別看他現在速度和力量都增加強常人難以企及的地步,但是他最強大的,還是他的直覺。

幾乎想也不想,唐天腳尖輕點,身形一折,倏地出現在於老頭的身側。

周圍響起一片驚呼,唐天的速度實在太快,當他們看到唐天幾乎是憑空出現在於老頭身側,齊被嚇一跳。

唐天屈指微彈,一蓬白色漩渦,從他手掌中飛出。

白鶴漩渦!

於老頭看上去不慌不忙,手腕一翻,扇芒就像大號的毛筆,飽蘸淡喇,十分寫意地一卷一收。

唐天無往不利,每次都會讓敵人手忙腳亂的白鶴漩渦,這次在這些恍如海水一般的淡色扇芒中,卻無聲無息地消失。

唐天頓時大吃一驚。

他倒沒有覺得白鶴漩渦能夠幹掉於老頭,但是覺得讓於老頭手忙腳亂一陣子還是能做到的。沒想到,於老頭只不過看似不經意扇子一卷,竟然把自己這一招破解如此徹底。

心中雖驚,但是唐天的步伐卻沒有半點受影響,滑溜異常。

他的速度奇快無比,雖然白鶴漩渦有如泥牛入海沒有半點反應,但是於老頭的扇芒,同樣無法沾上唐天分毫。

唐天嘗試著從不同的方位攻擊,於老頭機警異常,均以失敗告終。於老頭腳步紋絲不動,知道自己的速度不如唐天,索性以靜制動。偏偏他的扇芒,厲害異常,唐天也十分忌憚。

於老頭老辣的表現,讓唐天無可奈何。

幾個來回,雙方陷入僵局,圍觀的武者,也看出幾分端倪。

「果然不愧是於老啊,這扇法,端真圓融如意,無懈可擊。」

「是啊!不過唐天的速度,真是嚇人!換一個人,早就落敗了吧。」

……

「老大,誰佔上風?」索光忍不住問。

燕夏看得雙目異彩連連,沉聲道:「還很難說。從實力上來看,雙方各有優劣,唐天速度力量佔優,而於老頭武技更強,真力更渾厚,現在又放低姿態,持守勢,唐天想取勝,遠非易事。於老頭的爐火純青,唐天若不是不小心陷入其中,那就危險了。」

烏南介面問:「難道老大看好於老頭?」

「不1燕夏出人意料搖頭:「我更看好唐天。」

眾人不由訝然,剛才燕夏所說,於老頭更佔優勢才對,沒想到老大居然又說看好唐天。

燕夏注視著場內,自顧自道:「這場戰鬥,對於老頭來說,除了勝利別無他途,壓力很大。而唐天呢,只要打平了就是勝利。而且唐天佔據道義,對於他這個年紀來說,會讓他更加無畏勇敢。最重要的是,唐天還沒有熟悉剛剛得到的力量。這其實是於老頭最好的機會,可於老頭太謹慎了,等唐天開始慢慢適應新力量,天平就會傾斜。」

宮易秀忽然壓低聲音道:「老大,我們有沒有可能趁機……」

他的手掌輕輕一斬。

燕夏搖頭:「別忘了,那個機關武者還沒有出來。我們已經低估了唐天和凌旭,如果萬一再低估了這個傢伙呢?」

眾人悚然而驚。

燕夏低聲道:「到現在為止,我們和顧家的矛盾,不,確切地說,我們和唐天他們三人的矛盾,並不是不可調和。我們放低些姿態,取得顧雪的諒解很容易。顧雪不追究,我們和他們就自然沒有矛盾了。可如果下手了,那就真的沒有退路。」

宮易秀默然。

看出宮易秀的不甘,燕夏拍拍他的肩膀,卻是提醒:「你不要灰心,等執事他們來了再說。」

宮易秀精神一振,他本來就擅長謀划,頓時思路清楚。沒錯,執事來了,他們的實力會更加暴漲。而經這一鬧,於老頭這次的計劃就要泡湯了,顧家和其他家族的矛盾深深,便不會有人再幫助顧家出頭。到那個時候,顧家和這三個傢伙,不過案板上的魚。

然而就在此時,凌旭和吳澤行之間的戰鬥,率先達到高潮。

「正義本心刺1

「清風無影1

一道耀眼的銀光,如驚虹乍現,擊中空處。

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,卻陡然浮現一把青劍。

叮!

凌旭和吳澤行同時如遭雷殛,兩人直接倒飛出去。轟轟轟!兩人連續撞斷幾根柱子,方止住身形。

平分秋色!

吳澤行披頭散髮,狀若瘋狂,臉上哪裡還有半點剛才的淡定從容,他就像兇狠的野獸,狠狠地瞪著凌旭。

凌旭白袍上,也是一片狼藉,他背在身後左掌五指,不停地顫抖,他的目光卻沒有半點動遙

凌旭的脊柱在微不可察地顫抖,針扎劇痛如潮水般湧來,幾欲把他淹沒。他身上的繃帶,已經完全濕透。凌旭深吸一口氣,他顫顫抖抖地擺出威嚴式,幾乎是威嚴式甫一成形,他的身體就停止顫抖。

橘紅如火的眸子,迅速平靜下來。

意志是痛苦通往力量的橋樑,能忍受多大的痛苦,就能夠擁有多大的力量。

凌旭的心,瞬間平靜下來,脊柱的痛苦並沒有半點減緩,但是另一股灼熱的力量,從疼痛得最厲害的脊柱深處升起,沿著他畸形的脊柱上升,從肩肘鑽入他的十指。

十指鋼鐵之色,變得更加深沉。

凌旭,你是鋼鐵意志的男人,你一定可以!

凌旭,你在做一件正確的事,你在為一件有意義的事情戰鬥。

老師,這就是你說的做好人嗎……

感覺……好像挺不錯的……

凌旭,你要勝利……

配得上槍尖海的,只有勝利!

凌旭的目光,陡在變得銳利堅決,一個跨步,一槍刺出!

正義本心刺!

一點銀光暴綻,比剛才更加耀眼熾亮。

吳澤行沒有想到到了這個時候,凌旭竟然還能發動如此凌厲的攻擊,他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,毫不閃避,整個人以身馭劍,悍然迎面刺去!

叮!

比剛才更加驚人的撞擊聲,讓每個人心中都是一跳。

吳澤行以更快的速度向後倒飛而去,撞在牆上,磚石亂飛,轟隆一聲,整面牆垮塌,把他掩埋。

凌旭持槍而立,臉上浮現痛苦之色,眼神卻是出奇的寧靜。

老師,這就是你說的正義的勝利么……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吳澤行的失敗,讓於老頭臉色微變,能夠戰勝吳澤行,那凌旭實力比他想象的更強,這絕對是一個糟糕無比的結果。

唐天敏銳地察覺到於老頭心神的波動,腳下毫無徵兆地一折,陡然換了一個方向,沖向於老頭。

於老頭心中一驚,頓時反應過來,暗呼不妙。

雙方原本處在一個十分平衡的位置,但是於老頭的這絲破綻,卻這個天平出現了極細微的偏差。對於普通武者來說,這並不是什麼大過錯,但是對這個級別的戰鬥,任何一絲疏忽在戰鬥中,都有可能決定勝負。

唐天立即改變打法,從之前的試探性打法,變成更有侵略性壓迫性的打法。

大碑掌!

威勢駭人的大碑掌,轟然砸入綿綿如海的扇芒內,於老頭的扇面明顯一沉,他不由大驚,好強的蠻力!於老頭畢竟年老,真力雖然愈發渾厚,但是力量卻退步明顯。他本就不以力量見稱,唐天這一掌的力量,竟然讓他險些難以擋祝

好兇悍的力量。

於老頭又驚又駭的時候,形如碑石的掌芒,瞬間爆裂開來!

天龍勁!

於老頭猝不及防,當時悶哼一聲,如同被人推了一把,腳下後退一步。

燕夏此時再也忍不住,霍地起身,失聲驚呼:「雙血脈1

唐天卻沒有停下片刻,鬼魅般出現在於老頭背後,又是一記沉重呼嘯的大碑掌。於老頭此時已經陷入被動,手肘后翻,波江扇再次擋下這一記大碑掌。

勢大力沉的大碑掌衝破波江扇的扇芒,余勢未絕地轟在於老頭背上。

於老頭向前一個踉蹌,哇地噴出一口鮮血,臉上驚駭欲絕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