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六十八節邀戰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7-05 18:24  |  字數:3633字

噗!

微不可察的聲音,從唐天體內響起。

沒有人察覺,他們的目光,全都被場內凌旭與吳澤行激烈的戰鬥深深吸引。只有於老若有所覺,雪白的眉毛,同樣微不可察一跳。

於老心中忽然升起一股若隱若現的危險感。

可是還沒有等他動手,異變忽生。

噗噗噗!

一連串聲音,從唐天體內炸響。

唐天裸露在外面的皮膚,就像波浪般抖動。咔咔咔,同時響起的還有一連串骨頭的聲音。唐天的體內,彷彿有什麼怪物,正在破繭而出一般。

呼。

唐天的腳邊,一道微弱的氣流,悄然成形,捲起產生一個極細小的漩渦。

那是……

於老的瞳孔驟然一縮,心中的不安和危險感,變得更加強烈,恍如實質。他的眼睛流露出幾分驚疑這不定,他成名這麼多年,沒有見過如此古怪的事情。

眼前閉眼張臂的唐天,變得愈發神秘。

於老非常不喜歡和不了解的敵人交手,因為那會非常危險。他成名幾十載,見過無數實力比他更強的武者,栽在那些陌生而危險的敵人手上,在這一點他始終很謹慎。正是因為謹慎,讓他這麼多年,地位依然牢固無比。

呼呼呼!

幾道氣流成形,向四周席捲,唐天周圍的空氣,變得極不穩定。

於老的目光,緊緊盯著唐天,打消了立即出手的準備,他弄不清楚唐天正在發生的,是什麼樣的變化。

他決定再看看。

嘩啦,氣流變得激蕩起來,聲音也從呼氣聲,變成有如風扯動布旗時獵獵聲。唐天腳邊的碎石,被激蕩的氣流帶動,在地上翻滾跑動。

無數碎石,就像被驚動的螞蟻,在石板地面上四下奔散。

這番響動,終於引起一些正沉迷在凌旭和吳澤行戰鬥的武者注意。

「天啊!那是怎麼回事?」

「快看!」

驚呼聲讓更多的人如夢初醒,把目光挪向場內正中央的唐天,他們被眼前的一幕驚得呆住。

劈啪劈啪!

唐天周圍半丈內的空氣,就像沸騰一般,無數激蕩的氣流,彼此衝撞、摩擦,密集的爆音不絕於耳,細碎空氣流相互摩擦產生的火花,忽閃忽現。

唐天的身形,就像隔著湍急的水流屏,模糊不清。

除了正在激戰的凌旭和吳澤行,其他人的目光,此時全都被這一幕吸引。誰也沒有見過如此匪夷所思、衝擊性如此強烈的場面!

每個人都是目瞪口呆,張大嘴巴合不攏,獃獃地看著場內的唐天。

他們就恍如看到一團恐怖的風暴,正在他們眼前醞釀成形。一個疑問從眾人心底無法遏制地升起,這團風暴成形的時候,會是什麼光景?

會是什麼光景?

沒有人知道!

他們瞪大眼睛,帶著恐懼,又帶著好奇,不敢挪開目光分毫。

爆音更加激烈,唐天周圍的空氣更加激蕩,山雨欲來的氣息,籠罩在每個人心底。

忽然,時間彷彿定住,所有的爆音驟然消失,激蕩的氣流驟然停滯凝固。

緊接著轟地一聲巨響,唐天周圍的那堵不穩定的空氣帶,瞬間崩碎!

強烈的氣浪,挾著駭人的威勢,席捲整個大廳。實力稍弱的武者,就恍如被野獸撞上,無法穩住身形,硬生生被氣浪推到角落。

正在激斗的吳澤行沒有半點防備,當氣浪衝到他身體周圍三丈內,他才心生警兆。他的反應極快,氣浪及體的瞬間,他已經調整的身形,有如一片樹葉,順著氣流飄開。

在空中飄飛的吳澤行,不能置信地看著唐天。

那股氣息……好強!

凌旭對突然爆發的氣浪也沒有半點準備,連忙身隨槍走,出現在一根柱子的後面。他心中凜然,當他發現弄出這番動靜的是唐天時,臉上表情一呆。

這傢伙,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怪胎啊!

便是強如於老,此時臉上亦無法保持鎮定平靜,流露出深深的謹慎和戒備。

好強的威勢!

他的心中有些猶豫起來,剛才唐天對紀天的那一拳,他看出來唐天是因為入魔,才實力暴漲。可眼前的景象,絕對不是入魔能夠解釋的。

這傢伙……到底什麼來路?

不知為何,這個想法一冒出來,便有如陰影般,揮之不去。

不過,他的注意力很快場內露出身形的唐天。

張開雙臂的唐天,閉著眼睛,一動不動,安靜得就像沉睡。

忽然,唐天睜開眼睛。

轟!

氣勢暴漲,彷彿拉起水閘,早就滿溢的洪水,奔騰如雷轟然傾泄!

唐天的眼眼殷紅如雪,卻透著難以言喻的冷漠。驚人的氣勢,大廳內的武者,臉色齊變,他們就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攫住心臟,他們渾身都不聽喚,動彈不了分毫。

角落裡,誰也沒有注意到,燕夏幾人混在裡面。燕夏的面色凝重,他的目光充滿了震驚之色。而在他身邊,烏南幾人盡皆色變。

「這個傢伙到底是誰?」宮易秀的聲音中透著一絲驚慌,如此強大的氣勢,讓他心驚膽戰。

沒有人回答得出這個問題。

燕夏沉聲道:「是血脈,他好像開啟了血脈。」

「開啟血脈?」索光差點失聲驚呼,他強自壓低聲音:「這個時候開啟血脈,這也是太……」

烏南臉色奇差無比:「我們這次只怕惹了大麻煩!」

燕夏心中其實也同意烏南的說法,但是他嘿然道:「我們那是小麻煩,大麻煩的是於老頭。我們不過打傷顧雪手下的人,於老頭可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