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六十八節邀戰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 便是強如於老,此時臉上亦無法保持鎮定平靜,流露出深深的謹慎和戒備。 好強的威勢! 他的心中有些猶豫起來,剛才唐天對紀天的那一拳,他看出來唐天是因為入魔,才實力暴漲。可眼前的景象,絕對...

噗!

微不可察的聲音,從唐天體內響起。

沒有人察覺,他們的目光,全都被場內凌旭與吳澤行激烈的戰鬥深深吸引。只有於老若有所覺,雪白的眉毛,同樣微不可察一跳。

於老心中忽然升起一股若隱若現的危險感。

可是還沒有等他動手,異變忽生。

噗噗噗!

一連串聲音,從唐天體內炸響。

唐天裸露在外面的皮膚,就像波浪般抖動。,同時響起的還有一連串骨頭的聲音。唐天的體內,彷彿有什麼怪物,正在破繭而出一般。

呼。

唐天的腳邊,一道微弱的氣流,悄然成形,捲起產生一個極細小的漩渦。

那是……

於老的瞳孔驟然一縮,心中的不安和危險感,變得更加強烈,恍如實質。他的眼睛流露出幾分驚疑這不定,他成名這麼多年,沒有見過如此古怪的事情。

眼前閉眼張臂的唐天,變得愈發神秘。

於老非常不喜歡和不了解的敵人交手,因為那會非常危險。他成名幾十載,見過無數實力比他更強的武者,栽在那些陌生而危險的敵人手上,在這一點他始終很謹慎。正是因為謹慎,讓他這麼多年,地位依然牢固無比。

呼呼呼!

幾道氣流成形,向四周席捲,唐天周圍的空氣,變得極不穩定。

於老的目光,緊緊盯著唐天,打消了立即出手的準備,他弄不清楚唐天正在發生的,是什麼樣的變化。

他決定再看看。

嘩啦,氣流變得激蕩起來,聲音也從呼氣聲,變成有如風扯動布旗時獵獵聲。唐天腳邊的碎石,被激蕩的氣流帶動,在地上翻滾跑動。

無數碎石,就像被驚動的螞蟻,在石板地面上四下奔散。

這番響動,終於引起一些正沉迷在凌旭和吳澤行戰鬥的武者注意。

「天啊!那是怎麼回事?」

「快看1

驚呼聲讓更多的人如夢初醒,把目光挪向場內正中央的唐天,他們被眼前的一幕驚得呆祝

劈啪劈啪!

唐天周圍半丈內的空氣,就像沸騰一般,無數激蕩的氣流,彼此衝撞、摩擦,密集的爆音不絕於耳,細碎空氣流相互摩擦產生的火花,忽閃忽現。

唐天的身形,就像隔著湍急的水流屏,模糊不清。

除了正在激戰的凌旭和吳澤行,其他人的目光,此時全都被這一幕吸引。誰也沒有見過如此匪夷所思、衝擊性如此強烈的場面!

每個人都是目瞪口呆,張大嘴巴合不攏,獃獃地看著場內的唐天。

他們就恍如看到一團恐怖的風暴,正在他們眼前醞釀成形。一個疑問從眾人心底無法遏制地升起,這團風暴成形的時候,會是什麼光景?

會是什麼光景?

沒有人知道!

他們瞪大眼睛,帶著恐懼,又帶著好奇,不敢挪開目光分毫。

爆音更加激烈,唐天周圍的空氣更加激蕩,山雨欲來的氣息,籠罩在每個人心底。

忽然,時間彷彿定住,所有的爆音驟然消失,激蕩的氣流驟然停滯凝固。

緊接著轟地一聲巨響,唐天周圍的那堵不穩定的空氣帶,瞬間崩碎!

強烈的氣浪,挾著駭人的威勢,席捲整個大廳。實力稍弱的武者,就恍如被野獸撞上,無法穩住身形,硬生生被氣浪推到角落。

正在激斗的吳澤行沒有半點防備,當氣浪衝到他身體周圍三丈內,他才心生警兆。他的反應極快,氣浪及體的瞬間,他已經調整的身形,有如一片樹葉,順著氣流飄開。

在空中飄飛的吳澤行,不能置信地看著唐天。

那股氣息……好強!

凌旭對突然爆發的氣浪也沒有半點準備,連忙身隨槍走,出現在一根柱子的後面。他心中凜然,當他發現弄出這番動靜的是唐天時,臉上表情一呆。

這傢伙,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怪胎啊!

便是強如於老,此時臉上亦無法保持鎮定平靜,流露出深深的謹慎和戒備。

好強的威勢!

他的心中有些猶豫起來,剛才唐天對紀天的那一拳,他看出來唐天是因為入魔,才實力暴漲。可眼前的景象,絕對不是入魔能夠解釋的。

這傢伙……到底什麼來路?

不知為何,這個想法一冒出來,便有如陰影般,揮之不去。

不過,他的注意力很快場內露出身形的唐天。

張開雙臂的唐天,閉著眼睛,一動不動,安靜得就像沉睡。

忽然,唐天睜開眼睛。

轟!

氣勢暴漲,彷彿拉起水閘,早就滿溢的洪水,奔騰如雷轟然傾泄!

唐天的眼眼殷紅如雪,卻透著難以言喻的冷漠。驚人的氣勢,大廳內的武者,臉色齊變,他們就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攫住心臟,他們渾身都不聽喚,動彈不了分毫。

角落裡,誰也沒有注意到,燕夏幾人混在裡面。燕夏的面色凝重,他的目光充滿了震驚之色。而在他身邊,烏南幾人盡皆色變。

「這個傢伙到底是誰?」宮易秀的聲音中透著一絲驚慌,如此強大的氣勢,讓他心驚膽戰。

沒有人回答得出這個問題。

燕夏沉聲道:「是血脈,他好像開啟了血脈。」

「開啟血脈?」索光差點失聲驚呼,他強自壓低聲音:「這個時候開啟血脈,這也是太……」

烏南臉色奇差無比:「我們這次只怕惹了大麻煩1

燕夏心中其實也同意烏南的說法,但是他嘿然道:「我們那是小麻煩,大麻煩的是於老頭。我們不過打傷顧雪手下的人,於老頭可是連顧雪都想搶。」

三人一聽,齊齊鬆一口氣。

燕夏聽到三人鬆氣的聲音,他心裡知道,烏南他們已經沒有勇氣與唐天戰鬥。

不過,還好有更愚蠢的人,替他擋著。

燕夏臉上浮起一抹冷笑,於老頭這次麻煩大了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收回雙臂,殷紅的目光,毫無顧忌地落在於老身上。

忽然,唐天揚起右臂,食指直如槍,直指於老。

桀驁囂張沒有半點餘地和退路的戰書,清晰無誤地傳入每個人的耳中。

「喂,老頭,你我今天就用戰鬥來了結吧1

筆直的身體,直的食指,卓然而立的唐天,是如此陌生,沒有憤怒,沒有咆哮,但是此時在場每個人,包括吳澤行,都被這樣一個陌生的唐天震懾祝

桀驁、堅決、一往無前。

當著眾人的面,被如此挑釁,饒是於老養氣功夫超人一等,此時也不由老臉通紅,火辣辣燒得厲害!

於老怒極反笑:「那就讓老朽來教訓一下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1

於老揚身而起,陰沉著臉,緩步朝唐天走去。一股恍若實質的威壓,轟然散逸開來,沒有唐天那股咄咄逼人,卻透著老而彌辣。

其他武者立即激動起來。

於老成名超過四十年,是菲林星真正的常青樹,於家正是在他的帶領下,殺入菲林星豪強行列。他聲望極重,一生之中唯一敗績,就是落敗於夜幕劍客齊亞之手。齊亞那一年橫空出世,劍挑四方,無一敗績,最終登頂。

那一敗,並沒有讓於老的排名下降,因為那一年,被稱為夜幕之年。菲林星幾乎所有的高手,全都敗在齊亞之手。然而,世事難料,之後齊亞不知遭受什麼變故,性情大變,武技大幅度倒退,從第一的排名掉到第五名,而他也變成菲林星最著名的刺客。

於老的排名一直穩定在十五名。

這是一個令人敬畏的名次,卻又同樣是一個尷尬的名次。

前十名就像一個分水嶺,每一位都是巨頭,而十至二十名,是豪強。但是對於野心勃勃一心想光大於家的於老來說,豪強是無法滿足他的。但是他的排名,卻難以上升,他才想到用聲望和輩份來彌補實力不足。

這也是為什麼,他會如此上心,廣發英雄帖。

之後的局勢太過於順利,他便打起顧家的主意。名正言順,顧家對於他這次的計劃,極其關鍵,他必須把顧家牢牢抓在手上。沒有顧家的請求,他就沒有插手的理由。

唐天和凌旭,他並沒有太放在眼裡,排名五十名對於普通武者,需要仰望,但是對他來說,只不過和他手下李信紀天等人相當。而且他相信,之後會有各家高手,源源不斷地前來。這個等級的武者,他起碼可以湊到八位。更何況,還有吳澤行這樣,能夠殺入二十多名強者。

手上足夠的籌碼,讓他信心十足。

但是他失算了。

凌旭能夠抗衡吳澤行,而唐天,一拳擊敗紀天,實力也絕對不在吳澤行之下。如今的氣勢,更是可怕。於老從一開始,就沒有想到,自己竟然會被拖下水。

眼下他的處境,十分危險。

恍然間,他仿若回到了與齊亞那一戰。那一戰雖然沒有讓他的排名下降,但是對他的聲望,影響巨大。但是更重要的是信心,那一戰之後,他花了七年的時間,才重新尋回屬於頂尖高手的信心。

而今天形勢更加嚴峻,倘若失敗了……

於老深吸一口氣,把這個念頭拋之腦後,他神情凝重,全身衣服鼓動,勁氣充盈。

一步步朝唐天走去,發須皆張。

這一戰,不是生,就是死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