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六十七節融血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7-05 18:24  |  字數:3731字

野獸般的咆哮怒吼,餘音未絕。

吳澤行不能置信地看著自己手中的劍,他那一劍,是他獨創的殺著,名為,他極少使用。因為沒有多少對手,讓他有資格用這一劍。但是這一劍,從未失手過。

但是今天,他竟然落空了。

他到現在還不明白,唐天是怎麼閃躲自己這必殺的一劍。為什麼對方在那個時候,會有一個變向轉折?是湊巧?還是預料到他那一劍?

預料到自己的……

這個想法一冒出來,讓吳澤行不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。莫名的恐慌充斥著他心頭,一個更荒謬更可怕的想法接踵而至,難道他已經看破了自己的劍路?

吳澤行對自己的劍法,有著極強的自信。這五年來,他沒有一日懈怠,勤修不輟,他的劍法從懾人心魄漸漸轉為無聲無息。

清風劍有大成之象。

這五年來,他曾蒙面挑戰各路高手,磨礪自己的劍法,從未落敗。這招是他的底牌,剛才暴怒之下,憤而出手,本以為十拿九穩必殺一擊,卻沒有想到,竟然落空。

他幾乎不敢相信眼睛。

唐天的怒吼,在他的耳中,飄忽如風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凌旭看著場內暴走咆哮的唐天,滿臉驚愕。

再看到那個柱子上的紀天,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怎麼可能?

雖然相交沒有多久,但是這些天來,唐天的水平他是看在眼裡,非常清楚的。這一拳的威力,超出唐天平時實力太多!

唐天的力量如牛,但是絕對不可能,有如此驚人的威力。

以紀天的實力,一拳轟至昏迷,這一拳的威力,該有多麼恐怖啊。

這傢伙,難道發生什麼了變故?

還是體內蘊藏了不為人知的力量?

凌旭恢復平靜,只是眼睛中,閃過一道異色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呼呼呼!

粗重的鼻息,漸漸把唐天拉回神,視野內的血色,一點點退下去。

柱子上嵌著的紀天,逐漸清晰起來。

唐天瞳孔猛地一睜。

這是……

他的神色一呆,不能置信地看著紀天,再猛地低頭,看著自己的拳頭。

剛才那一拳轟出,唐天只覺得酣暢淋漓,說不出的痛快。一股涼滋滋的感覺,從體內深處升起,通體異常輕快,彷彿身體都要輕了一分。

他的身體真的輕了一分。

唐天獃獃地,臉上露出疑惑不解,他忽然啪地一跳,整個人就像火箭一般躥了起來,一頭衝到大廳頂端。

當唐天輕快無比地落到地面時,他臉上的表情很奇怪。他嘗試著揮出一拳,出拳的瞬間,他的瞳孔驟然擴張,一股和平常完全不同的感覺,從他的手臂傳遞到他身體每個角落。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,強大的力量。

怎麼會這樣……

一抹笑容從唐天的嘴角咧開,他欣喜若狂,但是隨之而來的,卻是深深的不解。

他的速度和力量,有著大幅度的增漲,只是,為什麼會這樣……

等等,速度和力量!

唐天雙目驀地圓睜,腦中彷彿有一道閃電掠過,他猛然想起自己吞食的侏儒血和羽人血,難道是……

在死寂的大廳,在所有人的目光,他閉上眼睛,伸開雙臂,仔細感受著體內的變化。

吳澤行從恍惚中恢復過來,當他的目光恢復清明,大廳正中央唐天張開雙臂旁若無人的姿態,他的臉上騰地衝上一抹血色!

想到剛才那一劍的落空,就像深深扎進他心中的一根刺,而此時唐天充滿了挑釁性的動作,立即激怒了他。

什麼時候,他竟然被人如此無視過?

混帳!

毫不猶豫,他驟然朝唐天衝去,就在此時,驀地眼前一花,一個白衣少年持槍而立,擋在他面前。

「不好意思,你的對手是我!」

凌旭槍尖平端,直指吳澤行,臉上露出鄙夷之色:「沒想到,堂堂清風劍,竟然是一個恃強凌弱、強佔美女的小人!看上去倒是人模狗樣的。」

一番話說得吳澤行臉上青紅交加,他沒想到有人敢如此當著他的面,說出如此不客氣的話。

「不過,正義必將戰勝邪惡,銀槍即是陽光!」凌旭沉聲道,他神色堅定,眉宇間凜然之氣讓他臉上仿若蒙上一層異樣的光澤。持槍而立的身影,如同籠罩著一團白色神聖的火焰。

聽上去可笑無比的話,但是從凌旭嘴裡說出來,卻沒有一個人笑得出來。

顧雪有些吃驚地看著凌旭。

凌旭的氣勢比之前變得更強,最讓她震驚的,卻是凌旭堅定的神情,橘紅色的眼睛中,凜然之氣彷彿無物可以撼動。

他說的那句話,就是他的本心。

吳澤行勃然大怒,眼中布滿血絲,今天一而再,再而三被小輩羞辱,如果今天不能親手結果這兩個混蛋,那從今往後,清風劍這三個字,將是整個菲林星最大的笑話。

「找死!」

吳澤行含怒出劍,一道刺眼的青色劍芒,驟然從凌旭身體前半丈遠的空處飛出,快如閃電。在場諸人之中,幾乎沒有人能夠捕捉到這一劍的軌跡。

一點銀光綻放。

叮!

清脆得令人心悸的金石之音,大廳全場可聞。

於老始終半闔的眼睛,猛地張開,渾濁的眼睛內,掠過一抹微不可察的光芒。

吳澤行亦是一呆,自己這一劍,竟然又被另一個人擋下!

全場一片嘩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