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五十八節凌旭的意志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6-28 09:06  |  字數:3580字

轟!

驚人的氣勢,以凌旭為中心,驟然爆發。一股難以言喻的冰冷力量,驟然從他的心臟蜿蜒,沿著一條陌生狹窄的經脈,披荊斬棘,就像一根極細的冰針,瞬間穿頂整條經脈。當這條陽生細小的經脈貫穿的瞬間,凌旭身體一震,冰冷的力量直奔他的脊柱。

「啊啊啊啊!」

強烈的痛楚,讓他發出猶如野獸般的慘嚎,仰起的臉上儘是痛楚,面容扭曲。冰息直刺體內畸形的骨頭,所產生強烈的刺痛,比平時強上百倍。

「凌旭!」唐天大驚失色,他被眼前的變故嚇到了,便要衝上去。

「不要碰他!」兵急忙攔住唐天。

「兵!他這是?」唐天焦急無比。

「對他是好事。」兵沉聲道:「只要他能熬過去。」

凌旭的大腦一片空白,強烈的痛楚,就猶如萬針扎進身體,遍體鱗傷。他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痛苦,雖然他會定期浸泡藥液,但是每過一段時間,不堪負荷的身體,總會給他帶一次大動作。

猶如野獸般本能痛嚎,響徹整個顧家,每個聽到這個聲音的人,都不由驚恐地望向凌旭唐天所在的院落。

顧雪和穆雷一臉驚駭地衝過來。

這次的痛苦,除了針扎一般,還多了一份刺骨的寒意。劇痛之下,凌旭的身體佝僂得像只蝦。

腦海一片空白,不知過多了多久,虛無中緩緩走出一位蒼老的老者,他牽著一個小男孩。

「旭,你不要修鍊槍法了,你能夠好好活著,老師就很開心了。」

「不要!老師,我一定會修鍊成槍尖海!我要實現老師的夢想!」

「呵,旭,你要實現你自己的夢想,而不是老師的夢想。」

「可是實現老師的夢想就是旭的夢想啊!」

……

小男孩握著比他還要高得多的木槍,一遍遍孤獨地修鍊。

失敗,失敗,還是失敗,小男孩蒼白的臉龐,不時浮現痛苦之色,他依然堅持修鍊。

撲通,力竭的小男孩,一屁股摔在地上,他哇地失聲大哭。

……

「旭,不要傷心哦,其實沒關係的,老師也沒有練成真正的槍尖海呢。」

小男孩止住哭泣,他抬起頭,那雙飽含淚水的眼睛充滿了好奇:「老師,有人練成真正的槍尖海嗎?」

老者沉默,良久之後,才點頭:「有。」

「他是誰啊?很厲害嗎?」小男孩充滿了好奇。

老者渾濁的瞳孔中閃過一絲痛苦和悲傷:「他是一個天才的壞人,他只要力量,他背叛了自己的信仰,旭,你要記住,無論什麼時候,都要做一個好人。」

小男孩有些難以理解,什麼叫做天才的壞人,他有些似懂非懂地點頭:「小旭記住了。老師,他是怎麼練成槍尖海的呢?」

「意志吧。」老師的笑容充滿了艱澀:「雖然他不是好人,卻是我見過意志最堅定,對自己最殘酷的人。」

「老師,什麼叫意志呀?」小男孩睜大眼睛問。

「意志啊,就是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放棄。」老師撫摸著小男孩的腦袋,溫聲鼓勵道:「旭以後也要做一個有意志的男子漢哦。」

「嗯!」小男孩重重點頭,他默記在心。

有意志就可以練成槍尖海,意志就是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放棄!

……

凌旭,你要放棄嗎……不能,絕對不能……

自己一定有意志,自己一定可以練成槍尖海!

孤獨瘦弱的畸形身影,在雪地里不斷地跌倒,不時地發出痛苦的悶哼,男孩的臉龐永遠是病態的蒼白,就像地上的積雪一般。

直到有一天,無意中他用手指搓動木槍,木槍一下子躥了出去。

他呆了呆,興奮得大吼大叫,把樹上的積雪震得簌簌落下。

……

冰天雪地里,一個瘦小的身影,弓著背,在厚厚的冰層上,用手指不斷地鑿著堅逾鋼鐵的冰層。

春天裡,小男孩光著膀子,畸形瘦小的身體,汗水蒸騰霧氣。他的每一根手指,都纏著一根堅韌的牛皮繩,繩子的另一端,穿過樹枝,吊著比他身體還粗的原木。

夏天裡,一個瘦小的身影,在筆直如削的高聳崖壁上,緩緩攀爬。手指鑿進岩石里,汗水沿著下巴滴落,身體緩緩向上挪。忽然他後力不繼,啪地從數百丈高的崖壁墜落,轟然砸進下方的深潭。數百丈高的崖壁上,密密麻麻布滿手指大小的孔,數也數不清。

秋天裡,金色密林中,瘦小的身影,不斷地用手指搓動沉重的木槍,嗤嗤嗤,射向漫天的落葉。

……

無論什麼時候,都不放棄!

老師的這句話,有如滾雷般,在他腦海中回蕩。

脊柱冰冷刺骨的強烈痛楚之中,忽然迸發出一種很陌生的力量,這股力量,沿著他的身體,注入他的手掌十指。

凌旭感覺自己的十指,突然變得像鋼筋鐵骨一般。

痛楚沒有半點消減,反而變得愈發強烈,但是十指傳來被力量注滿的感覺,也是如此清晰,如此迷人。

痛苦而強大,如此矛盾的感受,此時卻如此清晰而巧妙地揉和在一起。

恍然間,凌旭升起一股明悟,那就是意志。

意志就是架在痛苦和力量之間的那座橋樑。

凌旭臉上痛楚依舊,但是他緩緩睜開的眼睛,橘紅色一片平和。莊嚴式的經脈貫通,那絲絲縷縷的力量,不斷從他的心臟鑽入脊柱,源源不斷了產生那股鋼鐵一般的力量,注入他的十指。

憑藉著驚人的意志力,凌旭開始逐漸習慣這種從脊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