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五十五節白鶴漩渦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6-26 09:05  |  字數:3675字

石人的眼睛,泛著妖異的紅色,像紅色玉髓,那一張張生動鮮活的石臉,頓時多了一股難以言喻的陰冷感,唐天就感覺自己像被蛇盯住。

兵和另外兩名石人激斗的聲音,從身後傳來。石人的實力比唐天預計的還要強,而且招式怪異,佔據數量的優勢。

情勢對他們很不利,不過,唐天卻有自己的辦法。

「鬼爪!」

十顆六階魂核,換來鬼爪的出戰,六階的鬼爪,實力同樣強悍。鬼爪浮現在唐天身旁,枯瘦的身形,卻讓唐天心中稍安。

一具石人紅眼光芒一閃,身形消失不見,幾乎同時,鬼爪微闔的眼睛,卻猛然睜開,寒光四溢,身形刷地消失。

叮!

耀眼的火星在空中綻放。

拈花纖指與枯瘦鐵鉤結結實實撞上,雙方身形紋絲不動。

鬼爪眼睛戰意熾烈,五指摩擦過空氣,帶起一道道眩目的火花,直撲拈花石人。

拈花石人眼中紅光殷盛,微笑如故,纖指拈花在空中虛彈。

雙方的戰鬥迅速進入白熱化。

唐天微鬆一口氣,五名石人中,拈花石人給他的危險感最為強烈,鬼爪引走了它,唐天的壓力頓時大減。

咔咔咔,手中的天鶴手套變幻形狀,猶如鶴頸回收,蓄勢待發。

唐天可沒有什麼畏懼之心,這些石人雖然透氣詭異陰冷的氣息,但是唐天的膽子本來就大,如此強度的氣息根本無法影響他。

氣息鼓盪,唐天沒有等石人出手,貓腰猱身而上。

他的目標是哭臉石人。

哭臉石人滿臉哭意,帶著無盡的悲傷、絕望、灰暗,紅色的眸子就像血海地獄一般,似有無數血光翻騰不休。

唐天知道這些石人的表情,邪門得很,索性不去看。

大碑掌帶著低沉的嘯音,轟然朝哭臉石人拍去。

剛才的譚腿刀竟然無法對石人造成傷害,唐天就索性用力量取勝的大碑掌。

哭臉石人似乎知道厲害,毫不猶豫抽身疾退。

一掌落空,唐天卻並不懊惱,大碑掌能夠對石人構成威脅,這個結果讓他眼前一亮。背後尖嘯破空,卻是怒臉石人藉機偷襲。

怒臉石人五指握拳,拳式卻相當的怪異,拇指如舌,夾在食指和中指之間。紅眼光芒暴漲,一拳轟出,拳頭周圍紅芒激蕩,化作一道紅色的拳印,如出膛的炮彈,呼嘯朝唐天的後背砸去。

唐天對於群攻的經驗豐富無比,面對後背受襲,絲毫不慌亂。他很清楚,想要在夾擊中取勝,一定要想辦法抵消對方人數上的優勢,想辦法形成單打單的局面,才有可能得到勝利的機會。

他腳下飛快,向前掠去。同時左掌一記大碑掌,反手向身後揮去。

砰!

唐天只覺得一股暴烈如焰的力量在左掌爆開,充滿毀滅破壞力的真力,鑽入他手左臂經脈。唐天胸口一悶,但他強運鶴身勁,把鑽入左臂經脈的真力化去。借著這股力量,他就像被木棒狠狠擊飛的皮球,向前飛掠的速度陡增。

前方哭臉石人和他的距離急劇縮短。

哭臉石人紅眼驟然變亮,拇指和食指捏成圈,中指和無名指駢指如劍,尾指外翹,迎面向唐天一點。

唐天瞳孔驟然一縮,一點紅芒在哭臉石人的中指亮起。

嘶!

筆直的紅色劍芒從哭臉石的中指噴涌而出,倏地達到唐天面前。

早在紅芒亮起的瞬間,唐天渾身汗毛根根直豎,想也不想,大碑掌拍出

長久以來的習慣,日夜苦修,唐天從未有過偷懶,他的大碑掌修鍊到極深的地步,距離領悟殺招只不一步之遙。此時生命受到威脅,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。白銀武魂如同一朵銀焰,寂然冷冽。

這次的大碑掌印,一出手,唐天便察覺到不同。

掌印如碑,方正如劃,厚重凝實如岩如鐵。掌印碑身上,赫然了兩個碩大的朱紅碑文。

厚重古樸沉凝之氣,頓時籠罩全場。

叮!

紅色劍芒入碑三寸,便消彌無形。然而大碑掌印,卻依然帶著低沉的呼嘯,轟然朝哭臉石人碾壓而去。

哭臉石人的紅眼之中,閃過一絲驚慌,他周圍的空氣,彷彿一下子變得滯澀起來。它似乎也知道到了危險時刻。

雙掌同時擺出同樣手式,倏地合攏,整個臉龐,紅氣浮現。

嘶!

一道胳膊粗的紅色劍芒,從合并的手掌間噴涌而出,迎面撞上大碑掌印。

威勢無儔的紅色劍芒倏地沒入大碑掌印,眼看就要洞穿,碑印上「磐石」兩枚朱紅大字卻忽然大放光芒,光芒硬生生抵住紅色劍芒。

「磐石」兩字和紅色劍芒都迅速地變得黯淡無光。

「磐石」兩字的從朱紅變得接近透明,眼看就要消亡,乒,紅色劍芒瞬間崩碎成無數紅色細芒。

余勢未絕的大碑掌印撞上哭臉石人。

砰!

哭臉石人瞬間化作一團齏粉。

唐天身後的怒臉石人臉上怒色更重,怒吼咆哮一聲,紅眼恍如怒焰滾動,又是一拳,朝唐天的後背轟去。

唐天此時此在一個奇異的狀態,整個戰場彷彿盡收他的心底。兵和兩名石人對戰,不落下風,那些簡單利落的招式,甚至唐天都覺得稱不上招式,但是在兵手中,卻有著驚人的威力。比起上次的青紅十字鐮,兵現在出手更加樸實無華。

兵一直沒有教他具體的武技,而是把唐天丟入一個個環境中,讓唐天自己去適應去調整。

許多想法,忽然在腦海中湧現,但是此時的唐天,心中卻陷入奇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