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五十一節新科目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哦。」 兵陰陰的聲音傳來。 唐天臉色刷地變了。 幾隻嚼骨狼咆哮幾聲,便如同怒矢般朝唐天撲來! 唐天汗毛一下子豎了起來,二話不說,轉身拔腿狂奔。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...

「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。」唐天有些擔憂,在與華沙的那一戰,孔雀藍遭受重創,替他擋下二十多擊,而且最後一擊,也讓它元氣大傷。

唐天不斷地用武魂滋養它,但是收效甚微,不過讓他心中稍安的是,他能夠感受到孔雀的武魂雖然氣息微弱,但是生機卻似乎反而要比之更強烈。

「我問過井豪大哥,井豪大哥說沒有大礙,讓它休養一段時間,多喂魂核,它就會恢復。」

唐天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。孔雀藍他花的心思最多,不斷淬鍊之下,孔雀藍的實力比以前強很多,但是沒想這次,卻遭受重創。

「你也需要好好消化這一戰的收穫。」兵提醒他。

「嗯1唐天重重點頭,認真堅決道:「神一樣的少年是不會偷懶的1

兵鼻子里哼了一句:「別把說話說得那麼滿,來吧,給你看看我給你準備的新科目。」

「新科目?」唐天眼前一亮。

十八銅人室雖然煎熬,但確實讓他進步巨大。如果沒有完成十八銅人室,他絕對沒有可能與華沙這個冀皇鄭更別說獲得勝利。

「我沒有想到你會這麼快通過十八銅人室,說實話,這一點出乎我的意料。」兵看了唐天一眼:「我本來以為,你還會在這裡煎熬一陣子,所以就沒有給你提前安排新科目。好吧,我們來談談新科目。」

唐天的耳朵豎了起來,臉上充滿期待。

兵的手輕輕一撥,房間里飄浮的顏色各異星球飛快地轉動,片刻后,一顆灰色的星球,停留在兵的面前。

「你的武技已經沒有太多的瑕疵,但這顯然還不夠。你現在的問題是,你的身體跟不上你的反應。你的武魂達到白銀階,它還在緩慢進步,但是你武技、真力還處在一個比較低的水平。尤其是真力,五階的水平,已經開始無法適應你現在的戰鬥。所以這次的修鍊科目就是針對真力。」

兵就像一位資深的教官,一針見血。

「真力修鍊也有科目?」唐天愣住了,在他的想法中,真力修鍊就是拼時間。有條件的人,會用星辰石來修鍊,這樣的進步更快。但是很顯然,以他現在的身家,自然沒辦法像這麼奢侈。

不過好在新兵修鍊營裡面的能量濃度比較高,他修鍊真力的進度並不慢。

「當然有1

兵點開了灰色的星球。

唐天只覺眼前一變,置身一個巨大的山谷。灰色的峽谷,怪石嶙峋,地形極其複雜。峽谷的風很大,吹得幾乎睜不開眼睛,唐天要費些力氣,才能穩住身形,兵飄浮在他身旁空中,

「是不是發現這裡的異常?沒錯,這裡的風,會不斷吞噬你的真力,從而加速對你的真力流失,哪怕你站在這裡不動,你體內的真力,都會源源不斷地消耗。」

唐天聞言連忙檢查自己體內的真力,果然體內的真力不知不覺中,少了許多。

「真力是所有武技的基礎,對真力的研究也一直是我們的重點。提高環境的能量濃度,是最常用的辦法。但是有一次,我們很快有新的發現。當你的真力,迅速地被消耗,你的經脈和丹田,始終處在一個負壓的狀態,經脈和丹田,反而會得到強化,它們吸收能量的效率會變得更高。」

就這一會兒功夫,唐天體內的真力,竟然不知不覺消耗了四分之一。不過他此時顧不上真力的消耗,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兵的話吸引。

「我明白了,就是讓經脈和丹田一直餓著,然後它們吃起來就快得很。」唐天伸手道。

「你這個形容很到位。」兵嘴角露出一絲莞爾,但旋即恢復嚴肅:「沒錯!於是我們建立了這個修鍊室,這裡叫做飢餓谷。這裡沒有能量,你在這裡真力無法得到補充。你很快就會體會,什麼叫飢餓的感覺。」

說這麼說話的功夫,唐天體內的真力只有不到一半。

「當然,僅僅是這樣,還是不夠的。因為長時間沒有真力的滋養,你的經脈和丹田會萎縮。後來我們發現,只要你能夠保持高強度的運動,你的血肉力量,會不斷地滋養你的經脈和丹田,這是更深層次的滋養和強壯。」

「所以1兵那張撲克臉,露出陰險的笑容,啪地打了個響指:「我們給新兵們增加一些運動的動力,你們的好夥伴,嚼骨狼。」

唐天忽然有所察覺地轉過頭。

幾頭個頭和他差不多的大型狼,鋒利可怖的狼牙,掛著涎,通紅的眼睛,兇狠地盯著唐天。

唐天心中一寒。

「哦放心,就算被它們追到,你也不會真的死亡,不過,痛苦是免不了的。它們喜歡把人的關節咬碎,直到嚼成渣,才會依依不捨地吞下去。你可以親身嘗試一下,感覺很真實哦。」

兵陰陰的聲音傳來。

唐天臉色刷地變了。

幾隻嚼骨狼咆哮幾聲,便如同怒矢般朝唐天撲來!

唐天汗毛一下子豎了起來,二話不說,轉身拔腿狂奔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房間里,凌旭脫掉厚實的外套,他全身綁滿繃帶,像個木乃伊。他低著頭,解開手腕上的繃帶,繃帶一圈圈鬆開,手肘,肩膀,胸膛,腰……

看著鏡子里,藍發橘眸英氣勃發的臉龐下,那個畸形的身影,彎曲變形而看上去有些怪異的手肘,他的思緒一下子飄遠。

「老師,你為什麼不教我槍法?」稚嫩的聲音,帶著傷心。

「因為你練不了埃」蒼老的聲音耐心道。

「老師!我一定會很努力很努力的!老師,求求你,教我吧1稚嫩而倔強的聲音在哀求。

老師輕嘆:「小旭,我撿到你的時候,你的身體已經受了很重的傷,骨頭已經變形,尤其是你的脊椎,我每天給你按摩,可是已經沒有辦法改變。這門槍法,對身體的要求很高,你的身體是負荷不了的。你的手腕、手肘,這些關節都不同程度地受過傷,你的發力有天生的缺陷,最重要的是,它給你的脊椎帶來的負荷,會讓你生不如死。」

「老師,我可以的!一定可以的1幼小的凌旭仰起臉,斬釘截鐵道。

老師凝視著他的目光,凌旭到現在還記得。

「老師,我可以的1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凌旭喃喃自語,橘紅色的眼睛,帶著思念和堅決。

他跨進一旁的木桶里,木桶里是黑色的藥水,散發著嗆鼻的味道,藥水浸到他脖子。

他臉上浮現痛楚之色。

藥力滲入他體內,整個身體就像火燒一般,骨頭就被一團烈火包裹著,不,好像要把堅硬桀驁的骨頭燒軟燒化。

這是老師在世的時候,幫他配的藥方,對緩解他身體的負荷。每過一段時間,他都需要浸泡,消除體內的暗傷。從他開始修鍊這門槍法,葯就沒有停過。

但是這個過程,絕對不是享受。

灼燒感過之後,緊接而來的是難以想象的痛。就像無數雙小銼子,在他的關節、骨頭縫裡,不斷地磨去那些新生長出來的骨刺。

他大腦一片空白,臉色慘白,橘紅憤怒的眼睛此時失去焦距,變得蒼白,嘴裡無意識地有如野獸般的叫聲。他的腦袋就像從水裡撈出來,滿臉汗水,藍色的頭髮全都濕沾在頭上,

一個小時后,失去焦距的眼睛,緩緩恢復神采。

痛楚漸漸消退,他感覺自己的身體,重新恢復活力。僵硬的關節,也變得柔軟起來,那些會讓他覺得針扎般刺痛的感覺消失。

這種舒適的程度不會持續太久。

他從木桶里出來,擦乾身上的藥水,取出乾淨的繃帶,開始細心地一圈圈把自己纏起來。這些繃帶用特殊材料製成,十分堅韌,纏緊之後,能夠幫他可憐的骨頭分擔一部分力量。

畸形的身體一點點被雪白的繃帶吞噬。

他早就學會如何纏緊繃帶,而不影響身體的靈活性。

纏滿全身的雪白繃帶,讓他臉上的紅暈,看上去有些病態。他的手握上銀槍,冰冷的槍身,立即讓他的心安定下來。

這把槍是老師交給他的,是他力量的源泉。幾年的流浪,終於讓他開始找回自我。

手腕輕輕一抖,槍尖一顫,一點銀色寒芒,在空中一閃而逝。

凌旭露出滿意的神情,他的目光落在椅子上一件嶄新的白色長袍,白色長袍鑲著金邊,衣領豎立,釘著兩枚繪著羊角的金色徽章。

老師,我終於有資格穿上它了……

凌旭有些激動,他伸出手掌,撫摸著白袍,臨終前老師的叮囑還在耳邊。

「假如有一天,你能練成正義本心刺,你就穿上它……」

凌旭小心翼翼地穿上白袍,白袍很寬大,把他的身體遮得嚴嚴實實。白衣勝雪,銀槍怒紅纓,藍發橘瞳,看著鏡子里英俊帥氣的自己,凌旭有些意外,這套衣服,看上去更像是神官或者牧師服,而不像武者服。

不過他很快就把這一點拋之腦後,它像什麼,他完全不在意,哪怕這是件乞丐服,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穿上。

「老師,小旭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。」

輕輕的呢喃,猶如誓言。

少年推開房門,陽光滿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