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四十七節困獸反撲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6-23 06:34  |  字數:3627字

如死一般的寂靜中,只有凌旭的呢喃,在微風中飄蕩。

「老師,我……我做到了……」

凌旭像根木頭樁子,轟然倒下,揚起一蓬塵土。

唐天大驚,便想朝凌旭衝過去,但是腳下一軟,整個人摔倒在地。渾身空蕩蕩,沒有一點力氣。臉砸在地上,一陣生痛。

混蛋!

「他沒事!只是脫力了。」穆雷的聲音從凌旭所在的位置傳來。

唐天放下心來,趴在地上,實在懶得動彈。

贏了?他們真的贏了!

唐天貼著地面滿是泥土的臉,呵呵地傻笑。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,也不知道該怎麼慶祝這場來之不易的勝利,他已經完全沒有半點力氣。

「咿咿呀呀!」

熟悉的叫聲在耳邊響起,唐天睜開眼睛。

芽芽?

不知什麼時候,芽芽衝到他臉面前,它揮舞著小手臂,嘴裡發出吚吚呀呀的聲音,小臉神色激動。

「芽芽,你該學說話了……」唐天有氣無力道。

芽芽忽然攥住唐天的頭髮,小臉頰鼓得老圓,那雙小眼睛睜得老大,唐天的身體竟然被它扯得動起來,但是……

「痛痛痛!」

「你這個混蛋,快放手!」

「白痴!衣領!扯衣領!」

「我和你說扯衣領……嘶……」

唐天痛得整張臉都白了,芽芽扯著他的頭髮,一步步把唐天朝顧雪方向拖去。

芽芽的小身板,力氣卻比唐天想像得要大。拖了幾不,芽芽就開始小跑起來。

「吚吚!」「呀呀!」「吚吚!」「呀呀!」

芽芽就像拖著船的縴夫,喊著有節奏的調子,一路小跑,飛快地把唐天往廢墟拖。路過一塊碎石,芽芽輕巧地跳了過去,可憐的唐天,腦袋砰地把石頭彈開。

無數金星在唐天眼前旋轉,這個混蛋……

芽芽的速度飛快,竟然不比穆雷慢多少。

在很多人沒有反應過來,芽芽就把唐天拖了回來。

「芽芽,去那兩個死人也拖回來。」唐天悄悄低聲道。

站在唐天臉面前的芽芽一臉疑惑,歪著小腦袋。

「他們身上有魂核。」唐天一臉「你懂的」。

芽芽的眼睛刷地就像夜晚的星辰,閃閃發光,嗤溜,不見蹤影。下一秒,它就出現在華沙的屍體旁,小手抓著華沙的屍體,撒開小腿丫,奮力拖著華沙,朝華容狂奔而去。

衝到華容身旁,另一隻小手抓住華容,然後就埋頭朝回狂奔。

煙塵滾滾,芽芽拖著兩具和它身體完全不成比例的大傢伙,小臉頰鼓得老圓,眼睛上瞪得老大,一副使出吃奶的力氣。小小的身軀竟然讓唐天感受一股勢無可擋的強大的氣勢,把唐天看得目瞪口呆。

芽芽以驚人的速度,把華沙和華容拖到廢墟,小身板就啪地躺倒在地上,小肚皮朝天,拚命地喘氣。

「你沒事吧。」

頭頂傳來顧雪關切擔憂的聲音,顧雪單膝跪地,俯身檢查唐天的身體。

「我沒事……」唐天強笑,他感覺顧雪的手,在幫他揭開破爛不堪的衣服。

顧雪看到唐天的後背,臉刷地白了,一下子捂住嘴,眼睛不自主升起一團霧氣。唐天用後背硬擋了華沙二十多棒,雖然有孔雀具裝的保護,但是依然不免受傷。

他背上,就沒有一塊是完好無損的,全都是青紫交加。到處是一處處拇指大小的血洞,有些已經結痂,那是狼牙棒上的尖刺傷到的。

「哈,很嚇人吧,其實還好了,小問題,這樣的傷看上去嚇人而已,修養個幾天就好了。」

趴在地上的唐天,倒是看得開。

顧雪穩定住情緒,這段時間的煎熬,讓她迅速地成長起來。她開始明白,悲傷和絕望,都不會對自己的處境,有任何的幫助。

她取出一瓶從未有過的膏藥,開始替唐天塗抹起來,手法笨拙。

唐天覺得背後清涼清涼的,很是舒服。大戰過後,緊張的神經松馳下來,勞累和疲倦頓時有如潮水般湧來,唐天竟然睡著了。

忽然,穆雷驀地站起來,憤怒地盯著遠處的街道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「他們贏了……這兩個傢伙贏了……」有人雙手抱著腦袋,獃獃地看著場內,他的臉色蒼白,像是被驚嚇到。

帶著驚慌失摸的聲音,在一片寂靜中,異常扎耳。

但是沒有人開口,每個人都抱著頭,不能置信地看著一片狼籍的街道。

華氏兄弟竟然……竟然被兩個無名小卒殺死……

那瞬間耀眼的熾藍和熾銀,還殘留在他們的虹膜上,那剎那的光華,就像光劍般刺進他們柔軟的心臟,留下深深的烙印。

可是,那是華氏兄弟……

在傳說中飄蕩的名字啊……

無論是膜拜,還是敬畏,還是恐懼,卻沒有人能夠否認他們的實力。在場的每個人,都毫不猶豫地認為,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戰鬥。唐天凌旭沒有半分勝算,連理論上的勝算都沒有,大家唯一感覺興趣的是他們能夠撐多久,華氏兄弟會有如何驚艷的表現。

可是……這場戰鬥的結果,讓所有人目瞪口呆,鴉雀無聲。

顧武呆若木雞,顫聲道:「他……他贏了……」

顧安雄此時臉色灰白,手足一片冰冷。他不希望大長老得到顧雪,但是,眼前的結果,卻是他更難接受。大長老得到顧雪,那隻不過以後一房的強大,但是他和顧雪之間的矛盾,卻是絕無可能調和。

顧雪有兩人相助,那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