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四十五節侏儒血脈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6-22 07:56  |  字數:3693字

「小心,那是侏儒血脈!」身後傳來穆雷的驚呼聲音發顫,帶著濃濃的驚惶。

侏儒血脈……好古怪的名字……

唐天的眼睛牢牢鎖定華沙,心中卻愈發不安。

華沙微微一笑:「眼力不錯!」

縮小版的華沙,就像換了一個人,猙獰醜陋的臉龐,也變得清秀斯文,賁起的肌肉消失,取而代之是勻稱甚至有幾分孱弱的身形。唐天無論如何,也無法把面前斯文秀氣的華沙,和剛才那個野蠻如獸的華沙聯繫起來。

有些瘦弱的手,輕巧地拎起狼牙棒。超過一米八的雙頭狼牙棒,比眼前華沙還要高出一截,可是,六百斤的雙頭狼牙棒在華沙手中像稻草一般輕若無物。

眼前的畫面,如此怪異,如此不協調,但是沒有人笑得出來,包括唐天在內。尤其是華沙瘦弱的手腕輕輕一翻,沉重狼牙棒像風車一般在他手中呼呼地轉動。

瘦弱的身形,還有華沙臉上淡淡的笑容,卻充滿了一種震懾人心的力量。

唐天如臨大敵,不敢有絲毫懈怠,忽然,他眼前一花,華沙陡然消失不見。

呼!

一道模糊的人影,陡然出現在唐天的視野。

唐天瞳孔猛睜!

好快!

倉皇間,他根本來不及作出其他任何反應,只來得及雙臂交叉,擋在胸前。

砰!

唐天只覺得自己被一頭狂奔中的野獸迎面撞上,眼前一黑,整個人直接被撞飛!

半空中,瘦弱的華沙一個輕巧一折,落在地面,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,雙頭狼牙棒在他手中依然舞得像大風車一般。

「怎麼樣?這個力量是不是比剛才更強?」

華沙的聲音傳入唐天的耳朵,趴在地上的唐天,掙扎著爬起來,他狠狠地瞪著華沙,嘴角一縷鮮血蜿蜒而下。

剛才那一下,他受傷了!

唐天隨手抹掉嘴邊的血跡,目光鎖定華沙,腦子裡拚命地想辦法。

華沙的力量是剛才的兩倍,更加危險的是,這傢伙的速度也變得相當驚人,自己一直賴以為驕傲的直覺,在剛才那一擊的時候,竟然沒有用。

如果說,單純的力量還不足以令人畏懼,那麼力量和速度的完美融合,令眼前的華沙,危險性直線上升。

侏儒血脈……

這個古怪而陌生的名字,讓唐天第一次,對血脈的強大,有了真正直觀的感受。

好強!

怎麼打?

唐天盯著華沙,陰沉著臉,腦子飛快轉動。

不過,華沙可不打算讓唐天慢慢思考。

唐天眼花又是一花,和剛才一模一樣,幾乎瞬間,唐天只來得及做出抵擋的姿勢,恐怖的力量,狠狠撞上他的手臂,整個人就像沙包一樣飛出去了!

幾乎是唐天飛出的瞬間,華沙的身形再度消失。

下一刻,他出現在唐天的身側,手中掄起的雙頭狼牙棒,狠狠擊中唐天的腰腹。

唐天雖然在最後關頭,作出閃避的動作,但是依然沒有躲過,他就像被挑起的布偶,飛上天空。雖然有具裝保護,但是唐天依然無法倖免,喉頭一甜,一口鮮血就要噴出。

但是唐天知道情況危急,華沙的攻擊,必然接踵而至,絕不會在這停止。

剛剛挑飛的唐天,強咽下衝到喉嚨的鮮血,身形縮成一團,怒吼一聲:「孔雀!」

刷!

身後的孔雀羽翎張開,有如孔雀開屏。

狼牙棒帶著強烈的風聲,狠狠地砸在上面。

唐天背後劇痛,整個人就像墜流的殞石,帶著呼嘯被砸進青石板里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兵默默地注視著戰場,唐天的狼狽盡收眼底,華沙的侏儒血脈讓他也感到驚訝。他們那個時代,對力量的發掘,遠沒有達到今天這麼深的地步。現在的力量體系,有太多新的領域,他不熟悉的領域。

侏儒血脈的強大,讓他驚訝而意外。

但是,他沒有出手,哪怕唐天看上去是如此狼狽,就像隨時可能一命嗚呼。他還在等,等唐天的反擊。

唐天是他見過的最有潛力的少年,但是唐天自己顯然沒有意識到,自己的潛力究竟如何巨大。

那是一座龐大得驚人的寶藏。

但是,和其他天才一樣,所有的潛力,都必需要不斷地挖掘、壓榨,才能可能變成能力。否則的話,它們永遠只能呆在那個無人知曉的深山中,安靜地沉睡。

兵是一名教官,他見過很多這樣的所謂天才,他們最終揮霍了年華和天賦,碌碌無為。

潛力轉化為能力的過程,總是伴隨著痛苦、失敗、掙扎,沒有這些,潛力永遠都只會是潛力。

如今的力量體系面目全非,有著太多太多他不熟悉的內容,但是怎麼樣挖掘潛力,卻是他最擅長的領域。

以兵的目光,他找到好幾處,唐天可以利用、改進的地方,但是他不打算提醒唐天。

因為這是一個自信、不服輸、憎恨失敗、野心勃勃的傢伙,即使陷入困境,也絕不會沉淪,絕不會停止反抗,絕不會停止掙扎。

況且,這個傢伙同樣不缺乏戰鬥智商,雖然他平時看上去諸般不靠譜,可是進入戰鬥狀態的唐天,反應敏捷。

唐天現在的實力,還不夠強,但是已經開始綻放光芒。

可這還不夠……

少年,如果你能找到辦法,你能夠贏得勝利,你一定能夠走得更遠!

兵在心裡默默地念,深沉的目光,閃耀著期待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