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t第一百四十一節顧雪的打算【第二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6-18 00:20  |  字數:3605字

「你現在有什麼想法?」唐天問顧雪,他建議道:「我們可以把你們帶走,只要離開黑山城,你們想去哪都成。」

顧雪搖頭:「我不能走。」

「為什麼?」唐天不解。

一旁的凌旭一臉嘲笑道:「她能去哪?她一離開顧家,馬上就會被人盯上,顧家的敵人,會毫不猶豫把她幹掉。拜託,她身上可是有隱性的雪虹血脈,要是生下後代,對其他家族來說,那豈不是大麻煩?」

「也對。」唐天想到了神出鬼沒的齊亞,眼下的局面顯然不是他所擅長的,他攤了攤手:「那怎麼辦?」

「等!」顧雪罕見地表現出斬釘截鐵的堅決:「只要等三天,他們一定會趕回來。」

凌旭瞥了她一眼:「那些人有什麼用?」

「哪些人?」唐天又湊了過來,像好奇寶寶。

「我的族人。」顧雪解釋道:「如果這一房徹底倒塌,他們的處境會變得更糟糕。他們沒有太厲害的高手,但是人數不少,也是一股力量。」

「沒有用的。」凌旭在大長老身邊呆了不少時間,他對顧雪的處境非常熟悉,一針見血:「這些人能有什麼用,我一個人就能把他們全都干翻。不要以為大長老會忍氣吞聲,以我對他的了解,他一定會反擊,而且反擊非常凌厲!」

凌旭看了一眼唐天。

唐天一臉不解:「你看我幹嘛?」

凌旭眼白一翻:「你這樣陰暗猥瑣的傢伙,到時遇到真刀真槍,不要尿褲子。」

唐天得意洋洋道:「放心放心,神一樣的少年很強的,從來不怕打架,要不然怎麼能當你老大呢?」

凌旭的臉色陰沉下來,眼角抽動一下,處於暴走的邊緣。「老大」什麼的,絕對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。

顧雪一看兩人就要吵起來,連忙道:「其實,還有一個辦法。」

兩個人被顧雪的話吸引了注意力,刷地齊齊轉過臉。

「我身懷隱性血脈這件事,其實我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發現了。這些年來,他一直在研究,怎麼樣開啟隱性血脈。因為擔心我有隱性血脈的消息泄露出去,父親做得極其隱蔽,就連穆叔都不知道。」顧雪解釋道。

唐天還好,他對血脈的認知十分淺薄,而凌旭聽得目瞪口呆,他知道開啟隱性血脈,這件事本身的價值。

隱性血脈開啟,那意味著……

穆雷同樣一臉震驚。

顧雪朝穆雷歉意看了一眼,解釋道:「這也是父親遇難的導火索之一。消息不知道怎麼被顧安雄知道。因為顧安雄上門替顧武求親。我父親和顧安雄的關係極差,他竟然上門求親,我和父親就猜測到他可能知道了什麼。」

「但是我們還是低估了他的狠辣。現在想想,也是我們太天真了。如果父親真的能夠開啟我的雪虹血脈,那麼父親極有可能成為新的族長。顧安雄對族長勢在必得,怎麼可能允許這種意外發生?」

「當我聽到父親遇害的消息,我就知道,顧安雄不僅想得到族長,同樣也不會放過我。」顧雪的臉龐有些蒼白,褐色的眸子里充滿悲傷。

「誰能抵抗雪虹血脈呢?他替顧武向我父親求親被我父親拒絕的事,整個顧家都知道。如果不是我把雪虹血脈的事情宣揚出去,這個時候,顧武把我擄去,其他幾房根本不敢和顧武搶我。」

顧雪靜靜地敘述。

「那個混蛋太可恨了!」唐天眼睛浮起一抹怒色:「我去幹掉他!」

「不!」顧雪搖頭:「把他留給我,我要親手葬送他。」

平靜的語氣,立即讓唐天感到後背一陣冒寒氣。

果然女人不能惹啊!

凌旭問:「為什麼你不現在開始開啟?」

顧雪語氣凝重道:「父親沒有完成這項研究,我也只能根據一些猜測開啟,我也不知道結果最終是怎麼樣,我需要一些準備。」

「小姐!」穆雷一聽到有危險,立即露出反對之色。

顧雪轉過臉,輕聲道:「穆叔,與其任人凌辱,我更願意試試,就算死,我也不怕。」

穆雷沒有說話,只是死死咬住嘴唇。

「那我們現在就是等?」唐天問顧雪。

「嗯。」顧雪點點頭,她靜靜地注視著唐天。

夜色漸漸降臨。

空曠的街道,寂然無聲,雪又開始下。

唐天用廢墟里的廢木頭,隨手搭了個棚子,四人坐在棚子下。好在風不大,又有棚子遮擋,四人哪怕最弱的顧雪,實力都在四階以上,大家沒有太狼狽。

「凌旭,你以前是做什麼的?」閑下來的唐天好奇地問凌旭。他覺得凌旭這個人實在太有意思了,簡直可以比得上阿莫里。

凌旭撇了唐天一眼,當沒聽見。

「問你話呢!」唐天鍥而不捨道。

「流浪。」凌旭不情不願地吐出兩個字。

「流浪?」唐天眼前一亮:「那你一定去過很多地方吧!」

「那當然!」凌旭一臉傲然,鄙視地看瞥了唐天一眼。

「那你一定知道怎麼離開這裡吧!」唐天滿臉期待。

「你想離開菲林星?」凌旭看了唐天一眼,有些幸災樂禍:「想離開菲林星,可沒那麼容易。每個家族每年會有名額,推選有潛力的年輕人,參加試煉比賽,只有前十名,才有資格離開菲林星。」

果然和穆雷他們說的一樣。

唐天皺起眉頭,不甘心地問:「難道沒有其他的辦法嗎?」

凌旭看到唐天愁眉苦臉,頓時覺得心情大好:「菲林星處在不穩定星帶上。這裡的星門非常不穩定,為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