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三十七節赤子之心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入神,嘴角不自主微微彎起。 顧雪腦海中不自主浮現,在白水溝的時候唐天忽然朝她衝來的瞬間。 那個時候的唐天,就像一隻敏銳的野獸。 顧雪見過很多很年輕就很有天賦實力出眾的少年,但是...

看著滿地的傷員,唐天心滿意足。

今天這一架,打得可真夠爽啊,關鍵是,自己終於打出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。這是多麼了不起啊!終於能夠沾沾自喜,能夠洋洋得意,唐天抱著手臂,一臉趾高氣揚地傲立全常

小心肝那個怒放啊!

如果說唯一的遺憾,那就是大碑掌的殺招還沒有領悟。

不過,心頭大爽的唐天,很快把這個小小的瑕疵,拋之腦後,享受著勝利。

其他幾路人馬,畏懼不前。連赤蘭都在一個照面被放倒,眾人望向唐天的目光,變得驚懼起來。

到底是哪裡殺出來的高手?

唐天擺了半天的姿勢,竟然沒有一個人上來,他終於有些不耐煩了。對於一位有著悠久資歷的校霸來說,面對這樣的局面,駕輕就熟。

「都把招子放亮點1唐天大拇指刷地指著自己,一臉兇狠:「從今天開始,她就我罩著!誰要不識相,打斷他的腿1

每一名校霸,對於這樣的台詞,都是爛熟於胸埃

一句爛大街的狠話,在滿地的傷員襯托下,在滿耳哀嚎慘叫聲的縈繞下,一點都不可笑。

沒有人敢笑。

放下狠話,唐天便沒有理會那些擠成一團的傢伙。顧雪和穆雷的表情僵硬中帶著怪異,怪異中帶著見鬼,他們看向唐天的目光,真的就像見鬼一樣。

唐天有些納悶:「你們這樣看我幹嘛?」

但旋即一下子反應過來,哈哈大笑:「你們一定是被神一樣的少年震驚了對吧1

顧雪和穆雷神情獃滯。

「對吧對吧?」唐天湊過臉,一臉期待的表情。

「是啊,真的被震驚了。」顧雪吞了吞口水,點點頭,下意識地回答。

唐天嘴咧到耳根,叉腰揚頭,鼻孔朝天,哈哈大笑:「你們的見識還是太少,不過,慢慢你們就會對神一樣的少年,有全新深刻的認識1

顧雪心頭怪異無比。

這傢伙,之前是偽裝的吧……

她實在無法把那個成熟穩重救她一命的少年,和眼前這個大大咧咧又二又楞的傢伙聯繫在一起。

雖然他又救了她一次,可是……

顧雪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。

得到表揚的唐天,興高采烈,左右看了兩眼,見滿地的傷員幾乎讓他無處落腳,便大聲道:「不好意思啊,我要休息了,先送你們出去。」

說罷,他抓著地上的兩名武者,隨手往外一拋。

啪啪!

摔在地上的兩名武者直接昏迷過去。唐天速度飛快,出手如風,只見漫天人影飛掠,很快院子里清掃一空。

穆雷心中暗驚,好強的臂力!

他一眼看出唐天扔這些人時,用的只是純粹的臂力。那些身體沉重的武者,在他手中如若無物,隨手一扔,都是七八丈開外。

不光是穆雷看出來,那些原本蠢蠢欲動的武者們,也看了出來,猶如迎頭澆了一盆冰水,不敢輕舉妄動。

這需要多麼強的力量啊!

菲林星屬於黑魂的控制範圍之內,但是,在沒有開啟血脈之前,力量就如此驚人,委實罕見。

唐天終於有些累了。

打了個哈欠,頓時眼睛上浮起一層水霧,好睏!

看了一眼呆坐的顧雪,還有作硬漢狀強撐的穆雷,他揮了揮手:「我先睡了,好睏1

說罷,隨便在火堆旁找了一塊空地,揀了塊木頭作枕頭,躺下來就睡。

十多秒后,呼嚕聲就像漸起的潮水,越來越響亮。

顧雪一臉獃滯,表情僵硬,她獃獃地看著地上沉睡的唐天。

外面還有敵人礙…這裡不安全礙…隨時有可能會危險礙…

可是……

唐天已經睡得像豬一樣。

過了一會,顧雪的表情有如解凍一般,撲哧一笑。

真是個不同尋常的人哩!

她端詳著唐天的臉,沉睡中的唐天,有如嬰兒一般,他張著嘴,傻氣無比,嘴角隱約還有晶瑩的口水。她看得很入神,嘴角不自主微微彎起。

顧雪腦海中不自主浮現,在白水溝的時候唐天忽然朝她衝來的瞬間。

那個時候的唐天,就像一隻敏銳的野獸。

顧雪見過很多很年輕就很有天賦實力出眾的少年,但是唐天和他們都不一樣。

赤子之心么?

穆雷悶哼一聲,驚醒顧雪,顧雪注意到穆雷慘白的臉色,大驚失色站起來:「穆叔,你怎麼樣?」

穆雷哈哈一笑:「小姐放心,老雷死不了1

他身的天青焰,正在不斷地蠶食著腰間傷口擴散開來的幽藍。但是最後一點幽藍被天青焰吞噬,穆雷終於鬆一口氣,跌坐在地。他身上的天青血脈,能夠凈化毒素。

「今天真是多虧了他1穆雷低聲道:「沒想到他願意幫我們。」

「是啊1顧雪語氣中多了份莫名的感慨。

穆雷沉默片刻,忽然道:「小姐休息吧,我守夜。」

顧雪有些擔憂:「那些人?」

她指的那些守在街道角落裡的武者,那些人緊緊盯著這邊,想動又不敢動。

「他們嚇破膽了,不足為懼1穆雷語氣中充滿了不屑,但是想想自己面對唐天的強悍表現,似乎好不到哪裡,他老臉微紅,補充道:「有我在守著,小姐放心。」

穆雷的戰鬥經驗何其豐富,眼光老辣,一眼就看穿了那些武者已經沒有主動攻上來的慾望,他們已經沒有勇氣。

唐天那驚心動魄的表現,便是穆雷,回想起來,也不禁心悸神遙幸好自己沒有遇到如此恐怖的對手!

穆雷摒除腦中雜念,盤膝而坐,運轉真力。

他知道,惡戰還在後面,他需要早點恢復。

唐天雖然強悍,但是單拳難敵四手,而且……

顧家的根基之深厚,外人是無法想象的啊!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大概是整個黑山城睡得最香的人。

他以一己之力,擊退顧家數波攻勢,折在他手上的武者不計其數,整個顧家竟然僵持祝

黑山城為之震驚!

黑山城是顧家的黑山城,顧家是黑山城最大的家族,他們在黑山城的勢力根深蒂固,無人可撼動。

這是顧家的家事!

其他家族沒有半點摻和的意思,顧家內部的競爭,素來慘烈,誰也不敢摻和。

顧雪身懷隱性雪虹血脈之事,已經傳遍黑山城,所有人都明白,顧家各支可以去搶,但是外人如果敢意圖染指,一定會死得很慘。

人們紛紛在猜測,顧雪有如此強援,她這一支,說不定還有翻盤的機會。

顧家的高層剛剛經歷劇烈的動蕩,顧雪家這一支,便是被波及,從而慘遭禍事。

長老會裡煙霧繚繞,各位長老此時個個吞雲吐霧,個個沉默不語。

清晨的陽光,從窗戶射進來,卻無法穿透厚厚的煙霧。

坐在上首的顧安雄臉色很差,他坐上顧家族長之位,才不過三天,竟然就出現這件事。顧武搶人失敗,顧雪身懷血脈的秘密,如今也紙包不住火。

五位長老齊至。

顧安雄能夠坐上族長之位,是因為有超過三位長老支持。但是在顧雪這件事上,沒有一位長老會支撐他。

如果自己這一脈,能夠產生一位雪虹血脈的後代,那這一脈,便會成為無可爭議的顧家第一脈。

「總之,無論顧雪最終選擇哪一房,對我們顧家來說,都沒損失。」大長老沉聲開口:「但是,有一點是毫無疑問,顧雪的安全,必須保證!這關係到我們顧家今後的命運,在這一點上,沒有任何餘地1

顧安雄知道大長老這話是說給他聽的,顧雪那一房的毀滅,和他有著直接的關係。

他毫不猶豫道:「沒錯!各房的利益,都不能在顧家的利益之上1

其他長老紛紛贊同。

「聽說,她在回家的路上,就遭到夜幕劍客齊亞的伏擊!天佑我顧家!這種事絕對不能再發生第二次1三長老眼中殺機畢露:「看來我們要敲敲某些人的警鐘,哼,我們顧家豈會隨人欺侮?」

「沒錯1四長老也陰沉著臉:「必需要反擊1

大長老一錘定音:「這種事絕不能再發生1

「看來還是把顧雪接回顧家比較好,事關我們顧家的命運,犯不得錯誤。」顧安雄忽然問道:「有誰知道他的來歷?」

眾長老彼此對視,無人認識。

「如此來歷不明的人,我們怎麼能把他放在顧雪身邊?」顧安雄一臉正色道。

他的理由冠冕堂皇,以他對眾長老的了解,家些老傢伙絕不會把顧家的命脈,放到別人手上。

果然,眾長老無不頷首贊同。

大長老亦開口:「既然如此,凌旭,你去跑一趟1

「是1一個相貌平常的年輕人站了出來,他轉身離去。

顧安雄嘴角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笑容,凌旭都出動了,那個神秘少年死定了!

手上沒有牌的顧雪,是絕無翻身的可能。

百足之蟲,死而不僵,顧雪的父母遭到暗算,但是這並不意味顧雪這一房,全軍覆沒。顧雪這一房,還有很多人,在黑山城之外,並沒有損失。

時間,他不能給顧雪召集這些人的時間。

只要顧雪嫁入任何一房,她這一房,就徹底塌了。

那時的顧雪,只不過是個生育機器而已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