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三十六節你到底是誰?【第二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6-16 09:10  |  字數:0字

今夜註定是黑山城的不眠之夜。

兵在不遠處,看著顧目四盼的唐天,他能看出來唐天的意猶未盡。

唐天是真的意猶未盡!被壓制這麼久的戰鬥激情,此時完全把他吞沒,在十八銅人室里,連續被虐了那麼多天。

他完全是憋著一股勁,他不想認輸,不想被那十八個爛貨一遍遍地蹂躪。他硬著頭皮咬牙堅持下去,他絞盡腦汁,拚命地想著他一切能想的辦法。

他試過各種手段,試過各種陰謀。

所有的經驗,都是在一遍又一遍的失敗和被蹂躪中,不斷成形。最終他驚險無比地通過了十八銅人室,在通過十八銅人室的那一刻,他都以為自己是一種錯覺。

從唐天開始接觸十八銅人室開始,他就始終處在被壓制的位置,這是完全而徹底的被壓制。

近乎看不到半點勝利的希望。

唐天硬著頭皮一點點堅持下來,在這種壓制中不斷掙扎,看上去徒勞無比的掙扎。好不容易沖了出來,但是這種被壓制的心態卻始終存在唐天身上。

而進入菲林星之後,又遭遇到夜幕劍客齊亞這種強者,唐天依然處在一個極度被壓制的處境。

直到今天。

與大魏交手,唐天才忽然發現,對方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強大,那麼危險。而自己,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弱小。

今天的唐天,火力全開。

直到此時,他才恍然大悟,他開始進入全新的境界,他開始明白,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變強,變得更強!

被壓制的唐天,一下子爆發了。

就彷彿突然間,所有的束縛全都消失不見,他可以隨心所欲地進攻。他的每一次攻擊,都完全無瑕,自信爆棚,他敢於做更多的嘗試,而那些匪夷所思的變招,大大增加了他的戰力,他的信心更強。

這就是所謂的「打瘋了」,信心越足,武技用得越巧妙,越容易勝利,而勝利進一步增強信心,越打越好。

唐天的戰意無比高昂,他的氣勢達到顛峰,他前所未有地渴望戰鬥。

所以當他看到街道的角落裡,忽然衝來一大幫神色兇惡的武者,不僅沒有半點擔心,反而眼前一亮,就像一位餓極了野獸,恰好一群獵物出現在面前時的目光。

「快搶顧雪!」

「動手!」

「上啊!」

……

看著朝這邊衝過的武者,唐天忽然咧嘴一笑,恍如未飽的野獸,露出的森然獠牙上還掛著絲絲血跡。

「白痴!」

話音未落,唐天的身形就在原地消失。

下一刻,唐天出現在這群武者中間。唐天的強勢,出乎所有人意料,在唐天出現在他們隊伍中間時,在一瞬間,他們竟然沒有反應。

在十八銅人室里苦苦掙扎出來的唐天,對機會的敏感程度,遠超乎一般人的想像。哪怕十分之一秒的機會,他都不會錯過,更何況這些人明顯的錯愕獃滯。

唐天身體在原地滴溜溜轉動。

他的兩條腿,就像兩條甩開的鋼刀。

耀眼鋒利的光芒,驟然從地面升騰而起。

譚腿刀!

唐天的身形越轉越快,身體越來越矮,無數的刀芒,就像泉水般噴涌而出,整整三丈方圓,全部被刀芒籠罩!

噗噗噗!

華麗耀眼的的譚腿刀芒之下,無數血花迸濺,慘叫聲響徹全場。

「打得好打得好!」遠處觀戰的顧武眉開眼笑,忽然,他語氣一頓,有些不確定地問:「譚腿裡面好像沒有這一招吧。」

大魏此時看得心驚膽戰,慶幸無比,他們逃了出來,聽到少主的問話,他也有些不確定道:「應該是殺招吧,只有殺招,才有這樣的威力。我記得譚腿的殺招,好像叫做陀螺甩刀。」

顧武立即相信了,因為這個名字,實在太形象。

但是,又是殺招……

想到剛才的飛鳥漩渦,大魏的臉色就有些難看,五階武技他沒有放在眼裡,五階殺招他同樣沒有放在眼裡,但是這個來路神秘的少年施展出來的殺招,威力大得超乎想像。

他想破腦袋,也沒有想明白,這是為什麼。

現在這傢伙,又多了一招殺招。

看看那刀光像噴泉一樣突然爆綻的華麗場面,簡直讓人每一滴血液都為之凍結啊!

還好……還好跑出來了!

你們就慢慢消受吧。

大魏有一種預感,這傢伙給大家帶來的驚喜絕對不僅僅於此。

這種預感,強烈得一塌糊塗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陀螺甩刀!

譚腿殺招!當鬼使神差用出這一招後,唐天興奮得恨不得跳起來長嘯一聲,他周圍三丈內的武者,沒有一個完好無損,地上儘是傷員哀嚎。

稍遠一點的武者僵在原地,渾身一陣發冷,臉色慘白,眼前的少年,在他們眼中是徹底的魔鬼。

他們第一次見到,自己的同伴,像割麥子一樣倒下的場面。

這樣的場面,是如此震懾人心。

忽然,一聲厲喝破空而至。

「你們去搶顧雪,這個人交給我!」

一道烈焰,呼嘯而至,有如天火流星劃破夜幕。一位擁有烈焰般紅髮的男子,出現在唐天面前,如刀削般的臉龐,渾身籠罩著紅色火焰,冰藍的眸子,冷冷地盯著唐天。

遠處觀戰的顧武和大魏一下子精神一振。

「赤蘭!」顧武氣中透著難以壓抑的興奮。

大魏沒有吭聲。

赤蘭他當然認得,顧勇伯那一支招攬來的悍將,一身實力不在他之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