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三十四節顧武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一動,帶起一片霧影,飄忽不定。 穆雷以慢打快,勢若千鈞,而大魏奇詭飄忽,快如閃電。 一道青影和一道灰影糾纏交織,不時響起震耳的碰撞聲。大魏閃到哪,便把霧氣帶到哪,場內的霧氣越來越重,穆...

穆雷睜開眼睛,略帶醉意的眸子,閃現鋒芒之意。

支著胳膊,一言不發,穆雷自顧自取出另一支酒囊,仰臉狂飲。顧雪端坐,雙手輕輕捧著酒囊,就像沒有聽見急促凌亂的腳步聲。

一聲狂笑打破寂靜。

「哈哈哈哈!我親愛的雪表妹,你終於回來了。我可是等得很心焦啊,萬一路上出了什麼意外,那我可要後悔一輩子1

一個身材魁梧健壯的男子,在眾人的簇擁下,闖了進來,他就是顧武。鷹鉤鼻,雙眼狹長,嘴唇薄而鋒利,和顧雪如出一轍的褐色眼睛,貪婪而熾熱地注視著顧雪。

他不是第一次見到顧雪,但是眼前這個臉現紅暈的顧雪,依然讓他的鼻息不自主地粗重起來——真是美極了!

「顧武,我在路上遇到齊亞,是你派來的么?」顧雪忽然開口問。

顧武聽到齊亞兩個字,瞳孔一縮,一個激靈,眼中的貪婪瞬間消失:「齊亞?夜幕劍客齊亞!你們遇到他了?」

顧武不由露出狐疑之色,他四下掃了幾眼,沒有發現其他人,心中疑竇更濃。以穆雷的實力,想在齊亞劍下保住顧雪的性命,絕無可能。

難道有人相助?

他心中轉過無數念頭,臉上卻不動聲色道:「雪妹這可是冤枉我了。我怎麼會對雪妹下手?我可是等著雪妹給我生一個兒子。」

「我想也是。」顧雪平靜道:「我身上的雪虹血脈,別人不知道,武表哥怎麼會不知道?只可惜是隱性血脈,否則的話,誰敢在我家放肆?武表哥,你說是不是?」

雪虹血脈!

顧武周圍的護衛們,響起一片驚呼。雪虹血脈,顧家有史以來最強大的血脈,一旦開啟,便會在周身形成一道道美麗的雪虹。在顧家,沒有人會不知道雪虹血脈,因為顧家最強大的武技,,修鍊的條件,便是需要開啟雪虹血脈。

顧家已經有兩百年,沒有出現一位擁有雪虹血脈的年輕人。顧家對雪虹血脈的渴求,是外人根本無法理解的。每一位孩子一出生,他們就會想方設法地檢查,是否具備雪虹血脈。然而,有一種無法檢查出來,那就是隱性血脈。

隱性血脈只有在十六歲之後,才會逐漸顯現出來。隱性血脈無法開啟,但是如果產生下一代,便有很大機率擁有雪虹血脈。

顧武臉色一變,他沒想到顧雪竟然自己說出這個秘密。顧家可不僅僅只有他這一支,他敢肯定,今天晚上這個消息便會傳遍顧家各支。

無論如何,今晚一定要把顧雪抓回去,生米煮成熟飯,到時候誰也沒有辦法。

顧武哈哈一笑:「如此大雪天,怎麼能讓雪妹在這挨凍,雪妹還是和我一起回去吧。」

顧雪搖頭:「多謝武表哥好意,今晚我就在這,哪也不想去。」

顧武笑吟吟道:「大魏,請小姐回府。」

一個名神色冷漠的大漢驀地朝顧雪衝去。

轟!

一隻拳頭忽然出現大魏眼前,大魏眼睛一縮,腳尖一點,強自剎住身形。穆雷揚身而起,巍然而立,那雙帶著醉意的眸子,此時散發凜冽的光芒。

「小姐不想走,誰敢動手?」

大魏冷哼一聲:「找死1

不知何時,他手上多了兩把匕首。藍汪汪的匕首,一看便知淬了劇毒。身形一晃,便消失在空中。

穆雷忽然怒目圓睜,舌綻春雷:「找死1

青色的火焰呼地從他體內升騰而起,火焰中的穆雷,恍如戰神。右掌握拳,青色火焰以驚人的速度在他的拳頭彙集,然而他卻驟然向後肘擊!

砰!

火焰飛濺,一個人影翻飛。

大魏輕輕一抖手中匕首,匕首上的青焰振散,神色凝重無比。

「天青穆雷,果然名不虛傳。聽說擁有天青血脈的人,都是忠誠勇猛之輩,穆雷你若願意跟著我,我必視你為左膀右臂1顧武沉聲道,他看向穆雷的目光,熾熱無比。

「就你?」穆雷蔑視一瞥,鼻腔里吐出兩個字:「也配?」

顧武臉色一沉:「既然你不識時務,那就怨不得我心狠手辣。大魏,不必留活口。」

大魏一言不發,身形一縷縷霧氣從他身體冒出來,凝而不散。

穆雷瞳孔一縮:「霧影1

霧影血脈,白銀血脈,能夠化身為霧,十分難纏。不過穆雷心中沒有半點懼意,他的天青血脈,同樣是白銀血脈。

穆雷怒髮衝冠,青焰獵獵。

一個大跨步,擰腰沖拳。青焰以驚人的速度,向他的拳頭彙集,一縷縷火焰,以極快的速度沿著他的拳頭旋轉。

天旋火拳!

大魏身形鬼魅一動,帶起一片霧影,飄忽不定。

穆雷以慢打快,勢若千鈞,而大魏奇詭飄忽,快如閃電。

一道青影和一道灰影糾纏交織,不時響起震耳的碰撞聲。大魏閃到哪,便把霧氣帶到哪,場內的霧氣越來越重,穆雷也漸漸感到有些吃力。

這些霧氣,就像一張張無形的蛛網,把他死死罩祝

穆雷深吸一口氣,手中拳法一變,驀地一拳轟出,一道青色火旋風,脫手而出!

他埋頭一拳接一接,轉眼前,打便打出十二道火旋風。十二道火旋風,繞著穆雷的身體旋轉,形成一個青色的火圈,火旋風所過之處,霧氣頓時被燒得乾乾凈。

大魏的身形陡然加速,周圍的霧氣頓時變得濃郁起來,濃郁的灰霧,從各個方向朝中間的穆雷擠壓。

速度飛快的火旋風,頓時遲緩下來。

「哈哈!雪表妹,看來你要我親自來請啊1顧武一聲長笑,一展身形,如同一隻大鳥,朝顧雪撲去。

「豎子敢爾1穆雷怒目圓睜,猛地雙拳朝空中的顧武轟出。

兩道青色拳芒,呼嘯而至。

「不自量力1顧武冷笑。

雙掌忽然泛起一層銀光,銀光閃閃,也不閃躲,迎著兩道青色拳芒,輕輕一拍。

噗!

拳芒就像兩個泡泡一樣,輕易被戳破。

半空中的顧武臉上浮現一抹酡紅,但是轉眼便恢復如常,身形不變,繼續朝地上顧雪撲去。

穆雷目眥欲裂,一把藍汪汪的匕首,彷彿一條藍色的游魚,悄然出現在穆雷的腰側。

嗤!

血花飛濺,傷口沾染著幽藍的熒光,看上去異常可怖。

穆雷身形一僵,藍色以驚人的速度蔓延。

「哈哈哈哈1看著顧雪越來越近,顧武心中無比火熱,他狂笑:「雪表妹,從今往後,你就是我的人了1

他伸直手臂,五指如鉤。

「滾1一個陌生的聲音,忽然在顧武耳邊炸開。

顧武眼角一跳,還沒來得有任何反應,一隻拳頭,便在他的視野內急劇放大。

混蛋!

顧武的速度本來就快,剛剛接下穆雷那兩拳,看上去若無其事,但其實遠沒有看上去的那般輕鬆。

這一拳的速度奇快絕倫,快到他根本沒有時間反應。

倉皇中,他只來得及伸掌擋住臉面。

砰!

他就感到一股驚人的力量,驟然從他的手掌前方爆發,彷彿被一把掄起的重鎚迎面擊中。

他的身形竟然硬生生定在空中。

這是……

他還沒來及驚呼,噗,一隻拳頭狠狠擊中他的腹部,他的身形陡然弓成一隻蝦,眼睛暴凸,表情凝固。

該、該……死……

「少主1大魏大驚失色,毫不猶豫捨棄穆雷,朝唐天撲去。

「你們這種混帳,最是該死1唐天眼中閃過厭惡之色,殺意盎然,當他趕到的時候,看到這一幕,頓時惡從膽邊生。

迎著大魏,唐天悍然直衝過去。

你們這些混蛋,全都去死吧!強烈的殺機,在他心中瀰漫。第一次,他如此想幹掉眼前的這些傢伙。

毫不猶豫,他猱身而上。

左掌握拳,無數碎裂震蕩紋,像蛛網般被他虛握在掌中,唐天獨創的震蕩圈!

衝進震蕩拳的大魏頓時身形一滯,無處不在的震蕩,衝擊到他的身體,頓時讓他的肌肉一僵。

這是……震蕩!

大魏心中一凜,不過卻夷然不懼,怒喝一聲,手中匕首快如閃電般朝唐天一劃。

兩道幽藍的光痕在空中交叉掠過。

唐天眼中亮起一道寒芒,如果用霧影來和他纏鬥,他還會覺得麻煩。但是硬碰硬,唐天可半點不悚他。

深吸一口氣,胸腹驟然塌下去,全身的勁力鼓盪,豎起右掌,一掌平推出去!

掌印堅凝如碑。

大碑掌!

幽藍光痕和大碑掌印,毫無花巧碰撞。

幽藍光痕深深沒入大碑掌印之中,五階武技對大魏來說,根本構不成威脅。大魏沒有絲毫掉以輕心,他看不出來,這個突然殺出來的少年,究竟開啟的是什麼血脈。

把血脈作為殺招,在戰鬥中屢見不鮮。

如果沒有血脈,大碑掌印絕對攔不住他的!

藍心小刺是六階武技,一階之差,表明兩者的威力不在一個層面上。

轟!

大碑掌印毫無徵兆爆裂開來,大魏只覺手中匕首一彈,一晃身便消去勁力。

還以為是什麼厲害的殺招,天龍勁而已,而且層次不高。

大魏立即判斷出這個傢伙的實力,五階,心中大定。除非有極厲害的血脈,否則,今天自己贏定了。手掌一翻,倒握匕首,身形微伏,就像野獸撲食前的動作。

大魏的身形瞬間消失。

一道道耀眼冷冽的藍色光痕交織,在唐天的視野中驟然亮起。

唐天擺出一個怪異無比的動作,弓步立馬,雙臂前伸,十指張開,如虛抱大球。

來了么?

雙腳如生根,腰驀地往下一沉。

唐天眼中陡然閃過一抹凜冽如刀鋒般的光芒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