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三十二節窮白丁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>唐天咧嘴一笑,他沒有暴露自己的真實想法。他不在意嘲笑,但是並不會在任何人面前,都會暴露自己的野心和狂妄。阿比利雖然有的時候嘴賤了點,但人其實不壞。顧雪也被阿比利生動無比的鬼臉惹得笑出聲了。

唐天壓下心中的寒意,轉過臉問穆雷:「他是誰?」

「他是齊亞1穆雷臉色奇差,語氣夾雜著一絲驚悸:「菲林星最負盛名的黑暗劍客,據說他身上流淌著夜幕血脈,白銀階血脈中的頂級血脈。他的劍術極強,罕有敵手,死在他劍下的高手不計其數。他是有名的認錢不認人,出手價格很昂貴,出手一次,不論輸贏,五百萬星幣。」

「五百萬星幣……」唐天被這個天文數字給嚇到了,他最富裕的時候,也從來沒有這麼多的錢。

還不論輸贏……其實唐天很想說這也太無恥了吧,但是想想剛才齊亞神出鬼沒的劍術,他很識趣地把這句話吞了回去。

似乎看出來唐天的想法,穆雷沉聲道:「迄今為止,他沒有完成任務的紀錄,只有兩次,這是第三次。你不用擔心,他不會再來的。任務失手,他從來不會再次出手。」

聽到這句話,唐天長舒一口氣。

黑衣劍客給他的壓力太大了,那種揮之不去的死亡感,幾乎感覺和死神共舞。

這種傢伙,太可怕了。

唐天還在心有餘悸,沒有注意到穆雷的目光。穆雷看向唐天的目光,充滿了驚異。齊亞的偷襲,毫無徵兆,換他處在唐天的位置,也絕無察覺的可能。可是,唐天竟然躲過了齊亞十拿九穩的必殺!

還是抱著小姐的情況下……

可是,那一下,他也說不清楚,唐天到底是運氣好,還是反應快。自始至終,唐天在其他方面的表現,比如武技,並沒有太亮眼的表現。

穆雷忽然露出苦笑,真的是窮途末路么?自己竟然會把希望放在一個不相干的外人身上?而且還是一個白董…

沒有開啟血脈的傢伙,在菲林星是很難有出路的。哪怕是光明武會的人,在菲林星都極難生存下去,這裡是血脈的天下。

光明武會的武者,身體太孱弱,在穆雷眼中,簡直就是半殘的身體,雖然他們對秘寶的運用非常高明。只要挨了一記,光明武會武者們和布娃娃一樣孱弱的身體,就會四分五裂。

穆雷是相當不屑的。

血脈至高論,在菲林相當流行,穆雷並不是很贊同,但他也同樣不認為,一個沒有開啟血脈的傢伙,有什麼用。

白丁不足以成事。

這句諺語,並不是穆雷杜撰。他覺得自己的想法實在太可笑了,沒有開啟血脈,實力只有五階的唐天,的確非常糟糕。通常在這個年紀的少年,肯定已經激活了血脈,哪怕等階不高,哪怕種類不多。

好吧,他是外鄉人……

穆雷只能用這樣的話來安慰自己,但是看向唐天的目光,卻變得平和起來。他看著滿臉驚懼臉色慘白的小姐,心中一痛。顧雪死死抓住唐天,她的臉色慘白,美麗的褐色眼睛中,儘是恐懼和害怕。

穆雷雙拳驟然握緊,靠誰都不如靠自己!

齊亞……我絕不會讓你傷害到小姐!

「走1穆雷當機立斷改變主意:「我們今晚就入城1

其他人聞言,默默收拾行裝。

「小姐,您再辛苦一下。」穆雷溫聲鼓勵顧雪。

顧雪強忍心中的恐懼,勉強擠出一點笑容,顫聲道:「我沒問題。」

瞥了一眼小姐抓著唐天胳膊發白的手指,穆雷收回目光,對唐天道:「勞煩唐兄弟照顧一下小姐,感激不盡1

無論其他人,對唐天的目光都悄然發生變化。剛才如果不是唐天出手相救,小姐在劫難逃,而這一行為,也有力地說明了,唐天是友非敵。

唐天很爽快地點頭:「沒問題1

唐天的目光投向齊亞消失的方向,心中的驚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鬥志。和這樣的高手交手,那種感覺,果然不一樣啊!

他心中竟然有幾分隱隱的渴望,渴望再次與對方交手。雖然他知道自己的實力還不足以對抗齊亞,但是這份渴望,一冒出來,竟然越來越強烈。

唐天長長吐出一口氣,少年的眸子漸漸變得沉靜下來。

唐天,你要加油!

唐天,你要變得更強!

唐天,你要打敗齊亞!

沉靜的眸子,一點點變得堅定。

如芒在背如附骨之蛆的殺意,是如此印象深刻。唐天不自主思索起來,如果下次再遇到齊亞,自己要用什麼的手段,才能對付這名可怕的黑衣劍客?

「嚇倒了吧。」阿比利看到唐天長吐一口氣,以為唐天剛剛回過神來,出言安慰:「你已經很不錯了,能從齊亞手上逃出一命。他可是齊亞,整個菲林星最出色的黑暗劍客。你不知道,我看到他的時候,腦子都懵了。知道我回過神來第一反應是什麼嗎?噢,老天,我們竟然還活著!老天保佑,別再遇到他了。」

「閉嘴!阿比利1穆雷的怒喝在兩人身後炸開,他顯然對阿比利這樣傷士氣的話極其不滿。

阿比利吐了吐舌頭。

唐天咧嘴一笑,他沒有暴露自己的真實想法。他不在意嘲笑,但是並不會在任何人面前,都會暴露自己的野心和狂妄。

阿比利雖然有的時候嘴賤了點,但人其實不壞。顧雪也被阿比利生動無比的鬼臉惹得笑出聲了。

顧雪美麗雪白的臉龐,還殘留著几絲驚懼,此時展顏一笑,艷麗不可方物,阿比利直接看得呆祝

唐天也看得微微一呆,不過,他的注意力立即被另一個東西吸引。

芽芽!

自從上次吞食了星魂蛇的魂核,芽芽就陷入沉睡,此時芽芽忽然醒了過來。它從水瓶武櫃里鑽出來,啪地一彈,跳到唐天的肩膀。

它的小臉還殘存幾分惺忪的睡意,肉乎乎的小手,揉著的眼睛。肉乎乎的小臉,被它的小手揉得不斷變幻形狀,眼睛直接看不到。

「哇,好可愛1顧雪一下子就被芽芽的萌態給吸引。

半睡半醒的芽芽被顧雪的驚呼一下子嚇醒,咿呀一聲,從唐天的肩膀彈起,一個跟頭落在唐天的腦袋上。

一隻小手抓著唐天的頭髮,另一隻手抓住小弓,半伏著身體,一副戰鬥戒備狀態,瞪大眼睛盯著顧雪。

顧雪兩眼放星星,芽芽小大人的表情,惹人發笑,尤其是它此時半伏著身體,屁股後面的小旗露出來,搖晃不定。

芽芽並沒有對顧雪的示好收買,它的小眼睛瞪得像兩顆爆凸的小綠豆,朝顧雪呲牙示威。

嘶。

唐天痛得倒抽一口冷氣,幾綹頭髮被芽芽死死拽住,痛!這個混蛋!

他神色不善地一把從頭上抓下芽芽,十分隱蔽地狠狠捏了幾下,報復剛才芽芽扯發之仇。可憐的芽芽像橡皮泥一般,被狠狠蹂躪,它的表情僵住臉上,它對突來其來的災難完全沒有準備。

這這這……是什麼剛剛睡醒的節奏?

「咦,芽魂將。」穆雷見多識廣,看到芽芽,立即認出來。

「芽魂將?很厲害嗎?」顧雪兩眼放光,她對這麼可愛的小東西,完全沒有半點抵抗力。她從來沒有見過可愛的魂將。

「最低級的魂將。」穆雷瞥了一眼唐天,淡淡道:「從本質上來說,是沒有成形的魂將,很機敏。」

果然……這個外鄉人不值得期待埃

穆雷看到芽芽,他對唐天已經不抱任何期待。芽魂將這樣低等的魂將,根本沒有任何價值,唐天竟然養著這麼一隻低等的魂將……芽魂將雖然不會像魂將卡召喚出來的魂將那般有時間限制,但它戰鬥力幾乎為零,根本沒有人會選擇一隻芽魂將作為戰鬥助手。

不過,看在唐天剛剛才救了小姐一命的份上,他還是讓自己的話盡量聽上去委婉一些。

其他幾人的目光,也怪異無比。

一名厲害的魂將,是一位出色的幫手。當然,這和經濟實力有關,越有錢魂將越好,這是常識。那反過來,魂將越差,那也說明對方越窮,這個推斷符合絕大多數情況。

一個很窮的白叮

阿比利吹了個口哨:「唐天,這絕對是我見過的最另類的魂將。」

「是嗎?」唐天完全沒有聽出來阿比利打趣的意思,他不在意道:「芽芽雖然不是很厲害,但是很聰明。」

一邊說,一邊順勢再狠狠爆捏了幾下。

可憐的芽芽,再次慘遭毒手,直翻白眼。你不是在表揚我嗎……

「它叫芽芽嗎?」顧雪可不管芽芽是不是厲害,在她看來,芽芽實在太可愛了,她伸出手,一臉期待地問:「我能不能抱抱?「

唐天有些不甘心地把芽芽塞到顧雪手裡:「小心,它有點凶。」

我一點都不凶……

逃出魔掌的芽芽,像考拉一樣抱住顧雪的手指,又蹭又拱。

顧雪心花怒放,小心地捧起芽芽,愛不釋手。

唐天陰陰地瞥了芽芽一眼,沒有節操的傢伙,到時再收拾你,敢抓我的頭髮,你死定了!

芽芽一個哆嗦,抱顧雪的手指抱得更緊。

「看!那就是黑山城1

忽然,阿比利的歡呼打斷了唐天。

唐天他們已經走到半山腰,腳下是蜿蜒的山路,順著山勢望下去。遠處山腳下,一座燈火輝煌的城市,就像一隻巨獸,安靜地蹲立在夜色中。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