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三十節菲林星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」兵反問:「你覺得我會知道嗎?」「好吧,看來靠自己更靠譜一些。」唐天閉上眼睛,運轉真力,竟然不知不覺中,進入入定狀態。他就像睡著了一般,漂浮在水面,順著水流往下游漂。兵倒是有點...

「這就是你說的兵團元老級成員對兵團駐地的熟悉度?」唐天陰沉著臉,神色不善地盯著兵。

他渾身濕透,狼狽無比,仰面躺在水面,像個木板一樣飄浮著。

唐天完全沒有想到,剛剛通過星門,等待他的竟然是一條湍急無比的河流。他根本沒有來得及作出任何反應,就被河水衝出老遠,迷迷糊糊中,整個身竟然落空。

瀑布!

從超過三十丈的瀑布頂端,摔進下方的河水,饒是唐天如此強悍的身體,也被摔得幾欲吐血,渾身骨頭快散架,大腦一片空白。

這僅僅是開始。

他就像坐過山車一般,還沒來等回過神來,又被河水沖了出去,又是瀑布,又是超過三十丈的自由落地,可憐的唐天在觸及到水面的瞬間,險些昏死過去。

噩夢並沒有結束的意思。

唐天整整摔了六次,不僅如此,沿途被礁岩不知撞了多少次,全身都是傷,連內腑因為強烈的震動而受傷。

他現在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。

這一切的變化太快了,快到他根本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。

如果目光可以殺人,兵的身上已經千瘡百孔,死了一百遍。

兵的表情罕見地浮現尷尬之色,便是他自己,對於這個烏龍,也覺得有些難堪,不過他很快還是給自己找到狡辯的借口:「你知道的,星門有可能會發生變化。不過,像這種只變了一半的星門,我也是第一次遇到。」

兵確實感到很無辜。

三魂城外那處星門,一切都和當年一模一樣,位置、大小都沒有發生任何變化,這讓他欣喜若狂,以為能回到舊地。哪知道星門的另一端,卻已經面目全非。

唐天無語望蒼天:「這是什麼星球?」

兵反問:「你覺得我會知道嗎?」

「好吧,看來靠自己更靠譜一些。」唐天閉上眼睛,運轉真力,竟然不知不覺中,進入入定狀態。

他就像睡著了一般,漂浮在水面,順著水流往下游漂。

兵倒是有點詫異,能在這樣的情況下,還能這麼快入定,唐少年的進步讓他感到意外。注意了一下周圍和水底,沒有發現有什麼威脅的存在。

兵回頭,看了一眼身後。

雄偉的瀑布群,轟然作響,哪怕已經遠離,依然能夠感受到它驚人聲勢。

他的心中,卻五味雜陳。當年的夥伴已經凋零,霸主已經湮滅,滄海桑田,連星門都已經天翻地覆。

強烈的孤寂感湧上心頭,和他相關的東西,都已湮滅,都已經飄散在風中。就連那些記憶,也只會漸漸褪去色彩,變成黑白,漸漸沉澱在自己心裡吧。

只剩下自己一個人……

這種感覺真是糟糕礙…

兵的目光瞥見閉著眼睛的唐天,忽然想,若是這傢伙沒有入定,現在肯定吵吵嚷嚷吧。他的嘴角不由勾勒出一道弧線,幸好這傢伙比較混蛋,自己不至於太清冷……

第二天。

唐天睜開眼睛,黑亮的眸子閃過一抹攝人心魄的光芒,他的身體完全恢復。這次入定,花費的時間,遠比平時要長。

骨碌坐直身體,踩在水面上,四下張望。踩水不沉對他現在而言,再簡單不過。

「這什麼鬼地方啊?」果然如同兵所料,唐天一恢復,立即吵嚷了起來:「哇,這瀑布這麼大?我們怎麼沖得上去?喂喂喂,大叔,吱個聲,這可是你一手造成,難道你就沒半點愧疚之心?」

「你覺得我會有愧疚之心?」兵一臉嘲笑聲回應,心中的陰霾卻不自主散去不少,他揚了揚眉頭:「你得慶幸不是廢星球,要不然,你就等著吃灰吧。而且告訴你一個不是太妙的消息。」

「武魂殿進不去了。」兵攤了攤手,一臉無辜:「很有可能是昨天我們通過的星門,對武魂殿造成了影響。武魂殿的入口,現在徹底紊亂,至於原因,我還沒有弄清楚。看起來,這個星門和兵團之間的聯繫,比我想象得要更深嘛。」

武魂殿進不去,就意味著,進入三魂城的通道被關閉了。

意味著,他們被困在這個星球。

雖然這事不能怪兵,但是這貨的態度……

唐天臉黑得像鍋底,咬牙切齒道:「某位兵團元老,一個負責任的好少年不應該是這個態度1

兵嘿然,臉上沒有半點悔改之心:「你也知道元老嘛,這就是元老的態度。少年,你才是少年,謙虛忍讓尊老愛幼,少年,你的路還長著吶1

勃然大怒的唐天,身形一蹲,作勢便要撲向兵:「你這個老混蛋1

兵冷笑毫不示弱反唇相譏:「少年,不要以為剛剛通過十八銅人室就有什麼了不起,在首席教官面前,那地方連玩耍的樂趣都沒有。」

「混蛋!我要讓你明白惹怒了神一樣的少年,死得有多慘1

「你這樣不知天高地厚連新兵營都沒有通過的白痴少年,我見得多了,讓你一隻手,打得你滿地找牙1

兩人就在河面上劍拔弩張。

忽然,隱約驚呼聲遙遙傳入了兩人耳中。

「有人1

「有人1

兩人異口同聲驚呼,兩人對視一眼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驚喜。有人就意味著他們能夠知道,他們現在的位置。

唐天和兵幾乎同時朝發聲的地方衝去。

「會是什麼人?」唐天一邊飛奔一邊問。

「女人1兵的聽力更加敏銳:「有打鬥的聲音,少年,小心不要被人打爆。」

「大叔,還是照顧好你自己吧。老得都快掉牙的傢伙,不要只知道眼紅神一樣的少年。」飛奔中的唐天聽到這句話,怒目而視。

「眼紅?呵呵,沒辦法啊!一個連新兵營都沒通過的菜鳥新人,實在讓人無法放心埃」兵語速飛快。

兩人拚命對罵,腳下速度沒有半點影響。唐天就像脫韁的野馬,而兵則在氣定神閑地跟在唐天身後。

在水面上飛掠而過,上岸之後,飛上樹梢。

眼前一片密林,濃密的樹冠構成一片綠色的樹海。唐天一振雙臂,猶如一隻大鳥,踩著樹海飛掠。

只飛了約十分鐘,唐天便找到目標。

密林的一片空地,剛剛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戰鬥,地上倒頭橫七豎八的屍體,一片狼籍。

五六個人護著一位少女,少女衣著華美,氣質高貴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而她身旁的護衛,個個都是老手,神色鎮定兇狠。

最顯眼的是一位臉上有刀疤的中年人,他渾身的殺意繚繞,幾滴鮮血沿著他的手掌,滴入泥土之中。

「阿比利,清掃一下。」他朝其中一名護衛道。

阿比利點頭回應,開始清掃戰常

忽然,中年人若有察覺,猛地轉頭,沉喝:「誰?出來1

少女身邊的護衛,頓時個個如臨大敵,把少女緊緊護在中間。

唐天心中暗自凜然,他盡量地放輕腳步摒住呼吸,沒想到還是被對方察覺。兵忽地鑽入唐天體內,低聲道:「小心些。」

唐天舉起雙臂,從樹林中走出來,大聲道:「不要動手,我沒有惡意1

看到出來的是一名少年,護衛們神色稍松,唯獨中年人沒鬆懈,頭也不回低喝:「山辰1

其中一名看上去頗為瘦弱的護衛眼中閃過一道紅光:「五階!沒有開啟血脈1

沒有開啟血脈?

眾人臉上浮現訝異之色,護衛們響起輕微的鬨笑聲,就連中年人也露出幾分意外:「沒想到在這裡竟然能遇到還沒有開啟血脈的白叮」

沒有人去理會唐天,倒是護衛中間的少女,有些好奇地注視著唐天。

唐天心中一動,他聽到這些人說的「血脈」,在他的記憶里,唯一能夠和血脈掛上鉤的,就只有黑魂。

難道……

見眾人放鬆對他的戒備,唐天也擺出人畜無害的表情:「很抱歉打擾了,我在這裡迷路,我想問一下,這裡是什麼地方?」

「黑夜林。」有一名護衛隨口道。

「呃,那是哪個星球?」唐天只好問得更直接。

所有人的動作停了下來,目光齊齊彙集在唐天身上。

中年人沉聲道:「你是從哪一處星門過來的?」

唐天一攤手:「我也不知道。我一踏過星門,然後就被衝進河裡,忽然從瀑布摔了下來,我完全不知道這裡是哪。」

「難道黑夜林有星門?」中年人自言自語,唐天的話里沒有什麼破綻,他抬頭瞥了唐天一眼:「這裡是菲林星。」

「菲林星……」唐天很確定,自己從來沒有聽過這個星球的名字,只好硬著頭皮問:「那屬於哪個星座?」

「不屬於哪個星座。」中年人隨意道:「屬於黑魂。」

果然如自己猜想和黑魂有關,但唐天沒有半點得意,不知道菲林屬於什麼星座,那就無法確定自己的位置。

「不知道各位有星圖么?能不能賣給我一份?」唐天眼巴巴地看著眾人。

眾人一下子轟然大笑起來。

阿比利嘲笑道:「小子,難道你還想離開菲林星?別做夢了。什麼時候,一個血脈都沒有開啟的白丁,能離開菲林星?」

唐天覺得有些莫名其妙,離開一個星球,和血脈有什麼關係?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