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二十七節進攻十八銅人室【第二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放鬆戒備。唐天四下張望,心裡飛快默算著沙發的價格、茶點消耗、美人的薪水,最後開始擔心自己口袋裡的那些星辰石是不是足夠。「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?」一位穿著玫紅旗袍的少女盈盈走來。「我...

掌柜仔細地察看每一件材料,但是在星魂蛇皮上停留的時間最長。芽芽的切割手法非常完美,整張蛇皮拎起來,上面細密的青銅鱗片嘩啦嘩啦作響。

掌柜讚歎道:「這張蛇皮是我見過質地最佳的六階蛇皮,應該是一條吸收了古代武魂碎片的變異星魂蛇吧。雖然魂核不值錢了,但是蛇皮的品質,比一般的星魂蛇要好不少。這張蛇皮,敝店願意用三十萬星幣收購。蛇牙一對,兩萬星幣,蛇筋一條,五萬星幣,總共三十七萬星幣。尊駕意下如何?」

三十七萬星幣,這個價格遠遠出乎唐天的意料,他二話不說,乾脆道:「好1

「爽快1掌柜大喜,遞給唐天一張星幣卡:「客人不妨去各家打聽一下價格,敝店素來公道,只是希望以後客人再有收穫,能惠顧敝店。」

「沒問題1唐天很是爽快地點頭,接過星幣卡,忽然問道:「三魂城裡,哪家卡店比較靠譜一點?」

掌柜對三魂城十分熟悉,道:「寶卡齋,雖然價格貴,但是好東西多。」

想起上次折騰青銅機械鴕鳥時,喻寶也說過這家店,看來寶卡齋這家店,還是頗有聲譽。

唐天點點頭,向掌柜一抱拳:「多謝了。」

「您太客氣了。」掌柜微微一躬。

滿載而歸的唐天,直奔寶卡齋。寶卡齋在三魂城非常醒目好找,唐天沒費什麼力氣,便進入店裡。

果然是高端卡店,賽雷那破卡店簡直和人家沒有辦法相比。

淡淡的熏香味,清幽好聞。天鵝絨的沙發,小茶桌上擺著清茶和甜點,清茶還裊裊冒著熱氣。微笑怡人的店員,大開岔的旗袍,個個美艷動人。只是讓唐天很是擔心她們一不小心,嘶啦這衣服就報銷了。

「歡迎光臨。」

溫暖甜美卻又不膩人的女聲,充滿了親切,讓人不自主地放鬆戒備。

唐天四下張望,心裡飛快默算著沙發的價格、茶點消耗、美人的薪水,最後開始擔心自己口袋裡的那些星辰石是不是足夠。

「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?」一位穿著玫紅旗袍的少女盈盈走來。

「我來看看有什麼合適的卡片。」唐天倒沒有什麼心理發虛的想法,只是充滿好奇地四下打量,第一次看到這麼高檔的店啊,渾然不知已經暴露了自己土鱉的嘴臉。

不過就算知道,唐少年也不會太在意。

店員並沒因為唐天的土鱉表情而有絲毫輕視,她們見慣了世面,臉上的笑容沒有半點變化:「我能問一下,您大概需要是什麼類型的嗎?」

唐天想來買魂將卡的念頭,並不是一時興起。

無論是在十八銅人室,還是今天的戰鬥,他都發現了自己的軟肋,真力。他的境界突破五階,真力比以前更雄渾,但是其他方面的提升很有限。

「有沒有五天龍?或者五階鶴氣訣?」唐天問。

這兩張卡片,才是唐天眼下最需要的卡片。無論是天龍勁還是鶴身勁,都非常實用。

店員心中沒有太驚訝,能到這裡來逛的,肯定不是普通魂將卡能打發的,她對店裡的卡片非常熟悉,很快就找到相關的信息:「有的。五天龍,黃金卡,價格是六百萬星幣。保證能夠領悟天龍勁。五階的鶴氣訣,本店恰好有一張,不過是張白銀卡,需要三十萬星幣。」

唐天很詫異,兩者的價格居然如此懸殊,但轉念一想,便明白過來。

一個黃金一個白銀,而且鶴身勁還是出名的難煉,兩者自然天差地別。但是對唐天來說,鶴身勁可比天龍勁更實用,掌握了震蕩之後,鋒銳的鶴身勁顯然比爆裂的天龍勁更適合他。

「我要那張五階鶴氣訣。」唐天很乾脆地掏出自己大半家底。

他心中興奮無比,寶卡齋果然實力強悍,連鶴派的魂將卡都能弄來,委實厲害。

交易之後,唐天立即返回基地。

回到基地,唐天沒有馬上用掉卡片,而是打坐恢復精神。

當他再次睜開眼睛,他恢復到最完美的狀態,取出五階鶴氣訣的魂將卡,真力灌入其中。頓時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從他心底浮起,無數複雜的路線,在他腦海中浮現。

唐天對於這種狀態駕輕就熟,細細理清魂將卡所蘊含體悟,但是很快,他皺起了眉頭。

感覺不對!

不知道為什麼,他總覺得這些體悟,有許多地方都很彆扭。

鶴身勁他用得最多,體悟也最深,有些地方他未必能夠說得清為什麼,但是卻能感覺對不對。唐天忽然心中一動,他想起來,老頭曾經說過,鶴派的鶴身勁已經失傳,難道……

他拋開那些紛亂複雜的體悟,開始研究起真力運轉的路線。

體悟會因人而異,但是真力運轉的路線,卻不會變化。嘗試著運轉幾周天之後,唐天果然發現,魂將卡所蘊含的那些體悟,顯然是錯誤的。

他不斷地嘗試,體內真力忽聚忽散,不斷嘗試勾勒出一個個鶴形。

整整三天,唐天都在閉關,修鍊鶴氣訣。

驀地,黑暗中亮起一雙清亮的眸子,唐天體內真力鼓盪,直衝喉嚨,想也不想,他仰天一聲長嘯,嘯音如鶴唳!

唐天一下子跳了起來,哈哈大笑。

「五階鶴身勁!哈哈哈哈!太厲害了1

「太爽了1

「哇哇哇,我果然不愧神一樣的少年1

「喲喲喲,鶴身勁,破破破1

……

賽雷被唐天突如其來的鬼哭狼嚎嚇一大跳,手一哆嗦,一個零件安錯了,她頓時暴跳如雷,氣得砸東西:「這個白痴!混帳1

一個時辰后。

唐天鼻青臉腫地從十八銅人室里出來,臉色鐵青,雙目直欲噴火。他興緻沖沖地挑戰十八銅人室,本以為借著鶴身勁,應該無往不利,沒想到,還是被9號的大屁股坐了!

混蛋!

「我說了,沒用的。你要好好體會一下沾衣跌,震蕩確實很有用,但是借力打力,同樣是很高階的技巧埃當然,以你現在的基礎,想理解借力打力,還有些難度。不過,這個方向起碼還依稀有點希望礙…」

兵的語氣明顯是幸災樂禍。

唐天臉黑得像鍋底,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心胸開闊之輩。在同一個坑裡跌倒兩次,他已經覺得足夠屈辱了,在一個坑裡跌倒不知道多少次,這已經不是屈辱能夠形容了。他從來沒有經歷如此多的失敗,而讓他難以接受的是,他到現在,依然找不到辦法。

混蛋!

唐天咬牙切齒,長期積累的屈辱感轟然點著,僅剩的理智被燒得乾乾淨淨。

混蛋……

自己怎麼可以,連這些混蛋都打不過……

連這些混蛋都打不過,怎麼闖得過去通道?

連這些混蛋都打不過,怎麼救得了千惠?

這這些混蛋都打不過,自己怎麼成為最強大的武者?

連這些混蛋都打不過……

怎麼可以!

「去死吧!你們這些混蛋1

唐天眼睛陡然湧上一抹血紅,臉色猙獰,手上多了三張卡片,金光閃閃的三張黃金卡!

這是在能量裂縫時,交易煉魂器時,井豪拿出的三張黃金卡,五階套卡,、和。

在兵震驚的目光中,唐天二話不說,把三張卡全都用了。

嗷嗚怒吼一聲,唐天埋頭衝進十八銅人室。

「這傢伙……」兵的臉色發白。

乒乒乓乓,唐天鼻青臉腫地摔出來。

二話不說,打坐!

一個小時后,唐天跳了起來,舉臂怒吼,埋頭衝進十八銅人室。

「來吧1

乒乒乓乓,唐天再一次摔出十八銅人室。

唐天一言不發,爬了起來,打坐。

一個小時,怒吼再次響起。

……

二十次。

……

四十次

……

兵看著近乎瘋狂的唐天,呆若木雞。在他悠久的教官生涯中,他從來沒有見過,如此偏執如此瘋狂的傢伙。

他見過桀驁不馴的傢伙,見過瘋狂變態的傢伙,那些傢伙,每一個都最終成功通過十八銅人室。但是沒有一個人,會用如此慘烈的姿態,去進攻十八銅人室。

沒錯,就是進攻!

不攻佔誓不罷休、充滿慘烈氣息的進攻。

從來沒有!

這傢伙,難道不知道什麼叫氣餒嗎?難道不知道什麼叫沮喪嗎?難道不知道什麼叫疼痛嗎?難道不知道什麼叫疲倦嗎?難道不知道什麼叫來日方長嗎?

完全不需要如此慘烈啊!

只要堅持慢慢地熬,總是能夠勝出的啊!每一個走過這條路的人,都是這樣走出來的埃你的起點本來就比他們低,難度會比他們更大,花費的時間比他們更多,這很正常,再正常不過!

你何至於此……何需如此……

它們只是一群銅人……

難道……哪怕面對銅人……失敗亦讓你痛恨至此?

兵看著唐天的臉,有些出神。那張猙獰、倔強、狼狽、布滿烏青的臉龐

——如此少年臉龐,就應該有一雙像火焰一樣燃燒的眼睛吧。

少年如火焰般的眼睛映入兵的眼帘。

他不由失神。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