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二十五節黃昏下的少年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一個人。就像這樣,坐在山頂,看著夜幕一點點暗下去,看著月亮一點點升上來,一點點變得明亮。忽然,一陣香風襲來,他身邊多了一個人。「喂,一個人坐在這,想什麼心事?」賽雷很隨意地在唐天旁邊...

唐天周圍的空氣,開始有節奏地震動。震動讓空氣產生一波波像漣漪的波紋,唐天的身影變得模糊扭曲起來。

沒有吐氣開聲,沒有暴喝,安安靜靜的一拳。

那些在唐天身旁繚繞的波紋,被唐天的拳頭吸引,急速朝唐天的拳頭彙集。

拳頭挾著無數波紋,悄無聲息印在霧牆上!

兵!

清脆宛如玻璃破碎,霧牆崩碎,以驚人的速度消失湮滅在空中。

突然消失的霧牆,讓星魂蛇大吃一驚,原本作勢欲沖的星魂蛇,上半身陡然縮了回去,露出戒備防禦的姿態。

唐天心中暗自凜然,一股奇寒無比的氣息,從他的拳頭鑽進來。他的鶴身勁,竟然無法馬上化去!足足三秒,鶴身勁才把這股寒意化去。

好厲害的寒氣!

唐天緊緊盯著星魂蛇,星魂蛇同樣緊緊盯著唐天,雙方陷入對峙。

「先回去。」兵出現在唐天身後。

聞言,唐天一點點後退,星魂蛇也知道唐天不好惹,守在原地,沒有追擊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回到基地。

唐天的臉色很難看,他不服氣地哼了一聲:「我能夠幹掉它1

「然後呢?」兵臉上露出譏誚之色:「這才是你第一個遇到的星魂獸,而且我敢保證,它還有其他的殺招。」

「什麼殺招?」唐天抬頭看向兵。

「不知道。」兵的神色變得認真:「這些星魂獸都吸收了古代魂將碎片,你不要小看這些古代魂將碎片,它們雖然等階不高,非常零碎,但是往往包含武者生前的武技烙印片段,這些星魂獸一旦吸收了這些古代武魂碎片,這些武技烙印片段,也會被它們吸收。」

唐天聽得一呆,半晌后,才結結巴巴地道:「你的意思是說,這些星魂獸還會武技?」

「沒錯。」兵臉上露出回憶之色:「以前我們就會遇到很多。不要小看古代武者,他們那時的武技雖然沒有現在這麼複雜,花樣多,古樸簡單,威力卻相當驚人。而且這些星魂獸本身的身體就非常強悍,往往能把這些武技的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。」

唐天還有些無法相信,嘴裡嘟囔:「早知道今天就試試的。」

兵淡淡瞥了他一眼:「放心,你有的是機會。」

「要不要你們考慮一下機關武甲?」賽雷的聲音從兩人身後傳來,睡了一覺,她完全恢復過來。眼中血絲消失不見,完全沒有半點之前懵懂迷糊的模樣,重新變回那個精明厲害的賽雷。

正常狀態的賽雷,頓時讓唐天感受到壓力,有幾分頭大。

低胸的領子,完全無法包裹住她飽滿的酥胸,火辣而性感。她若無其事地攏了攏額前的劉海,恢復剔透迷人的眸子,閃動著難以琢磨的光芒。

「這裡的機關武甲非常出色。如果你們不滿意,我恰好最近也有些心得,你上次給我的古代魂珠,我還沒有用,我可以嘗試著製作新一代的機關武甲1賽雷的眼中亮起一抹狂熱的光芒:「你正好可以用實戰,給我提供反饋的信息。」

每當賽雷的眼中浮現狂熱之色,那種籠罩在唐天心頭的壓力便會立即消失。

「不行的。」兵插了一句,解釋道:「這條路徑其實當年在兵團內部,並不是什麼秘密。很多人會從這條路走,但是兵團是明令禁止的。因為這條路,通往總部腹心,對防守來說,是個隱患。但是偷懶的人很多,屢禁不絕,當時有許多人受罰。後來還是團長出面,讓機關師制止是作了許多陷阱,但凡操控機關武甲,都會受到攻擊。」

「乾脆堵死不就好了嗎?你們團長的想法好奇怪。」唐天一臉不解。

「他的想法一直很奇怪。」兵攤手:「你如果不藉助機關武甲,而憑藉個人實力,通過這條路,便可以不受罰。團長認為這樣的行為應該得到讚揚。」

「那我們現在怎麼辦?」唐天看向兵。

「沒什麼好辦法,你得自己打通這條路。」兵搖頭:「我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可以想。好在基地保存完整,以你現在的進度,只是要花些時間。但這已經是最近的路。」

唐天暗自握緊拳頭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黃昏。

魂區的黃昏和普通的星球不大一樣,天空是淡淡的血紅色,晚霞像一縷縷紅色的海草,掛在天空。橘黃的落日,緩緩下落,琥珀色的圓月,悄然升起。

基地外的一處高聳石柱頂端。

胳膊架在支起的膝蓋上,唐天望著遠處的天空,有些出神。

他剛剛從十八銅人室出來,渾身大汗淋漓,汗水沿著稜角分明的下巴滴落。急促的呼吸,漸漸平復下來,被十八個混蛋圍毆產生的怒火,也漸漸平息。

這樣的景色,談不上瑰麗多彩,卻彷彿有撫平人心境的力量。

恍然間,他回到了星風城那段歲月,日復一日,枯燥乏味的修鍊。因為不想別人嘲笑,他一般都在偏僻無人的山人獨自修鍊。千惠經常會跑來陪他,但更多的時候,他是一個人。

就像這樣,坐在山頂,看著夜幕一點點暗下去,看著月亮一點點升上來,一點點變得明亮。

忽然,一陣香風襲來,他身邊多了一個人。

「喂,一個人坐在這,想什麼心事?」賽雷很隨意地在唐天旁邊坐了下來,嘴上調侃道:「神一樣的少年,可不像有心事的人埃」

「我能有什麼有心事?」唐天回過神來,咧嘴哈哈一笑。

「少來1賽雷翻了翻白眼:「你在想千惠吧!你不要太自責,你已經很努力了……」

「嗯,很想她。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?不過,卻不是太擔心。千惠一向都比我厲害,也比我聰明。我對她信心十足。」唐天臉上露出緬懷之色,但是緊接著,他轉過臉,對著賽雷做了個鬼臉:「少女,你覺得神一樣的少年是會自責的人么?哈哈!還有,那句什麼,你已經很努力了,這種話,可不適合我啊1

賽雷愣了愣:「不適合你?」

落日的餘暉,照在少年桀驁的臉上。握緊拳頭彎起的大拇指指著自己,傲氣十足道:「神一樣的少年,可是要註定要成為最強的武者!我的字典里,怎麼可能可以有,你已經很努力了這樣的話?」

不知道是被落日的光芒,還是被少年的張揚,刺得賽雷心神恍惚了一下,長長的睫毛垂下,藏住那個剔透迷人的世界,她哼了一聲:「自大狂!我就看你能做到什麼地步?」

她語氣一轉:「那你一個人在這想什麼?」

唐天被賽雷這個問題問住了:「想什麼啊?其實我也不知道在想什麼,會想起以前的修鍊的時候。」

「以前修鍊的時候?」賽雷頓時來了興趣:「你以前一定很厲害吧!是不是一直是學校第一?前三?」

唐天撓頭,有些不好意思:「以前成績很差的,留級了好幾年。」

「留級了好幾年?」賽雷呆住,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臉見鬼的表情:「不會吧!你們學校是哪所啊,已經強到連你這種水平,都只能留級?天吶!這個世界還有如此強大的學校,我竟然還不知道!你一定要告訴我1

「咳1唐天不知道該怎麼去講述,而且以前自己的黑歷史,落在賽雷這樣的危險分子手上,那實在太危險。他裝模作樣道:「休息的時間差不多了,我要開始修鍊了1

說罷立即起身,落荒而逃。

「喂喂喂!說完再走啊!不帶這樣的啊,吊著一半什麼的,最讓人討厭了1

身後滿腦子八卦的賽雷不甘心地大聲喊。

唐天逃得更快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呼,唐天一拳轟出。

無數震蕩波紋朝他的拳頭彙集,就好像,他的拳頭扯著一大堆細線一般。

唐天停了下來,他的臉上布滿汗水,霧氣蒸騰,他卻渾然無覺,低著頭,目光緊緊盯著自己拳頭。

體內真力一動,拳頭一握。

那些細碎的波紋,再次出現,周圍的空氣,也開始明顯的震蕩。他細細體會著震蕩,出色的直覺,讓他對周圍每一絲變化都敏感無比。對震蕩的理解,他比以前要深刻得多。

他幾乎每天都在進步,但是這次,他感覺自己到了一個瓶頸。

真力!

這些細碎的震蕩波紋,都是由真力震蕩而形成。唐天對真力震蕩的揣摩花費了大量的精力,進步很顯著。但是現在,到了瓶頸。

真力就像一根弦,它的震蕩,才是震蕩源。

但是這根弦,粗細、韌性、硬度,都決定了,它能夠承受的震蕩強度。

眼下唐天的問題就是如此,他的真力無法承受更強的震蕩。他需要讓他的真力,變得更強凝實,更強堅韌,更加粗壯,才能進一步探索下去。

是時候了。

唐天找到兵,說出自己的想法。

「大叔,開始吧,早就想見識一下古代武技。以戰養戰,一聽就很有高手風範埃」

另一個聲音,在唐天心中吶喊。

千惠,我來了!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