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二十三節千惠留信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6-06 22:09  |  字數:3778字

「少年,不要太悲傷啊。大九的屁股,有著一枝菊花壓海膛的美譽啊,這句話的意思是,它壓過的胸膛,像大海一樣。所以,你也不必要太悲傷,我知道這感覺不是太好,但是每個少年成長為男人,都需要經歷這樣痛的領悟……」

兵得意洋洋的聒噪中,唐天臉黑得像鍋底,一言不發,甩臂前行。

大九,就是9號銅人,這傢伙最讓人覺得絕望的就是它有如一座小山般的龐大體形,就連唐天這樣臂力超群的傢伙,想要把它掀翻,都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。更惡劣的是,它最喜歡跳上高空,然後一屁股坐下來。

剛才唐天就挨了結結實實的一下。

他在十八銅人室熬了這麼久,但是到現在,還沒有找到能夠通過的辦法。他已經不記得打了多少場,但是無論他用什麼辦法,哪怕可以暫時佔上風,很快就會被銅人海給淹沒。

有精通近身搏鬥的1號銅人,銅頭能不拋光么?能不用它晃人眼么……

有多手多臂多兵器的4、5、6號銅人組,這樣的三胞胎怎麼惹得起……

有瘦竹竿一樣11號銅人,簡直是絕世劍客,用劍?你應該用雙劍才對得起你的號碼啊……

十八個傢伙,都可以組辦一隻蹴鞠隊,還能有七個替補。

最讓唐天咬牙切齒的是,十八銅人完全沒有半點高手的覺悟。它們的零件里絕對沒有單挑這種高貴的品質,也絕對沒有驕傲這種氣質。

猥瑣、無恥、陰險……

簡直就是十八個爛痞!

它們最喜歡的戰術,就是一哄而上,它們最喜歡的戰鬥,就是圍毆。

唐天咬牙切齒,每天他都要被這群傢伙狠虐。他簡直不敢想像,南十字兵團時代的新兵,竟然都要通過十八銅人室,那些傢伙當年是多麼可憐啊……

為什麼南十字兵團都湮滅了,這種混蛋一樣的地方還要存在……

你們這些爛痞等著……我一定要把你們打破銅爛鐵……

氣鼓鼓的唐天,回到演武場,他神色不善地環顧四周,周圍的氣壓和溫度驟然下降。

上官威和上官柱這兩個傢伙,頓時一凜,打起十二分精神,便吶喊聲都要大幾分。只可惜,他們賣力的表演,並沒有讓他們躲過一劫。

「你們兩個過來,我看看你們這兩天的進步。」唐天神色不善道。

兩人頓時面色如土。

片刻後,演武場多了兩灘爛泥,唐天這才出了一口氣,滿意地離開。

這兩個傢伙,進步不小啊……

不過,好爽……

明天再來一次,唔,就這麼決定了!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「錢伯,你找我?」唐天跳上陽台,這個陽台,是整個上官家最高處,可以俯瞰整個上官家。

錢伯看到唐天,不由露出溫和的笑容。

阿天少爺不知不覺成長到讓所有人都感到吃驚的地步啊……

「阿天少爺這些天辛苦了。」

唐天的辛苦,錢伯看在眼裡。每天唐天以身作則,出現在演武場,修鍊量比其他人只多不少。若不是阿天少爺的刺激,那些小傢伙們,哪會如此勤奮?

而且阿天少爺,每天花費大量的時間,去指點他們。

上官家這些年輕人的進步,錢伯看在眼裡,不到兩個月的時間,這些年輕人的水平集體上了個台階。

對任何一個家族來說,這樣的進步,都堪稱質的飛躍。

唐天倒沒覺得什麼,如果錢叔知道這些修鍊量,不過是他修鍊量的一部分,會不會被嚇到?

這些天他卯足了勁修鍊,頗有幾分不知日月的感覺。

他擺擺手:「錢伯不要說客氣話。」

錢伯點點頭,神色變得嚴肅起來:「小姐在離開的時候,曾經說,如果兩個月沒有回來,就把您帶到她的書房。」

唐天的笑容也消失不見,皺起眉頭:「她的書房?」

「嗯。」錢伯看著面前皺起眉頭的唐天,頓時覺得有些壓力。

「帶我去。」唐天毫不猶豫道。

「是!」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第一次進入千惠的書房。

千惠的書房很大,正中央擺了一張書桌,略顯空曠。四面都是書櫃,貼著牆,每一架書櫃都擺滿各種書籍,有許多書籍都發黃破舊,一看就是很有年頭。

這種地方,好有壓力啊……

唐天吞了吞口水,對於一個頭腦簡單、活潑好動的熱血少年來說,書房這種地方,實在是一個容易被嘲笑的地方啊。

還好千惠的腦子比較好……

唐天心裡嘀咕,千惠讓自己進入書房,那肯定是在書房留了什麼東西。

千惠知道自己不是太聰明,一定不會把東西藏得很深。

唐天四下張望起來,嗯?他的目光,一個書柜上的標記,唐天頓時眼前一亮,南十字座!

唐天身懷南十字座的事情,只有千惠一個人知道。

走到書櫃前,唐天果然找到一封千惠留給他的信。

「天哥哥,如果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,一定是我在南十字座遇到了麻煩。這兩年,我一直在暗中調查南十字苦修牌的相關信息。南十字座一直被稱為人類迄今發現的最小的星座,除此之外,其他信息近乎全無。英仙座沒落得太久,距離世界的中心太遠,有價值的信息很少。我只好把希望放在一些講述秘寶的古代典籍之中,希望從中找到蛛絲馬跡。」

唐天看著千惠娟秀的字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