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一十八節火奇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,快到他根本捕捉不到。自己失敗了……很徹底的失敗……沒有半點贏的機會……原來自己在真正的強者面前,這麼不堪一擊……芽芽咿咿呀呀憤怒地撲向火奇,被火奇像趕蒼蠅一般,隨手抽飛。驀地,一聲...

耳邊傳來阿莫里的怒吼。

唐天心中一凜,頭也不回,沉聲道:「你去幫阿莫里。」

韓冰凝深深看了唐天一眼,一言不發,身形消失不見。

「沒想到,你到底還是逼我們出手了。」高個子緩緩朝唐天走過來,一邊走一邊嘆息道:「說實話,我對你很吃驚。無論從任何一個方面來說,都相當吃驚埃」

唐天的目光緊緊盯著灰色魂將,對高個子充耳不聞。

他對危險的直覺驚人,面前的灰色魂將,渾身繚繞的危險感,讓他渾身汗毛直豎。那雙妖異的血瞳,沒有一點感情。

他無法分辨這尊怪異的魂將究竟是幾階,魂將所散發出來的波動,和普通魂將截然不同。魂將強大的氣場,令唐天不敢輕舉妄動。

高個子輕輕一笑:「怎麼樣?我的火奇,非常不錯吧。他和你一樣,都是近身戰鬥的高手,死在他手上的名家,可不在少數。」

唐天狠狠盯著火奇,一言不發。

「我知道你是光明武會的人。」高個子不以為然道:「光明武會是個大勢力,我們也不想和你們為敵,如果你今天帶他們撤回去,這件事就這麼……」

唐天身形猛地消失。

砰!

火奇身形紋絲不動,揚起手掌,面無表情地擋下唐天一拳。勁氣四溢,拳掌相交聲,響亮異常。

高個子語氣遺憾道:「既然你不想退,那我也無話可說。說實話,你會為這個選擇而後悔。」

唐天充耳不聞,眼中閃過一絲狠色,攻勢如同狂風暴雨。

啪啪啪啪!

密集的撞擊聲,不絕於耳。

高個子搖頭嘆息:「火奇天生為戰鬥而生,你雖然實力不弱,但是比起火奇來,還是差得遠。」

話音未落,面前人影一閃,兇狠的氣息,迎面罩來。

高個子嘴角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。

面前一暗,火奇出現在他面前。

啪!

唐天的偷襲,被火奇截了下來。

高個子嘴角的笑意變冷。

「火奇,殺了他。」

唐天只覺眼前一花,胸口一痛,整個人直接橫飛出去。半空中唐天強自穩住身形,落地一個踉蹌,嘴角溢出一縷鮮血。

好快的速度!好強的力量!

以他的直覺,竟然……竟然沒有避過去……

這魂將……到底幾階……實力怎麼這麼強……

而且,一股陰冷的氣息,在唐天體內肆意的破壞,他體內的真力費了很大的力氣,才把這股陰冷的氣息化解。

火奇緩緩向唐天走來。

「就這點實力么?」高個子有些失望:「那就太讓人失望了。我的火奇,可是成長型的魂將。拿出點實力來吧,讓我的火奇學到一些東西,變得更強。」

唐天抹了抹嘴角的血絲,目光緊緊盯著火奇,好久沒有如此狼狽了……

驀地眼前一花,唐天的瞳孔驟然收縮,冷哼一聲,沉腰立馬,屈臂護在身前。

砰!

勁氣四溢,強大的力量從手掌傳來,手掌一麻,唐天雙腿一沉,陷進泥土一分。

擋下來了!

唐天心中一喜,但是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,極其危險感籠罩唐天心頭,幾乎本能屈肘翻掌。

砰砰砰!

猶如狂風暴雨般的擊打,從手掌傳來,唐天只能本能地支撐。

他的大腦一片空白,雙臂幾乎失去知覺。他的就像木樁,被一把重木錘,不斷地敲擊,一點點敲進泥土裡。

泥土直至沒膝。

毫不徵兆,腿影如鞭,驀地從他的雙臂下方趁虛而入。

劇痛傳來,唐天整個人直接橫飛出去,重重摔倒在地上,犁出一道深深的泥痕。

砰!

一隻腳重重踩在他臉上,他的整張臉都陷入泥土。

「就這點本事?」高個子充滿惋惜的聲音,在唐天耳中也變得模糊不清,似乎從極遙遠的地方傳來。

失敗了……

就這樣失敗了么……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兩位大人的出手,迅速扭轉戰局,讓雨明威大喜過望。剛剛勇不可擋的唐天,此時根本沒有還手之力。而另外四人合力,也不是另一名大人的對手。

今天,就是上官家滅亡之日!

「殺出去!一個不留1

雨明威終於打出他手上最後一張牌,他身邊所有的精銳,轟然出擊。

然而不知為何,他心中的喜悅迅速地冷卻,兩人大人恐怖的實力,讓他心生畏懼。這場仗就算勝了,從此之後,雨家只怕也淪為對方的附庸了。

不過,能活著就好……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臉頰傳來劇痛,滿嘴的泥土,唐天心頭一片茫然。他心裡空蕩蕩的,他以為自己變得很強,沒有想到,卻如此不堪一擊。

火奇的出招,太快了,快到他根本捕捉不到。

自己失敗了……很徹底的失敗……沒有半點贏的機會……原來自己在真正的強者面前,這麼不堪一擊……

芽芽咿咿呀呀憤怒地撲向火奇,被火奇像趕蒼蠅一般,隨手抽飛。

驀地,一聲悶哼鑽入他耳朵。

韓冰凝!

唐天如遭雷殛,心神一顫。他知道韓冰凝是一個極要強的女人,若非受了傷,絕不會發出這樣的聲音。

阿莫里和梁秋的怒吼幾乎同時響起,混雜著司馬香山的悶哼。

他們危險!

唐天腦袋嗡地一下,他們為了他而來,他們為了他而戰,他們此時卻身陷危險。周圍的許多細節,鑽入唐天的耳朵,上官柱的怒吼、上官威粗重的鼻息、似曾相識的慘叫……

該死!

唐天的拳頭不自主攥緊,鼻息變得粗重起來。

就這樣死掉嗎?就這樣放棄嗎?就這樣失敗嗎?這麼多人一起死嗎……

自己就是一個蠢蛋……拉著大家一起死?

不!

絕不!

怒吼在唐天心裡陡然炸開,滾燙如鐵水的熱流,流遍全身,唐天感覺自己身體被點燃!

被死死按在泥土中的銀眸,陡然有如注滿鮮血,鮮紅無比。

唐天踩得變形的臉龐,瞬間變得猙獰。

火奇立即察覺到變化,毫不猶豫抽身疾退,但是啪地,一道模糊的影子從地上閃電彈起,無數腿影在他眼前炸開。

火奇飛快地揮舞手掌。

啪啪啪!

密集無比的腿掌相交聲,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。

火奇面色沉靜,雙掌快得肉眼難以捕捉,守得不露半點破綻。

啪!

一道腿影,毫無徵兆地憑空出現火奇的視野,火奇來不及任何反應,便被這一腿抽得結結實實。

火奇就像一把掄起的大鎚擊中,橫飛出去。

唐天怒吼一聲,腳下猛地發力,嘶,身形消失在空氣中。

三記月芒,帶著尖嘯,直撲火奇,半空中的火奇手肘連拍,三記月芒粉碎。一道怒紅指力,從下方激射而來,火奇身體詭異一屈,險而又險地避過這一指。

嗯?

一道模糊的身影,出現在火奇視野的角落。

不好!

一個透明的真空球,印在他胸口處,真空震!

啪!

真空球破碎,噗噗噗,無數氣流如刀,沒入火奇的胸口。

火奇就像篩子一樣抖動,但是他的雙臂,卻陡然有如柔若無骨的蛇鞭,啪地直取唐天胸膛。

唐天手掌一翻,封住這兩拳。

但是看似柔軟的兩拳,力量卻出奇的大,唐天的身形一晃,連退數步。

火奇啪地單膝跪地,他緩緩站起來,胸口處,一個拳頭大的空洞,觸目驚心。

高個子此時臉色難看無比,他盯著唐天,臉色陰沉,一字一頓道:「入魔……」

唐天的瞳孔,一片血紅,但是和火奇的紅,卻是截然不同。唐天的血瞳,就像裡面是鮮紅的烈焰燃燒,熾烈狂暴。而火奇的血瞳,卻像一汪深不可測的血潭,妖異肅殺。

忽然,一道耀眼的劍芒,照亮整個雨家。

「唐兄弟1

井豪的長嘯遙遙傳來,眨眼間,便來到唐天身邊。

「井大哥,快去幫我朋友1唐天頭也不回道:「這裡我能對付1

井豪聞言,也不廢話:「你小心1

說罷,手中北冕之劍挾著駭人光芒,直取八字鬍的魂將,把岌岌可危的阿莫里等人解救下來。

而跟隨井豪的其他武者,毫不猶豫投入戰鬥。

陷入苦戰的上官家,迅速穩住局面。

唐天心中最後一點顧慮拋開,血瞳如燃,把身上元氣大傷的孔雀藍小心放入水瓶武櫃中。剛才那兩下重擊,若不是孔雀藍護體,他已經身受重傷。

天爐拳套青色的火焰飄揚,有些黯淡。

「天爐1

唐天的低語,充滿了斬釘截鐵般的堅決意志。

天爐拳套的武魂感覺到唐天的意志和呼喚。

呼!

青色火焰噴涌而出,從拳套開始向上蔓延,直至肩膀。唐天的整個右臂,完全籠罩在青色的火焰之中。

唐天的真力,沒有半點保留地注入拳套之中。

拳套表面,開始出現一絲絲龜裂的裂紋。

啪!

一塊碎片從天爐拳套上崩裂掉落,但是轉眼間,被青焰燒化、湮滅。一片片碎片崩碎,它們在青焰中消失。

籠罩唐天右臂的青色火焰,變得更加熾烈。

當最後一塊碎片消失,青焰獵獵,張揚而狂放。

武魂燃燒,秘寶所有的力量,便會轟然勃發。但是這需要秘寶武魂自己選擇燃燒,武魂已經有靈智,它們都會本能地排斥自我毀滅。

「你是回應我的呼喚嗎?」

莫名的感動充斥唐天的胸臆,他險些掉淚,這一拳之後,天爐拳套便再也沒有了。它燃燒了它所有的力量。

唐天彷彿看到,在幾十年前,青色的火焰中有一塊粗胚,在不斷地被敲擊鍛打,武魂一點點覺醒,簡單而質樸,就像拳套那般。

「天爐……」

唐天緩緩揚起頭顱,右臂青焰獵獵,目光牢牢鎖定火奇。

「這一拳,必不辜負你的意志1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