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一十六節所以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6-02 18:11  |  字數:3758字

雨今虹心中暗呼糟糕,若是今天真相敗露,雨家勢必成為眾矢之的。

偏偏面前的傢伙,穩健得令人絕望。明明沒有什麼太奇怪的招式,卻像流水一般,連綿不絕,纏勁十足,他根本無法擺脫對方。

但他知道情況緊急,無論如何,也不能讓唐天把罪名坐實。

雨今虹眼中閃過一絲厲色,雙手一圈,十指如掄琵琶,驟然齊彈。

嗡!

有如琴弦顫抖引起琴腔的共鳴,低沉震顫。

梁秋神色一凝,冷哼一聲,雙掌如抱,緩緩外推。他的動作極其遲緩,彷彿十分吃力,全身衣裳鼓脹,他周圍的空氣好似也停止了流淌。

雙方勁氣轟然對撞。

梁秋悶哼一聲,腳下一沉,腳掌完全沒入泥土,衣裳有如蝴蝶一般碎裂飛散,連退十步,每一步腳印都清晰如刻。

雨今虹看上去更加糟糕,他披頭散髮,嘴角溢出一縷鮮血。

不過此時,他卻顧不上其他,趁機拉開距離,厲聲高喝:「唐天,你休想誣陷我雨家!雨家與上官家的恩怨,我雨家從不諱談!那是家仇,但是今日,我們卻是私怨!澤青與我,皆仰慕千惠小姐多時,但自知配不上千惠小姐,只能借酒澆愁。各位,此心此情,可有錯?與各位何異?拳拳之心,天地可鑒!今日此戰,只為一件事,唐天如此粗鄙之人,哪裡配得上千惠小姐?」

燈柱上的少爺們,都露出心有戚戚的表情。他們覺得雨今虹簡直說到他們心坎里去了。

雨澤青此時也鎮定下來,他故作悲憤道:「沒錯!此事就是我推動!我就是不服氣!一人做事一人當,有什麼招數,全都沖我來吧!為千惠小姐而死,我死得其所!」

眾人皆露出悲色,心生同感,不少人眼眶泛紅。

上官威大急,他沒有想到,這兩人的口才如此之好,剛剛以為揭露對雨家的陰謀,轉眼間,他們竟然要翻盤!

「死得其所?」唐天咧嘴一笑:「很好。」

眾人立即從雨澤青剛剛營造的悲憤氛圍中掙脫出來,在他們眼中,唐天此時的笑容猙獰無比。

唐天一指雨澤青:「把他衣服剝光。」

雨澤青臉色大變,驚恐大喊:「士可殺不可辱!」

上官威二話不說,就要衝上去,卻被唐天攔下來,唐天指著其他人:「讓他們來,除了火岩光,其他人的繩子都解了。」

上官威把少爺們的繩子都解開。

「不動手的人,哼哼!」唐天冷笑。

少爺們立即彷彿受驚的羔羊,立即一擁而上,把雨澤青剝得乾乾淨淨。

雨今虹看得目眥欲裂,但是他卻被梁秋纏住死死。一向平和的梁秋這次是動了真火,雨今虹竟然在自己面前上演翻盤的好戲,這都是自己的過失。

動了真火的梁秋,是相當可怕的。

雨今虹無論用什麼手段,哪怕是像剛才那樣的殺招,都無法擺脫梁秋的糾纏。

唐天轉過身,環顧眾少爺。

少爺們個個噤若寒蟬。

「從今天起,我就是你們老大!」唐天一擺手:「好了,叫老大!」

少爺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「嗯?」唐天眯起眼睛。

少爺們頓時有如受到驚嚇的小白兔,連忙叫:「老大!」

唐天露出不滿的神情:「沒吃飯嗎?大聲點!誰要再那麼小聲,我就把他從這上面扔下去。」

「老大!」

少爺們使出吃奶的勁,大聲高喊,個個漲得脖子都通紅。

唐天這才露出滿意之色,不過,他注意到一個人,還被捆著的火岩光,這傢伙嘴巴緊閉。

「咦,你為什麼不叫?」唐天把火岩光一隻手提了過來。

「要殺要剮隨你便!」火岩光雙目直欲噴火。

「很好,我最喜歡有骨氣的人。」唐天一拍手:「把他衣服剝了!」

火岩光臉色大變,怒聲吼道:「你敢!」

唐天咧嘴一笑:「我為什麼不敢?」。

「用武力羞辱別人,不是男子漢所為!」火岩光憋出這句話。

「我打贏了你,你就是我的俘虜。」唐天一臉理所當然:「我想怎麼處置我的俘虜,那是我自己的事,不需要經過俘虜的同意。」

看到唐天洋洋得意的表情,火岩光恨不得把唐天碎屍萬段。

「把他衣服剝了,誰要不動手,想清楚了。」唐天一揮手。

早就屈服在唐天淫威之下的少爺們,此時只有硬著頭皮上前。

「光哥,對不住了。」

「光哥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啊。」

「光哥,生活就像強姦,不能反抗,那就只能享受了……」

……

火岩光一口血差點噴出來,要是他現在沒被綁著,肯定一巴掌把那個說強姦的傢伙拍下去。

可是當眾人的手摸上他的衣服,火岩光頓時頭皮發麻,想想自己要真的像雨澤青一樣被剝光掛著,他就不寒而慄。

「等等!」

情急之下,火岩光高喝,眾人目光彙集在他身上,他只覺臉就彷彿燒起來一般。

「老……老大……」他從牙縫中擠出這兩個字。

唐天搖頭:「聲音太小。」

火岩光此時也豁出去了,閉上眼睛,怒聲高喊:「老大!」

喊出這一句,火岩光又覺得屈辱,又覺得鬆一口氣,這種感覺還真有點像傳說中的被強姦……混蛋!剛才誰說的強姦?

唐天一臉滿意,擺擺手:「不錯不錯,以後你就是我罩著了。」

火岩光覺得自己連說話的慾望都沒有。

這就是被強姦後的自暴自棄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