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一百一十五節唐天的辦法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,有如一道冰蛇,朝雲鏑刺去!雲鏑大駭,這一劍的速度並不快,但是溫度奇寒無比,劍芒未及體,他的眉眼間,便結了一層冰霜,周圍空氣冰冷刺骨。恍然間,他如同置身冰原,寒風呼嘯。駭然之下,他催...

明勇看著面前的阿莫里,神色凝重。

狂野的體型,渾身肌肉賁起,充滿衝擊性,哪怕是遠遠對望,他也能感受到,阿莫里的身體所蘊含的強大力量。而且,他的目光,落在阿莫手中的刀。刀身破舊,比起阿莫里狂牛一樣的身影,十分不起眼。

那把刀是件秘寶。

明勇的出身不凡,見多識廣,一眼便認出來,阿莫手中的破刀,是一件星辰秘寶。

來者不善。

阿莫里卻有些不耐:「喂,你不上,我那就上了。」

腳下一步跨去,氣勢陡變,鬚髮怒張,狂態畢露,長喝一聲,一刀朝明勇斬去。

黃色刀芒怒漲,席捲而至。

明勇臉色一變,阿莫里這一刀並沒有多少變化,但是狂放至極,刀芒看似散亂,實際卻是凝而不散。

明勇深吸一口氣,上前一步,一拳轟去!

金色透明的拳印,毫無花巧地阿莫里黃色刀芒撞上。

明勇身體一震,宛如琉璃的拳印,轟然崩碎,一股兇橫的真力,鑽入他體內。明勇悶哼一聲,腳下連退數步,才消去這股真力。

而且……這傢伙的力氣,真是大啊!

阿莫里哈哈大笑:「喂,再接我一刀1

又是一個大跨步,刀光如河,迎頭劈去。非常簡單的動作,卻給人極盡舒展之意。

明勇一拳再出,腳步再退!

「再接我一刀1

明勇再退!

「接我一刀!接我一刀!接我一刀1

阿莫里怒吼連連,刀光密集如雨。

明勇一退再退。

廣場內的侍衛們,被眼前這一幕,驚得說不出話來。明勇是明子淳之弟,但是一身武技,卻是在英仙座極具聲名。誰也沒有想到,竟然被一個傻大個硬生生壓制。

這傻大個……到底是誰……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「還未請教小姐芳名?」雲鏑眼中閃過驚艷之色。

眼前的少女容顏絕佳,氣質清冷,彷彿不沾一點煙火氣息。而且,她的冷和上官千惠的冷卻看似相似,實際大不一樣。雲鏑閱女無數,眼光老辣,上官千惠的冷,帶著深深的驕傲,只不過她把這股驕傲掩藏得很好而已。但是眼前此女的冷,是純粹的冷。

真是人間絕色啊!

而且眉眼低垂,扶劍而立的模樣,英氣中透著一絲柔媚,他竟然覺得有些口乾舌躁。

韓冰凝恍若未聞,連眼皮都沒抬一下。

終於可以讓你看看我的進步……

心湖中悄然倒映著燈柱頂端立著那個少年身影,當她察覺時,遽然而驚,自己為何會有這個念頭。

一抹紅暈悄然在粉頸無聲瀰漫。

雲鏑是花叢老手,立即注意到,頓時心神一盪,脫口而出:「小姐真是美極了1

韓冰凝神色驟冷,左手順著劍身下滑,而右手摸上劍柄,她的腳下,不知何時,竟然多了一層冰霜。

雲鏑只覺得周圍空氣陡然下降幾度,不由一凜。

「該死1

韓冰凝口中吐出兩個字,低垂的眉眼寒意乍現。

一道銀色劍光,有如一道冰蛇,朝雲鏑刺去!

雲鏑大駭,這一劍的速度並不快,但是溫度奇寒無比,劍芒未及體,他的眉眼間,便結了一層冰霜,周圍空氣冰冷刺骨。

恍然間,他如同置身冰原,寒風呼嘯。

駭然之下,他催動真力,手中長劍,迎著韓冰凝刺出的銀色劍光,亦是一劍刺出!

淡淡雲霧在他的劍身浮現,劍意飄渺空靈。

雲家的水系劍法,。

是雲鏑最擅長的劍法,它最高可修鍊的等階是七階,雲鏑修鍊到五階,在雲家弟子中出類拔萃。這套技法,劍意飄渺,空靈至極,以虛破實。而且雲霧劍劍式瀟洒,雲鏑本來就英俊不凡,相得益彰,為他贏得雲霧公子之名。

可是,今天,他遇到了剋星。

韓冰凝修習的也是水系劍法,不過不再是當年的,而是。

這套專門給女子修鍊的水系劍法,相當厲害,最關鍵的是,和韓冰凝的性格十分相合,她修鍊起來進度極快。

除了阿莫里,進步最大的便是她。

兩道劍芒碰撞。

雲鏑臉色驟變,毫不猶豫抽身疾退。

奇寒無比的寒意,從劍柄傳來,他的手掌幾乎麻木,他低頭一看,劍身的雲霧,竟然全都化作細小的冰粒,從劍身上掉落。

這……

雲鏑心中又驚又懼,面前的韓冰凝,依然冰山一般,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,低垂的眉眼,哪裡還見半點嫵媚之意,儘是凜冽冰原。

好強……

雲鏑竟然失雲上前的勇氣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咧嘴開心地笑,大家都很努力埃

阿莫里練的就是大地狂刀么?真的很厲害!唐天能夠感受到,阿莫里看似狂放凌亂的刀意,卻凝實如一,威力強勁。便是自己,面對阿莫里這一刀,也不得不打起精神。

阿莫里的進步,唐天並不太驚訝,蒼蠅牛天賦絕佳,身體無雙,加上如今勤奮刻苦,名師傳承,有如此強勁的實力,很正常。

梁秋和司馬香山的進步也很大。梁秋的打法更加穩健成熟,不露一絲破綻。司馬香山的打法截然相反,陰氣極重,有如鬼魅,飄忽難測。

但是真正讓唐天感到吃驚的,是韓冰凝。

在當年的星風城,韓冰凝雖然也在高手之列,但是排名比司馬香山之後,但是如今韓冰凝的實力,卻要勝過司馬香山一籌。

她進步之大,僅次於阿莫里。

本來以為翻盤在即的侍衛們,忽然發現,四位高手全都被攔下來了。

藏在暗處的高個子有些驚奇:「光明武會的新人?實力都相當不錯啊,年紀也輕,以後會很有前途埃」

八字鬍皺起眉頭:「我們要不要出手?」

「出手?」高個子瞥了他一眼:「難道你打算我們現在就和光明武會公開為敵?」

八字鬍目光盯著場內:「那就是計劃失敗?」

「大人馬上就要到了。」高個子道:「我們還是不要節外生支。英仙座的行動,都由大人統籌,那就全都交給大人定奪吧。」

「我只怕唐天不會等到大人到來。」八字鬍一臉苦笑。

高個子也露出苦笑:「只能希望大人能快點到吧。」

兩人對視苦笑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的確沒有就這麼耗下去的想法,他探出身體,大喊了一聲:「上官威!上來1

上官威一愣,連忙沿著燈柱向上攀升,很快就到了唐天身邊:「姑爺。」

唐天隨手扯了一名公子哥上來:「這傢伙是誰?」

「王家公子。」上官威有些摸不著頭腦,但是他對這些人都很熟悉。

「哦。」唐天一副瞭然地點頭,隨手扯過來這位王家公子,啪啪啪,幾個耳光,頓時把昏迷中的王家公子扇醒。

「唐天!我王家必然和你勢不兩立1下方王家公子的護衛悲憤莫名,嘶聲怒吼,卻又投鼠忌器,不敢上前。

「聽到了沒有?」唐天一把扯過來王家公子,惡狠狠地道:「你手下正在說你王家和我勢不兩立呢。要不?我先下手為強?」

唐天不懷好意的目光,在王家公子身上瞄來瞄去。

剛剛還迷迷糊糊的王家公子頓時一個激靈,嚇得臉色煞白,語無倫次道:「不不不!這只是個誤會,一個小小的誤會……」

「很好。」唐天一臉深沉地點頭:「我也覺得這像個誤會。那我就給你一次機會,說說,誰拉你來的?」

王家公子面上浮現猶豫之色。

唐天陰惻惻道:「你可只有一次機會,要是指錯了,哪根手指指的,就剁哪根手指1

王家公子臉色再度刷地白了,脫口而出:「是洪軍叫我的1

下面洪軍侍衛頓時臉色大變,他們提高嗓門:「王公子!我們少爺和你情同手足,你不能誣賴我們少爺啊1

王家公子臉上露出羞愧之色。

唐天懶得理會下面,轉過臉問上官威:「洪軍是哪個?」

上官威如夢初醒,立即把飄在空中的洪軍拉了上來。

啪啪啪!

幾個耳光,把洪軍扇醒。

把剛才威脅的話,再度說了一遍,洪軍比起剛才的王公子也好不哪去,臉色煞白,馬上指出召喚自己來的同黨。

到這個時候,上官威已經明白唐天的想法,頓時大為興奮。

下面的侍衛們也逐漸安靜下來,他們也看出端倪。

一個個傢伙被拉上來,扇醒,威脅,指證。

很快,所有的線索,都指向一個人,最後一名昏迷的傢伙。下方的侍衛們,此時一陣騷動,他們認得此人。

唐天問上官威:「他是誰?」

上官威臉色鐵青,雙目直欲噴火:「是雨家的雨澤青。」

唐天一聽這句話,就咧嘴笑了。

周圍眾人看向雨澤青的目光,個個陰沉下來。他們都是紈,打架不行,但是勾心鬥角的事情,反而見得多,到此時,誰要還不明白,那就是傻了。

雨澤青被幾個耳光扇醒,看著咧嘴而笑的唐天,還有一雙雙欲把他撕成碎片的眼睛。

忽然間,他覺得自己就像被洗得乾乾淨淨剃光毛的羔羊,被丟進一群餓得兩眼發綠的野狼之中。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