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一百一十一節少年的怒火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5-28 17:36  |  字數:3734字

身後的追趕聲,咆哮聲,唐天充耳不聞,嘴角的弧線,如刀鋒一般鋒利,眯起的眼睛,帶著野獸一般的森冷。

你們這幫混蛋,很快,你們就知道,少年的怒火,是什麼滋味了!

千惠是唐天的逆鱗,任何人都絕不能觸碰的逆鱗。

他的速度飛快,小馬飛靴雖然沒有孔雀藍那麼強,但是也同樣是青銅秘寶。唐天白銀武魂催動之下,小馬飛靴的實力,才真正得以發揮。

四個小小的馬蹄,就像強有力的彈簧,充沛的力量,從腳下傳來。唐天就恍如離弦之箭,耳邊風聲呼嘯。

被唐天胳膊夾住的明子淳強忍心中的驚慌,故作鎮定道:「你逃不了的!死心吧!」

「逃?」一聲冷笑從他頭頂上方傳來,帶著森冷的殺意:「你以為我是在逃么?」

明子淳呆了一呆,不是在逃?那他這是……

「放心,你們這些傢伙,我一個都不會放過。」

全力的奔跑,唐天平靜的聲音沒有一絲顫抖,在呼嘯的狂風中,清晰異常。

明子淳聽到這句話,又是一呆,他差點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,這傢伙腦袋真的被門夾了嗎?他難道看不明白局勢嗎?他難道不知道,他已經得罪了整個英仙座所有有實力的家族嗎?他難道不知道,他沒有半點贏的可能性嗎?他難道不知道,哪怕就是上官千惠,也絕對不敢這樣做嗎……

呼嘯的狂風吹得明子淳睜不開眼睛,但是他心中充滿了疑惑不解。唐天的話裡帶著一股無比強烈的自信,就彷彿這件事,對他來說,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。

憑什麼啊?

憑什麼這傢伙會有這樣的自信?

明子淳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,但是他很早就開始接觸家族的事務,眼界遠比一般的同齡人要開闊得多。

唐天語氣中的自信,不像虛張聲勢,可是……

忽然,夾著他的胳膊驀地傳來一股力量,勒得他幾乎慘叫,但是他自尊心很強,強忍著劇痛,硬是不吭聲。

耳邊的呼嘯狂風消失。

唐天的身形陡然停止。

明子淳有些茫然地睜開眼睛,周圍的地形開闊,他呆了一呆,卻驀地眼前一亮,心中狂喜,這是一個廣場!

好地形!

如此開闊的地形,正適合發揮他們人數上的優勢。

這個白痴,竟然在這裡停下來。

到了此時,他已經認定唐天是一個有勇無謀的傢伙。這樣的白痴,竟然在這麼一個不利地形,停了下來。

等等……

這傢伙……想幹嘛……

明子淳獃獃地看著唐天不知從哪裡抽出一根繩子,利索地把他綁得結結實實。

混蛋,我一定不會饒過你的!

明子淳哪裡受過如此屈辱,他雙目直欲噴火,但是他知道此時說任何話,都沒有半點用處。他沉默不語,臉色鐵青。

唐天手法嫻熟地打完最後一個蝴蝶結,然後抬頭瞥了一眼高聳的燈柱。

明子淳心中忽然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。

可惜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,只覺騰雲駕霧,他有些猜到唐天想要幹嘛,臉刷地白了。

「你不能……」

他剛張開口想阻止,就被倒灌的狂風,吹得說不出話來。

唐天沒有半點理會明子淳的意思,手腳並用地爬上燈柱,然後,把捆成棕子一樣的明子淳放下去,繩索的另一端,系在掛在燈柱上。

明子淳在空中飄蕩,那一刻,他羞愧欲死!

從來沒有如此……如此丟人過……從來沒有!

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!

明子淳在心中咬牙切齒地賭咒發誓,可當他的眼角餘光,瞥見湧入廣場的其他人,所有的誓言卻都拋到九霄雲外,他臉紅得彷彿能滲出血,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湧入廣場的人們,不自禁放慢腳步,他們被眼前的一幕,震驚得呆住。

高聳的燈柱上,少年桀驁不馴的身影,逆著光,彷彿嵌進太陽里。

長長的繩索從燈柱頂端垂下,身份尊崇無比的明家長子,此時卻綁得像個肉棕,在空中飄蕩。

所有人都呆住。

這一幕給他們帶來的衝擊性,無以倫比!

他們張大嘴巴,卻發不出任何聲音,不能置信的目光,卻無法從那些桀驁的身影上挪開分毫。此時燈柱上的少年,就彷彿有著某種神秘的魔力。

偌大的廣場,安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。

雨澤青同樣失神,他推想過無數種可能,但沒有一種可能,和眼前的一幕能夠對得上。因為他不相信有人會這麼蠢,蠢到挑戰所有家族的底線。

他此時應該仰天狂笑,這個計劃的效果,遠比他預想要更加出色有效。

但是不知為何,他笑不出來,他的嘴裡發不出半點聲音,他的目光甚至有些失去焦距,燈柱上那個少年的身影,談不上雄偉,談不上強壯,卻似乎散發著一種懾人心魄的力量。

雨澤青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股力量。

就彷彿,他在拚命地告訴自己,燈柱上那個少年身影,太狂妄了……

是的,狂妄!

可是那個傢伙,卻是狂妄到他們不敢取笑的地步啊!

「唐天!你死定了!」

「明家絕不會放過你!」

明子淳的護衛憤怒的高呼,才讓大家如夢初醒,廣場頓時炸開了窩,所有人都破口大罵。就連雲以遙這樣涵養不錯的人,此時也出離了憤怒,看著高高掛起,在空中飄蕩的明子淳,他感同身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