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九十八節孔雀炎屏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目圓睜,月牙鏟自下而上,挾著洶湧澎湃的土黃光芒,猛地朝天空鏟去!唐天如老鷹捕食,居高臨下,挾著駭人聲勢,一拳轟至!籠罩透明青焰的拳頭,帶起無數細碎的波紋,拳頭掠過之處,帶起一連串劈啪爆音。...

彈地飛掠而起的唐天,風聲在耳邊呼嘯,眼中那縷火焰也彷彿隨著風聲而微微搖曳。

殺氣貫空,天空中少年舒展身形,恍如太陽光芒萬丈灼眼。

下方倉皇後退的二柱,面色蒼白,仰臉望向天空的眸子里,儘是驚恐。他賴以驕傲的力量,在這一瞬間,被完全擊潰。

半空中的唐天,氣機牢牢鎖定下方的二柱,對方的神態盡入眼底,沒有驚喜,沒有波動,此時的唐天就像老練的捕獵者。

六把飛刀,掠起六道飄忽的金色光軌,挾著尖細的破空聲,直取唐天後背。小盧見二柱危急,出手動援,這一出沒有半點保留,真力灌注入飛刀,金色的刀芒從刀身吞吐而出,在空中飛行的軌跡,就像風吹過的柳枝而漾起曲線。

六道飄忽不定的金線,在空中相互交錯交織,詭異飄忽,速度快如閃電。

誰也沒注意到角落裡,黑衣女子弓開滿月,冰冷的面具裸露的眼睛,殺意凝實如針。

拉滿的弓弦上,搭著一根異常沉重的青銅重箭!

這根青銅重箭迥異於之前她射出的青銅箭,箭身有拇指粗細,箭翎也並非兩片而是三片,幽冷的箭尖,閃耀著懾人的光芒。

她機智多變,剛才與井豪糾纏,一直隱而不發,就連井豪都沒有想到,她手上的這把弓,並非凡品。

天箭座,青銅秘寶,名字叫!

這把弓有三根截然不同的箭,這根青銅重箭,便是其中之一。普通的青銅箭,無法發揮出這把青弓的真正威力,只有專門配備的三根箭矢,才能夠把這件秘寶的威力,徹底發揮出來。

真力注入青銅重箭,細如絲縷的青色光芒,閃電般沿著箭尾向箭尖交纏而去。

當青色光芒貫通箭尖,錚錚!兩枚青碧箭刃,驀地從箭尖彈出,扁平的箭尖瞬間變成四棱箭尖。

纖細雪白的手指鬆開箭弦!

崩!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井豪被唐天如此霸氣十足的攻擊方式,晃得微微失神,雖然在切磋中,唐天不斷地給他各種驚喜,但是在真正的戰鬥中,唐天表現再次顛覆了他的認知。

這個傢伙……

忽然,一股極強烈的殺機,讓他心中一跳。

井豪臉色微變,他竟然忘了那位黑魂馬!

該死!

眼角的餘光,便瞥見一道幽綠的箭光,消失在空氣中,目標赫然是唐天。

顧不得其他,井豪沒有半分猶豫,口中急喝:「北冕1

劍柄的皇冠,陡然光芒暴漲,與此同時,井豪手中的北冕之劍,一劍刺出!

耀眼白色的劍芒,脫劍而出,瞬間消失。

咚!

白色劍芒和碧綠的箭矢,撞個正著。

彷彿有記重鼓敲在眾人心底,眾人氣血一陣翻騰。黑衣女子悶哼一聲,井豪這一劍,全力以赴,她自然沒有討到便宜,但是……她的目光閃過一縷光芒。

井豪鬆一口氣,如果唐天有什麼意外,那自己真是後悔莫及。然而就在此時,箭矢和劍芒碰撞湮滅的光芒中,兩片細小的青色光刃,忽然彈射而出,赫然是剛剛真力凝成的箭刃。

兩道細小的箭刃,在空中變化成兩根細小的光箭,驟然加速,混入六道金把飛刀之中,悄無聲息!

半空中的唐天,避無可避!

井豪臉色再度大變,他沒有想到,對方竟然如此陰險狡詐。

唐天危險!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唐天只覺一股極為危險的氣息,牢牢鎖定他,強烈的危險感,讓他渾身汗毛直豎。身後傳來的那聲爆音,讓他鬆一口氣,以為危機解除,卻沒想到,突然冒出來一縷微弱陰寒的殺機。

唐天一個激靈。

井豪大哥的實力如何,他可是很清楚。連井豪大哥都沒擋篆…

他在半空中,根本無法借力。

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么……

本來十拿九穩的一擊,卻被對方抓到破綻,一般人的心情,只怕大為沮喪,然而唐天此時,卻沒有半點雜念,雖然那股殺意非常的微弱,但是唐天卻沒有半點放鬆,直覺告訴他,這縷微弱的殺意之中蘊含著致命的危險。

怎麼辦?

唐天絞盡腦汁,強烈的危險刺激之下,體內的白銀武魂,也彷彿察覺到危險,變得異常活躍。

忽然,一股模糊的意念,和他的白銀武魂相連。

嗯……這是?

唐天眼前猛地圓睜,臉上浮現難以遏制的驚喜,這是……

白銀武魂火焰倏地暴漲,那股模糊的意念,也迅速變得清晰。

唐天身上的孔雀藍,一片片幽藍精美的翎甲表面,忽然泛起一道道漣漪般的光芒,一縷青色火焰,忽然從翎甲下面冒出來。一股強大的氣息,以驚人的速度,正在孕育成形!

唐天背上的翎甲燃著青色火焰,緩緩剝落脫離,無聲無息地飄浮在空中。

目標這一幕的人,無不張大嘴,目瞪口呆。

唐天飛掠的速度快如閃電,偏偏這些幽藍的翎甲剝落給人奇緩無比的錯覺,這種充滿矛盾感的一幕,偏偏活生生發生在他們面前。

不知何時,一隻藍色孔雀,爬上唐天的肩膀,它轉過腦袋,冰冷的眼神,充滿居高臨下的味道。額頭輕顫如絲的紅色細羽,鮮艷奪目。

那些飄浮在空中沾滿青色火焰的孔雀翎,光芒愈發強盛。忽然,一道幽藍光束,從一片翎甲中射出,連通另一片翎甲。轉眼間,無數光束,交織成一片光幽藍的光幕,光幕上,青炎幽然,恍如孔雀開屏!

孔雀炎屏!

不知為何,這個詞彷彿自發地從唐天心中冒出來。

如此美得幾近令人窒息的一幕,震驚住所有人。

「農前輩……」井豪喃喃失聲,他失神地看著那片幽藍的光幕,還有唐天肩膀那隻藍色孔雀驕傲的眼神。忽然間,他想起關於孔雀藍的描述,據說,農前輩剛剛得到它的時候,孔雀藍只是一件普通的青銅秘寶。但是農前輩花費無數心血,讓它蛻變得會內最強大的青銅秘寶之一。

農前輩臨死前投武魂入秘寶,這隻孔雀……

不知為何,看到這隻驕傲清冷的孔雀,井豪恍然依稀看到那位佝僂枯瘦卻目光孤傲的老者。

火鐮鬼爪威名,當年令多人聞風喪膽……

那時這隻孔雀也一定像現在這般驕傲吧……

井豪精神恍惚。

黑衣女子眼中閃過駭然之色,她盯著唐天肩上那隻冰冷驕傲的孔雀,就像中了魔魘一般。

那是……孔雀藍!

這個美麗的名字,卻是一個兇殘狠厲的名字聯繫在一起,鬼爪!

那傢伙不是早死了嗎?難道這個少年,卻是繼續鬼爪的衣缽……為什麼自己竟然一無所知……

黑衣女子手足冰涼。

噗噗噗!

連續的輕響,六道金光和兩根碧綠小箭,齊齊沒入孔雀炎屏內。

孔雀炎屏一擋一兜一卷,重新沒入唐天後背,唐天悶哼一聲,身形更快一分。孔雀炎屏的終還是沒有全部擋下這八道勁氣,孔雀藍危急之下護主,但是平時唐天滋養不夠,它的實力距離全盛境界還有相當距離。

有三股殘餘勁氣,鑽入唐天的體內。一股性質鋒銳,是飛刀,另外兩縷勁氣陰冷詭異。飛刀勁氣很快被唐天用鶴身化去,然而那兩縷陰冷詭異的勁氣卻連鶴身也無法全部化去。

唐天第一次遇到鶴身也無法消去的勁氣,經脈竟然受了輕傷,心中一片駭然。肩上的孔雀神色萎頓,重新沒入翎甲內,擋下這一擊,顯然消耗了它不少力量。

唐天沒有半點停頓,而是借著力量,速度不減反增,如同出膛的炮彈,朝二柱撲去。

「天爐1

一聲恍如驚雷般的怒吼,險些喪命的唐天,此也徹底被激怒。

天爐拳套的火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半透明的青色,森然凜冽的氣息,轟然暴漲。

下方的二柱強自擺出守勢,四階土系真力拚命湧向他的月牙鏟,嘴角鮮血溢出,他也知道此時不拚命只有死路一條,臉上驚懼之色消失,取而代之的瀕臨絕境下的臨死反撲。

「殺1二柱怒目圓睜,月牙鏟自下而上,挾著洶湧澎湃的土黃光芒,猛地朝天空鏟去!

唐天如老鷹捕食,居高臨下,挾著駭人聲勢,一拳轟至!

籠罩透明青焰的拳頭,帶起無數細碎的波紋,拳頭掠過之處,帶起一連串劈啪爆音。

青色和土黃轟然碰撞!

盡皆崩碎!

二柱身形再退,他的眼竅口鼻,血痕蜿蜒。

對方臨死反撲,唐天同樣不好消受,是對方的土行真力卻不是鶴身的對手,轉眼便會化去。而打到此時,唐天體內的悍勇徹底被激發,強自催動真力,有如附骨之蛆,緊貼二柱的身形。

手月刀刁鑽陰狠。

二柱勉強擋住兩記,肋下卻挨了兩記,立即皮開肉綻。

唐天眼中殺意一閃,如同鬼魅般欺近二柱身旁。

雙腿連環踢出,有如狂風暴雨,已經內傷的二柱完全被壓制。苦苦支撐中,雨點般腿影中,陡然亮起一點紅光。

二柱大驚,情急之下,顧不得其他,伸出手掌,擋在面前。

手掌瞬間被紅色光束洞穿。

二柱身形一僵,臉上保持怒目圓睜,咽喉多了一道手指粗的貫穿洞口。

霸王怒指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晚上還有一節。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