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九十六節黑魂砲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5-18 17:02  |  字數:3803字

黑衣女子注意到手下的驕狂,不由微微皺起眉頭,沉喝:「都給我閉嘴!」

冷冽的聲音,就像鋒利冰冷的刀掃過,所有的聲音立即消失,眾人一個激靈,個個噤若寒蟬。

「一個外營,有什麼得意的。」黑衣女子語氣森然:「要是連光明武會的外營都收拾不了,哼!」

最後一聲冷哼,仿如重錘,狠狠敲在眾人心底,眾人心中俱是一顫。

「井豪就在這下面。」此時黑衣女子身旁一位黑衣人沉聲道:「據說,還有一名剛來的新人,實力頗為不錯。但他的相信信息很少。」

說到井豪,眾人臉色變得凝重起來。

光明武會是黑魂最主要的敵人,光明武會的高手,他們了如指掌。

井豪是光明武會這些年湧現的年輕高手之一,擅長劍術,他的老師便是光明武會有名的高手左奕天!井豪也沒有給他的老師丟臉,年紀輕輕,便成為青銅武者,而且為人低調內斂,一心向武,實力到底如何,知者甚少。

黑衣女子也沒有想到,井豪居然在大陵外營,直到剛才他們審訊那些光明武會的外營弟子時,才得知井豪居然在這裡。

當得知這個消息時,黑衣女子心中震驚無比,她差點打算放棄這次的行動。但是猶豫良久,覺得自己手上的力量,還是相當充足,她才決定繼續深入。

為了這次行動,她準備良久,花費了無數時間和精力,自然不肯如此放棄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「是黑魂。」井豪輕聲道,他的神色冷峻,殺意昂揚。

黑魂是光明武會的死敵,雙方的較量,幾乎從雙方誕生之初,便已經出現。

唐天心中一凜,他想到了星風城的那次。說實話,他對黑魂的感觀非常糟糕,現在更加糟糕。

井豪眯起眼睛,透過裂縫,端詳著遠處正朝這邊摸索而來的一行人。很快,他的目光落在戴著面具的黑衣女子身上,神色頓時凜然。

一旁的唐天立即注意到井豪神色的變化,連忙低聲問:「怎麼?」

「要小心,是黑魂馬!」井豪提醒道,旋即他想到唐天對黑魂的了解不多,便輕聲解釋:「黑魂的分類和其他組織截然不同,借象棋之名,卒砲馬車相士將。數目最多水平最差的是黑魂卒,水平參差不齊。砲以勇悍力武者居多。馬為探馬,消息最為靈通,擅長追蹤和遠距離伏擊。車的數量不多,但都是真正的強者,大開大闔,你要遇到,千萬小心。相大多擅長研究血脈和機關,出來的很少。但也有戰鬥類的黑魂相,擅長陰謀詭計,會很多奇詭的手段,遇到這類敵人,切記不要給他說話的時間,直接誅殺。士精通暗殺,來無影去無蹤,很麻煩,全都是精英。將是最頂尖的強者,在你沒有成為最頂尖的強者之前,看到他們,不要猶豫,掉頭就跑。」

唐天忽然想起星風城遇到的那位黑魂伍先生,想必就是黑魂相吧。

不過,伍先生的實力,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「這只是他們的職業分類,並不能說明他們的實力。每個職業內有他們的等階劃分,除了黑魂卒之外,其他職業都不要小瞧,黑魂的競爭比我們要激烈得多,他們更擅長戰鬥。遇到黑魂,一定不要留力。」井豪神色凝重地叮囑道。

他沒有想到,竟然會在這裡遇到黑魂的大隊人馬。可以看得出來,黑魂必然有所圖謀。但是此時已經來不及去細思,井豪本人倒沒什麼畏懼,他只是有些擔心唐天。

「黑魂馬就交給我。」井豪沉聲道:「你小心,戴面具女子身旁的黑衣人,那傢伙的實力不俗。很有可能是黑魂砲,如果不是,那就是黑魂卒里的強人。」

「嗯。」唐天輕輕應了聲,他的眸子里,戰意沸騰。

井豪神色凝重豎提長劍,忽然鬆開手,一聲如蚊蚋般的輕喝:「北冕!」

呼!

位於上方的劍柄尾端,忽然亮起一縷極細的光芒,光芒飛快流轉,如絲如織,轉眼間,劍柄便幻化一座璀璨化麗的皇冠。一蓬幽冷的火焰,從皇冠傾泄而下,沿著劍身流淌,直至幽冷的火焰,籠罩劍尖。

北冕座青銅秘寶,北冕之劍!

唐天一臉震驚地看著面前這把華麗到極致的劍,這些天來,井豪大哥用這把劍,和他切磋了那麼久,唐天根本沒有想到,這把不起眼的劍,竟然是一件青銅秘寶!

而且,好強的氣息!

強得唐天幾乎以為,這不是青銅階的秘寶。相比之下,自己的天爐拳套,氣勢要差得遠。

「這把北冕之劍,是老師所賜,這些年,從未離手。」井豪有些傲然道。

他看到唐天目瞪口呆的表情,大致猜到唐天的疑惑,笑道:「唐兄弟身上的孔雀藍,當年威名更盛。只是這些年,秘寶武魂缺乏滋養,才變弱了。我們光明武會對秘寶的研究,無人能出其右。以後唐兄弟自然有機會接觸這方面的東西,希望不要辱沒孔雀藍之名。」

「哦。」唐天牢記在心。

沒有想到,光明武會最厲害的居然是秘寶,唐天有些意外。

看到井豪如臨大敵的模樣,唐天也二話不說,開始激活自己的秘寶。

呼,天爐拳套冒出紅色的火焰。

啪,小馬飛靴伸出四個小馬蹄。

孔雀藍浮現在體表,幽藍的孔雀翎甲,繁複美麗。

體力真力受到刺激,也變得空前活躍,唐天信心大增。

只可惜,不好在井豪大哥面前用劍齒虎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