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九十五節敵人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。」在十八銅人室的十天里,他完全不記得自己被狠揍了多少頓,他覺得自己還活著簡直是奇。由於渾身淤傷累積過多,就連竹蜂王膠也沒辦法全都消去,導致唐天出現在井豪面前,完全是鼻青臉腫的模樣。「用...

看著面前的十八銅人,兵把這些銅人形容得愈是恐怖,唐天越發躍躍欲試。

他的目光在這些銅人身上瞄來瞄去,就像在屠宰場內挑肥揀瘦。十八銅人恍若沒有察覺到唐天的目光,它們靜默而立,冰冷的青銅光澤,肅穆異常。明明只有十八銅人,卻讓唐天感到一股難言的肅殺之氣。

唐天的表情一點點嚴肅起來,他板著臉,瞪大眼睛,看著面前的銅人。

一臉戒備緩步上前。

對面的一具銅人彷彿突然從沉睡中醒轉,身體的關卡一動,緊接著,它揚起頭,空無一物的眼眶內,有如兩顆星辰亮起。這個銅人的體形勻稱,雙臂及膝,指掌寬大,腦袋光溜溜的,就像一個方方圓圓的銅球。五官很粗糙,看得出來,它的製作者顯然沒有花心思在這上面,不過如此一來,反而透著古樸粗獷的味道。

銅人的胸膛上,標著「1」。

唐天這才注意到,每一具銅人的胸膛上,都標著數字,唐天撇了撇嘴。

啪!

1號銅人一蹬地面,如同離弦之箭,驟然朝唐天撲來。

「嘿1唐天吐氣開聲,一拳轟去,無形的波紋,正中一號銅人。

強大的力量,從拳頭傳來,唐天悶哼一聲,嗤,他就像在冰面滑行一般,身形向後倒滑好幾米。

一陣密集的關節聲,鑽入唐天耳中,他連忙抬起頭,只見其他的銅人全都從沉睡中醒轉。

唐天頭皮頓時為之一麻,顧不得其他,扯著喉嚨大喊:「喂,老男人,你太無恥……」

話音還未落,十幾道青銅身影,便從各個方向衝來,如惡虎撲食。

轉眼間就被圍了個密不透風,前後左右上下,全是銅人的身影,唐天大驚失色,護住腦袋便準備朝外猛衝。可是當他從手臂縫隙中,看到面前一個有如鐵塔,哦不,有如銅塔的9號銅人!

唐天的目光落在9號銅人,比他小腰還粗的青銅巨腿。恰好9號銅人一腳踩在地面,轟隆一聲,地面一陣猛顫。

唐天呆了一呆,我的媽呀,二話不說,掉轉身形,朝後狂奔。

刷刷刷!

三道青銅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現在他面前。

4、5、6三銅人,呈犄角之勢,但是……

唐天的目光再次一呆。

三個銅人就像三個銅刺蝟,渾身長滿手臂,密密麻麻,更讓唐天狂吞口水的是,這些手臂上拿著的武器還截然不同。三個銅刺蝟往那一堵,連光線都透不過來。

這個方向也不成……

唐天二話不說,朝左邊沖。

還好,左邊的銅人看上去正常一些,體態形狀什麼的,和唐天沒什麼區別。唐少年勇氣陡增,哇哈一聲高呼,便朝對方衝去!

一定要衝出包圍圈!

兵這個混蛋,太無恥了!唐天本以為,什麼十八銅人室,這些銅人是一個個上,沒想到竟然呼啦一下,十八個一哄而上。

太流氓……太令人髮指了……

剛剛和1號銅人對了一拳,唐天就知道,這些銅人的實力絕對很強,一對一,他都不一定能夠取勝,更何況十八個一哄而上,那絕對是沒有半點勝利的機會!

唐天雖然喜歡打架,但是對於註定要吃憋的事情,可沒有奉陪的興趣。

「新兵們用血淚總結的十八銅人室三大定律的第一條,千萬不要逃跑。」兵飄浮在空中,有些陰惻惻道。

砰砰砰!

唐天只覺得周圍全都是拳影。

他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,眼前一黑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「動起來!笨蛋!不要呆在原地1

「你的沾衣跌呢?白痴!不知道用嗎?」

「注意力量!注意對方的力量!反應快點!慢吞吞,沒吃飯嗎?」

……

兵的咆哮不絕於耳,夾雜著唐天被銅人拳頭揍到肉的聲音。兵看上去十分亢奮,沉寂了很久的操練熱情,如同火山爆發一般,可憐的唐天,成為唯一一個承受的對象。

連續十天的苦修,唐天就在十八銅人的狂風暴雨中,苦苦掙扎。

「廢物!當年兵團新人的最高紀錄,在第二次進入十八銅人室,就攻破銅人室。你這多少天了?」

「反擊反擊!你長手是幹嘛的?就是給你防守的嗎?我絕對無法容忍我手下的新兵,是一個就知道防守的烏龜,男子漢大丈夫,要用拳頭招呼敵人1

「你要我提醒多少遍?沾衣跌1

……

兵一陣狂罵之後,似乎也感覺有些疲倦,便停了下來。

飄浮在空中,靜靜地看著下方苦苦掙扎的唐天。撲克臉重新歸於平靜,他凝視著少年的狼狽身影,雖然唐天的表現談不上精彩,但是兵卻充滿了期待。

任何一名新兵,踏入十八銅人室時,都起碼六階的水平。

在四階便踏入十八銅人室,唐天是第一人。

少年,加油啊!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井豪醒來第一眼就看到眼前鼻青臉腫的唐天,大吃一驚:「唐兄弟,你這是怎麼了?」

唐天眼角抽動一下,只可惜,他的眼角同樣也腫得老高,完全看不出來,他強笑道:「啊,修鍊的時候,不小心用力過猛。」

在十八銅人室的十天里,他完全不記得自己被狠揍了多少頓,他覺得自己還活著簡直是奇。由於渾身淤傷累積過多,就連竹蜂王膠也沒辦法全都消去,導致唐天出現在井豪面前,完全是鼻青臉腫的模樣。

「用力過猛?」井豪一臉不解,他想象不出來,到底要多麼用力過猛,才會搞成這般模樣。但井豪是個粗豪漢子,不喜歡探人八卦,也不多問,有些探詢道:「那唐兄弟還來切磋么?」

唐天一咬牙:「來1

這次交手,井豪立即察覺到唐天的不一樣。

之前的切磋中,井豪雖然對唐天的防禦有些棘手,但是始終壓制唐天。雙方就像攻防演練,井豪是進攻的一方,唐天是防守的一方,整個過程,唐天幾乎完全專註於防禦,無力反擊。

但是今天的唐天截然不同,他依然是處於防守狀態,但是他的防守有著強烈的反擊意圖。雖然唐天的反擊意圖往往被他提前打斷,但是唐天的進步讓他感到由衷的驚訝。

短短一夜之間,唐天竟然有如此巨大的進步!

井豪大感好奇,不自主地用上全力。

唐天只覺得壓力陡增,但是比起十八銅人室,還是天差地別。在十八銅人室,那一種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掙扎,但是面對井豪,哪怕井豪的劍光暴漲,但是唐天依然沒有潰敗。

連續十天的苦修、被虐,唐天已經開始養成反擊的習慣,雖然他還差得遠,但是已經讓井豪不敢小覷。

這次的切磋,比以前每一次都長,唐天硬生生堅持了二十分鐘才落敗。

井豪的氣息微亂,他心中訝然萬分,之前的切磋,雖然他也會感到疲倦,但是這次的疲倦程度,超過之前歷次。

這傢伙……真是讓人看不出深淺……

唐天依然呲牙咧嘴的,看上去精力十足。

注意到唐天的目光望向自己,井豪很乾脆利落地吐出兩個字,打消唐天再戰的意圖:「打坐1

然後看到唐天有些不甘不願地開始打坐,井豪鬆了一口氣,對於唐天的死纏爛打,他還是心有餘悸的。這傢伙,簡直是就是一個體力變態,彷彿永遠不知道疲倦。

兩人同時打坐恢復,一個小時后,完全恢復的唐天率先跳了起來。

唐天正準備邀戰,忽然聽到隱約有人聲傳來,他咦地一聲:「有人1

恰在此時,井豪也睜開眼睛,站了起來,他臉色微變,絲絲縷縷的殺意,浮在臉龐,他壓低聲音:「準備戰鬥。」

「戰鬥?」唐天的眼睛猛地瞪圓。

「不是我們的人。營地的人,只怕……」井豪沒有說完,臉上殺意愈發濃重,悄然朝裂縫處飛掠而去。

唐天一愣,等他明白過來,臉色陰沉下來,毫不猶豫緊跟著井豪。

營地那些人……

一群人的聲音從裂縫外傳出。

「我還以為光明武會的傢伙有什麼了不起呢?水平真差1

「就那個光頭,算得上硬骨頭。」

「再硬的骨頭,還是被強哥你給拆了1

「哈哈1

……

裂縫后的井豪目泛殺意。

那些話,同樣一字不漏地鑽入唐天的耳中。

營地的那些少年,和他並沒有太多的交集,唐天連他們的名字也叫不出來,唯一熟悉的,便是那個被自己痛揍一頓的光頭彪哥。就連光頭彪哥,唐天的交集其實也不多。唯獨讓唐天印象深刻的,是綠檀臂猿的那次。光頭心中雖然充滿恐懼,卻依然戰戰兢兢地挪過來,準備替他收屍。

這令唐天有些意外之餘,卻也覺得光頭彪哥這個人其實是不錯的。

可是……

「……來這雖然苦了點,但是可以享受黑鐵武者的待遇,家人可以受到照顧,反正我本來天賦就差,沒什麼前途,賺一份福利對得起自己家人也夠了……」

光頭坦然帶著一絲滿足的臉龐,浮現在唐天腦海中。

唐天的拳頭一下子攥緊。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