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九十四節十八銅人室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5-18 04:00  |  字數:3514字

當唐天看到走過來的井豪,便停了下來。

井豪一臉羞愧:「真是讓唐兄弟見笑了,唐兄弟耐力之強,井豪實在佩服。」

他竟然睡了整整兩天兩夜,在他的記憶力,他從來沒有睡過如此之久。回想之前的對練,他有些頭皮發麻,但是在隨後內視自己時,卻驚訝地發現,他的真力竟然有了一絲明顯的突破,不光是如此,他的劍法也有進步。

這令他又驚又喜,到了他這個境界,每一絲進步都變得極為困難,往往需要花費相當大的修鍊,才有可能有這樣明顯的進步。

和進步相比,之前對練所承受的苦痛,一下子變得不那麼糟糕了。而當井豪過來,發現唐天還在勤練不輟,頓時羞愧之情油然而生,難怪唐天的進步如此驚人,光是這份刻苦,就令人動容。

「井豪大哥醒了啊。」唐天兩眼放光道。

不知為何,看到唐天的表情,井豪便覺頭皮一緊,這完全是本能,不受控制。他打著哈哈:「唐兄弟過來坐坐,上次對戰,唐兄弟可是買了黃金卡?」

「是啊!我買了四張!」唐天有些意洋洋:「才花了八百積分。」

「才花了八百積分……」井豪的表情僵在臉上,他結結巴巴地問:「什麼?你花了八百積分?」

「是啊!兩百積分一張。」唐天嘿然道:「我剛買,店家就送把卡送過來了,我還在想呢,速度真是快。」

「速度當然快。」井豪看著唐天,張了張嘴,方道:「你買的時候,該問我一下才對。」

唐天笑容僵在臉上:「難道他坑了我?」

「坑倒沒坑你。這個價格很公道,只是沒什麼人買。」井豪解釋道:「一般來說,哪怕完成交易,它到你手上,也需要大概一周到一個月時間不等。店家怕你後悔,肯定是花了積分傳送。除了你,不會有人買。」

「花了積分?」唐天有些不明白。

「嗯,解釋起來很麻煩,其實我也不懂。會內那些老傢伙鼓搗出來的傳送方法,速度很快,不過花費很大,你看他一張卡兩百積分,光傳過來,一張卡就要五十積分。」井豪道。

唐天啊地驚呼:「那他豈不是虧了?」

「他怎麼會虧呢?」井豪耐心解釋:「四階的黃金卡,基本是不會有人買的。為什麼呢?不是它不好,而是你停留在四階的時間不會太長。就像唐兄弟你,以你現在的進步速度,很快就會升五階。那個時候,你就要開始修鍊五階武技了。四階武技你現在會覺得很厲害,但是等你接觸五階武技的時候,你就會發現,五階武技更強。」

唐天不以為意地哦了一聲:「沒事沒事,我覺得這樣一步步地升上去,每一階都把它修鍊好,對以後會有更多的幫助。唔,就像我以前修鍊基礎武技一樣,很多人都說那個東西沒用,但是我現在卻覺得,很有用啊。」

井豪見唐天不在意,也不多勸,他見多識廣,知道每個人的修鍊方法和道路都不相同,這樣的爭論沒有什麼必要。何況面前這位,還是不折不扣的土豪。

「唐兄弟的武魂已經踏入白銀武魂,光明牌的許多功能都可以激活。光明牌唐兄弟不要小看,它是會裡的老傢伙們以秘寶為原型,煉製而成。使用者的武魂越強大,能夠使用的功能也越多。可惜我的武魂只到了青銅階,很多的功能亦不清楚,唐兄弟可以自己摸索。」

「難怪我發現光明牌好像比以前更厲害了一點。」唐天恍然大悟。

井豪呵呵爽朗笑道:「來吧,唐兄弟上次好像意猶未盡,那我們再戰。」

「真的可以嗎?」唐天睜大眼睛,滿臉驚喜,他有些興奮地搓了搓手掌:「放心放心,我不會太用力的!」

井豪眼角抽動一下,心裡默默地念:明明更強的是我好吧……

但是一想到上次好像是自己主動要求停止的,井豪識趣地閉嘴了。

但是很顯然,這種憋屈的感覺,深深地刺激了他,他二話不說,抽出長劍。

雙方齊聲怒吼一聲,再次沖戰在一團。

兩人這一戰,又是一天一夜。

但是這次井豪支撐的時間要稍長一些,比之前約長了四個小時,但是旋即筋疲力盡,再次像灘爛泥一樣趴在地上,連動根手指頭的力量都沒有。意猶未盡的唐天,又喋喋不休地在井豪身旁碎碎念了半天,但是見井豪無力再戰,只好怏怏到一旁修鍊。

井豪這次沉睡的時間,比上次要短,只睡了一天一夜便醒了過來。

井豪這次的感覺更加明顯,他的劍意更加凝實,更加鋒銳,以前的毛刺感幾乎消失,如今他揮灑出的每一劍,就像經過打磨過一般,劍芒如水,沒有半點毛刺。

不知不覺中,他的武技,上升到一個全新的境界。

受到鼓勵的井豪開始主動邀戰。

但是一天一夜之後,井豪再次趴下了。

唐天打坐完畢,重新精神抖擻,恰好到了苦修的時間,便進入光門開始苦修。

隨著唐天修鍊的武技提升,光門後的苦修也開始發生變化。唐天更多在兵大叔的新兵訓練營里修鍊,而不再是在光門後。據兵大叔說,那裡只是給沒有資格進入兵團的傢伙來修鍊的。

現在唐天的苦修,已經搬到新兵營,發生了很大的改變,比如之前武技的苦修現在就沒有了。

武技的熟練度,成為最基本的要求。這個改變讓唐天覺得有些不習慣,不過不得不承認,新的修鍊很有效。比如捱打訓練,唐天就學會了如何增強自己的直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