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九十四節十八銅人室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:「可是,這需要和對方身體接觸才能發揮作用啊,你看我和井豪大哥對戰,根本近身不了。」兵不以為然道:「以你的實力當然是這樣。」「你……」唐天眼睛立即瞪圓,神色不善。「誰說這種武技只能肢...

當唐天看到走過來的井豪,便停了下來。

井豪一臉羞愧:「真是讓唐兄弟見笑了,唐兄弟耐力之強,井豪實在佩服。」

他竟然睡了整整兩天兩夜,在他的記憶力,他從來沒有睡過如此之久。回想之前的對練,他有些頭皮發麻,但是在隨後內視自己時,卻驚訝地發現,他的真力竟然有了一絲明顯的突破,不光是如此,他的劍法也有進步。

這令他又驚又喜,到了他這個境界,每一絲進步都變得極為困難,往往需要花費相當大的修鍊,才有可能有這樣明顯的進步。

和進步相比,之前對練所承受的苦痛,一下子變得不那麼糟糕了。而當井豪過來,發現唐天還在勤練不輟,頓時羞愧之情油然而生,難怪唐天的進步如此驚人,光是這份刻苦,就令人動容。

「井豪大哥醒了埃」唐天兩眼放光道。

不知為何,看到唐天的表情,井豪便覺頭皮一緊,這完全是本能,不受控制。他打著哈哈:「唐兄弟過來坐坐,上次對戰,唐兄弟可是買了黃金卡?」

「是啊!我買了四張1唐天有些意洋洋:「才花了八百積分。」

「才花了八百積分……」井豪的表情僵在臉上,他結結巴巴地問:「什麼?你花了八百積分?」

「是啊!兩百積分一張。」唐天嘿然道:「我剛買,店家就送把卡送過來了,我還在想呢,速度真是快。」

「速度當然快。」井豪看著唐天,張了張嘴,方道:「你買的時候,該問我一下才對。」

唐天笑容僵在臉上:「難道他坑了我?」

「坑倒沒坑你。這個價格很公道,只是沒什麼人買。」井豪解釋道:「一般來說,哪怕完成交易,它到你手上,也需要大概一周到一個月時間不等。店家怕你後悔,肯定是花了積分傳送。除了你,不會有人買。」

「花了積分?」唐天有些不明白。

「嗯,解釋起來很麻煩,其實我也不懂。會內那些老傢伙鼓搗出來的傳送方法,速度很快,不過花費很大,你看他一張卡兩百積分,光傳過來,一張卡就要五十積分。」井豪道。

唐天啊地驚呼:「那他豈不是虧了?」

「他怎麼會虧呢?」井豪耐心解釋:「四階的黃金卡,基本是不會有人買的。為什麼呢?不是它不好,而是你停留在四階的時間不會太長。就像唐兄弟你,以你現在的進步速度,很快就會升五階。那個時候,你就要開始修鍊五階武技了。四階武技你現在會覺得很厲害,但是等你接觸五階武技的時候,你就會發現,五階武技更強。」

唐天不以為意地哦了一聲:「沒事沒事,我覺得這樣一步步地升上去,每一階都把它修鍊好,對以後會有更多的幫助。唔,就像我以前修鍊基礎武技一樣,很多人都說那個東西沒用,但是我現在卻覺得,很有用埃」

井豪見唐天不在意,也不多勸,他見多識廣,知道每個人的修鍊方法和道路都不相同,這樣的爭論沒有什麼必要。何況面前這位,還是不折不扣的土豪。

「唐兄弟的武魂已經踏入白銀武魂,光明牌的許多功能都可以激活。光明牌唐兄弟不要小看,它是會裡的老傢伙們以秘寶為原型,煉製而成。使用者的武魂越強大,能夠使用的功能也越多。可惜我的武魂只到了青銅階,很多的功能亦不清楚,唐兄弟可以自己摸索。」

「難怪我發現光明牌好像比以前更厲害了一點。」唐天恍然大悟。

井豪呵呵爽朗笑道:「來吧,唐兄弟上次好像意猶未盡,那我們再戰。」

「真的可以嗎?」唐天睜大眼睛,滿臉驚喜,他有些興奮地搓了搓手掌:「放心放心,我不會太用力的1

井豪眼角抽動一下,心裡默默地念:明明更強的是我好吧……

但是一想到上次好像是自己主動要求停止的,井豪識趣地閉嘴了。

但是很顯然,這種憋屈的感覺,深深地刺激了他,他二話不說,抽出長劍。

雙方齊聲怒吼一聲,再次沖戰在一團。

兩人這一戰,又是一天一夜。

但是這次井豪支撐的時間要稍長一些,比之前約長了四個小時,但是旋即筋疲力盡,再次像灘爛泥一樣趴在地上,連動根手指頭的力量都沒有。意猶未盡的唐天,又喋喋不休地在井豪身旁碎碎念了半天,但是見井豪無力再戰,只好怏怏到一旁修鍊。

井豪這次沉睡的時間,比上次要短,只睡了一天一夜便醒了過來。

井豪這次的感覺更加明顯,他的劍意更加凝實,更加鋒銳,以前的毛刺感幾乎消失,如今他揮灑出的每一劍,就像經過打磨過一般,劍芒如水,沒有半點毛刺。

不知不覺中,他的武技,上升到一個全新的境界。

受到鼓勵的井豪開始主動邀戰。

但是一天一夜之後,井豪再次趴下了。

唐天打坐完畢,重新精神抖擻,恰好到了苦修的時間,便進入光門開始苦修。

隨著唐天修鍊的武技提升,光門后的苦修也開始發生變化。唐天更多在兵大叔的新兵訓練營里修鍊,而不再是在光門后。據兵大叔說,那裡只是給沒有資格進入兵團的傢伙來修鍊的。

現在唐天的苦修,已經搬到新兵營,發生了很大的改變,比如之前武技的苦修現在就沒有了。

武技的熟練度,成為最基本的要求。這個改變讓唐天覺得有些不習慣,不過不得不承認,新的修鍊很有效。比如捱打訓練,唐天就學會了如何增強自己的直覺。

「今天還是捱打訓練嗎?」唐天充滿鬥志。

「不是。捱打訓練對你的直覺提升已經不明顯了。」兵搖頭,他點開另外一個星球。

唐天只覺周圍景色一變,來到一個青磚鋪成的演武房。

演武房不大,長約十五米,寬約五六米左右。但是唐天的目光,卻好奇地盯著面前的青銅人。這些青銅人的個頭,和唐天差不多,體態各不相同,有的精細,有的粗獷,它們靜靜地排成三排。

一二三四……

唐天數了下,總共十八個。

「喂,大叔,這是什麼東西?」唐天好奇地問。

「十八銅人。」兵淡淡道:「這是當年兵團的四號機關師的傑作,十八銅人室。」

「十八銅人室?」唐天有些躍躍欲試:「這些銅疙瘩很厲害嗎?」

「在我眼中,當然一般得很,但是如果讓當年的新兵來選擇最不喜歡的三項訓練的話,十八銅人室,絕對榜上有名。」兵的聲音有些陰惻惻。

「這個是什麼修鍊用的?也是直覺?」唐天望向兵,雖然接觸新兵營沒有多久,但他還是對南十字兵團的作風開始有一定的了解,新兵營的訓練室一定都有專門的目的。

「不是,適合來修鍊。」

兵的解釋讓唐天大感意外,他有忍不住道:「沾衣跌?大叔,你沒搞錯?」

四張黃金卡,大概是唐天最不重視的一種武技。因為需要與敵人的肢體相互接觸,但是在實戰中,唐天才知道這有多難。比如和井豪的對戰,自始至終,唐天就沒有碰到井豪的一片衣角。井豪的劍法高超,布下的劍幕,唐天無可奈何。

和井豪的對戰中,唐天用得最少的,便是。

所以當唐天聽到兵專門找了個地方,讓自己來修鍊沾衣跌,無比驚訝和意外。

「嗯,是一種相當不錯的武技。」

兵的解釋根本無法讓唐天滿意,他問:「沾衣跌厲害在哪裡?」

「借力打力。」兵道:「這是它最厲害的地方。它其實包含兩個方面的要點,一個是力量的判斷,另一個是力量的利用,而這兩點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。難度很高。」

唐天搖頭:「可是,這需要和對方身體接觸才能發揮作用啊,你看我和井豪大哥對戰,根本近身不了。」

兵不以為然道:「以你的實力當然是這樣。」

「你……」唐天眼睛立即瞪圓,神色不善。

「誰說這種武技只能肢體接觸才能用?」兵的語氣充滿嘲笑:「他的劍,沒有力量嗎?你沒碰到嗎?只是因為你們之間的力量差距太大,你對力量的理解不如他,自然沒有辦法利用。但不代表這種武技不好。」

唐天一想,也對。

井豪大哥劍上的身體,堅凝無比,相比之下,他的力量反倒是頗為分散。

「他六階,你四階,他比你強多了,你唯一超過他的,就是武魂。白銀武魂帶來的強大直覺,才讓你能堅持這麼長的時間。所以,白銀武魂和直覺,才是你現在最強大的所在。」兵嚴肅道:「作為一名士兵,要學會如何利用自己的最強點1

「我不是士兵……」唐天弱弱道。

兵一窒,但是很快,他就像沒有聽到唐天這句話一般,自顧自道:「白銀武魂能夠讓你對周圍的一切都更加敏感,其中就包括力量。所以你現在修鍊武技,進步會更快,也是這個原因,你對真力更加敏感。」

「而在戰鬥中,你會力量更加敏感。」兵補充了一句:「只要你會應用。」

他忽然咧嘴一笑,森然道:「少年,歡迎來到十八銅人室。」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