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九十三節上官千惠的決心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豪知道唐天的這個想法,只怕立即被嚇醒,但是現在,他享受的是前所未有的香甜。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少女坐在桌前,看著面前的一本發白的舊書,神色凝重。

井豪像灘爛泥一樣趴在地上,兩眼就像瀕臨窒息的魚,只剩下喘氣的份。他從來沒有想象過,自己會有一天,像這樣毫無風度地趴在地上。

但是,終於解脫了……

井豪的目光渙散,心底長鬆一口氣,二十四小時啊,連續打了二十四場!

饒是井豪是意志堅定的傢伙,面對如此變態瘋狂的打法,很快就被折磨得像吐。他不是沒有和人對練過,但從來沒有這麼和人對練過。中間除了打坐,竟然沒有半點休息的時間,唐天就像一個不死小強,每當他準備放鬆的時候,啪地跳起來,咆哮邀戰。

不帶這麼玩的礙…

井豪現在悔得腸子都青了,自己幹嘛要答應這個傢伙?

唐天蹲在井豪身旁,一臉怒其不爭的模樣絮絮叨叨:「我說啊,井豪大哥,你的耐力也太差了點,這才打了多久一會?我還沒有贏過呢,你怎麼就不打了呢?你是故意的么?怕輸給我?哎呀,你不必要這樣啊,我們堂堂正正男子漢,怎麼可以這樣呢?」

放過我吧……

井豪險些淚流滿面。

唐天摧殘了井豪半天,井豪還是沒有半點反應,他只好悻悻地起身離開,一臉不甘。

因為和井豪大哥對練的效果非常出色,比起苦修還要出色。無論是幾種武技,還是直覺的適應,效果奇佳,但是真正讓唐天欲罷不能的,卻是天龍勁。他的天龍勁剛剛摸到門道,距離大成還差得遠,正是最興奮的時候,井豪大哥竟然突然說不練了。

不過,聽到井豪大哥的呼嚕聲,他只好按捺住去把井豪大哥拉起來的衝動。

只是他心裡有些奇怪,井豪大哥的耐力怎麼這麼差?

在唐天身後,兵同情地瞥了一眼已經陷入酣睡的井豪。

唐天不知道,長時間的苦修,他已經習慣了高強度的訓練。每一輪苦修的時間都是十天,在十天的時間裡,要保持高度的集中,不間斷的修鍊,除了他,沒有人會這樣做。

才二十四個小時而已……

唐天的不以為然,只是以自己為參照物,他不知道別人的修鍊,是什麼光景。

沒有人對練的唐天,便索性回到了自己原來的位置,開始自己的修鍊。

他打算過幾天再來。

倘若睡夢中的井豪知道唐天的這個想法,只怕立即被嚇醒,但是現在,他享受的是前所未有的香甜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少女坐在桌前,看著面前的一本發白的舊書,神色凝重。

黑亮的長發披肩,精緻美麗的臉龐彷彿沒有半點煙火氣息,唯獨少女那雙黑亮的眸子,安靜卻又迷人。她身著上官家的傳統墨綠色的軍服,黑色的皮靴,明黃色的綬帶,雪白的手套,英姿颯爽之中,透著鋒銳和清冷。

上官家有著悠久的歷史,它的存在,可以追溯到英仙座拓荒的時代。在那個時代,上官家就是英仙座的代名詞,她的父輩,為了英仙座付出無數努力。

但也就是這個英仙座歷史最悠久的世家豪門,大幾年前,也險些遭遇滅族之禍,連上官千惠,也被送到偏遠的武安星以求保全。隨著時局的逐漸恢復平靜,上官家的危機也悄然解除,但是元氣大傷的上官家,在所有人眼中,都已經走向沒落。

誰也沒有想到,兩年前,一個少女的到來,卻改變了這一切。

這就是上官千惠,耀眼得讓人無法直視的天才少女,上官家如今的真正掌權者!

她悄無聲息到回到上官家,在短短的兩年時間裡,上官家以令人目瞪口呆的速度,重新崛起。沒有人再以少女來看待她,她贏得所有人的尊敬,破敗的上官家,在她手中爆發出驚人的能量,重新奪回英仙座第一世家,這已經丟失了多年的榮耀。

對待敵人,她清冷肅殺,做事殺伐決斷,從來沒有半點拖泥帶水。但是在貧民之中,她的善良溫婉之名,卻廣為傳播。

她整個英仙座是最完美的女人!

「錢叔,家裡最近沒有什麼事吧。」上官千惠忽然抬起頭問。

「一切都在正軌。」上官錢連忙應道,他是上官千惠最信任的管家,也是她的族叔。他看著上官千惠長大,當年上官千惠避禍星風城時,他更是一同前往,忠心耿耿。

「天哥哥的消息調查清楚了嗎?」上官千惠問,談起唐天,她臉上的冰雪彷彿融化一般,溫婉迷人。

「查清楚了。阿天少爺被光明武會從星風城帶到英仙座了。」上官錢陪著上官千惠在星風城呆了多年,談起唐天,也是臉帶笑意:「他被光明武會的孔有霖看中,據說孔有霖對阿天少爺非常看重,阿天少爺非要來英仙座,結果其他人也全都跟著要來。正好孔有霖的妹妹是光明武會英仙座分部的分部長,孔有霖就把他們都帶過來了。阿天少爺想必是想給小姐一個驚喜。」

上官千惠眼角彎起,帶著濃濃的笑意:「他最喜歡玩這類遊戲。」

但是漸漸,上官千惠臉上的笑意消去,她站了起來,沉吟:「那麼說,天哥哥很快就會到。看來,那件事一定要先查個水落石出,否則的話,以天哥哥的性格,肯定不會放棄。」

上官錢大驚失色:「小姐,萬萬不可啊!南十字苦修牌之事,牽扯極大,甚至可以追溯到三大兵團時代。這事遠沒有那麼簡單,阿天少爺的父親,只怕……」

「我知道。」上官千惠點點頭:「但是這件事對天哥哥來說,他只怕死,也會追查下去。我了解他。」

「可是小姐!阿天少爺的事,我們可以再想辦法1上官錢急聲道:「一旦小姐……上官家……」

上官千惠沒有半點動搖,黑亮的長發飄揚,露出美得令人窒息的臉龐,黑亮沉靜的眸子里儘是堅決,聲音中帶著鏗鏘之音:「對於上官家,我已經盡了所有的責任。上官家如今穩定下來,哪怕沒有我,也會生存得很好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上官錢滿嘴苦澀。

「雖然平時,天哥哥表現得很不在意,但是我知道,他心裡很在意很在意。那時候,陪著他,我就在心裡立下誓願,哪怕與這個世界為敵,我也要陪著他和這個世界對抗。」上官千惠的聲音淡淡,充滿緬懷,卻又堅決如鐵:「我知道自己的責任,沒想過推脫。五年前離開天哥哥,花費了五年的時間,把上官家重新帶回榮耀之中,我已經為家族盡了我的責任。權勢於我,毫無意義,若非身上流淌著上官家的血,我根本不會離開天哥哥。現在,我完成了自己的責任,我的眼中,只有天哥哥。」

「何至於此……」上官錢語無倫次。

上官千惠微微一笑,沉靜的眸子里滿是緬懷:「你不明白,對於一個避禍異鄉的七歲小女孩來說,那個時候是多麼絕望灰暗和冰冷。我整晚整晚害怕得不敢睡覺。進了學校,被人欺負,我當時覺得,這個世界真是糟糕透頂。你不能明白,當他突然出現,幫我打跑那些壞孩子的時候,他就像太陽一樣耀眼一樣溫暖。在他身邊,我才能覺得安心,我才能徹底放鬆。那幾年的時間,是最美好的時光啊1

上官錢輕嘆一聲,他也想起那些年的惶惶不可終日,再想到那時小姐受到的驚嚇,他忽然間,覺得不是那麼不可接受。

「他很笨,但是你會覺得,和他一起做那些很笨的事情,是多麼的快樂。」

想到以前和唐天一起做過的傻事,上官千惠忽然噗哧一下失笑,整個房間彷彿陡然變得明亮起來。

「我從來不懷疑,我的天哥哥會變得很強大,他一定會變得強大,因為他擁有一顆真正勇敢的心。」上官千惠的眸子重新恢復沉靜:「他只需要時間。而在這之前,便讓我去替他探探路。」

她忽然頑皮一笑:「我可是打算趁著天哥哥沒來之前,先把這些線索查清楚。要不然的話,見到天哥哥,又不能騙他,可告訴他,他又肯定要去。他現在的實力還不夠呀!所以這個時候,就需要強大的千惠出馬啦。哼哼,所有天哥哥的敵人,統統都要被千惠幹掉1

上官錢知道事已經成定局,小姐素來有主見,一旦決定了某件事,那肯定是攔也攔不祝

「那小姐把阿威和大柱帶上。」

阿威和大柱是上官家僅次於上官千惠的兩名高手。

「他們幫不上忙。」上官千惠搖頭:「我自己去就行。錢叔放心,我不會有事的。」

「那要是阿天少爺來找小姐,那我該怎麼說?」錢叔問。

「我這次去,最多三個月。」上官千惠想了想道:「你讓天哥哥在這等我。如果三個月,我還沒有回來,你就把他帶到我的書房。」

「小姐的書房?」上官錢愣了愣。

「嗯。」上官千惠點頭。

「我明白了。」上官錢隨即道:「我去給小姐準備行禮。」

「去吧。」

書房裡,只剩下上官千惠一個人,她的眸子光芒閃動。

她有些話沒有說,她之所以這麼著急,因為,南十字座的湮塵裂縫,就要開啟了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還有一更!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