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九十二節危險的嘗試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5-18 01:59  |  字數:3887字

唐天看著自己的拳頭,他的表情很驚奇。

驀地一拳轟出,拳頭周圍的空氣,就像被風吹起的皺紋,無數錯綜複雜的震蕩波紋。唐天眼中閃過一道寒光,又是一拳轟出,拳頭擊發時,會有如同琴弦振動般的低沉顫音。

彷彿從骨子裡瀰漫出來的熟悉感,唐天毫不停留,轟轟轟,一拳接一拳,一拳快似一拳!

直到一遍震蕩拳使完,他才有些意猶未盡地收手。黃金卡所蘊含的信息極其豐富,那是極深的體悟,這些體悟彷彿是唐天自己經過長久修鍊而來,遠比白銀卡要豐富細膩深刻得多。黃金卡能把修鍊者的體悟百分之百保留。

「黃金卡果然不愧是黃金卡,好厲害!」唐天充滿感慨,忽然,他突發奇想想到一個問題:「喂,大叔,如果我一下子用好幾張黃金卡,會是什麼效果啊?」

兵一愣,他也被唐天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說得愣住了:「這個我也不知道。我們的那個時候,魂將卡還沒有你們現在這麼發達,這麼常見。」

唐天有些撓頭,他也被自己這個想法吸引。

猶豫了許久,唐天實在忍不住:「不如,我們試試?」

他現在是典型的暴發戶心態,覺得自己的身家豐富,花了幾百積分嘗試一下,還是有這個能力的。唐少年想到就做,二話不說,刷地又用了一張。

「咦,果然不衝突啊!」唐天一臉興奮。

的確不衝突,唐天用的是,二話不說,並掌如刀,一抹淡淡的光芒,籠罩在他的手掌,奇快無比地幾個連斬,幾道月牙形的斬芒在空中閃現。手月刀的攻擊方式很奇特,以斬擊為主,幅度非常小,往往以肩、肘、腕為支點,變化詭異迅捷。

興奮莫名的唐天,二話不說,把另外兩張黃金卡,全都用了。

當使用第四張黃金卡,唐天立即察覺異樣,體內的真力忽然變得紊亂無比,他不禁悶哼一聲。唐天並不了解,一下子使用的魂將卡太多,很容易出事。紊亂的真力,如同針扎般,在他體內橫衝直撞。

而紛亂複雜的體悟,瞬間直衝他腦門,他腦袋就好像被重拳擊中,嗡地一下,一片空白。

但是就在此時,他體內的武魂忽然亮起淡淡的銀光,無數的體悟、信息,如同潮水般,被吸入唐天的武魂之中。體內紊亂的真力,突然間恢復平靜,就好像剛才的紊亂,只不過是錯覺。

唐天一下子清醒過來。

武魂!

是武魂!

心念一動,無數體悟,再次映入到心底。無論是,還是、、,唐天心念一動,那些體悟便恍如流水般倒映在他心底。

武魂竟然還這個作用!

唐天又驚又喜又一陣後怕,剛才那一下實在太危險。

「你現在最好多花時間,吸收這些體悟,否則的話,時間一到,它們全都會化作虛無。」兵提醒唐天,他的眼睛寒光一閃而過:「你可以去找井豪去實戰,我相信他一定很願意。」

唐天眼前一亮,哎,這個主意好!

二話不說,他便朝井豪所在狂奔而去。井豪聽到唐天的想法,欣然同意,他一直想探探唐天的底。而當他聽到唐天一次性使用了四張黃金卡,他當時就呆住。

過了一會,他才回過神來:「白銀級的武魂,果然強大!竟然能夠同時承受四張黃金卡。唐兄弟以後就知道,切忌不要同時用太多的魂將卡,越是高階,越是如此。倘若不是唐兄弟的武魂驚人,只怕這次就危險了。」

唐天其實心裡也有些發虛,聞言連連點頭。

井豪失神片刻,同時能夠承受四張黃金卡,白銀武魂的強悍之處,讓他更加期待。

他定了定神,面向唐天,恢復如常:「唐兄弟不必留力!」

「好!」唐天亦是精神一振,猱身而上,一拳轟出!

嗡!

無數波紋以唐天拳頭為中心,四下蔓延。

井豪臉上神情不變,鏘,長劍出鞘,一點寒光驟然點中唐天的拳頭。唐天只覺一股鋒銳無比的真力,沿著劍尖闖入他的經脈,唐天悶哼一聲,左掌如刀,手肘一抖,刷刷刷,三記月刀,呈品字形,直取井豪中門。

井豪眼前一亮,劍身一顫,有如靈蛇吐信,啪啪啪,三記月刀在空中湮滅。

就這麼一會緩衝,唐天已經消去井豪的那股劍意,長嘯一聲,再度一拳轟出!

這拳一出手,聲勢便大為不同,細微的劈啪,不絕於耳,彷彿竹子丟進篝火之中。

唐天這一記震蕩拳,卻是用上了天龍勁!

雖然唐天的天龍勁,只不過摸到了一點邊,但是天龍勁剛猛暴烈的特徵,還是體現無疑。

「好!」井豪喝一聲彩,眼中閃過一絲異色,戰意愈發強烈,不閃不避,耀眼的劍芒如閃電般,準確刺中唐天的拳頭。

唐天只覺得一股比剛才強橫數倍的勁氣襲入體內,頓時控制不住身形,腳下蹬蹬蹬連退七步。

井豪的感覺卻是截然不同,唐天這一拳,竟然蘊含三重勁氣!

震蕩拳本身的震勁、剛猛暴烈的天龍勁、鋒銳如割的鶴勁!

饒是他的真力比唐天高兩階,也不由往後連退三步。

井豪第一次遇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勁氣,大為興奮,長嘯一聲,一改之前等待唐天上前,主動出擊。

劍意嘶空,光寒徹野!

一瞬間,彷彿整裂縫都被井豪這一劍照亮。

唐天也沒有半點懼色,沉腰立馬,擺出守勢,左手刀月,右手霸王指,只見清冷月刀如新月乍現,直取井豪的下三路。右手霸王怒指一指